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全球诸天游戏

全球诸天游戏在线阅读

全球诸天游戏

化三生

诸天无限·诸天·86.44万字

完本 | 更新时间 2021-09-09 11:44

无尽星河的笼罩下。地球上的一部分人,觉醒了隐藏在自身基因内的上古血脉天赋,并获得了游荡诸天世界的权限。他们被称为‘星河摆渡’....一天晚上。陈悠夜跑回家的路上,就遇到了一名自称是摆渡的武术家。他的目的,是杀死尚未觉醒的陈悠!——————【您杀死了星河摆渡,已继承摆渡权限】【星河将唤醒您的天赋】陈悠望着自称是摆渡的武术家尸体,这是杀死他时所浮现的声音。

章节试读
更多作品相关

第一章 摆渡

  夏末、夜晚十二点。

  梁市外环,人数稀少的大街上。

  伴随着慢跑的脚步声。

  点星的汗水从下巴滴落,浸湿短袖、或坠落地面,被温热的地床蒸干。

  昏黄的路灯下,五官硬朗棱角分明的陈悠,一边活动着胳膊,一边慢跑着,当看到前方一家饭店的灯光,也嗅着香味,拐进了这家饭店。

  仿佛这家饭店就是一个路标,代表今天的慢跑训练结束。

  呼呼—

  推开玻璃门,走进饭店。

  门口的智能空调,吹出的冷风,夹杂着麻辣孜然味的肉香飘来,携带的还有一脸堆笑的年轻老板。

  “来了?老三样?”老板望着刚锻炼完的陈悠,对陈悠身上散发的淡淡药材味,像是已经习惯。

  “嗯。”陈悠左手抿掉下巴的汗水,从口袋里拿出巴掌大的小毛巾擦了擦,又抹了抹额头,找个靠窗户座位。

  同时脚趾扣着鞋底,双腿与腰用力,一个拳术端架子,虚坐在了板凳上。

  略微调整发力,把双腿与腰的力道匀称,动作更加自然,像是坐下休息吃饭,不像是在练功。

  陈悠拧着这股劲,打量店里四周,看到店里十张桌子,如今坐了五桌,基本每家桌上的铁盘子里都摆着撒上辣椒面的羊肉串。

  脸熟的人,还向着陈悠笑着打招呼,道了一声‘来了。’

  陈悠点头回礼,望着跟来老板。

  这家的羊肉串好吃,老板人也不错。

  “先歇歇,我马上端上来..”老板为陈悠倒了一杯茶后,就拐进了厨房,看似店里的饭菜已经准备好,就差来吃饭的陈悠。

  这也是老板自从三年前来到梁市,开了这家饭店,就知道这位师傅平常都卡着晚上十二点的点,慢跑到他这里。

  他一开始还没注意,但自从陈悠来他家吃过一次。

  这饭馆和人就像是结缘一样,无论春夏秋冬,风雨无阻,陈悠总是锻炼过后,顶着一身淡淡的药味,来他家的店里吃饭。

  要的菜永远都是那三样,十串羊肉串、大碗牛肉汤,添进半斤牛肉,仿佛永远都吃不腻。

  久而久之,老板就吩咐了膀大腰圆的小舅子,每天约莫着点,给这位哥准备这三样。

  “久等..”

  没过两分钟,老板端着干净锃亮的铁盘子,两手托着,把三样一同上齐,向着陈悠摆了一个请,又去忙活其余桌客人。

  陈悠抽出筷子,从汤油里夹出瓶盖大小的大块牛肉,添进嘴里嚼着,品一口温度正好的鲜美高汤,满齿留香,别提多舒坦。

  再拿起钎子,筷子夹着泛油光的羊肉,剃进小碟子里,大口吃着,端起清茶浅尝去腻。

  陈悠吃了八串,喝了大半碗汤,牛肉吃尽,当不知听到了什么,才稍微偏头,望向柜台。

  ‘昨日我市发生一起命案,死者为本市一家拳术馆馆主..’

