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利吉
  • 戳下方气泡,看书友讨论
  • 去客户端看更多精彩讨论
书籍摘要: 群穿?别逗了,赵新不过是找了一群穿越打工者。反清?那是必须的!可偌大帝国的统治者有那么弱智吗?想知道十八世纪末的清帝国什么样?本书展现了一个极为真实的东亚各国众生相。本书Q群:656942331。欢迎大家来讨论,提出建议。
展开更多作品相关

书友榜

我的头像

  • 书友第1名:飘若流风之回雪.
    书友等级: 护法
  • 书友第2名:还没发现.
    书友等级: 舵主
  • 书友第3名:放肆的微笑丶.
    书友等级: 舵主

书友还看过

相关标签

清史民国小说推荐

伐清1719在线阅读
回到了三百年前的大清康熙五十八年? 康熙:朕还想再活五百年! 宁渝:去死吧你! 读者群:961378766 进群口令:伐清1719 VIP粉丝群:973851485,加群同学需提供订阅截图哦,感谢支持!
晴空一度
日更千字
清史民国
奇荒1877在线阅读
公元1877年,大清光绪三年,农历丁丑年,一场百年罕见的灾荒席卷中国北方大地,饿殍满地,惨不忍睹,史称“丁戊奇荒。” 山西新平县一个叫做冯家沟的小山村被这充满征兆的灾难打破了昔日的平静。鸦片侵占良田、村头乡约霸占逃荒女、粮商张家负债累累,卖女还债;朝廷卖官鬻爵,买官者却贪赃枉法;逃荒者食人炊骨,难逃狼腹;饥民抢食大户,占山为王;洋人广收教徒,赈济灾民,真是个乱哄哄,你方唱罢我登场。冯家沟少年李家声亲身经历了这离奇的丁戊年,一幕幕惨剧在周围人身上不断上演,见证着这个奇荒之年,也见证了大清末日的风雨飘摇。 天灾?人祸?其实,比天灾更可怕的,往往是背后的人心。
无来逍遥客
日更千字
清史民国
山河拭在线阅读
山河有伤,英雄有剑。家园多难,死士赴国。 民国初年,军阀混战,匪祸不断,为守护一方百姓安宁,一位女侠率众将台儿庄城打造成了武功之城。后因与大军阀交恶,被诬为“乱匪”,军阀集结重兵“剿匪”屠城……
程小程1
日更千字
清史民国
活埋大清朝在线阅读
朱三太孙乃是我大清死敌!为祸之甚,尤在三藩之上!——少年英主康熙皇帝说完此话,便将朱和墭之名写在了南书房的立柱之上。 朱三太孙你要顶住啊!反清复明全靠你了,我等大明忠臣就在后面替你加油鼓劲!——大明忠臣郑经、陈近南、大佬辉、刀疤荣正兴高采烈的在摇旗呐喊。 朱三太孙你知道吗?这是你爷爷崇祯皇帝给吴三桂的遗诏,是从你家山寨里面找到的,如假包换!——最爱大明朝的杨起龙,正拿着墨迹未干的崇祯遗诏,自言自语。 朱三太孙你先上,我吴三桂马上就起兵反清!——大清平西王吴三桂躺在病床之上,有气无力地说。 我是朱三太孙,朱三太子是我老爸,崇祯皇帝是我爷爷。但我心中只有天下为公,不想为帝图皇,只是为了你们的荣华富贵,我才勉为其难接受皇帝这份工作的——面对群臣劝进,拥有一个纯洁高尚的二十一世纪灵魂的朱和盛发自内心地说。 本书书友群群号:259356238
大罗罗
日更千字
清史民国
清卒在线阅读
满清,卒于雍正年间,日本朝鲜灭于大乾、安南重归版图,俄罗斯毛熊缩回乌拉尔山西侧……
猿程旭
日更千字
清史民国
大明之南洋再起在线阅读
1659年,郑成功发动的北伐南京之战功败垂成,十数万郑氏精兵损失殆尽,华夏复兴最后的希望好似也被风吹雨打去…… 伴随着一个个英雄人物的落幕,坚持抵抗十余年的南明政权即将覆灭。 华夏天倾,河山沦陷胡尘,腥臊遍地,金钱鼠尾,衣冠不存,汉人再次沦为下等人,好似已经成为定局! 这一年,一个年轻人来到了这个时代,他抬头看向北方,发出振聋发聩的声音。 “康麻子,老子要让你提前二百年体验一下什么叫做坚船利炮!”
听风煮雨夜
日更千字
清史民国
水煮清王朝在线阅读
***<br>五个人,身份各不相同,却在同一时间闪到了同一个时空,康熙中期!面对那些绝对的强权,他们该怎么办?……<br>
古龙岗
日更千字
清史民国
闯关东,我成了朱传文在线阅读
朱老大,天老二。 东北这旮沓,我说了算。 1904年,从一家磨坊起家,那个唯唯诺诺的朱传文,成了东北王。 【本小说纯属作者同人,YY之作】
买包芙蓉王
日更千字
清史民国
锄清在线阅读
开局就要被活刮。 三千六百刀那种! 本书又名《我真不是朱三太子啊!》 群号:942375467
酒中狐
日更千字
清史民国
当前位置: 历史 清史民国 乾隆四十八年在线阅读
章节试读
第一章 利吉

