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零章 殡仪馆(求推荐票)
  • 戳下方气泡,看书友讨论
  • 去客户端看更多精彩讨论
书籍摘要: 红月之下,科学寂灭,神秘复苏。真理的求道者苦苦支撑,诡异在黑暗中窥伺。家中隐藏的扭曲幽魂,游走在城市之中的都市传说,阴影帷幕下的漆黑瞳孔,潜意识空间游荡的巨大怪物……荒野,城市,学会,教会。机械,能力,仪式,古神。陈墨来到这个红月之下的世界,决定试着用科学去解构这一切。
展开更多作品相关

书友榜

我的头像

  • 书友第1名:书友20210702110025162.
    书友等级: 学徒
  • 书友第2名:黑心了的蛆.
    书友等级: 学徒
  • 书友第3名:风皆影.
    书友等级: 学徒

书友还看过

相关标签

进化变异小说推荐

全球动物时代在线阅读
灾难降临,人类变成动物被奴役,林幸在圣光与黑暗、理智与疯狂下,带领文明遗种们,在文明的演化、星辰的毁灭、世界的碰撞中坚定的前行。 (ps:那美克星已结束,赛亚战争进行中,本人进行了大量改动,切勿带入原著剧情)
欢欢张
日更千字
进化变异
火力法则在线阅读
两次灾变,废土人间。 射程不再是真理,口径不再是正义,在这弱肉强食的废土之上,异能者和基因战士建立新的武力体系。 但废土不是结束,第三次灾变到来之际,谁能拯救人间? 总有人能用文明的星星之火照亮荒原。 而我负责定义火力法则。
如水意
日更千字
进化变异
真理大帝在线阅读
新书【黑夜进化】,求新老书友收藏点击和推荐的支持,谢谢大家!  公元2055年,真理大帝毁灭众生以灵魂锻造贤者之石展开灭世炼金!  莽荒大世界,真理大帝重生于百万蛮人部落。  神秘的本源虫界,重叠于现实的三千里世界,万族和蛮族百万年的战争在这大争之世陆续展开。  莽荒有虫,天地万物无不是由虫组成,万物皆有虫窍,万物开虫窍、炼命蛊、凝虫窍神图,开九天虫界,最终证道为无上虫皇大帝镇压诸天万界。  小说群,三!二!一!二!六!六!三!三!四!欢迎大家加入!  已经完本两本总共六百万字,从无一天断更记录,书荒的书友可以看一下《黑暗无限》和《末世重生之分身》
树上土豆
日更千字
进化变异
从创造世界开局在线阅读
一个古老的卷轴,一支沉寂的毛笔。 一段历史的陈述,一场大局的起始。 时空、维度、规则、大道,谁主秩序,以时空为局,以维度为棋,以规则为手,以大道为力,成就无上秩序。 …… Ps:创世与寂灭,时空述送。 Ps②:无女主、无系统、无老爷爷、无敌……不属于纯爽文。 Ps③:不无脑、主角幕后、不失踪。 书友群:801812240
弑始
日更千字
进化变异
我的摸金模拟器在线阅读
绑定摸金模拟器的那一刻,我知道这辈子将注定不再平凡!!!———————————————————— (我摸的不是金,是玄幻、是仙侠、是魔法、是鬼神、是外星生物、是诸天万界········)
一脸呆肉哦
日更千字
进化变异
财团终结者在线阅读
灯塔六形态,一步一登天! 科技与超凡结合的世界,力量与热血交织的史诗! 当六级灯塔照耀之时,世界噤声! 道真集团,沉默! 北海冰熊,沉睡! 樱花会社,凋零! 真理殿堂,毁灭! 审判教会,裁决! 死亡天使,堕落! 我心向光明,但世界沉沦。 如果世界真是黑暗的,那我将用光明将它埋葬! 在血与火的深渊里,我就是第一希望! 一切的起源,从编号404的城市,邢城信都区3011号开始。 已有百万完本老书:诸天之宗师凶猛。
无敌追哥
日更千字
进化变异
重生史前当巨鳄在线阅读
张远:没听说实验室打游戏还能炸机房的? 穿越到远古时期,成为一只被老妈遗弃的远古巨鳄。 会喷火的恐龙,能吐冰的鱼龙,天上飞的是什么,是风刃还是翼手龙? 这是一条小鳄鱼史前求生,逆袭成为恐龙灭绝者的书! 放心,我张远绝对不吃人...... 张远悄悄的将嘴里的铠甲吐掉,流着鳄鱼眼泪保证着!! ........
春风或许暖人
日更千字
进化变异
趁着年轻,好好干在线阅读
在遥远的水蓝星,黑日事件爆发,大量新人类产生变异,饭量暴增,可将食物能量转化为各种神奇能力,干饭人从此主宰世界。 干饭人的实力,论斤算。 为了干更多的饭,这个时代的年轻人,找到了一个积极向上的标准答案:趁着年轻,好好干。
牛笔
日更千字
进化变异
奥特曼从变成光开始在线阅读
光是希望。 光是信念。 光是纽带。 光是人们心中所有美好希望的一切集合体,是勇敢者用行动为生命谱写出来的无上赞歌,是一切生命在黑暗中寻得前路的火炬。 当这样的一束光照进那些正在遭受苦难的世界,又会带来怎么样的改变呢?
老冯.
日更千字
进化变异
当前位置: 科幻 进化变异 神秘必须死在线阅读
章节试读
第零章 殡仪馆(求推荐票)

