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最长一梦

最长一梦在线阅读

最长一梦

屋外风吹凉

都市·都市生活·191.63万字

完本 | 更新时间 2023-01-14 01:53

张青做了好长好长的一场梦,当他醒来后,想和这个世界再谈谈……

章节试读
更多作品相关

第一章 最后的希望

  一九九五年。

  华国,西疆省。

  额旗县解放村。

  七月的天上,就一个光秃秃的太阳挂在那,连一丝遮挡的云彩也没有,像是往下丢火球。

  麦田里,张青穿着一件破旧背心短裤,踩着一双帆布鞋,手里拿着镰刀,不断的扬起落下,收割着麦子。

  除了被汗打湿的背心遮盖外,张青身上其他露在外面的地方,被晒暴了皮。

  然而张青心里想着的,却不是身上火辣辣的痛,而是难过今年的麦子,又跌价了。

  交了公粮,还了合作社的贷款后,他上学的钱,怕是还差不少。

  “青子,别干了,吃饭了。”

  地头上,一个头上蒙着粗布头巾的妇女招手喊道。

  张青听了声响,直起腰来,腰椎处传来一阵酸痛感,他朝地头大声道:“妈,就快收完了,你先吃,给我留个馍就成!”说罢,低下头继续割麦子。

  妇人叫孙月荷,是张青的母亲,今年才不过三十六,然而贫困劳累的生活,摧磨的她看起来和五十岁的妇人一般。

  孙月荷见儿子执拗,便将手里的包袱提着,顺着麦地里的水沟,往里面走来。

  张青一双手有些颤抖着挥动着,胳膊上早就叫麦茬子划出了无数道小口子,血疤横七竖八的,他咬着牙坚持着。

  在他心里,这不是繁重的农活,而是读书的希望。

  “歇歇罢,青子,喝口水。”

  孙月荷看到儿子这般不要命的干活,自然知道他心里的苦,眼睛湿润了些,劝道。

  张青“欸”的一应,压下心里的担忧,直起身道:“妈,你身体不好,贫血着呢,医疗所的李霞姨说了让你多休息,你就不该来,我干完了自己回家吃就行。”

  孙月荷看着懂事的儿子,心中慰藉许多,她笑道:“我一点也不累,也没干啥活。青子,给你说个好事,你别担心了,你上学的路费和书本费,有着落了。”

  张青闻言一怔,他今年上高三,读的不是本地的学校,而是内地对疆扶贫省汉江省的高中,学费全免,住宿费也不收,生活费很便宜,省着点吃能活,只有路费、书钱和每学期的班费要交。

  客观的说,这点钱并不多,可对张青家来说,实在是一笔不小的负担。

  本也不至于此,若不是他父亲卧病在床动不得,母亲身体也不好,都常年要吃药,或许还没那么难。

  “有着落了?妈,从哪来的钱?”

  张青疑惑问道。

  家里能借的亲戚,早就借了几遍了。

  也是实在可怜他家,且张青打小学习好,现在还在内地读书,将来有还上的希望,人家才敢借。

  可再怎么可怜他家,也不能一遍一遍的借,看不到回头钱。

  张青也理解,换他自己不富裕时,也不敢往外多借。

  孙月荷却不告诉他,只摇头道:“你别管,反正家里现在有了二百块钱,张蓝上学的钱不着急,等冬天合作社的贷款下来的再交。麦子卖了,交完公粮、提留和农业税后,再还完贷款,总能凑够剩下的,你先拿着去上学,不够了后面再想办法……”

  张蓝是张青的妹妹,今年上五年级。

  孙月荷很高兴的说着,张青却忽地一个激灵,早上下地的时候,看到一辆面包车停在村口,车上画了个红十字,车顶上挂了个喇叭,说是什么有偿献血,其实就是血贩子在收血……

  再看孙月荷惨白的一张脸,张青脑子一下炸了,大声道:“妈,你去卖血了?!”

  孙月荷听这话,神情登时慌乱了,随后摆手道:“胡说啥呢,卖什么血,谁卖血做什么,还贫血着呢……”

  可没有底气的话,还是让张青红了眼,他握住母亲的手,不容置疑的将袖子挽了上去,就看到肘心处,一个还有些红肿的针眼,是那样的刺眼……

  “妈!我不上了!我不上学了!”

  张青落下泪来,声音沙哑的喊道。

  这该死的老天,太阳怎就这么毒啊……

  孙月荷听了这话,却是一下沉下脸来,呵斥道:“胡说啥呢?你这孩子,还上了学呢,难道不知道先苦后甜的道理?只要你上出来了,我们眼下吃点苦又算什么?你要是不上了,我和你爸爸这些年的苦才算白吃了。再说你都高三了,就差一年了,脑子糊涂了……”

  张青闻言,木楞了好久,便不再说什么,默默的打开包袱吃起饭来。

  满脑子里,都是对前路的迷茫。

  所谓的中午饭,不过是两个烙的粗粮饼,和一大矿泉水瓶装的白开水,白开水是咸的,加了不少盐,补充盐分。

  我一定好好念书,我一定要改变命运!

  张青心里暗暗发誓道,可是,没等他心头燃烧一会儿,又缓缓黯灭了。

  边疆的教育和内地的差距太大,他所在的北塔地区又是西疆的边城,尽管他小学、初中时的成绩很好,才能考上内高班。

  可去了后才发现,基础太差,任凭他怎么努力,可是和内地生的差距仍旧犹如一道鸿沟,怎么可能考上非常好的大学?