  1783年初秋,岛国东北陆奥弘前藩。

  此时正是天明三年。

  从上一年春天开始,关东地区开始了阴雨绵绵的天气;到了初夏,气温依旧寒冷,大部分人还都穿着冬季的棉衣。

  一切都似乎预兆着一个不祥的时代即将到来。

  利吉和志乃夫妻二人疲惫的走在林间的路上,自从去年冻灾开始,他们就再没吃过正经食物了,平日都是以野菜、树根混合着稗子果腹。

  而半年前,弘前藩所属的岩木火山开始大喷发。

  火山喷发的岩浆和随即而来的泥石流摧毁了山林和村庄,山中鸟兽四散惊逃。而漫天的火山灰也掩埋了农田,庄稼全部枯死;满是岩浆和泥石流的土地再也无法耕种。

  村人们等了几十天,向藩中报信的人也派了几次,可除了藩内的官员派了两个手下来查看过之后,就再无下文。

  等不到救济,利吉所在的村子里,村民们开始外出逃荒。

  可如果都走了,田地怎么办?所以即便生存艰难日复一日,各家的家中存粮渐渐吃光,有些人还是守在村里等待着。慢慢的,有些被饿死的村民成了留守的村人口中的食物。更有甚者,大家相互交换妻子,反正不是自己的不心疼,动手吧......

  利吉不想吃人肉,也不想自己的老婆志乃被人吃,所以他们只能逃。

  他想着或许可以去投奔京都的远亲帮帮忙,虽然已经两代人没有联系了。

  于是在这一天天还没亮的时候,利吉就和老婆志乃将家中破破烂烂的家当收拾一番,悄悄的离开了村子。

  到了中午,一手扶着背上的大包袱,一手拉着已经饿的颤颤巍巍的老婆志乃走在山间的路上,利吉此刻只觉得天旋地转,前心贴后背,头晕的厉害。

  但是,无论如何也要走啊!

  不知走了多久,正当利吉拉着老婆步履蹒跚,三步一晃的时候,他突然闻到了前面的树林中居然传来了一阵阵的香气。

  真香啊!虽然从没闻过这种味道,可利吉本能反应那一定是吃的!

  利吉和老婆志乃不顾一切的冲着香气飘来的方向快步走去。可虚弱的身体已经扛不住猛然间的动作,二人都脚底拌蒜摔倒在地上,可打了个滚,起身都觉得困难的他们爬也要爬过去。

  爬过了一丛低矮的灌木,夫妻二人闻着那香味就在近前了。

  这时,一张不算难看的面孔突然出现在他们面前,笑眯眯的捧着一碗散发着莫名香气的食物,用一种古怪的口音对利吉开口道:“想吃吗?”