  正前方的柜台处,电视里正播放着一条新闻。

  端庄的主持人沉重叙述过后,画面也即将移转,镜头好似要移到那些哭天喊地的亲属身上。

  ‘咔嗒’老板为别桌端菜的路上,顺手换台,哭鼻子抹眼泪的情景,虽然不一定会让所有看客生出同情,但总是会影响他家店里食客的吃饭心情。

  “唉,老板,正看着呢,你换什么台啊你!”旁边几桌顾客不满,这人命关天的事,得看。

  老板赔笑两声,暗骂自己多事,麻溜又把电视拨了过去。

  ‘据了解,当日事发清晨,死者曾..’

  “结账。”陈悠拿出另一个口袋里的小毛巾,脚尖一点地面,起身抹抹嘴巴,随意的瞄着电视。

  也许旁边客人是看稀奇,但电视中的死者李馆主自己倒是见过几面,有点交情。

  可不算是朋友。

  他一手三脚猫的功夫,陈悠看不上眼。

  只是没曾想在这时代,还能被人给堵着打死。

  这也是已经有几位去过停尸房的朋友,看过尸体,和自己说过这件事。

  李馆主左臂骨折,右手三根指头不自然的向后扭曲,致命伤是脖子被人扭断。

  观其李馆主的伤势,杀人凶手应该是精通短打擒拿。

  陈悠此时结账的时候,盯着没有因为自己经常在这吃老三样,继而就省下开单规矩的老板,准确来说,是瞄着他的脖子和胳膊。

  根据朋友的言辞、李馆主的伤势,陈悠脑海内能反推出凶手应该是右手先擒李馆主的胳膊,左手挡着李馆主另只手的攻势,然后屈身上前,掰断李馆主的手指,在李馆主吃痛的时候,侧绕到李馆主的身后,右手顺势扭断李馆主的左胳膊,同时掰断李馆主的左手收回,反锁住李馆主的脖颈,右手回捞,按着李馆主的脑袋太阳穴,一掰、一扭。

  一番杀招行云流水,以李馆主的功夫,要是凶手换成自己,他的确是挡不住。

  自己足以保证能在三手之内,赤手空拳把李馆主毙命。

  要是有趁手兵器,一架、一封喉,最多两手。

  “哥看看对不对..”

  正在陈悠思索的时候,老板把单子递给陈悠,小声道:“菜这段虽然贵了,但给您不涨价,还是老价钱。您要是给我面子,千万别给..”

  陈悠目光从老板的脖子与左胳膊关节处收回,拿出手机,按照目前的价格,付钱,“明见。”

  “您又给多了..”老板笑着追出两步,到门口冰柜处,从琳琅满目的饮料里,取出唯一一瓶矿泉水瓶装的绿豆汤,刚微微凉,温度正好,塞到陈悠手里,又站在到店外送着。

  “你忙着,不送。”陈悠朝前走着,右胳膊朝上抬起,朝后摆了摆手,左手拇指和食指一动,搓开瓶子,肚子吃的七分饱,吹着凉风,喝一口冰凉的绿豆水,这每天锻炼完,夜宵吃着、散步在回家的路上,一口冰汤入腹,驱散吃饭的闷热,别提多自在。

  剩下的事情就是抄着另条街上的小巷子,再散步四里路,回家。

  等拐过这条街口,‘吱吱’蝉鸣。

  外环夜晚,街上越发人少,清净。

  陈悠喝完冰镇绿豆汤,路过垃圾桶把瓶子分门别类一扔,见到四周无人,也开始一边走着,一边两手推演着一些最近才钻研的散手,偶尔顿步,配合一下步法。

  靠着街上关门的铺子走着,不知不觉,陈悠就走了一里多的路程,推演着打法,拐进了街中巷子。

  曲折的巷子内更加幽静、无人声。

  陈悠也放开了手脚,推演的幅度更大,不时遇到发劲不顺的地方,站在原地思索几息。

  小巷内算是陈悠饱饭过后,思路最开阔,也最悠闲的地方。

  但顺着小道走了百十米,将要到出口的时候。

  陈悠听到前方零星的鞋底点地声,却慢慢收起了拳式,走过巷子拐角,看到前方十米外,有位青年双手插兜,整个背部靠墙,双腿叠着靠站在那里。

  他身穿运动服,身高一米八左右,相貌普通,像是平常散步休息的人,一只脚面上下晃动。

  皮鞋点地的声音,就是他发出来的。

  陈悠看到前方有人,也不喜欢在外人面前打拳,感觉别人会把自己当神经病,面子上过不去。

  只是当青年映着皎洁的月光,见到阴影巷子内陈悠走来,却像是机器被打开开关,上下晃动的脚面贴着不平滑的水泥地面,整个身子离开墙体,方方正正的站在小巷中间。

  “本以为陈悠是位五大三粗的壮汉..”

