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皇兄何故造反?

皇兄何故造反?在线阅读

皇兄何故造反?

月麒麟

历史·两宋元明·425.65万字

完本 | 更新时间 2024-02-19 15:33

景泰八年,奉天殿。朱祁钰立于御阶之上。身后是十岁的小娃娃,台阶下是面无表情的文武百官。叹息一声,抬头看着自己惊慌失措的哥哥。他终于问出了那句埋藏心底的话。“陛下,何故造反?”ps:前方预警,主角阴谋家,不攀科技树~~~

章节试读
更多作品相关

第一章:前世今生

  无尽的喊杀声从四面八方响起,远处是一片火海。

  一缕孤魂飘飘荡荡,落在一棵奇形怪状的歪脖子树上,望着远处仓皇而来的十数人,目光复杂。

  这些人明显是在逃难。

  周围数人手持长刀,身上淡青色的飞鱼袍沾染着大块大块的血迹,长刀早已卷刃,身上除了血迹,就是与尘土混合之后的干涸。

  他们簇拥着一个中年男人,仓皇而来。

  那人看上去不过三十多岁,但是鬓间已经有簇簇白发,穿着蓝青色绣暗纹的袍服,虽无血迹,却沾满了灰尘。

  他头上带着黑色的翼善冠,但似是被什么东西打偏,就这么松松垮垮的挂在头上,掉下几缕散发,显得狼狈至极。

  周围众人神色惶急而警惕,纵然已经疲累不堪,但是手中长刀却仍旧紧紧握着。

  然而中间那人却不一样,他似是丢了魂一般,双眼无神,走路也是深一脚浅一脚的,踉踉跄跄地被身旁人搀扶簇拥着往前走。

  他们走到了树下,那人被搀扶着坐下,似乎是注意到远处冲天的火光,那人恍惚间醒过神来,木木地问:“他们,已经占了紫禁城了吧?”

  身边人闻言,跪在地上,膝行上前,痛哭着道。

  “皇爷,您保重龙体,失了京师,咱们还有南京,您才是社稷之本,咱们重新整军,定能夺回京师,光复日月的。”

  “呵,光复日月?”那人低喃一声,木然的脸上浮起一丝悲凉,眼中映着远处的火光,神色忽的又平静下来:“王承恩,备墨,朕要下诏。”

  被唤做王承恩的身边人看着他不似刚刚般心如死灰,只以为自家皇爷终于重新振作起来,取出随身的朱砂御笔,跪在地上,恭敬地递了过去,只神色有些为难。

  “皇爷恕罪,奴婢走的急,未带绢帛……”

  “无妨。”

  那人起身,撩起蓝青色的衣袍下摆,“撕拉”一声,扯下两尺余长的布匹。

  又一撕,便有一块四四方方的布帛落在手上。

  他将衣襟上撕下的方帛摊在身旁的大石头上,拿过王承恩手中的朱笔,落笔似刀。

  “朕凉德藐躬,上干天咎,然皆诸臣误朕,朕死,无面目见祖宗,自去冠冕,以发覆面,任贼分裂,无伤百姓一人。”

  短短几句话,仿佛抽尽了他所有的力气。

  书毕,他搁下朱笔,伸手将头上的翼善冠取下,端端正正的放在方帛旁,将剩下的衣襟结成长长的布条,抬头望着伸出一节粗壮树枝的歪脖子树,笑着道。

  “这倒是个好去处!”

  王承恩跪在地上,低着头,等着自家皇爷录诏。

  过了半晌,却什么动静都没听见,他大着胆子抬起头,却见皇爷披头散发,摇摇晃晃的挂在歪脖子树上,已然没了气息。

  “皇爷,驾崩了……”

  王承恩发出一声似哭般的嚎叫,一头撞在了身旁的大石头上,同样没了气息。

  远处,一阵尘土飞扬,喊杀声由远及近,原本四散在一旁的护卫们醒过神来,卷起手诏和翼善冠,朝着追杀而来的贼人冲了过去。

  大火烧的越发厉害了,火焰直冲云霄,仿佛要在一场大火之中,将一切都焚烧殆尽。

  他就这么静静的倚在老歪脖子树上,看着远处的大火,望着自己这个后辈失了气息。

  过了许久,他飘飘荡荡的从树上起身,望着北方的陵寝,露出一抹比哭还难看的笑容,低声喃喃。

  “二百七十六年国祚,今日毁于一旦,哥哥,你恨我恨到连祖陵太庙都不让我入,可这大明朝,最终还是毁在你的子孙手中了,你和我,都是朱家的罪人……罢罢罢,不如归去,不如归去……”

  他随风飘荡着,毫无目的的朝远处飘去,可归去之地,又在何处?

