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博飞升
赛博飞升
小道太乙 著
连载 · 155.11万字
月票
5
粉丝数
4.55
科幻 未来世界
接下来,即将出场的是:基理世界的代表,碳基文明的守护者,全人类财富的实际归属人,四大门阀的共主,都玉京的大柱师,纳鲁之巢的神圣骑士,法与秩序议会的书记员,自然教派的红衣主教,B.P.R.D首席探员,蜉蝣兄弟会总粘杆,通灵者的支配人。狡诈之神的门徒,创世泰坦看门人,昊天皇帝的棋待诏,马科西克城城主的亲密伙伴。神器收藏家,霓虹与黑暗中的行者,《道与魔法其实是特娘一码事》的神秘作者,星球跳跳棋的发明者,《汉斯和他的朋友们》第一百三十二季的男配角。“梅赛”仿生宠物医院的实习医生,中京市下城区第五大街居委会副主任,朋克小娘们儿李小孩的干爹,人见人爱的小凉凉。鼓掌!————灵理世界参观团即将启程,团号:786455776,感兴趣的朋友请上车。
目录
第五百七十六章 真实与虚构的边界(七) · 2023-02-04

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章 重获新生

  病房门外,李凉一手捧着饭盒,另一只手停在门把手上。

  父亲的声音从病房内传出:“李爽,记住,你这条命是你哥哥给你的,不管什么时候,都要记得今天。”

  “嗯,”李爽的声音带着哭腔,“爸,我……”

  听到这里,李凉推门而入。

  “今天医院伙食不错啊,”李凉装作没注意到房间内的气氛,笑着把饭盒放在弟弟面前的床桌上,伸手揉了揉他的脑袋,“快点吃,过了今天就都好了。”

  “哥,谢谢……”

  “啧,说什么呢?”李凉一屁股坐在病床上,“对了,前几天你说你搞的那个人工智能还有什么接口……”

  “脑机接口,”李爽勉强挤出一丝笑容。

  “对,听说这玩意现在正是风口,都说站在风口,猪都能起飞,过了今天,你就起飞了呀。”

  李爽怼了哥哥一拳:“你才是猪。”

  看到弟弟终于笑了,李凉心里稍微轻松了点,表情夸张地说道:“李总,话说您这大企业准备叫什么名字啊。”

  李爽认真地摇了摇头,“是我们的企业,哥,以后我的就是你的。”

  “行~”李凉又宠溺地揉了揉弟弟的脑袋,“等你好了,哥陪你创业。”

  “嗯,以后……希望咱们一家人永远平平安安的,所以,咱家的公司就叫……”

  李爽的话被开门声打断,一个护士低头看着手中的病例走了进来。

  “3床,活体供肾手术,谁是李凉?”

  “我,”李凉起身,父亲也跟着站了起来,却紧张地微微颤抖。

  “检查结果出来了,没什么问题,”护士点头,“走吧,主任那边都安排好了。”

  李凉微不可察地吸了口气,跟着护士向外走去,就在他走到门口的时候,身后传来弟弟的声音:

  “哥。”

  李凉停顿了下脚步,没有回头,声音轻快道:“过了今天就都好了。”

  谁都没有注意到,他关门时,握着门把的手骨节泛白。

  .

  “过了今天就都好了。”

