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番外·张半仙

  佛说,人应该摒弃一切欲念。

  这有这样,我们的修行才能有所成。

  青灯古佛。

  深山远林。

  我坐在破旧的寺庙中,日复一日,敲打着木鱼。

  外面的喧嚣,与我无关。

  那些前来求佛的信男信女,他们身上沾染着红尘的气息,可我看着他们,如游历人间的旁观者。

  我以为我会一直心无杂念,追随我佛。

  直到某天,师父带回来一个小师弟。

  “这是你师兄。”师父对着小师弟说道。

  他不肯叫,睁着一双戒备的眼看着我们,就好像一直从杀戮中走出来的狼崽。

  与我们这荒草丛生,平淡乏味的寺庙格格不入。

  师父叹了口气:“这小娃娃不容易,你让着点他。”

  我自是会让着他的。

  可很长一段时间,他都不愿与人交谈,就只是一个人缩在寺院的角落,啃着冷硬的馒头。

  我有时候会走过去,告诉他馒头凉了,让他去小厨房热一下。

  他只是默默的转过身,不发一言。

  偶有善男信女上来烧香,他也总是避着人。

  这样的日子,过了小一年。

  直到入冬了,他背着包袱,说要下山。

  师父留不住人,但也不放心这个小娃娃,让我跟着他。

  师父说,这小娃娃没什么坏心眼,他下山是有他一定要做的事,他会回来的。

  那一天,

  大雪覆盖了满山。

  一脚下去,雪直接没到了膝盖。

  虽然师父一直叫师弟为小娃娃,可十三岁的他,已经比一些大人还高了。

  大过年的,他出山,是为了给人上坟。

  他的家人全都死了,在这样一个冬天,在充满喜庆的大年夜。

  他曾亲眼目睹了这一切。

  难怪师父说他不容易。

  “师兄,你说,如果一个人心里全是恨,又怎么可能如佛所说,摒弃一切欲念。”

  这是他第一次叫我师兄。

  “恨是可以随着时间,慢慢化解的。”

  师弟跪在坟前,回过头,看着我。

  “佛渡众生。”我摸了摸他的头:“回去吧,师父在等着你。”

  难怪师父会笃定他一定会回去。

  他没有家了。

  寺庙就是他的家。

  哪怕荒草丛生,破旧不堪,远离红尘。

  但这也是他在人间的家。

  日子很乏味。

  每天清粥馒头,加上从山上采的野菜。

  不过也十分惬意。

  师弟渐渐学着打坐,似乎渐渐放下了恨,有了出家人的模样。

  我们师徒三人,就好像一家人。

  我看着师弟越来越开朗的样子,也逐渐为他开心起来。

  “师兄,今年过年,我准备在山上,和你们一起过。”师弟凑过来,脸上带着憧憬。

  “到时候,等师父化缘回来,我们煮满满一桶粥,然后准备很多很多的咸菜,在寺庙门口挂上红灯笼……”师弟说着说着,眯起眼睛笑了。

  幸福有时候就是这么简单。

  很想要一起生活的人,打发着这有限的时间。

  可师父再也没有回来。

  他死了。

  同样死在过年的这一天。

  消息是经常来寺庙烧香的信女,将消息藏在她家狗的项圈里带过来的。

  据说,死得很惨。

  那一天,

  我一直带在脖子上的佛珠,莫名其妙的碎了一地。

  师弟摸着狗的头,我清晰的看到,

  他的笑容逐渐消失,

  一滴眼泪从眼角滑过。

  他抬起头,满脸泪痕的看着我:“师兄,你错了,佛不渡世人,佛只会说,众生皆苦。”

  从那之后,

  好几年,我再也没有见过师弟。

  我只知道,在年夜的这一天,杀害师父的人,被人灭了满门。

  而杀害师弟全家的人,在几天后,也全部暴毙在府中。

  我一个人枯坐在寺庙中,看着佛,

  可我觉得,佛再也不是原来的样子。

  耳中老想着师弟临走前的那一句话。

  “佛不渡世人,佛只会说,众生皆苦。”

  眼前佛还是那尊佛,笑眯眯的。

  可佛真的能看到世人的苦难么?

  我关上院门,

  收拾起寺庙里为数不多的行李。

  下了山。

  我不知道我该去哪。

  但我想,我这一生再也无法成佛了,不如不修。

  若有人问起,我会说,我在找一个人,一个对我很重要的人。

  可只有我知道。

  这茫茫大地,这纷呈人间,我却不知道,前路何从。

番外·张半仙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
多音色多音源听书
满足不便看书的场景需求
前往APP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