  青年自来熟的打着招呼,“没想到现在当面一瞧,样子这么俊。”

  “你认识我?”陈悠打量了一眼青年,脸生,没见过。

  青年是抽了抽鼻子,“要是大半夜里的小巷中,突然有个陌生人专门堵着你的路,并且告诉你,一些神话故事都是真的,很多世界内真有拥有神力的人,你会不会相信?

  还是觉得和你说这件事的人,是一位异想天开的神经病?

  但你们这个世界内,的确也有许多和我一样的摆渡,不知道你有没有接触过?

  你接触过的话,应该会相信我。

  可是我也很好奇,按说你这样的高手,应该是一个很不错的助力。

  为什么你们这个世界内的摆渡,没有接引你去往星河?”

  青年话落,向着陈悠扬了扬脑袋,“忘了自我介绍,我叫任穆。或者另一个称呼,星河摆渡。”

  陈悠没有回话,只是看着他。

  任穆面对陈悠丝毫不信与看傻子一样的目光,却不曾在意,反而是正正经经的言道:“哦,对了,本市北边那条街上..”

  任穆自顾自的说着,又胳膊抬起,大拇指朝巷子左边的方向指了指,

  “李馆主,就是那个有些拳脚功夫的人,是我杀的。我只是单纯的为了从他嘴里套出你的事。”

  任穆说到这里,目光紧盯着陈悠。

  陈悠却平静道:“还有什么稀奇事,接着说。说完咱们各走各的。”

  “别!我今天是专门找你..”任穆看到陈悠没有什么波动,倒是一时失笑,激将道:“但陈悠啊,也不得不说你的那个朋友..

  我一开始在他家楼下堵着他的时候,他还不相信我敢杀人,我就擒断他的手指,扭断他一条胳膊,锁着他的喉咙,让他逃脱不了,他才吐豆子一样,什么都说了。

  不过我怕这个人向你报信,就把他杀了。

  你和他朋友一场,难道就不想为他报仇吗?

  别说不会,我可是知道你。

  陈悠,精通散打和传统武术,五年来共打过二十七场生死状,六次私人拳擂,还为朋友接过两场死斗。

  我琢磨着这个叫陈悠的人,听起来应该不像是怕事的人吧?

  对了,我今天来找你,也是为了杀你。这个任务实在是太稀有了..但任务中让我公平决斗..我现在说了这么多,你应该有防备了吧?”

  ‘调查过我..’陈悠听到这人知晓自己那么多事,顿时右手食指动了一下,但随之神色平稳,“不管你杀人不杀人,你的那套理论和任务,找个没人的地儿,讲给你自己听,听听乐乐就算了。

  我和他不熟。和你,更不熟。

  别杵这儿挡我的路。”

  “不熟啊..”任穆默默点头,“那我说个你知道的事..刚才你吃的那家烧烤咋样?”

  陈悠望着他。

  任穆却甩动着手腕,扬起笑脸走来,“吃好吃饱了吗?”

  呼—

  伴随着话语刚落,任穆紧走两步来到陈悠身前,右手探出,劈抓向着陈悠的肩膀擒去!