  李凉猛地惊醒,一翻身摔到了地上,撞翻了床边大大小小的塑料盒子,盒子掉出来的仿生眼球,骨节,螺栓等等细碎零件丁零当啷地满地乱滚。

  又是这个梦,三年了,总是会梦到那一刻,然后后悔没有回头,最后看一眼父亲和弟弟。

  楼下有人怒气冲冲地骂道:“嘛呢?一大早的……”一连串机关炮似的骂街从金属地板传了上来。

  李凉从地上爬起来,掏了掏耳朵满脸无所谓,显然已经习惯了,只是看着自己只有半米宽的“床”,他又叹了口气,懒洋洋地俯身收拾一地的零件。

  眼前狭窄的杂物间就是李凉在这个时代的容身之所。

  那台活体供肾手术不知出了什么问题,李凉从麻醉中苏醒时,不是躺在病床上,而是躺在车床上。

  一个满脸褶子,穿得跟钣金工一样的老头告诉他,此刻是公元3021年。

  跨越一千年也就罢了,接下来老头说的事情更加令李凉难以接受。

  老头自称梅赛,是个仿生宠物医生,开着一家私人诊所,专门“救治”出毛病的仿生宠物,为了节约成本,老梅赛常常去垃圾场捡上城区扔下来的零件。

  那天翻了一整天都没找到合用的,老梅赛有点沮丧,临走时却看到一个锈迹斑斑的柜子从小山般的垃圾堆中露出一角。

  按他的话说,当时也是想着不能白来一趟,费了很大的力气,挖到后半夜才把柜子挖出来,拖回了诊所。

  研究到转天下午,老梅赛发现那是个液氮冷冻设备,一种相当古老的,只出现在科普读物上的人体休眠技术,更重要的是这台看起来像垃圾的设备其实依旧在正常运转,可见其精密程度应当超越了它所属的时代。

  于是,老梅赛打开了那个设备,救出了一个活死人,李凉。

  当时李凉听得一头雾水,梅赛的一大堆专业名词他根本理解不了,他唯一明白是,自己死在了活体供肾手术中,然后被冻成了冰鲜,一千年后被一个修车的兽医给救了。

  接下来的三年,李凉便成了“梅赛”仿生宠物医院的实习医生,以及……司机,厨子,保安,保洁……因为这家诊所只有两个人。

  老梅赛抠门得要死,所以李凉的日子过得相当一般,但在这个冰冷的世界能有一处容身之地,他已经很满意了。

  咣咣咣。

  一阵粗暴地砸门后,老梅赛在门外喊道:“李凉,快起来,下楼给我把那个卖假药的弄死,弄死!”

  “来了来了,”李凉摇了摇头,把手里的几颗眼珠子扔进盒里,一把拉开了门。

  门外,老梅赛穿着一身油乎乎的工作服,头发跟触电一样蓬乱,左边的仿生眼有点毛病,眸子抖个不停,另一只生物眼瞪着李凉:“楼下那个老不死一大早叽叽歪歪,我忍他很久了。”说着把手里的螺丝刀递给李凉,“下去,攮死丫挺的。”

  “行,”李凉点头,“还有别的事吗?”

  “没有了,”老梅赛满意地点点头,神清气爽地转身,又想起什么似地边走边嘱咐,“对了,抛完尸顺便买仨包子。”

  李凉憋着笑,跟着老头走出杂物间。

  诊所其实就是一套大点的公寓,客厅改成了维修车间,最主要的设备就是一张半自动维修诊断机床,放在地中央像个巨型机械蜘蛛。工具柜,未开封的新配件都堆在机床周围,咋一看不比李凉的杂物间好多少。

  杂物间出来两边原本是“卧室”的房间,现在里面满满当当都是各种动物。

  当然,都是仿生的。

  最多的是羊,还有一些狗,鸭子,公鸡什么的,以老梅赛的水平,也就能修修这些“基本款”。

  动物们眨巴着眼睛乖乖呆在原地,刚开始李凉会觉得有一丝惊悚。

  不过现在李凉早就习惯了,他甚至用废零件给自己组装了一只仿生兔子,只是拟声元件没找到兔子的,装了个羊的。

  咩~~

  两人刚来到客厅,李凉的仿生兔子跳上机床叫个不停,耳朵竖起来左顾右盼。

  “一点审美都没有,”老梅赛恨铁不成钢地指着仿生兔,“快把这玩意儿拆了,传出去多跌份。”

