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棋子
  • 戳下方气泡,看书友讨论
  • 去客户端看更多精彩讨论
书籍摘要: 你可以尝试去叫醒一个装睡人,总有办法能成功。但千万不要尝试去唤醒一个装睡的恶魔……
展开更多作品相关

书友榜

我的头像

  • 书友第1名:天鬼追月亮.
    书友等级: 弟子
  • 书友第2名:不语先生丶.
    书友等级: 见习
  • 书友第3名:菜菜的劳哥.
    书友等级: 见习

书友还看过

短篇小说小说推荐

暑假旅行日记在线阅读
一个即将要解散的旅行社团,因为意外开始了真正的暑假之旅。
玉箫先生L
日更千字
短篇小说
什么是我们的在线阅读
听说Maggie回家了,而且它还成为了一只“网红羊”,但是常言道,“孤狼独行,牛马成群”,我早对它猜着了。我没有毛会让我走不动路,我不会像他一样怂。 2019年11月11日 一本看不到东西的书,让一个兵俑决定从秦始皇陵出逃,外面的世界他们看了几千年,却又已经失去几十年,从人们拥有他们开始,他们便发现,没有什么是他们的……这是一次寻找,这更是一次追回。
Likfe
日更千字
短篇小说
移民散修在线阅读
散修的一生,没有过去,也没有未来,就像孤星入命,半世飘蓬无依靠。有与无,即是有。
口头牛
日更千字
短篇小说
剑语不可说在线阅读
自打王金胜被师父告知,自己是前朝政变后先帝留下的唯一遗孤以后,便立志下山找到叛逆的始作俑者成王,完成自己的复仇大业。然而此刻的他并不知道,他已然被卷入了一场波谲云诡的大势纷争之中。 画舫红船破局,金陵城中入幕。 三方交错的夺剑阴谋,孤身犯险的敌军主将,他隐约感觉到这种种一切的背后,有着一双看不见的手在操控着他。所以加入到与成王二分天下的封帅阵营中以后,毅然决定隐藏身份,暗中观察。 当信仰出现动摇的时候,唯有手中的剑仍然值得信任。 但面对接踵而来的暗箭明枪,又当如何抉择? 长路漫漫,剑语无声 一剑可以问心路,一剑亦可断恩仇
王阿于
日更千字
短篇小说
百泉藏书阁交易栈在线阅读
仙君,仙君,我跟在你的后面好久了,你为何不肯转过身来呢?  师尊,我明明就在你的身边,我明明就在你的身后,你就是不肯转过身来看一下?  同样的地方,不同的身份,相同的说话方式  物是人非,沧海桑田
醉辰暮沫
日更千字
短篇小说
我的男友是木匠在线阅读
一本失传已久的秘术竟让一个父亲亲手砍掉儿子的手臂, 一门传承千年的手艺即将面临断代 一个弃婴又能翻起多大的波浪 圣人不仁,以天下百姓为刍狗
二转上仙
日更千字
短篇小说
我成了楚门的监督者在线阅读
高中生周雨无意间发现了这个世界的楚门,与世界真正的主人发成协议,成为了楚门的监督者。
点蜡人
日更千字
短篇小说
欲望铠甲之乱世出魔铠在线阅读
欲望,人最基本的想法。一切事物的动力起源,完成事物最初的目标。 但是在这里欲望被缚在了铠甲上,他们有了自己的想法,也有了你当初的目标。 主角在一次学校的比赛之中不幸遇到了一只强大的凶兽,此时危在旦夕。 在那一刻,自己求生的欲望激起了自己的铠甲,从而化身为欲望铠甲。
会炸的西瓜
日更千字
短篇小说
有关我妹妹的传说在线阅读
【“非童凡响童心入梦”第一届中国儿童文学征文大赛】参赛作品 #现实向# #留守儿童也有春天!# 星月湾来了一位陌生人。 陌生人在鹅卵石滩上搭帐篷,升篝火。 这可馋坏了阿奇。 厌倦了平淡生活的阿奇决定去探秘……但,最好拉上聪慧过人的妹妹阿巧。
薄荷虫
日更千字
短篇小说
当前位置: 短篇 短篇小说 装睡的恶魔在线阅读

听书

章节试读
一 棋子

  午夜。

  温布罗小区,6栋302室。

  卧室的灯亮着,窗帘拉紧。

  地面上散落着几件衣物,有内衣,也有外衣,有女士的,也有男士的。

  女人蜷缩着坐靠在床头,用被子蒙着身子,中长的头发有些凌乱,眼泪哗哗的流。她不敢相信这一切都是真的,幻想着自己是在做梦。

  男人站在屋子中间,已经穿上了底裤。他的身材极好,腹肌和人鱼线棱角分明,身上有几处疤痕,看起来身经百战的样子。他似乎有点紧张,捡起地上的裤子,抬起一只脚伸进裤腿,另一只脚却没站稳,只好又坐回床沿。

