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入京
  • 戳下方气泡,看书友讨论
  • 去客户端看更多精彩讨论
书籍摘要: 左凌泉刚出生,便拥有了凡人能拥有的一切。名门贵子、俊美无双、家财万贯……但蹒跚学步之时,却发现这世界不属于凡人。妖鬼精怪、御风而行、大道长生……毫不意外,左凌泉踏上了追寻长生的路途。高人曾言:九域莽荒,太虚无迹。修行一道,如长夜无灯而行,激流无桥而渡。我辈修士,当谋而后动,万事‘从心’。左凌泉谨记教诲,就此凡事顺应心意,为所欲为……-------PS:已有万订完本作品《世子很凶》,多主角架空武侠,有兴趣的大佬可以瞅一眼。书友群:1012109860(V群敲管理)
展开更多作品相关
完整设定请至起点读书APP体验
收起 展开

书友榜

我的头像

  • 书友第1名:这本书真不错QAQ.
    书友等级: 盟主
  • 书友第2名:NingNingNing.
    书友等级: 盟主
  • 书友第3名:燕知非.
    书友等级: 盟主

书友还看过

相关标签

幻想修仙小说推荐

一万种清除玩家的方法在线阅读
我穿越的世界遍布玩家,生存本就不易,而我更是被系统缠身,成了NPC中最耀眼的那个…… 土著看我不顺眼,玩家视我为眼中钉。 为了在异世界美好的生活,为了不被玩家欺辱,我只能竭尽全力,把所经历的苦厄变成别人的苦厄,把所有的收获留给自己,茁壮成长,成为一个永远无法被玩家打败的BOSS…… 这是一本第四天灾被天灾的故事。 已完结万订作品《万界圆梦师》,人品保证,请放心入坑。
棉衣卫
日更千字
幻想修仙
仙宫在线阅读
天书封神榜,地书山海经,人书生死簿! 九天之上,是为仙宫!
打眼
日更千字
幻想修仙
大乾执剑人在线阅读
穿越大乾。 二月初二,龙抬头,紫气东来,灵气复苏。 默诵大儒文章,可吸纳紫气。 天道有灵,初诵之文章将自行演化本命心法。 道经佛文、诗词歌赋,皆可感悟心法秘技。 开篇逍遥游,剑招全靠……
归咎.
日更千字
幻想修仙
诡异修仙世界在线阅读
若是可以选择,周凡永远不想降临这个世界,因为他感觉到了这个世界对他极大的恶意!  心口浮现的寿数就像一个计时炸弹,在滴滴答答倒数着他的寿命,寿数尽头时,将会有恐怖存在夺去他的生命  作为短命种必须加入死亡率高的村巡逻队,面对着层出不穷的怪谲,每天挣扎求存。  白天受到暗处的极恶极贪婪目光窥视,夜晚作梦时还会被拉进怪异的灰雾空间。  周凡有时候怀疑自己能不能活着走出这个的新手村?  更别说踏上修真之路,增加自己的寿命了。  诡秘莫测的游怨,挣扎求存的人族,神秘危险的辽阔地域……欢迎进入修仙世界。
龙蛇枝
日更千字
幻想修仙
无畏真君在线阅读
妖魔横行的大争之世,英雄们亦拔剑而起。 那诸天万界若为棋局,英雄们便破局而出。 心之所往,无惧无畏! ======== 上本完本作品《心魔》,追更不过瘾的书友可以移步去看。读者聊天群602159766,剧情讨论群773036037
沁纸花青
日更千字
幻想修仙
毒蛊魔仙在线阅读
一觉醒来,右眼珠被一条蛊虫所取代,从而踏上修仙路。 大道之行,始于孤独。 承前启后,在有情蛊道的基础上开创无情蛊道,自号毒蛊魔仙。 推荐新书:驱尸道人。
水道不孤
日更千字
幻想修仙
大虞执刑官,开局拷问妖女未婚妻在线阅读
这是一个修行者的世界,有道士,有佛陀,有儒生,有武夫,有妖魔,有蛊…… 永照二年,风雨飘摇的大虞王朝在垂帘听政的太后换了两个皇帝的局面下,朝堂内外暗流涌动。 赵错一睁眼成了郑国公府的长子,未婚妻还是京城第一美人,家族为太后娘娘的头号鹰犬,只要抱紧这只大腿肯定是高枕无忧,和那些越来越低调的穿越者前辈相比他真是太失败了。 “什么!未婚妻是妖族奸细?还是漠北妖庭的公主?” “勾结妖族是诛三族的大罪!” “太后娘娘会要我的命?” 当夜,赵错默默地在交杯酒里下了能把妖族大圣放倒的毒。身为世代镇守锁妖城并把持执刑司的赵家的继承人,他有一套齐全的刑具。 然而这一晚,他被好看又可恶的妖女,种下了天下凶蛊之最的“龙脉蠕虫”! 为压制蛊虫,赵错道法蛊术同修,执掌刑部拷问天下妖魔,多年后再回首,证道蛊仙! “我叫赵错,将错就错的错!”
八云绿
日更千字
幻想修仙
仙途领主在线阅读
这是从一处名叫铁木领的小小领地开始,建立一方伟大仙朝的故事! (注:修仙类种田文!)
三颗唐
日更千字
幻想修仙
半妖养仙途在线阅读
万劫如海,养吾成仙。 在人、妖、半妖混居的修行世界,卢通一次次舍身求法、火中取宝。 最终以半妖之身,成为一方巨擘。
乌山夜行人
日更千字
幻想修仙
当前位置: 仙侠 幻想修仙 仙子很凶在线阅读
章节试读
第一章 入京