  …………

  正统十四年,八月。

  夜,京师。

  从天空中划过一道闪亮的雷电,霎时间将整个京城照的亮堂堂的,“轰隆隆”的响声不绝于耳。

  豆大的雨点密密地打在屋檐上,由珠成线,流向四面八方。

  如今的时节,已经接近深秋了。

  按理来说,秋雨绵绵,也该是淅淅沥沥的小雨。

  但是这场雨,却仿佛是初夏时节的暴雨,来势凶猛而沉重。

  浓重的乌云,将天穹压得低低的,如一团庞大的阴影般,笼罩着整个北京城,压抑得让人喘不过气来。

  轰隆的雷声响彻天际,直直地劈在郕王府的上空。

  朱祁钰瞪大了眼睛,目光越过厚厚的帷幔,扑鼻而来的是一股苦涩的汤药味。

  屋中未曾掌灯,只点了几根细细的蜡烛,光芒柔和而昏暗。

  看样子,像是守夜的婢子们怕乌漆嘛黑的时候,不小心踢了东西而点的。

  朱祁钰动了动手指,只觉浑身动弹不得,竟是一点力气都没有。

  借着微弱的光芒,他费力的转了转眼珠子,想要打量清楚眼前的房间。

  然而还没等他打量清楚,一阵剧烈的疼痛便猛然袭来,仿佛有人之手持一柄金瓜大锤,重重的在他头上来了一下。

  朱祁钰只觉脑子里头混混沌沌的,身子也疲累不堪,只想继续昏睡过去。

  窗外一道闪亮的雷电,透过窗户照亮了整个房间。

  灵台中仅存的一点清明,让朱祁钰隐约觉得,自己该醒过来了。

  于是他强撑着精神,伸手在身旁一扫。

  “啪”的一声,榻边案几上的茶碗应声而落,响声清脆,落在地上碎成了几瓣。

  响动声很快惊动了外头的人,两个侍女匆忙走进来,眼瞧着朱祁钰虚弱的样子,又惊又喜。

  “王爷醒了!”

  声音落下,安静的王府很快喧闹起来,无数的侍女仆婢涌了进来,房间内顿时灯火通明。

  纷乱的人群当中,朱祁钰强打着精神,分辨出几个熟悉的身影。

  兴安,成敬,汪氏,杭氏……

  …………

  当朱祁钰再次醒来的时候,他的身边已经围满了人。

  屋子里头依旧有些昏暗,但是却是掌了灯的。

  光芒依旧柔和,但刚好是能看得清楚人,又不过分打扰人休息的程度。

  他动弹了一下手臂,发觉身上渐渐有了力气,于是便撑起身子,扫了一眼屋中之人。

  最近处是自己的大伴兴安,他身后是一个二十许的娇媚妇人,再往外头是一干侍女仆妇。

  妇人穿着居家的青色袄裙,脸上不施粉黛,只一双眼睛红肿的很,显然近些日子时常哭泣。

  朱祁钰愣了愣,便认出来……

  这是杭氏,他的继后,或者,现在该叫侧妃。

  比自己熟悉的样子,要年轻一些。

  外间灯火通明,很快便有一老者走了进来,将手搭在他的脉搏上号了一番。

  这人他也认得,太医院的,名字叫什么记不大清了。

  跟着老者进来的,还有一个同样二十许的端庄妇人。

  和杭氏不同的是,这妇人穿着黛蓝色的鞠衣,外头衬着淡红色的大衫,未曾着冠,但是头上插着金簪,瞧着端庄大气,只是脸上神色疲惫的很,眉目间不时闪过一丝担忧。

  这是汪氏,他原配结缡的妻子,郕王府的王妃。

  打量完了,那老者也号完了脉,转过身拱了拱手道。

  “王妃娘娘放心,这一夜最是凶险,王爷熬过了这一遭,便无大碍了,老臣已开好了方子,接下来只需好好看顾,慢慢调养即可。”

  汪氏拧着的眉头总算是松了松,将人送出了屋门,才折返回来。

  不过还未走到床前,眼泪便落了下来:“王爷总算醒了,祖宗保佑!”

  朱祁钰昏过去的这些日子,汪氏是整个王府的主心骨,她这么一哭,周围的婢子也跟着抽泣起来,杭氏更是忍不住扑到床前痛哭。

  嘈杂的哭声,昏暗的灯光,再加上无数散乱的记忆碎片,让朱祁钰再次感到头痛起来。

  他分明记得,自己已经死了。

  死于景泰八年。

  那一天,被他囚禁在南宫的哥哥,带着军队冲进了他的寝宫,将他软禁起来。

  他本就孱弱的身子遭此一劫,一病而亡。

  不仅如此,他死后被夺去帝号,葬于西山,棺椁不入帝陵,神位不入太庙。

  无祀,无奉,无祭!

