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白骨森森
  • 戳下方气泡,看书友讨论
  • 去客户端看更多精彩讨论
书籍摘要: 他捡起白骨在墙上画了一扇门,推开这扇门,本以为会走出困境,却走入一个波谲云诡,妖魔横行的陌生世界……企鹅群号195138778
展开更多作品相关
完整设定请至起点读书APP体验
收起 展开

书友榜

我的头像

  • 书友第1名:半盏桑落.
    书友等级:
  • 书友第2名:山阳笛声.
    书友等级:
  • 书友第3名:成石03.
    书友等级: 盟主

书友还看过

相关标签

幻想修仙小说推荐

我在异界建阴司在线阅读
孔寒安穿越到了一个架空的世界。 这个世界里,阴司还未建立,人间百鬼夜行。 孔寒安本想安稳苟过这一生,却不意外捡到了厉鬼的买命钱。 恶魂缠身,命不久矣。 “既然你不讲道理,休怪我不讲武德,去找东岳大帝要买命钱吧!” “嗯?等等?大帝你听我解释,我也不想穿越啊……” 东岳大帝饶有兴致的看着孔寒安脑海里那些关于地府的神话传说。 突然觉得,在冥界建立一个地府也不错。 总之,这是一个从无到有,在异界招兵买马建立地府的故事。
传莽
日更千字
幻想修仙
开局签到天罡地煞在线阅读
穿越到神异的仙土世界,却无奈被人陷害身陷天牢,将三日后于菜市斩首! 好在天无绝人之路,绝望中获得签到金手指。 在怨气极深的天牢签到,得十年道行,习得神通【通幽】、【驱神】 在剑冢签到,得甲子道行,习得神通【剑术】 …… 在生命禁地签到,得万载道行,习得神通【五行大遁】、【撒豆成兵】、【钉头七箭】…… 这里有仙道巨擎,正气儒生,转世佛陀,无相天魔,娇媚妖女…… 且看江南凭一盏青灯,踏过山河万里,习遍天罡地煞,终成大道!
深蓝世界
日更千字
幻想修仙
伪装圣地,我被签到千年在线阅读
张鸣获得神级反签到系统,可以伪装圣地,吸引他人签到,抽取90%奖励。 【叮!位面之子展鸿在你的诛仙剑台(伪)签到,你获得天书密卷·真】 【叮!位面私生子清泉道人在你的人参果院(伪)签到,你获得洗髓丹×90%】 【叮!穿越者汪洪在你的天师府(伪)签到,你获得炁体源流·真】 【叮!轮回者楚凡在你的九龙拉棺(伪)签到,你获得荒古圣体×90%】 【叮!重生者叶小玄在你的妙木山(伪)签到,你获得仙人模式×90%】 【叮!域外天魔汪藏海在你的锁妖塔(伪)签到,你获得水灵珠·真】 【……】 “小伙子,签到也得交税,知道吗?” —— 新书已发布《全网震惊:我能无限上热搜》 (书友群:710233203)
忘牧
日更千字
幻想修仙
坐忘长生在线阅读
小小少年柳清欢,于凡尘战乱中走出,又走进了波澜壮阔的修仙者战争。 是超然世外,还是扛起责任? 是不忘初心,还是太上忘情? 以万丈红尘炼心,坐忘长生。
飞翔的黎哥
日更千字
幻想修仙
无限之神话逆袭在线阅读
警告:病毒入侵。 这次是一个穿越者! (新书不易,还请诸位书友多多支持,大鹏拜谢)
倾世大鹏
日更千字
幻想修仙
我体内有仙府在线阅读
出身底层的少年灵植夫,林逸,发现自己体内竟然有一座仙府,仙府里有一亩灵田,还有一头小青牛。 从此在仙府空间里,种植灵药,豢养灵兽,踏上崛起之路! 仙侠种田流,经营养成,稳扎稳打。 萤火虫书友群:962785831
追梦萤火虫
日更千字
幻想修仙
不朽凡人在线阅读
在这里,拥有灵根才能修仙,所有凡根注定只是凡人。  莫无忌,只有凡根,一介凡人!
鹅是老五
日更千字
幻想修仙
轮回模拟:我能逆天改命在线阅读
穿越而来,在这个超凡显圣的阎浮大世,有天帝口含天宪,居于九天凌霄,坐看诸界;有仙人遨游八荒,朝游北海暮苍梧,与世同君。 有儒道圣贤教化天下,一画开天,为天地立心;也有大德高僧拈花一笑,法天相地,演化无边佛土,堪比西天极乐。 而季秋,不过只是这无边大世之下,一只如同蚍蜉般的蝼蚁罢了。 本以为不过是凡人开局,在艰难险阻之中,争得那一线成道之机。 然而... 【轮回模拟,带你体验不同人生的千姿百态。】 一款似是而非的模拟器,却带着他走入了一番截然不同的天地。 佛门千古难见的禅道奇才,以武入道,只身杀入皇城,一身白衣如血,只为博得一句不负如来不负卿; 末法之时白日飞升的太平道主,自微末崛起,布施天下,一路破山伐庙,在灵潮未起之世,成为了天下唯一的入道真修; 天下动荡,烽烟四起,北元铁蹄南下,有道门掌教横空出世,挽救苍生,再扶龙庭,造就一世神话; 魔门魁首、儒脉圣人、道家谪仙、千古一帝... 茫茫岁月,无尽时空,季秋一路稳步踏足,逆流而上,竟是于这滚滚青史之中,刻下了无法磨灭的痕迹。
江河载月
日更千字
幻想修仙
寸芒在线阅读
一位身怀飞刀绝技的青年。他因为经脉定型,所以内功上不可能有大的成就。可是后来青年却得到一颗丹药,一颗来自修真界的可以脱胎换骨洗经伐髓的‘洗髓丹’……
我吃西红柿
日更千字
幻想修仙
当前位置: 仙侠 幻想修仙 骨舟记在线阅读
章节试读
第一章白骨森森