  考不上好大学,又怎么去改变命运。

  而贫家子弟,唯有读书才能改变命运,这已经是公认的了。

  外面虽然是烤人的太阳,张青心里却是冰冷混乱。

  不过看着母亲不到四十已经花白的头发,他暗自咬牙,就算拼了命,也一定要拼出一条路来。

  除了命,他原也一无所有。

  ……

  入夜。

  西北的夜晚十分清凉,见不着太阳的时候,气温就凉了下来。

  土房子内,张青看着灶台边正搅拌猪食的妹妹张蓝,准备上前帮手,瘦弱的张蓝却摆手笑道:“哥,你都累一天了,我咋能还让你来拌猪食?我来就行。”

  张青摇头上前,道:“下个月我就去上学了,你每天都要干这些,我能多做点,就多做点,谁让我是当哥的?”

  说完,强抢了过来,用力的搅拌起猪食来。

  家里喂了两头猪,是他们家过年和供他们兄妹俩明年上学期读书的希望所在……

  “哥……”

  张蓝忽然小声说道。

  “嗯?”

  “爹妈今天都去卖血了,爹是妈借了邻居毛四叔家的板车,我和妈一起拉着去的。我也想卖血,可人家嫌我小,不要,你说气不气人?”

  张蓝站在哥哥身边,絮絮叨叨的说着今天的事,很是不忿。

  她还小,却很懂事,一心想帮家里出一份力。

  张青搅拌猪食的手顿了顿,瞬间觉得手中铁铲重如泰山。

  可他只是不断的应着,没多说什么,也只有在张蓝看不到的地方,大滴大滴的眼泪流下,落进了猪食桶里。

  生活的贫穷苦难,让他几乎喘不上气来。

  ……

  一个月后,等张青将家里的麦子收完清扬完,又借了四轮拖拉机拉去粮站交了公粮,卖了剩下的还完贷款后,终于凑够了一学期的书钱和班费。

  告别了家人,张青坐了一夜的长途班车,才到了西疆首府火车站。

  排了好长的队买了票,背着一大背包馕饼和咸菜,终于在下午六点半登上了前往汉江省江京市的火车。

  而就在他刚上了火车,就听到火车广播中传来一条消息:

  各位乘客你们好,列车接到车站传来的消息,据国家天文局最新发布,今日下午六点四十八分,咱们西疆省天空上,能看到六千年一遇的九星连珠。诸位乘客们,请一定不要错过这等奇景。

  有表的乘客闻言连忙看表,惊呼道:“哎哟,现在都四十五了,还有三分钟!”

  张青连忙找到座位,庆幸了下他的座位靠窗,还没来得及放下行礼,就急忙透过窗户抬头看去。

  可是也没看出甚么来,他自嘲眼睛又不是天文望远镜,能看到什么,就是觉得太阳似乎突然变得格外明亮……

  随即,他忽地极度的疲劳困顿,好像感觉整个暑假积累的疲惫一下爆发了,他的眼皮沉的抬不起来。

  勉强将随身的帆布提包塞到座位下,张青就趴在桌子上沉沉的睡去了……

  ……

本作品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相关标签

Q1:《诡秘之主》第二部什么时候发布?

「爱潜水的乌贼」新书将于3月4日12:30发布,诡秘世界第二部《宿命之环》即将来袭!

Q2:在哪里可以看到爱潜水的乌贼的新书《宿命之环》的最新信息?

加入卷毛狒狒资讯站,乌贼新书情报大公开!「卷毛狒狒研究会」是起点官方打造的诡秘IP互动主题站,依托原著丰富的世界观设定,为用户打造序列升级+魔药合成的全新互动方式。入会成员将体验诡秘世界独特的成长体系。为鼓励用户在站内创作相关衍生内容,优质作品还将获得盲盒等实体奖励。作者乌贼大大也会在此与大家深度交流。阅读小说就可以获得随机掉落的神秘碎片!还有更多精彩玩法等待你的解锁~

Q3:《诡秘之主》首款官方限量版盲盒介绍?

超前情报!盲盒内10位塔罗会成员随机款大公开:
1、塔罗会的创始人“愚者”先生——克莱恩·莫雷蒂 “总有些事情,高于其他。” 黑发褐瞳、容貌普通、轮廓较深的青年。 他原本是名为周明瑞的现代人,却因一个转运仪式而意外成为霍伊大学历史系学生克莱恩。而后,他加入廷根市值夜者小队,成为“占卜家”,又为守护廷根而牺牲。死而复生后,他为复仇及寻求晋升,转换多个身份,并逐渐发觉世界的真相。 在了解到来自星空的威胁后,克莱恩选择成神,并为对抗天尊的意志陷入了沉眠……
2、塔罗会最热情的“正义”小姐,奥黛丽·霍尔 “下午好,愚者先生~!” 金发碧眼的少女,是贝克兰德最耀眼的宝石。 她出身于鲁恩大贵族霍尔家族,身份高贵,备受宠爱。最初,她被意外拉入灰雾之上,成为了塔罗会创始成员。而后,她通过塔罗会成为了一名“观众”,并让自己的宠物犬苏茜也成为了超凡生物。她善良温暖,渴望帮助更多人过上幸福的生活。 在愚者沉睡后,她毅然离开了家族,为实现理想和唤醒愚者,迎接着新的挑战……
3、塔罗会中大名鼎鼎的“倒吊人”先生——阿尔杰·威尔逊 ……

首页都市小说都市生活小说

最长一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