  陈悠面对任穆的攻势,却像是早有准备一样,没有选择后退避其锋芒的试探,反而左手抓向他擒来的胳膊,两人胳膊相互抓着前臂。

  同时陈悠右腿稍微上提,封着任穆暗藏的下膝撂阴,用膝盖砸退他的左腿骨。

  任穆腿骨吃痛,但右手也抓着陈悠的胳膊,如蟒蛇般顺着陈悠的手臂,抓着了陈悠手肘上方,左手想向着陈悠手肘关节处的位置砸去。

  这要是砸中,以他能断李馆主胳膊的劲力,陈悠的胳膊也难保。

  只是通过简单交手与李馆主的事,陈悠虽然知晓任穆功夫不弱于自己多少,但却没收手保胳膊,反而借任穆抓自己的力,左胳膊朝前一松,右手按着侧面破旧脱落的墙壁,手指‘沙沙’略过,借力再次贴近。

  顿时‘咔嗒’脆响,陈悠的左胳膊虽然耷拉下来被任穆卸掉,但左肩膀却贴近任穆胸膛,像是虚靠着他一样,右胳膊回捞压着他左胳膊发力的点,同时手中洒出墙灰,在他下意识眯眼的同时,朝上摸向他的面门,扣进任穆的眼珠,‘兹兹’血肉与晶体声响,伴随着惨叫。

  陈悠右腿朝斜前方踏出,卡着任穆受伤的左腿腿窝,手指使劲勾着任穆的眼眶,手肘向前一推,任穆身子后仰倒地。

  ‘嗒’陈悠顺势膝盖下压,砸压在任穆的胸口。

  右手从他血肉模糊掺杂着灰尘的眼眶内抽出,猛然握拳击打在他的喉咙位置,伴随着‘咔嚓’轻微脆响,任穆一只手握着喉咙,挣扎想要起身的动作缓了几息之后,嘶哑的惨叫声戛然而止。

  “擒拿错骨的功夫可以。话多也没错。杀人的功夫,差些。”

  陈悠慢慢起身,右手掰开他临死前抓着自己衣服的手掌,顺手把手上的鲜血晶体组织与粘稠灰尘,在他衣服上抹了抹。

  这墙灰,有大用处。

  面对无规则的生死搏杀,陈悠向来是喜欢一击致命,利用身边一切可以利用的东西。

  在陈悠的想法里,说句糙点的话,功夫的本质就是打架,打架的目的就是打赢,为了打赢,就得无所不用其极。

  略微擦干净之后,陈悠站起身子,右手搭上脱臼的关节,捏了几下感受着刺骨疼痛的同时,放松筋骨,紧咬着牙齿,猛然托拽,伴随着‘咔啪’骨骼摩擦声音从皮肉内响起。

  陈悠活动一下胳膊,脱掉的关节已然接好。

  对于不弱于自己、且没有听闻过名号的对手。

  陈悠不想和他左右试探,只想用一些代价将他迅速毙命。

  再次望向任穆的尸体,陈悠在小巷前后打量一眼,觉察到无人后,也准备拖出巷子,毁尸灭迹。

  但弯腰的时候,陈悠却发现他胸口部位有个东西散发亮光,在黑夜小巷中尤为显眼。

  【经检测,摆渡(任穆)已死亡。您将获得星河摆渡权限与身份,请前往渡船..】

  听到离奇的声音。

  陈悠猛然直起身子打量四周,最后把目光又放在了任穆的胸前,戒备着掀开一点衣服空隙,拿出内侧口袋里的硬币。

  映着月光,陈悠看到上面是一副星空大海的图景,但大海却未像是雕刻塑造上去的那般静止,反而在诡异的涌动,星空亦在闪烁。

  正在陈悠好奇观望的时候,也忽然从鼻尖嗅到了一丝海风的腥咸气息,耳边听到了海浪拍打海岸的‘哗哗’声响。

  这些奇妙的感觉都在指着一个方向,就在前方巷子出口的地方。

  但事实上陈悠往来这条巷子多年,却明显记得巷子出口外面,只有一条城中小河。

  平日里的水位最多半米,把人按着才会淹死,哪里会有海浪波涛的声响。

  思索着,在这种诡异的感应驱使下。

  陈悠也是慢慢移动步子,来到了巷子口瞭望,看到此时倒影月光的河面上,果然停着一艘渔夫的小船。

  这难道就是渡船?