  这是他被绑架的第三十一天,也是断水断粮的第五天。

  五天了,听不到任何的人声和脚步。

  他并不知道家人是否缴纳了赎金,但是有一点非常清楚,自己被绑匪遗弃了。

  大海深处的某座荒岛吧!能够听到巨浪拍岸的声音.

  没有窗,仍然能够闻到海水咸腥的味道。

  饥渴难耐!

  咸腥的空气通过鼻腔吸入肺腑的时候,就像是流过了一条灼热的火线。

  早已磨破的双手继续抠挖着墙面,墙面上有块岩石已经松动,其实在他被关入这里的第一天就发现了这个秘密,可直到现在仍然没有成功将它移出这面陈旧的墙体。

  最后的一线希望,也许在失去所有的力量之前,可以移开这块石头。

  命运还不算太坏,至少没有被暴力撕票,他悄悄鼓励着自己,虽然潜意识中不停有声音在嘲笑着他的自我安慰。

  一张张嘲讽的面孔蜂拥到脑海中。

  ……

  放着显赫的家业不去继承,却选择成为一个三流的漫画家?

  这是最后一期了,销量实在是太差了!

  你没天分的!

  我没你这个儿子!

  他意识到自己可能出现了严重幻觉,发出一声嘶哑的大吼,双手用力一推。

  那早已松动却倔强排列在墙体之间的岩石终于不再坚持,咚!的一声落在了对面,墙面上出现了一个脸盆般大小的洞口。

  内心中的狂喜令精神为之一振,可当他看到墙体另外一侧同样浓郁的黑暗,闻到比这边还要污浊的空气,一颗心顿时沉入了谷底,只是另外一间囚室罢了。

  最后的希望破灭,双膝跪了下去,下颌抵在洞口的下缘发呆。

  死一样的寂静。

  精神濒临崩溃,视野中出现了微弱的蓝色光晕,就像他脆弱的生命,冰冷的没有任何温度。

  黯淡的双眼被微光照亮,失去希望就意味着死亡,在真正的死亡来临之前,不可以!

  用力吸了口气,努力从墙洞爬了过去,岩石粗糙的表面擦伤了他的身体,他并不介意疼痛,至少疼痛能够让他感觉到自己的生命依然存在。

  刚刚钻出墙洞就摔落在坚硬的地面上,缺乏脂肪的缓冲,很痛!

  他躺在地面上大口大口喘着气,等体力稍有恢复,就爬起来慢慢靠近那蓝色的微光。

  一具尸体一动不动地趴在地上,褐色的长袍早已腐烂,左手被他自己的身体压在身下,右手伸得笔直,露出袖口的手掌皮肉已经完全腐烂,只剩下森森白骨,右手紧紧握着得是一支三寸多长白色的笔。

  蓝色的微光来自于笔尖,借着微弱的光芒,依稀看出这支笔是用白骨雕刻而成,究竟是什么东西如此重要,可以让一个人到死都攥住不放?

  他试图将白骨笔从死者的手中拽出,只是轻轻一拽,就带下了整条臂膀,确切地说只是骨骼,靠近肱骨头的地方齐齐断裂,应该不是拉扯所致,一看就是刀斧之类的利器所伤。

  颤抖的手搜索着死者的身体,棕色长袍内包裹着残缺的骨架。

  死了不知多少年,生前也许遭遇了和自己同样的命运。

  掰开死者白骨嶙峋的手指,好不容易才将这支笔取了下来。

  三寸多长的骨笔,质地如玉,雕工精美,笔杆上刻满了古朴美丽的符文,不知这符文代表怎样的意义。

  这支笔装饰的意义多过实用,奇怪的是,当他握住白骨笔的时候,光芒似乎比起刚才要强烈了一些。

  没有任何意义,再美丽的光芒也不能让自己死里逃生。

  环视这间囚室,和他的那间一样,没有窗户,四壁空空,好像又不一样,这房间竟然连门都没有。

  没有门窗,一个完全封闭的密室,更像是坟墓。

  这个人又是从哪里进来的?

  利用白骨笔的光芒观察着周围的状况,在其中的一面墙壁上,看到了一幅尚未完成的画。

  一扇门!

