全球收藏
全球收藏
河虾油爆 著
连载 · 195.12万字
月票
1
粉丝数
5.58
都市 都市生活 穿越
新书《另类大明》明清交替,崇祯自挂,令人扼腕!假如有个穿越者灭了东奴,明朝就一定会兴旺发达吗?传送门:https://book.qidian.com/info/1026512524/
目录
九百三十五 父子团圆 六 · 2022-01-04

下拉阅读上一章

一 报国寺市场 一

  京城的初春春寒料峭,寒风袭人。

  城市西南的报国寺大街上,零星还有些神色诡秘的人,他们穿着厚实的蓝色大棉袄,手上提着;或者是腋下夹着些老旧的物品,在警惕的四下张望着。

  刚刚走到的许四海长舒一口气,暗道一切都没改变。

  许四海是个穿越者。他现在又回到十八岁!

  穿越前儿晚上,自己还在家里手机前边,在卖力的给观众做古董主播,想要兜售几件普品,早上一觉醒来忽然就到了八零年代。

  一夜回到四十年前!

  这句话目前常在许四海心里挂着。

  许四海往前走了几步,他看到一个带着**帽的中年人冲他问话:“小兄滴,要不要老物件?”

  说完从大棉袄的怀里掏出一只看上去颇为古旧的;长方形铜香炉。

  此地是个自发形成的古董市场,许四海也是根据后世的记忆寻摸而来。

  他家住得远在京城北边的天寿山区,潘家园的鬼市都在半夜里开市他来不了,现在只能到报国寺这边来碰碰运气。

  还算好,这个自明代就有的古玩市场还在。

  “能否上手瞅瞅?”

  贩子看许四海有兴趣,很爽快的把手上的铜香炉递出,自己则像是做贼似的继续四下里张望着。

  这是只晚明时期的铜香炉,铜质细腻,显然是经过多次的精炼而成,看上去样子也很周正,入手不轻不重非常合适。

  许四海看贩子一脸紧张的样子,就知道他是害怕遇上市容管理的冲击,被那些人给拿住,东西是要被充公的。

  小本生意不容易,故而贩子很紧张。

  许四海边看边说,今天是2月24日大年初九,又是个星期天,应该不会有老太太来冲击吧?

  贩子苦笑说,这谁说得准呢,又催促许四方快点看,要不要给个痛快话。

  “多少钱?”

  “25块。”

  1980年代老百姓都很穷,城里居民吃顿肉都还要凭票购买,那里还有闲钱去购买古玩。

  根据许四海后世听古玩界的老先生说,此时的古董最贵也不会超过200块,不管是明清官窑还是宋元字画,都不会超过这个价。

  每每说道这件事,老先生们都非常怀念。

  “贵了,15!”

  许四海开这个价很有底气。

  经过一番讨价还价,最后许四海以18块拿下这只铜香炉。

  后世的许四海在30岁之后一直混迹于潘家园倒腾古玩,也下过一番苦工,可惜就是入行时间太晚,许多好东西早已经被有心人给收走,束之高阁,秘不示人。

  不过这辈子绝对不会了,现在是1980年,自己入行还算是早的。

  将来到处开博物馆;抛头露面开讲座没这必要,但做个大收藏家却是必须!

  许四海刚把铜香炉放进带来的绿帆布书包,就听有人高喊:“小脚侦缉队又来了。”

  小脚侦缉队说的是城里的老大妈组成的市容纠察队,她们的手臂上都带着红箍,代表市府行使市容纠察的权利。

  被他们抓到在大街上随意摆摊,是要没收物品的,人还要被带到局子里问话,少不得还要关上一天半天的。

  顷刻间,街上的贩子门顿时消失不见,随之而来的是五六个六十上下的老大妈。

  她们顶风冒雪,器宇轩昂,目光如炬,用居高临下的态度;审视她们认为的每一个可疑人员。

  许四海就被大妈们给包围了,还一脸严肃的追问他是来干啥的?

  这些老大妈都是上了年纪的,又是代表着公权力,不可动粗。

  许四海摆出一张人畜无害的笑脸,说自己是个学生,现在放假是来报国寺游玩的。

  大妈们看到许四海那张白嫩的娃娃脸,一点都没有怀疑,又大步流星的往前搜寻去了。

  她们前脚刚走,贩子们又不知从那地方冒了出来。

  这就叫“敌进我退,敌退我进”,贩子门也在和大妈打游击,看来还很有经验。

  大概是看到刚才许四海购买了铜香炉,又有贩子主动上来兜售,这回是一只小孩巴掌大的瓷质鼻烟壶。

  两边的图画分别是喜鹊登梅,和松鹤延年的图案,画的非常精美。

  许四海拿起来看了眼,随后到吸一口凉气。

  这是珐琅彩啊!

  许四海激动的心口砰砰直跳。

  这是真的假的?

  现在东西放在他手上,自己却不能辨明真伪。

  后世这种东西都深藏于博物馆,许四海也只能隔着玻璃框看上一眼,想要拿在手上仔细的观看那是不可能的。

  所以对于很多官窑器,许四海还是一知半解。

  “雍正年珐琅彩鼻咽壶真品一只。”一个很机械的电子音在许四方的脑海里出声。

  这是个异能,是随着许四海一起穿越而来,专会鉴定古董的特殊技能。

  为了证明异能鉴定古董的能力,许四海还特意去了几次故宫,经过多次验证异能对古玩的年代鉴定百分百的准确!

  问价,贩子说这个鼻烟壶的两幅图画画的好,开价50块。

  “抢劫啊?”许四海故作惊讶。

  随后说这只鼻烟壶就小孩巴掌心那么大,非金非玉凭啥要50块,而现在50块应该是一个半月的工资谁买得起。

  被许四海理直气壮的一顿驳斥,贩子的气焰顿时没了,还怯生生的问许四海愿意给几个钱?

  这是个棒槌,也就是外行,不懂得珐琅彩的珍贵,许四海暗暗高兴。

  “5块,多一分都不要!”

  对于古玩来说,现在是买方市场,古玩多的是,自己兜里有钱不买鼻烟壶还可以换成其他东西,所以许四海很强势。

  成交!

  贩子径直把鼻烟壶塞到许四海的手上,生怕他反悔。

  付了钱许四海把鼻烟壶放进口袋紧紧攥着,心里美滋滋的,他真想放声高唱一番。

  现在是1980年代,政策还没放开,徐四海家所在的京郊农村还是再吃大锅饭他记得包产到户好像要到到明年。在京城做其他生意或许还太早,但是收古董正当时。

  “革命尚未成,同志仍需努力!明天要多挑点鸡蛋到城里卖。”

  

一 报国寺市场 一

新人免费读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
多音色多音源听书
满足不便看书的场景需求
前往APP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