  “你叫什么名字?”女人哭够了,问。

  声音还略微有些颤抖,但很坚定。心想,这男人仪表不凡,稍微打扮打扮,没人能看出他的身份。但有什么关系呢,看出来又能怎样?他不过是一枚棋子。

  “程峰……”

  男人穿上了裤子和T恤,外套拿在手里,是一件保安制服。其实,他本想说:“我可以对你负责的。”但,他才是被强迫的那一个,这样说似乎不太合适。而且以他现在的身份——小区保安,说那样的话似乎有点大言不惭。

  他厌倦了杀戮以及刀尖舔血的日子,只想做一个普通人,享受平静的生活。可没想到,做保安也会发生这样的事。

  此刻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好礼节性的回问了一声:“……你呢?”

  女人听了,嘴角微扬,犹豫了几秒,报上了自己的姓名:“耿晓婧。”

  “哦。”程峰呆若木鸡,不知所措。

  他当然知道对方的名字,来送水之前,其他的保安兄弟早向他介绍过了。耿晓婧是城南耿家的千金大小姐,也是这青都城内有名的绝色美女,有不少富家公子和名流大腕曾对她发起过追求,通通被她拒之门外。

  谁承想,这好事竟然落到了他这个小保安头上。

  ——造物弄人啊。

  此刻程峰大脑一片空白,身上还残留着耿晓婧的体香,让他感到沉醉,回味悠长。他立在原地,如仆人等待着女王的号令,恭恭敬敬。

  “你要对我负责吗?”耿晓婧突然发问,两眼紧盯着程峰。

  她已做好打算,随时准备报警,诬告对方强奸。反正身体里已经留下了对方的种,想赖是赖不掉的。她知道这样做对人家不公平,可为了耿家的生死存亡,她必须这样。总有一个人要当替罪羊,找一个没身份没背景的小保安再合适不过了。

  刚才不过是随口一问,并没有指望对方能有什么反应。她想和对方谈谈,背负“强奸罪”需要多少补偿。

  “难道……不应该是你对我负责吗?”

  程峰这话说的,理直气壮,不卑不亢。

  一,确实是耿晓婧强行把他推倒在床,责任在彼。二,他此时的身份不过是一名小保安,而对方是耿家的千金大小姐。论负责,那也应该是对方负责,他哪有资格。

  这有点出乎耿晓婧的意料,她转念一想,也许先不用报警。如果对方能配合她好好演一出戏,效果可能会更好。聊聊再说。

  “所以,你愿意放下男人的尊严,做我的小白脸?”耿晓婧用被角擦干了泪容。

  “别闹。如果你只是想找一个小白脸,那你已经得逞了,有什么好哭的?说吧,到底有什么阴谋?”程峰。

  耿晓婧心里一怔,被人看穿的感觉不好受。

  如果换做其他保安,哪怕是保安队长,也肯定会对她俯首帖耳任由摆布,哪敢多问。可这个新来的小保安有些与众不同,他不仅身材好,似乎还很聪明。

  可再聪明又能怎样?一个小保安而已,能帮得上什么忙?最多是充当一颗聪明的棋子,结果不还是一样。

  想到这,耿晓婧叹了一口气,撩开被子,起身下床,曼妙的身材展露无余,尤其是那对36D。

  这种级别的诱惑,对程峰来说是难以抵抗的,内心很折磨,很想要,但是他不“敢”。因为他认为,他们两个并不是正当的男女关系,这样做不对。若不是此前女方太过主动,他也不会犯那样的“错误”。

  是的,在程峰的认知里,这是错误,心里有道坎过不去。于是他转过身,不敢直视对方的身体。

  耿晓婧不紧不慢的捡起地上的衣物。其实他希望对方能主动扑上来,再来一次,在她身上疯狂的宣泄欲望。因为那样,可以让她减轻一些心底的罪恶和愧疚。毕竟,做她的棋子,可能会死。

  见对方无动于衷,耿晓婧只好把内衣穿上。

  一边穿一边问:“现在我已经是你的女人了,那你能不能帮我一个忙?”

  “你说。”

  程峰缓了一口气,终于该进入正题了。无论如何他都愿意帮忙,毕竟那是“自己的女人”。

  “明天有一个宴会,你能不能跟我一起去?”耿晓婧。

  “然后呢?”程峰。

  “宴会上会有很多名门望族在场,还有一些社会名流。”耿晓婧。

  “说重点。”程峰。

  “城北贺家你可知道?”耿晓婧穿好了内衣,裹一件睡袍在身上,见程峰不语,继续说:“贺飞是贺氏家族的长子,明天他会在宴会上当众向我求婚。那么请问,有人要向你的女人求婚,你该怎么做?”

  程峰沉吟几许,他并不打算按照真实的想法来回答,反问:“你是不是不想接受这份婚姻?但出于某些原因你又不能不去,也不敢拒绝对方?所以你希望我出面,当众把你带走……嗯,抢走?”