  “哦,”李凉上前摸了摸仿生兔。

  咩~~

  明明很可爱,李凉耸耸肩,咔吧一下拧下了仿生兔的脑袋,拔掉了声音元件,随手扔进了一旁的工具框里,冲老梅赛晃了晃手里的螺丝刀:“我去了啊。”

  “嗯嗯,”老梅赛拍拍李凉的肩膀,认真说道:“记住,三鲜馅儿的。”

  “哦。”

  李凉当然不会真的去把楼下卖药的给攮了。

  这栋二层小楼临着主街,梅塞诊所在二楼,一楼是个药店,老板福特也是个老头,卖的并不是治病的药,而是一种叫SLOW的廉价致幻剂,据说磕了以后能影响大脑对时间流逝的感受,看什么都是十倍慢放,不过副作用比较大,所以老福特的生意和老梅赛一样惨淡。

  楼上楼下俩老头每天都想弄死彼此,李凉早已司空见惯,甚至有点想磕CP。

  诊所的门开在楼体侧面,李凉顺着嵌在墙上的铁丝网楼梯晃晃悠悠下楼,接着走出堆满垃圾的后巷。

  空气微凉,混合着潮湿与雾霾的味道,此刻尚未天亮,主街的地面和半空却已经车水马龙,黑暗中,飞艇,汽车的反重力发动机发出的嗡嗡声交织成一片。

  主街两旁的商铺还未营业,稀稀拉拉地闪烁着一些全息招牌,赶早的路人行色匆匆,身体穿过那些虚幻的光影,像行走在彩色雾中。

  站在路边,李凉低头看了下手环,显示着3024年6月1日,早上7点59分。

  还有一分钟。

  他回头看向身后的二层小楼,二楼窗户外悬挂着一个霓虹灯管组成的招牌:“梅赛宠物医院”,红色,绿色的霓虹灯管在淡淡的晨雾中透出迷蒙的光芒。

  那是他去年挂上去的,当时他和老板梅赛就站在这个位置仰头欣赏新招牌,老福特倚在店门口笑得前仰后合,问梅赛是不是他的宠物医院改成理发店了,俩老头差点打起来。

  真正抵达一千年后的未来,李凉才发现,二十世纪的科幻小说中的很多幻想都不靠谱,比如满大街霓虹灯管。

  但在李凉看来,那片朦胧的彩色相当赛博朋克。

  嘶。

  腰间一阵疼痛将李凉拉回现实,他皱着眉头揉了揉小腹。老梅赛把他从速冻休眠舱救出来的时候他少了一个肾,老梅赛便给他装了个仿生肾脏,大概型号不对劲,经常刺痛。

  不过,每当仿生肾疼的时候,李凉总会欣慰,因为虽然活体供肾手术失败了,但弟弟一定得救了,说不定自己之所以变成冰鲜,就是弟弟为了让自己此刻重获新生。

  滴滴,滴滴。

  手环响了,时间显示八点整。

  李凉抬起了头,同时,主街上所有行人都停下了脚步仰望天空。

  下一刻,天空自东方开始亮了起来,伴随着节奏轻快的音乐,一道恢弘的光芒从天幕上流淌而过,最终在天幕正中汇聚成一行艺术字:希安公司 Hyanthus

  接着天幕完全亮起,像一个巨大的穹顶,笼罩着整个中京市。

  自穹顶上传来一个带着笑意和朝气的声音:“早上好,现在是3024年6月1日早上八点,亲爱的市民们,今天又是晴朗的好天气,让我们一起感谢希安!”