  一扇画在墙上的门,只是用石子在墙面上勾勒了底稿。

  旁边还提写着两句诗:

  一从大地起风雷,便有精生白骨堆。

  看了一眼地上的死者,回想起死者刚才的体位,应该是想在死前完成这幅壁画吧。

  兔死狐悲的感觉,能够理解死者的心情,画一扇门离开这里,无法实现的奢望罢了!

  笔尖似乎比起刚才又明亮了一些,也许是错觉。

  用不了多久,自己也会像他一样死去,就这样死去吧!什么也不用做,什么也做不了。

  低下头,准备在死者的身边躺下,至少这样死去,不算寂寞。

  却看到笔杆上的符文逐一亮了起来,精神错乱了吗?

  他很快就发现了原因,磨破的掌心还在不断流血,鲜血沾染到了笔杆上的符文,被血浸染的符文逐一亮起。

  笔尖的光芒更加强烈了,确定不是自己的幻觉,拿起白骨笔在墙面勾好的底稿上轻轻描了一笔,笔尖接触的地方马上亮起了蓝色的线条,就像是点亮了深夜霓虹。

  想不通其中的化学作用,也许还应该做些什么,至少可以帮助死者完成他的遗愿,就算是自己打扰他宁静的补偿。

  暂时忘记自己的处境,忘记不久就要到来的死亡,生命中的最后一幅画吧,他很快就完成了整幅壁画,包括门上的花纹和符文。

  即便是三流漫画家的眼中这也不算是一幅完美的作品,可随着线条流动的蓝色闪光却让这幅画面变得如此生动。

  好像还缺了点什么,他想了想,在门的旁边熟练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秦浪。

  秦浪伸出右手落在闪烁着蓝光的壁画上,心中默默祭奠即将逝去的青春生命,如果真是一扇门该有多好!

  他的手轻轻推了一下,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画上去的房门竟然被他推开了一条裂缝。秦浪用力眨了眨眼睛,然后才继续推了一下。

  吱吱嘎嘎的声响中房门缓缓向外开启,门外的一切都是未知。

  在未知和死亡之间选择,多数人会选择前者,秦浪也是如此。

  上苍在关上一扇窗的同时为他打开了一扇门,他必须向前走……

  走入未知,身后的房门就彻底关闭。

  没有回头路!

  白骨笔彻底失去了光芒,在黑暗中摸索前行,周围变得狭窄起来,开始还能直立行走,很快就不得不猫着腰,到最后变成了匍匐爬行,还好他很快就看到了前方微弱的光线。

  秦浪努力爬行着,求生的渴望让他暂时忘记了饥渴和伤痛。

  越来越近,似乎能够感觉到清冷潮湿的空气。

  还有……

  唢呐的声音。

  茫茫大海中的孤岛上怎么会有人吹唢呐?

  ……

  人生在世一场虚,生死谁个难料的,大哥去了逍遥地,从此难有相会期,今天我送路一里,风吹白花落孝衣,个个哭得花落地,你看凄惨不凄惨。今送大哥二里地,风吹杨柳惨兮兮……

  秦浪终于爬到了地洞的出口,外面夜雨潇潇,距离他五十米左右的山下,一支送葬的队伍正在冒雨前行。

  走在最前方的是乐队,随后是三名披麻戴孝的男子,再往后是分别由八条大汉扛抬的两具红色棺材,色彩鲜艳,殷红如血,在阴暗的夜里尤为显眼。

  送葬的队伍有五十多人,身披重孝的三人一边吟唱着送葬歌谣,一边抛洒着纸钱。

  ……今送大哥路九里,兄弟姐妹来得齐,把哥送到青山里,青山为哥穿孝衣……

  秦浪逃出生天原本欣喜若狂,正准备张口呼救,可没料到一出来就看到这样的场面,暗叫晦气,也暂时放弃了呼救的念头。

  雨并不大,风却很急,无数纸钱随着夜风飘舞翻滚,几片纸钱飘落在秦浪藏身的洞口,一片饱含雨水的纸钱刚巧蒙住了他的右眼。

  秦浪伸手去揭掉纸钱,指尖落在面庞上的时候却刮擦出刺耳的声响,皮肤的触感前所未有的坚硬生涩,就像是摸到了一块没有温度的骨头。

  心中有些诧异,低头向右手望去,此时夜空中刚好一道闪电划过,瞬间将整个山峦映照得亮如白昼。

  看到一只白骨嶙峋的手爪,吓得差点没叫出声来。

  死人!

  左右看了看除了他根本没有别人,莫名的恐惧如同一只无形的手死死捏住了他的内心,秦浪战战兢兢活动了一下右手,却看到一只沾满红泥的白骨如同蜘蛛一样在眼前蠕动。

  震耳欲聋的雷声在贴离地面的地方炸响,整个天地为之一振,然后一道宛如巨蟒般的紫电扭曲撕裂了浓黑如墨的夜幕。

下一章
新人免费读 下载起点读书APP
访问网站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