  耿晓婧看了程峰一眼,眼神很复杂,似有不舍,又很欣慰。算是默认了。

  “嗯,是个办法,但还不够。贺家肯定会不惜一切代价来抓我们,到时候,你仍然无法逃脱这段孽缘。”程峰抬起一只手捏着下巴,表情很严肃。

  “所以,你要带我先躲起来,半天或者一天,至少一夜。要让贺家相信,你已经对我实施了强暴,这就够了。”耿晓婧狠了狠心。

  “如此一来,贺家虽然恼火,但不会怪到你的头上,因为你也是受害者。他们只会把怒火迁到我身上。而我完全可以在这段时间逃之夭夭,就算贺家最后把你‘救’了回去,碍于颜面,他们也不可能再接纳你。于是你便可以成功的避开这段婚姻,同时还不会招来贺家的仇恨。对不对?”程峰继续分析。

  “没错,你很聪明。”

  按照耿晓婧最初的设想,如果她报警,到时候司法部门一定会检查她的身体,一旦强奸罪做实成立,贺家自然会退缩。因为贺家不可能接受一个“肮脏”的女人,哪怕是被迫的。

  而程峰所面临的后果就可想而之了。首先是坐牢,其次是贺家会不惜一切代价把他弄死。

  这不是耿晓婧希望的结果,再怎么补偿也无法补偿人家一条命。所以,如果程峰能陪她演一出戏,至少他还有机会逃走。至于能不能逃过贺家的魔掌,就看他自己的造化了。

  “那么,你请保镖了吗?”程峰问。

  “什么?保镖?”耿晓婧不解。

  “贺家不可能不为此做准备,如果有人在会场闹事,他们绝不会轻易放人离开现场。所以,你需要一名保镖。确切的说,是我需要。而且不能多,只要一名,否则会引人耳目。这个保镖要非常厉害,在我演完戏之后出手,保护我们两个同时离开现场。”

  “这……”

  耿晓婧有点懵。

  对方说的没错,但这不是重点。重点是,对方既然有这般见识,难道就没想过当众得罪贺家的后果吗?就算保镖能保他一时,可能保的了他一世吗?他就不怕死吗?

  还是说,他尝过了我的身子,头脑发热想要逞强?以此来博得我的好感?想跟我长厢厮守?

  呵呵,别做梦了。

  不过是一名小保安,怎么可能配的上我。还是好好想想该怎么逃命吧。

  “明天去请,去极限武馆,他们很专业,也很厉害。放心,我一定会让你安全离开会场,到时候我会给你一笔钱,足够你下半辈子生活。”耿晓婧。

  “极限武馆?嗯……”程峰沉吟少许,“那,衣服呢?”

  “衣服?”耿晓婧。

  “嗯,难道你希望我穿这身保安服陪你去参加宴会吗?”程峰抖了抖手里的保安服,穿在身上。由于他身材好,这身保安服在他身上明显与众不同。

  “啊,明天,明天一早……先去买礼服。”

  耿晓婧略显尴尬,她根本没想到能聊到这一步,全然未做准备。家里也从来没有男人的衣服,更不用说参加宴会用的——礼服。

  “宴会什么时候开始?午宴还是晚宴?”

  “午宴,12点开始。”

  “那好,明天一早,我们分头行动。我去极限武馆请保镖,你去买礼服。买完礼服到武馆来接我,我会以司机的身份陪你去会场。到场之后,我再找个没人的地方把礼服换上,然后入场,看时机开始表演。你看,还有什么需要补充的吗?”

  “啊!没……没有。”

  如此周到的布置,让耿晓婧始料未及。她竟有点看不透眼前这个男人,看起来不像是头脑发热一时冲动。也许,他还真有点本事?

  可再有本事又能怎样?能斗得过贺家?终不过是一名小保安,一颗有本事的棋子而已。

  “行,那就这么定了,明天一早你到小区门口找我。不过……”

  程峰临走前又补充了一句:“……如果你有什么困难,不妨直说,或许我可以直接帮你解决。”

  见耿晓婧不语,程峰出门。他能看出耿晓婧眼神里的不屑,没办法,谁让他现在的身份是一名保安呢。他不怪她。

  耿晓婧看着程峰出门,嘴角微微扬起。她很欣赏这个男人的自信,但是她不认为一个小保安能真正帮的上什么忙。

  做一颗棋子,就是他最大的用处。

  。

  程·棋子·峰没有回去执他的夜班,而是直接回住处睡觉了。在睡觉之前,他寻思这次可能会用的到钱,有备无患,于是先在网上预约了一个银行转账申请。

  是的,直接转转不了,要先预约,再去银行现场办理。

  毕竟把钱从外资银行转到国内银行的卡上,还是需要办点手续的,更何况,他要转一千万。

下一章
新人免费读 下载起点读书APP
访问网站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