  “感谢希安!”无数人齐声呼喊,当然,是天幕自己播放的背景音,主街上的人们和李凉一样,只想对希安公司竖个中指。

  世界属于希安。

  李凉花了很长时间才理解这不是一句口号,而是现实,地球上的一切财产包括人类脚步所踏足的每一颗行星都直接或者间接归属希安。

  据说数百年前的一次核战改变了地球的生态环境,现在,全人类聚集在七个巨型城市,生活在希安制造的天幕之下,而天幕外只有辐射,沙尘暴,干旱和枯竭。

  希安及其所控子公司的高层们居住在天幕之上的上城区,俯瞰着他们所掌控的世界,而亿万普通人生活在电子屏幕组成的罩子里,每天早上被一个打了鸡血的播音员叫醒,爬起来为希安公司工作。

  三年来,他竭尽所能地收集关于过去的一切,最终绝望地发现,希安人神一体的领袖“双子神”所创造的宗教记载彻底掩盖了那个他曾经生活着的时代,历史早已面目全非。

  上城区与下城区之间有着坚不可破的科技与信息壁垒,几乎完全隔绝,数百年来,下城区的“凡人”们始终生活在一个教育缺失,停滞不前的畸形世界,只能从希安带来的某些科技产品中想象“众神”的伟力。

  新的一天正式开始。

  天幕模拟出晴朗的蓝天和东升的太阳,甚至偶尔模拟一些鸟群飞机什么的,看起来相当逼真,美中不足的是城东方向天幕上有一块坏了,像天空中挂着一个正方形的黑洞。

  “阳光”刺眼,很快主街上就堵成一锅粥,而半空及高空的飞艇则井然有序得多,像快速流淌的链条,层层叠叠织成高楼间的密网。

  虽然所有人都为希安工作,显然能多挣点钱的总是过得舒服一点,比如可以买个飞艇。

  李凉几乎每天都会在八点准时站在街边,等待“日出”后,认真打量着眼前的世界,并且每一次都会在心底感叹:“这就是未来啊。”

  今天刚感叹完,李凉注意到半空中有一艘飞艇从川流的交通中摇摇摆摆地拐了下来,缓缓降落在下一个街角。

  飞艇的造型相当复古,像一艘两头冒尖的帆船,艇身涂的花里胡哨,一个大大的“包”字非常显眼,艇中间撑出一个蓬,蓬下摆满了笼屉,滚滚冒着白烟。

  李凉快步往飞艇赶去,毕竟早上出来还有重要任务——买包子。

  这艘飞艇正是卖包子的流动“餐艇”。

  “早啊,老唐,”李凉赶了第一个,探头冲艇里的老板打了个招呼。

  “早早早!”老唐是个笑眯眯的中年胖子,擦着手走回桌板后,“还是仨三鲜?”

  “对。”

  老唐打开笼屉,把包子装好递了出来,又指着一旁新贴的广告笑道:“新出的,韭菜味儿,要不要尝尝?正儿八经上城区出来的真韭菜,不是合成的。”

  李凉瞥了一眼价格,摇了摇头:“不爱吃韭菜。”

  好么,一个包子顶他半个月工资,还是吃合成的三鲜馅儿的吧。

  这时,手环叮咚响了一声,来了一条信息。

  李凉正要点开,老唐咧嘴一乐:“一大早来信息,我猜是个好消息,赌一个韭菜包子。”

  “你确定?”李凉举起手环,轻轻一点,一条语音信息播放出来:“李凉!你被开除了!”老梅赛的怒吼引得周围一众路人侧目。

  “呃……”老唐愣了下,尴尬地笑了笑,“行吧,至少你能吃个韭菜馅的包子。”

  李凉耸肩:“难怪早上感觉今天要倒霉。”

  “哈哈哈,再赌一局,”老唐递出来韭菜馅包子,大笑,“赌这是你今天最后一个坏消息。”

  “我谢谢你。”

  拎着包子,慢吞吞往回走的李凉并没有察觉到,就在他离开流动餐艇几分钟后,两个人从旁边商店的玻璃门走了出来。

  “确定是梅赛,不是这个叫李凉的?”

  “这个家伙整天被梅赛使唤来使唤去,瞧他连个包子都吃不起,估计真是个打杂的。”

  “时间不多了,今天试试他。”

第一章 重获新生

新人免费读14天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
多音色多音源听书
满足不便看书的场景需求
前往APP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