  惊蛰。

  电光如乱蟒,揉碎阴沉云海,化大地为河泽。

  狂雷急雨间,一朵黑色油纸伞,随着乌篷船,飘过京城临河坊的水门。

  沿河两岸,满城风雨撩拨三千杨柳。

  左凌泉站在船头,眺望京城参差错落的建筑,觉得眼前之景,很像记忆中那幅《清明上河图》。

  来到这个世界十七年,往日记忆早已模糊不清,但左凌泉可以确认,这不是那个只有士子风流的世道。

  这里是东华城,大丹王朝国都。

  十七年前,左凌泉出生在大丹王朝青合郡,是当地大地主左家的嫡子,家财万贯,良田千顷,算是很幸运地投了个好胎。

  刚来到这里时,左凌泉以为此生可以当个地主家傻儿子,衣食无忧纵情声色;但蹒跚学步的时候,却发现这个世界有些与众不同。

  这里的人很厉害,佼佼者能飞天遁地、搬山移海;动物同样不俗,狐狸报恩、精怪化形的奇谈广为流传。

  左凌泉长这么大,虽然从未见过这些奇人异事,但从古籍的只字片语间,还是能一窥这个世界的玄妙与浩渺。

  两世为人,左凌泉何曾不想扶摇直上九万里,去山巅看看这个世界的究竟。

  可惜的是,他纵有万贯家财傍身,却因天生经脉不通,成了这个不寻常世界的寻常人。

  此次入京,还是因为相貌过于出众,被点名来竞选当朝公主的驸马。

  呱呱坠地便此生无忧,大道在前却无门可入。

  左凌泉也不知自己这出身,是幸运还是不幸了。

  转念之间,乌篷船在街畔靠岸。

  左凌泉收回思绪,屈指轻弹,丢给船公一锭白银,踏上了临河坊的青石小街。

  船公接住银锭,受宠若惊:

  “公子,给多了。”

  “赏你的。”

  左凌泉随意摆手,径直走入雨幕。

  船公攥着银锭,满眼感激之色,正欲把乌篷船推离河岸,忽然又听见岸边响起‘哗啦—’泼水声,继而是女子的惊叫。

  抬眼看去,却见街畔酒肆门口,站着个珠钗布裙的小妇人,手中端着木盆,满眼惶恐。

  街上水雾弥漫,刚走出不过几步的左凌泉,呆立在雾气中。

  船公眼神错愕,没想到这公子帅不过三步,怕双方起冲突,连忙打起了圆场:

  “汤掌柜,人公子刚到京城,你就泼人家一身洗澡水,瞧人公子俊俏想打招呼,也不是你这么打的。”

  此言一出,茶肆酒肆里的客人,发出一阵哄笑。

  左凌泉抬起伞遮住头顶,转眼望向酒肆。

  酒肆挂着发黄的酒幡子,上面只写了个‘汤’字。

  端着木盆的小妇人,站在屋檐下,珠钗布裙,简朴干净,衣襟鼓囊囊,白豆腐般的脸蛋儿,配上因惶恐而瞪大的眼神儿,更添了几分别样韵味。

  不过,小妇人好像挺泼辣,听见船公的调侃,当即回瞪了一眼:

  “瞎说什么,没看到我这是不小心?”

  说完,小妇人望向左凌泉,眼中带着歉意:

  “公子,实在不好意思,雨这么大,我以为街上没人。这是煮酒的开水,不是洗澡水。”

  开水?

  还不如洗澡水。

  左凌泉看着满地白色水雾,本想训两句,可见对方是个妇道人家,想想还是道:

  “下次注意些,若泼的是寻常妇孺,当场就得毁容。”

  “公子教训得是。”

  小妇人尴尬颔首,抬眼瞧去,却见眼前的年轻公子,身着茶青色长袍,腰带挂着块双鱼佩,长发以黑色发带束起,剑眉星目、鼻梁高挺,面容端正硬朗,腰侧还悬着青皮鞘佩剑,模样俊的祸国殃民。

  只是方才移开伞遮挡泼来的水,导致脸颊和锦缎长袍上,沾了不少雨珠。

  小妇人眨了眨眼睛,把人家这么俊的公子弄成落汤鸡,心里不好意思,又开口道:

  “公子要不进店来,我找毛巾给您擦擦?”

  左凌泉舟车劳顿过来,尚未吃午饭,见铺子里酒香扑鼻,没有拒绝,在屋檐下收起雨伞,走进了汤家酒肆。

  酒肆不大,四张小酒桌,角落放着酒缸和温酒的火炉。

  里侧酒桌上,已经坐了两位客人,身着黑色鱼鳞甲,佩刀放在身侧,一老一少,看起来是临河坊的巡捕。

  左凌泉进入酒肆,在靠窗的酒桌旁坐下,小妇人连忙跑进后院找毛巾。

  邻桌的老捕快,见状开口道:

  “静煣,以后可得把风风火火的性子改改,今天多亏人家公子脾气好,不然让你赔这身云中锦的袍子,你上半年都白忙活了。”

  名为汤静煣的小妇人,拿着白毛巾走出来,没好气地道:

  “人家公子温文儒雅、知书达理,一看就是讲道理的读书人,你以为都和你这老不死一样,满嘴荤话还爱占小便宜?是吧公子?”

  左凌泉对于这番吹捧,客气回应:

  “大婶儿过奖了。”

  大婶儿?

  汤静煣灿烂笑容一僵,嗫嚅嘴唇,明显是想骂两句,不过最后还是忍住了,转而稍显不满的道:

  “公子,我还没嫁人,婶儿哪里能乱叫。我叫汤静煣,你叫汤姐即可,要是不想叫姐,叫小煣也行。”

  左凌泉稍显意外,瞧面前小妇人的模样,风风韵韵熟得似是能滴出水来,在这世道绝对不小了。

  不过,妇人家事,左凌泉也不好多问,改口道:

  “老板娘,你这有什么吃的?”

  汤静煣面带笑意,连忙介绍起酒肆的下酒菜。

  老捕快见没啥事,饮尽杯中酒,排出五枚大钱放在桌上,带着小捕快往外走去。

  汤静煣见此回头招呼道:

  “老张,不喝了?”