  或许是艺高人胆大,也或许是好奇。

  陈悠最后活动了一下胳膊,勾头回望一眼小巷内任穆的尸体,决定还是先去看看。

  任穆之前所说的神力,再加上如今的离奇,还是对陈悠有不可拒绝的吸引力。

  这是来自于生物的基因本能,‘进化’,渔船散发出一种让基因颤栗的气息。

  只是等跃下栏杆,踏上这艘小船的瞬间,陈悠还没调查什么,却看到船上有一张卡片非常显眼,被钉在桅杆上。

  取下、上面是之前任穆的画像,他画像下方还有几行文字。

  【姓名:任穆】

  技艺熟练度:格斗67%

  血脉天赋:下品火灵根

  下品火灵根:火系亲和度比常人多百分之十一。

  天赋判定级别:甲乙丙丁戊己庚辛壬癸..

  ..级别、庚下

  本命所属星宿:无,不享受任何星宿之力加成。

  任穆的生前最后任务为:挑战任务。

  挑战任务:在不使用任何外物的前提下,公正对决、杀死梁市陈悠,将开启星宿之力加成。

  任务难度:未知。

  【任穆的复活所需:一百二十七枚船币、一朵往生花、一名真太阳时,辛未年八月初二巳时出生的男性】

  卡片的字迹,好似是在描绘任穆的某种天赋,还有他之前所言的某种规则神力。

  陈悠观望着,本想再仔细盘查,却听到‘哗哗’水响,小船离岸边越来越远,街边的情景渐渐看不清楚,取而代之的是一层又一层的迷雾铺盖,把最后的城市夜色街景遮拦,小船却继续在向着本该碰到的对岸阶梯继续游动。

  船下的河水,也不再是浅浅的河面,而是倒映出星光的幽暗。

  陈悠戒备向四周望去,看到遥远的海面上还有零星的船只与大船漂浮,船上人影闪烁。

  此时的周围,是一望无际的昏暗黑海。

  只有九天之上的星宿域散发无穷星光,仿佛像是大海中的灯塔,引渡无尽冥河,推涌渡船,向着空洞的远方行去..

  ..

  哗啦啦—

  海水再次传来的波涛,把船中像是走神的陈悠惊醒。

  黑暗散开,前方的空洞转为亮光逐渐清晰,像是撕开四周沉重的星空夜幕。

  陈悠看到四周已经没有昏暗海水,反倒烈日西落,海水印染金黄,夕阳远处隐约有一座陆地轮廓。

  也在此时此刻。

  陈悠看到小船的桅杆上,有两张白纸被钉子钉着,随着海风起伏,走近按压,上面的字迹清晰映入眼帘。

  一张是与任穆相似的‘人物属性’,一张像是‘海盗佣兵’的任务。

  ..

  【欢迎来到您的试炼】

  根据您的体质判定,生成数据,该数据可以随时查看。

  姓名:陈悠

  品级:无

  船币:1

  奖励点:0

  技艺:格斗76%、枪械48%、中药医理42%、炼器3%

  您所拥有的本命星宿:七杀

  星宿加成:未开启

  血脉天赋:武

  天赋判定:甲乙丙丁戊己庚辛壬癸..

  ..级别、甲上!

  天赋觉醒程度:1%

  当前效果:伤势与疲劳恢复速度,提升百分之十。

  【觉醒度过低,其余加成效果未开启】

  ..

  【当前世界时间:1996年】

  您的身份为:偷渡。

  1:协助张修原,抢劫一家闹市区域内的金店。

  2:在未被逮捕的状态下,于本省存活三十天。

  完成两项任务,您的品级将从【无】转为【十品摆渡】,可以正式进入星空长河,并开启新的权限。

  挑战任务:寻找并杀死金店老板、献祭,您将唤醒属于您的星宿之力。

  备注:在未进入战斗的状态下,且未被其余“摆渡”标记时,您可以随时回归您的世界,但关于星河的一切记忆,都将从您的记忆中移除。

  完成试炼任务,您可以随时去往您的世界与星空长河。

  【提示:击杀您的人,将继承您的身份,成为新的摆渡】

  ..