  “……”

  利吉两口子迷迷糊糊中看到这人一头短发,蹲在自己的面前。

  “和尚?”这是两口子在昏过去前最后的念头。

  “我去!怎么都晕过去了!”那人无奈的说道。他一只手端着食物,另一只手却背在身后,手中的一把短刀被身后的阳光照的雪亮。

  迷迷糊糊中,利吉觉得有人在往自己的嘴里喂着什么,他本能的吞咽着,渐渐就觉得空虚的肚子里不再那么难受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利吉从昏迷中醒了过来。他刚睁开眼睛,就被旁边篝火的光芒给晃的又把眼睛闭上了,火光照在身上十分的温暖。接着,他想起了老婆志乃,于是开口喊着老婆的名字。

  “利吉,我在这里。”

  志乃的声音从旁边传了过来。利吉睁眼望去,见老婆正向自己小跑了过来。

  “志乃,志乃。发生了什么?”利吉努力想弄明白发生了什么。

  “多亏了这位大人。”志乃一边说着,一边将丈夫扶了起来。利吉这才发现,天色已到了黄昏时分。

  “小俩口都醒了。嘿,可把我吓一跳。”利吉昏迷前的记忆里那个怪异的口音又响了起来。只见一个十分高大的年轻人从一颗大树后走出,头发很短,穿着一身奇怪的衣服,手里拎着一个黑色的很奇怪的东西。

  那年轻人走到利吉二人近前,蹲下身来,道:“你叫利吉,她是你老婆?怎么样?我说的话你们听得懂吗?你的,明白的干活?”

  前面一句俩口子都听懂了,可后面一句说的是个啥咧?

  看着年轻人高大强壮的身形,夫妻两人都缩了缩脖子,把头低了下去,点了点头。

  “哈。能听懂就好。”那年轻人咧嘴一笑,连说带比划的对利吉说道:“你们昏倒之后,我喂了点吃的给你们。”

  利吉听到这话,连忙拉着老婆一同跪下行礼。语带哭腔的对那年轻人到道:“我们是从岩木山里逃出来的。村子里遭了大灾,山火爆发,庄稼全毁了,全毁了啊!”

  想到自己租种的几亩田都被毁了,利吉不禁悲苦万分,以后可怎么办啊?!

  那年轻人将他夫妻二人扶起坐好,对利吉道:“慢点说,慢点说。”

  “是的,大人。”利吉用破烂的衣袖擦了擦泪水,继续道:“从去年春天开始,天气就始终不见转暖,暴雨冷风不断,一直到了初夏,天气还十分阴冷。等到了九月,种下的稻子居然还是青的,丝毫没有成熟。

  等转过年,想着老天会发发善心,给穷人一点活路。结果依旧寒冷,阴风暴雨不断。地里的稻子还没种下,岩木山就发了山火,岩浆和泥石流把田都给毁了。

  村子里的长老说,藩主会派发救济,我们就一直等着。可几个月过去了,家中的存粮都吃光了,也不见藩里的救济。村子周围别说野菜了。连老鼠都被挖抓光了,他们还,还吃人......我就想,与其在村子里饿死,不如逃出来,也许有条活路。”

  “然后,你们就遇到了我。”年轻人看着面前这两个身高不超过一米六的小两口道:“你说你小身板不大,还真能扛啊,那么大一个包裹,你把家当都带身上呢?整个一驴啊。”

  利吉两口子觉得这位大人又在说怪话了,因为他最后一句话听不懂啊。

  那年轻人想了想开口问道:“你们断粮多久了?”

  利吉还没想清楚,一旁的志乃道:“村子里三个多月前就断粮了。除了外出寻找食物的人,长老让老幼都不要乱跑,只能呆在家中躺着,这样可以不那么饿。”

  年轻人听后喃喃自语了一番,两口子听得一头雾水。不过,利吉却发现,这个年轻人在跟他们夫妻问话的时候,右手一直握着那个奇怪的黑色的东西。

  利吉夫妻一直老老实实的跪在地上,直到跪的腿都发麻了,那年轻人才想起来这两口子一直跪着呢,随即道:“你们起来吧。”