  逼仄狭小的停尸房中,守尸的老大爷扇着破旧的蒲扇,悠闲的坐在小马扎上哼着音调乱窜的曲子。

  老大爷叫秦大福,从他老爹手里继承了这家殡仪馆。

  自从他继承了这家殡仪馆,只是“当一天和尚撞一天钟”,没想过把他家殡仪馆的丧葬业务发扬光大,毕竟这行业做大了,有些瘆得慌。

  不是他瘆,是别人瘆……

  秦大福的身后摆着一副崭新的刷着黑漆的棺材,在绯红月光的照耀下显得有些阴森。

  棺材板没完全盖上,因为这是停灵的第二天,东港的习俗是人死后停灵三天再封棺出殡。

  秦大福对死者的身份有些疑惑,这家伙看起来就只是个普通的学生,约莫十七八岁的年纪,穿着黑色的东港学堂校服。

  这么年轻的家伙怎么就死了?而且这家伙既不像是招惹了什么人被杀了,也不像是中毒,反而像是平静的睡着了,外表看起来很正常。

  可他偏偏是死了,呼吸和脉搏都停了,而且摸着还挺凉,完完全全是一副尸体该有的样子。

  说起这具尸体,老大爷可有话要说。

  也不知道哪个缺德的玩意儿,把这家伙的尸体丢在了自己家门口!是买不起棺材还是咋滴?就不能跟他说一声啊!

  而且最让老大爷牙疼的事,他在家闲着无聊,刚做好了一副棺材,准备给自己用——他身体不好,很可能哪天就悄无声息的走了。

  可这家伙被人扔在了自家门口,老大爷也不能不管。

  他本来想把这具尸体拖到城外的乱葬岗去,随便找个坑埋了,眼不见心不烦。可看着尸体那年轻的面容,老大爷忽然有些心疼。

  想自己无儿无女,若是哪天死了,就算做了这副棺材又如何?有人会帮一个殡仪馆老板安排下葬服务吗?要知道他这行业如果不是迫不得已,家里有人出了事,可不会有人主动来找他。

  估摸着自己如果死了啊,在这家寒冷的殡仪馆放臭了,也没人管。

  当时的秦大福想到这儿,脑子一热,就把尸体抬到了自己给自己准备的这副棺材里。

  呵!真别说!还挺合适!

  这家伙真是会赶巧,再来早几天,或者尺码不太对,自己说不定就把它扔乱葬岗去了。

  后来秦大福觉得,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开始寻找这具尸体的家人。

  四处问了问街坊邻居,有没有人家里丢了孩子,还没找到,又问了问东港学堂里认识的先生,知不知道有学生最近没去上课……

  忙活了大半天,结果都没得到回应。

  之后秦大福就开始放松了,想着这具尸体也许是个孤儿,在学堂也没人理会的那种。

  总之和他一样,是个可怜人。

  现在,秦大福想的是给这家伙办个葬礼,让这尸体有个家,不至于成为孤魂野鬼。

  秦大福扇着蒲扇,忽然打了个喷嚏:“阿嚏!”

  好像着凉了!

  “滴答……滴答……哗啦哗啦!”

  门外渐渐下起了雨,红月被乌云遮住。

  东港的夏天,天气总是如此变化无常。

  秦大福打了个哆嗦,拖着年迈的身体,走到了停尸房的柜子旁,打开抽屉,从里面掏出了一盏煤油灯,颤颤巍巍的用火柴点燃。

  他不该贪凉的,守在尸体旁是凉快,可染上风寒就不划算了。

  可别给人家的葬礼没办完,自己的葬礼先来打个招呼!

  秦大福把灯点亮,就准备提着煤油灯上楼了。

  他家的屋子一楼是殡仪馆,二楼是他住的地方。

  正当秦大福提着煤油灯想要走时,隐约听到了什么声音。

  “咚……咚……”

  这声音好像是一个柔软的物体碰到了什么坚硬的东西,秦大福皱皱眉,觉得可能是门外的流浪猫流浪狗啥的撞门呢。

  秦大福没那么好心,把猫猫狗狗放进屋子,把自己家给弄乱了!而且雨夜的流浪猫啥的……不脏吗!

  秦大福把灯放下,搓了搓手。

  虽然是夏天,但人老了,身体不好了,在这雨天竟是也会感觉到冷了。

  再次提起煤油灯,秦大福颤颤巍巍的提灯走到了停尸房的门口,准备上楼。

  而正此时,那阵诡异的声音再次响起了。

  “咚……咚咚……”

  仔细倾听,很像是敲门声!