  他就像一个无处可去的孤魂野鬼,盘桓在这皇城当中。

  看着自己的哥哥再坐帝位,倒行逆施,看着自己亲近的人,被杀,被囚,被流放。

  看着自己的侄子登基,看着大明朝一代代的传承。

  直到有一天,他看着神器崩灭,人君自缢,江山易手。

  痛心,愤怒,但又无可奈何……

  但如今?

  朱祁钰环顾四周,汪氏和杭氏还在啜泣,声音细微但他听得真真切切。

  一张张熟悉的脸,或欣喜,或担忧地围绕在朱祁钰身旁,让他不禁有些恍惚。

  他莫不成是做了一场大梦?

  “兴安……”

  朱祁钰张口,却发现自己的声音嘶哑,仿佛被钝刀子刮在石头上一样,很明显是有些日子没有说话了。

  不过好在兴安自幼伴他长大,纵然声音微弱,也听得清楚,立刻回道。

  “奴婢在。”

  “如今……是什么时候?外间可有何事发生?”

  朱祁钰想问现在是什么年月,但是话到嘴边却觉不妥,于是改口含糊的问道。

  兴安只当自家主子昏迷这些日子,想了解外间之事,倒是没有多想,张口答道。

  “王爷,如今是寅时初刻,您昏迷了足有七日,不过所幸这些日子,京师当中还算太平,焦驸马和六部的老大人们操持着政务,有急需决断的事务便送往行在,其他不急的都压着,等皇上回京处置,前儿军报送来,说皇上已经启驾回銮,过些日子便到京师。”

  焦驸马,行在,回京,军报……

  朱祁钰敏锐的捕捉到几个字眼,心中隐约有了几分猜测,口气都急促了几分,继续问道:“你方才说,我昏迷了七日,那今儿是什么日子了?军报可有说,皇上驻跸何处?”

  “回王爷,今儿个是八月十六,前番军报上说,圣驾驻跸于怀来城外土木堡。”

  兴安话音落下,朱祁钰仿佛被人蒙头砸了一棍,眼中金星直冒。

  这个日子,他永远也不会忘记。

  正统十四年八月十六,军报到京,明军大败,数十万大军几乎全军覆没,正统皇帝被俘,随行勋戚大臣死伤殆尽。

  史称,土木之变!

本作品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完整设定请至起点读书APP体验

相关标签

Q1:《诡秘之主》第二部什么时候发布?

「爱潜水的乌贼」新书将于3月4日12:30发布,诡秘世界第二部《宿命之环》即将来袭!

Q2:在哪里可以看到爱潜水的乌贼的新书《宿命之环》的最新信息?

加入卷毛狒狒资讯站,乌贼新书情报大公开!「卷毛狒狒研究会」是起点官方打造的诡秘IP互动主题站,依托原著丰富的世界观设定,为用户打造序列升级+魔药合成的全新互动方式。入会成员将体验诡秘世界独特的成长体系。为鼓励用户在站内创作相关衍生内容,优质作品还将获得盲盒等实体奖励。作者乌贼大大也会在此与大家深度交流。阅读小说就可以获得随机掉落的神秘碎片!还有更多精彩玩法等待你的解锁~

Q3:《诡秘之主》首款官方限量版盲盒介绍?

超前情报!盲盒内10位塔罗会成员随机款大公开:
1、塔罗会的创始人“愚者”先生——克莱恩·莫雷蒂 “总有些事情,高于其他。” 黑发褐瞳、容貌普通、轮廓较深的青年。 他原本是名为周明瑞的现代人,却因一个转运仪式而意外成为霍伊大学历史系学生克莱恩。而后,他加入廷根市值夜者小队,成为“占卜家”,又为守护廷根而牺牲。死而复生后,他为复仇及寻求晋升,转换多个身份,并逐渐发觉世界的真相。 在了解到来自星空的威胁后,克莱恩选择成神,并为对抗天尊的意志陷入了沉眠……
2、塔罗会最热情的“正义”小姐,奥黛丽·霍尔 “下午好,愚者先生~!” 金发碧眼的少女,是贝克兰德最耀眼的宝石。 她出身于鲁恩大贵族霍尔家族,身份高贵,备受宠爱。最初,她被意外拉入灰雾之上,成为了塔罗会创始成员。而后,她通过塔罗会成为了一名“观众”,并让自己的宠物犬苏茜也成为了超凡生物。她善良温暖,渴望帮助更多人过上幸福的生活。 在愚者沉睡后,她毅然离开了家族,为实现理想和唤醒愚者,迎接着新的挑战……
3、塔罗会中大名鼎鼎的“倒吊人”先生——阿尔杰·威尔逊 ……

首页历史小说两宋元明小说

皇兄何故造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