  老捕快提着刀鞘发黄的老刀走出酒肆,摆了摆手:

  “罢了,在你这儿喝了十来年酒,别说屁股,手都没让摸过一回,生意做得不厚道。”

  汤静煣听见这混话,不见半分羞臊,当场就还嘴骂道:

  “呸——我这儿又不是窑子,想摸你去前边巷子,就怕你年纪大了……”

  说到这里,发觉左凌泉坐在跟前,汤静煣又连忙收起了泼辣言语,腼腆笑了下:

  “老张是临河坊的巡捕,人不错本事也大,就是长了张破嘴,公子别介意。”

  左凌泉觉得挺有意思,自是不介意。

  片刻后,汤静煣取来一壶酒,两碟小菜后,放在了桌上。

  左凌泉刚拿起筷子,酒肆外的码头,便又有船只靠岸。

  这次来的是大船,甲板上丫鬟家丁云集。

  随着踏板放下,十余位风华正茂的年轻公子,从上面下来,皆是穿着华贵,其中几个凤眼娥眉、男生女相,引来不少打量的目光。

  酒肆中没有其他客人,汤静煣站在门口看热闹,发现这些外来的公子哥后,开口道:

  “南方四郡的船,这些公子都是来争长公主绣球的吧?”

  南方四郡是大丹朝富甲天下的粮仓,左凌泉出自四郡中的青合郡,本来也该坐这条官船入京。他扫了眼窗外,点头道:

  “是的,本来前几日就该抵达,连日大雨江面涨水,耽搁了几天。”

  “哦?”

  汤静煣见左凌泉这般了解,心有所思,回过身来,坐在了旁边的酒桌上,手儿撑着下巴,好奇询问:

  “后天长公主选驸马,各地适龄的世家公子都被叫来了京城,我瞧公子气质不俗,莫非也为这个而来?”

  左凌泉受长辈之命,确实是为此事而来。

  但他坐拥万贯家财,这辈子即便不能云游万里,酒池肉林、纵情声色也轻而易举,岂会对不能纳妾的驸马爷感兴趣?

  左凌泉迟疑了下,才模棱两可地回应:

  “我一个人过来,连个随从都没带,像是争驸马的样子?”

  汤静煣在左凌泉身上认真打量几眼,也不知是不是恭维:

  “那公主殿下没福气了,公子若是后天到了场,哪有外面那些人的事儿,公主铁定选你。”

  “……”

  左凌泉放下酒碗,看向汤静煣:

  “为什么?”

  汤静煣抿嘴轻笑,指了指外面那群斯斯文文的公子哥:

  “姐姐我还是有点眼力劲儿,你瞧瞧那些个公子,斯斯文文浑身脂粉气,上个马车还要丫鬟搀扶,比千金小姐都金贵,无半点男儿气概,要是让我选夫婿的话,肯定不会选他们。”

  左凌泉不和那些人一起坐大船,便是因为受不了那帮子娘娘腔,见汤静煣这么说,含笑打趣:

  “汤大姐若是选夫婿,会选我这样的?”

  ??

  汤静煣笑容一僵,才发现把自己给绕进去了,面对忽如其来的调戏,她倒也没做出反感模样,只是站起身来走向后院,轻哼道:

  “公子年纪不大,心思倒是不少,算姐姐方才看走眼了。”

  左凌泉付之一笑,自顾自吃起了酒菜。

  窗外暴雨噼啪作响,汤静煣回到后屋准备酒菜,未曾再有言语。

  只是壶中酒未尽,外面忽然传来一声巨响,好像是房子塌了的动静,在雨幕中极为醒目。

  轰隆——

  汤静煣被惊得一抖,差点把手指切了,连忙从门帘后跑出来:

  “怎么了?谁家出事……诶?”

  酒肆里空空如也,方才就座的左凌泉,已经从窗口跃了出去,只能看到一个背影。

  临走前,还不忘在桌上放了一张官票,足足有百两面额。

  汤静煣眼前一亮,连忙把银票收进领口里,然后探出窗口,准备问问还找不找银子。

  不曾想瞧见的场景,却让风风韵韵的小妇人,脸色猛地煞白……

下一章
新人免费读 下载起点读书APP
访问网站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