  陈悠看完字迹,现在也明白任穆说的是什么意思,也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来到这里。

  说句好听的,是自己抢了他的机缘,先渡他去了彼岸。

  其后,关于天赋。

  陈悠练过武,熬过药,看过医书,倒是闲时也翻过不少关于奇门遁甲与算命书籍,知道判定内的‘甲乙丙丁’是取自天干十字。

  甲为位首,自己是甲天赋。

  哪怕只是觉醒了百分之一,但算不算任穆所说的神力?

  要知道根据白纸意思,自己觉醒度越高,会开启更多的效果,不止是单单恢复。

  包括紫微斗数中的七杀,虽然是命格,但好像也能觉醒什么神异的力量。

  或者这就是摆渡的奇异,让身为星河的摆渡,唤醒属于自己的血脉天赋,以及更明显的认知与使用。

  陈悠思考着,感觉众多猜测,都不如亲自实验,比如先试试第一个天赋被动、伤势恢复。

  且也在陈悠正琢磨找个东西,给胳膊上划个伤口的时候,一些属于身份里的记忆片段,关于任务中张修原的消息也渐渐浮现。

  大致是,如今的张修原已经通过渠道,准备好了一些枪械,就差几名敢拼且面生的人手。

  这样的人手,大部分都是垫后与前冲的卖命,不太好找。

  于是在三天前,张修原在本地联系不到,就找上外地一名信得过的朋友,于陈悠所在的地方找人。

  在当地有土枪打猎经验的陈悠,自然是被他给重金诱惑下叫来了。

  包括记忆中关于土枪打猎的经验,陈悠也真的在现实内上过山,和朋友一同猎过兔子,俱乐部里练过枪。

  陈悠回忆过后,就收回了心思,望向了不远的海岸。

  在前方的礁岩处,正有两人抽着烟,脸上带着欢迎的笑意,望着海上渡船中的陈悠。

本作品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相关标签

Q1:《诡秘之主》第二部什么时候发布?

「爱潜水的乌贼」新书将于3月4日12:30发布,诡秘世界第二部《宿命之环》即将来袭!

Q2:在哪里可以看到爱潜水的乌贼的新书《宿命之环》的最新信息?

加入卷毛狒狒资讯站,乌贼新书情报大公开!「卷毛狒狒研究会」是起点官方打造的诡秘IP互动主题站,依托原著丰富的世界观设定,为用户打造序列升级+魔药合成的全新互动方式。入会成员将体验诡秘世界独特的成长体系。为鼓励用户在站内创作相关衍生内容,优质作品还将获得盲盒等实体奖励。作者乌贼大大也会在此与大家深度交流。阅读小说就可以获得随机掉落的神秘碎片!还有更多精彩玩法等待你的解锁~

Q3:《诡秘之主》首款官方限量版盲盒介绍?

超前情报!盲盒内10位塔罗会成员随机款大公开:
1、塔罗会的创始人“愚者”先生——克莱恩·莫雷蒂 “总有些事情,高于其他。” 黑发褐瞳、容貌普通、轮廓较深的青年。 他原本是名为周明瑞的现代人,却因一个转运仪式而意外成为霍伊大学历史系学生克莱恩。而后,他加入廷根市值夜者小队,成为“占卜家”,又为守护廷根而牺牲。死而复生后,他为复仇及寻求晋升,转换多个身份,并逐渐发觉世界的真相。 在了解到来自星空的威胁后,克莱恩选择成神,并为对抗天尊的意志陷入了沉眠……
2、塔罗会最热情的“正义”小姐,奥黛丽·霍尔 “下午好,愚者先生~!” 金发碧眼的少女,是贝克兰德最耀眼的宝石。 她出身于鲁恩大贵族霍尔家族,身份高贵,备受宠爱。最初,她被意外拉入灰雾之上,成为了塔罗会创始成员。而后,她通过塔罗会成为了一名“观众”,并让自己的宠物犬苏茜也成为了超凡生物。她善良温暖,渴望帮助更多人过上幸福的生活。 在愚者沉睡后,她毅然离开了家族,为实现理想和唤醒愚者,迎接着新的挑战……
3、塔罗会中大名鼎鼎的“倒吊人”先生——阿尔杰·威尔逊 ……

首页诸天无限小说诸天小说

全球诸天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