  可这“敲门声”好像并不是从门处传来的,反而有点像是……从棺材里。

  秦大福的背后渗出一丝冷汗,看着那副微弱的绯红月光照耀下的黑色棺材。

  棺材好像在动!

  “港比养子的!不会是尸变了吧!”

  秦大福小声嘟囔了一句,仔细盯着棺材看了一阵,它真的再动!

  他曾听秦老爷子讲过尸变的故事。

  生者含着怨气死去,很有可能发生尸变,变成可怕的怪物,去弥补生前的遗憾!去向着仇恨的人复仇!

  可他这辈子七十年,从事殡葬服务五十来年,可从未碰到过尸变啊!

  那不只是老头子吓唬孩子编的鬼故事吗?

  秦大福哭丧着脸,提着煤油灯的手微微颤抖,双腿打着哆嗦,缓缓后退。

  “各路……各路神仙姥爷,我……我秦大福一生坦坦荡荡的,可从来没做过亏心事!麻烦老天爷开开眼,降了这怪物吧!”

  秦大福声音颤抖的蹦出几个音节,而后见那棺材还在动,他的“神仙姥爷”也没来救他,顿时慌了神。

  “诶呀!小伙子!咱……咱冤有头债有主!你大爷我可……可没做对不起你的事情!你……你要是真……真活过来了,可别为难大爷我!”

  秦大福吓得有些结巴的自言自语,雨夜的寒风吹的他身体颤抖的更厉害了,双腿直发软,不敢动。

  但当那缕从窗户渗进来的寒风吹过后,秦大福看到眼前的那副崭新的漆黑棺材好像没了动静,他哆嗦着又说了些求饶的话,那棺材是真的不再有动静。

  秦大福内心一喜。

  这年轻人敢情还是个讲理的主,这是被自己感动到了,给送走了?

  秦大福见棺材没了动静,盯着棺材又过了一会儿,确信那棺材是真的没了动静,双腿不抖了,端着灯的手也不哆嗦了。

  秦大福琢磨了琢磨,也没想出个所以然。毕竟尸变这么玄乎的事可是荒诞不羁的都市传说,自己一个普普通通的老头碰到了,也算是奇迹。

  秦大福看着那副绯红月光下的棺材,隐约可以撇到里面那个年轻人的面容。

  他壮起胆子,一步一步挪到棺材旁,想着把棺材板盖上。

  此时还哪管得了那么多,什么东港习俗啥的在自己性命面前可不值一提,万一这家伙三更半夜的尸变了,那就大发了。

  秦大福把煤油灯放在棺材旁的柜台上,从木柜抽屉里取了几根狰狞的棺材钉,还有一把小锤子,然后强做镇定的移到棺材旁,开始推棺材板。

  “咔嚓——咔嚓——”

  两个木头板子间摩擦出刺耳的声音,棺材板开始缓缓的移动。

  这要是放在秦大福年轻时啊,可一巴掌就能把棺材板封好。

  这人老了,身体也不中用了。

  当秦大福把那黑漆棺材板挪了大概有三分之一时,有些累了。

  擦了擦额头的汗,瞄了一眼年轻人的面容。

  这小子的面皮算是英俊,有自己当年一半的风范!可惜啊!英年早逝……要不然指不定能祸害几家小姑娘呢!

  秦大福歇了一会儿,决定一鼓作气把棺材板封好,赶紧上床睡觉。

  “嘿咻!”

  秦大福猛地一推,差点闪了自己的老腰,可棺材板也就剩最后的三分之一了。

  这时,看着年轻人安静的面孔,秦大福不禁心想。

  刚才那棺材的动静是不是自己看错了,毕竟自己现在老花眼一个……或者是有老鼠之类的东西混进了棺材里!

  秦大福不禁开始思索这个可能性……

  不管了!还是老命要紧!自己不可能看错的!

  最后一推!

  秦大福使出吃奶的力气,推着棺材板一丝丝的合上。

  可就在棺材板合到还有一个手臂大小的空隙时,秦大福不淡定了。

  “港卵!这家伙是不是动了!”

  秦大福不敢确定自己是不是看错了,因为这毕竟是夜晚嘛,自己以前也看错过一些东西,还经常把一个相熟的,来找自己聊天的先生,看成长着章鱼触手,三个脑袋八条腿的怪物。

  又仔细看了下,秦大福不敢再耽搁,赶紧把棺材推上吧!这年轻人咋这么邪乎,死了也不安生!

  “我推!”

  秦大福正要封上棺材板,却看到了这一生最震撼的事物。

  一双眼睛。

  一双漆黑的,仿佛世界最邪恶物质构成的眼睛。

  那双眼睛里隐约可以瞥见一只类人形的独眼怪物的轮廓。

  “侧那!”

  秦大福呼吸一滞。

  而后寂静的殡仪馆中传来了一声惨绝人寰的喊叫声:“有鬼啊!”

  秦大福两眼一翻,双腿一蹬,昏了过去……

  

下一章
新人免费读 下载起点读书APP
访问网站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