  咕~~咕~~”利吉的觉得是肚子在叫,他站起后看了一眼老婆,发现老婆的脸色通红。

  他们夫妻一同昏倒后,先是被年轻人喂了一些粥。而志乃醒了之后,一直忧心利吉,所以也没有吃东西。

  年轻人笑着说道:“都饿了吧?稍等一下。”

  说罢,他转身向左侧不远处的一棵大树背后走去。片刻后转身出来对他们招了招手示意过来。

  利吉和志乃二人对望一眼,壮起胆子,走了过去。他想着这年轻人既然能救下自己二人,应该不会为了财物而加害吧。

  等两人跟着年轻人绕过大树,利吉和志乃不禁呆住了。

  大树的下面,铺着一张蓝色的垫子,在夕阳的照耀下泛着光亮,看上去像是一张油布。而在油布上面,堆放着两三个大纸箱子。

  年轻人招呼他们两人走近,单手打开一个箱子。

  “这是粥。”一边说着,他一边从箱子里取出两个手掌长短的罐子,递给了利吉。

  然后另外一个纸箱子里一把抓出三四个个袋子。利吉看的很清楚,那袋子居然是透明的,能十分清楚的看到袋子里面的东西。可那东西是什么?金黄色的外表,看上去软绵绵的,他从没见过。

  年轻人将其余的袋子都扔在脚下的蓝色垫子上,手中只拿着一个。他一手抓着袋子,用牙齿将将那透明的袋子撕开,顿时一股奶香混合着小麦的香气冒了出来。利吉两口子不争气的吞咽着口水,等年轻人将袋子里的东西递给自己后,看着一阵发呆。

  年轻人比划了个吃的手势:“吃吧。”

  利吉轻轻咬了一小口,一股牛奶混合着小麦的浓郁味道充斥在口腔里。他放下心来,又咬了一大口。

  “居然是红豆馅……这是和果子?!”

  利吉还是小时候跟父亲去藩城的时候,在城下町里吃过一次。可手里的这个和果子居然比自己曾经吃过的那种还要好吃!

  利吉从未吃过这样美味的食物,他一边吃着,想着幸亏从村子里逃了出来,自己和志乃一路上的艰辛,父亲传下来的器物都换成了粮食,泪水开始止不住的落下。

  “哦。忘了忘了。你们还不会开这个。”年轻人拍了拍脑袋,随手将利吉手中的粥罐拿过来,帮他打开,又递还给他;接着帮志乃也把粥罐打开。

  志乃接过粥罐和盖子打量了一眼,惊讶的说了一声:“咦,这里有个小勺子。”

  闻声看去,便看到在盖子的里侧固定着一把色泽透明,不知道什么材质的折叠小勺。

  年轻人解释道:“这个可以拿下来,是喝粥用的。”

  利吉和志乃分别吃了两个红豆面包,喝了两罐粥后,年轻人就不让他们再吃了。他解释说是饿了很多天的人不能一顿吃的太多,会把肠胃吃坏的。

  年轻人也和他们夫妻吃的一样,不过利吉发现,年轻人在吃的时候总是流露出很难吃的样子。他不明白,这么美味的食物怎么就难吃了?

  吃完了食物,利吉蹲在树下想了一会,又和老婆窃窃私语了一番。二人随即起身,走到年轻人面前,跪了下来。

  “非常感谢大人的收留和赏赐!我,我……”利吉磕绊了半天,终于低头拜伏道:“希望大人能收留我夫妻,愿为奴仆伺候大人。”

  年轻人一愣:“怎么?你们想给我当仆人?”

  “如今地也没法再耕种了,之前听您说饥荒会持续很久。我们实在是走投无路,请大人您可怜可怜我们!”说着,利吉和志乃二人就向年轻人磕头不止。

  年轻人眼珠滴溜溜的转着,过了好一会才道:“好吧。暂时跟着我吧,以后......算了,走一步看一步吧。”

  利吉夫妻一听,十分高兴。连忙重重的叩头:“还没请问大人尊姓是?”

  年轻人摸了摸自己的一头短发,道:“我姓赵,赵新。”

  我们这个故事的主人公,正是这个年轻人赵新。

下一章
新人免费读 下载起点读书APP
访问网站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