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无尽债务

无尽债务在线阅读

无尽债务

Andlao

轻小说·原生幻想·438.31万字

完本 | 更新时间 2024-04-05 06:05

“你好,我叫伯洛戈·拉撒路,一名债务人。”伯洛戈脸上的伤口,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着。残留在脸上的鲜血回流,皮肤重新拼接在了一起,宛如时间回溯。面对惊恐将死的恶魔,他轻声道。“这是我的‘恩赐’,我所欠下的‘债务’。”……六十六年前,随着焦土之怒的终结,誓言城·欧泊斯于神圣之城的废墟中崛起。六十六年后,科加德尔帝国、莱茵同盟,两头横跨大陆的庞然大物谋划着又一场吞没万物的战争。秩序局、国王秘剑、真理修士会、猩腐教派、诸秘之团……潜藏在历史阴影中的存在们,妄图加入这场盛大的狂欢。帷幕之下,魔鬼们享受着凡人们的苦痛,品尝着献出的价值,玩弄着命运,赐予诅咒与祝福。注视着本是同类的凡人们,相互憎恶、厮杀……

章节试读
更多作品相关

序幕 债务人

  夜幕下,教堂内灯火通明,烛火静静地燃烧着,融化的蜡油沿着阶梯流下、凝固,随着晚风的拂过,如同落日夕阳下的海面,泛起涟漪、波光粼粼。

  狭窄的忏悔室内,伯洛戈低垂着头,低语着。

  “神父,好人的灵魂会上天堂,恶人的灵魂会下地狱,对吗?”

  不久后,慈祥的声音从另一端传来。

  “当然,孩子。”

  伯洛戈与神父隔着一层轻薄的黑纱,昏暗下,两人的面容模糊,无法分辨出对方的模样。

  “这样吗?这样可太好了。”

  听到神父的肯定,伯洛戈点了点头,如释重负。

  “我有一个朋友。”

  聊到她时,伯洛戈茫然的脸上闪过一丝笑意,但很快便再次冷了下来。

  “不是那种用来掩饰自己的‘朋友’,她是一个实际存在的人,算得上是我仅有的朋友。

  我一年前出狱后,站在监狱门口,我迷茫了好一阵,不知道该去哪,然后我看到了她,虽然很久没见了,但我还是一眼认出了她。

  她把我带回了家,一直照顾着我,她之前就很爱叨叨……变成了老太太后,更加叨叨个不停,每天都会没完没了地说我……”

  伯洛戈打开了话匣子,絮絮叨叨地讲了起来,神父则在一旁静静地聆听着。

  “我睡觉不盖被,会被她嘟囔,不吃早饭也会被嘟囔,就连熬夜也是,有时候我就会反驳‘你是我老妈吗’,她则一副占了便宜的样子,一边笑,一边继续叨叨。”

  伯洛戈忍不住地露出笑意,听到这,黑纱的另一端,神父也跟着笑了起来,狭窄的空间内,两人的笑声回荡。

  “我在她家住过一段时间,睡在客厅的沙发上,她的孩子时不时会回家看她,大概是出于我坐过牢的原因,她的孩子们并不喜欢我,加上她是个老太太了,总怀疑我图谋不轨,比如意图她的家产。”

  说到这,伯洛戈摇了摇头。

  “为了不影响她们的家庭和谐,我后来就搬出去住了,一有空我就会去看她,她说我就像她没有血缘的孩子……又占我便宜。”

  伯洛戈的脑海里逐渐浮现了女人的面容,那是个苍老的面容,岁月将她的美好尽数摧残,但仍能从那干瘪的皮肤与皱纹间,隐隐看到曾经的美丽。

  听着他的讲述,神父也微微点头,带着微笑。

  “忘年之交吗?听起来很不错。”

  “是啊,她可真是个好人啊,在我这无依无靠的时刻,愿意收留我,我之前还和她开玩笑,说要给她当情人来偿还这份恩情,她摇了摇头,说我和她站起一起,比起情人,更像母子。”

  伯洛戈仰起头,入目的只有深邃的昏暗,他喃喃自语着。

  “这样的好人,应该有善终才对吧,在某个阳光明媚的早上……”

  他深呼吸,脸上的笑意逐渐冰冷了起来,就像戴上了面具,面无表情。

  “神父,我想对你忏悔,关于她的死。以及她死后,我所做的暴行。”

  他的声音平静,不带任何感情。

  话语宛如魔咒,无名的寒意袭上了神父的心头,他紧张地看向黑纱的另一边,却只能看到一团模糊的轮廓。

  恍惚间,他有种莫名的感觉,仿佛忏悔室另一端的伯洛戈不再是人类,而是某种不可言说的存在。

  充斥着邪异、狰狞、欺诈……

  “大概是一个月前,一个阳光明媚的早上,她按照往常一样,出门散步,但这一次她没有回来,当她被发现时,她已经死了,尸体倒在阴暗的小巷里,身上的首饰钱财被洗劫一空。”

  刚刚的喜悦荡然无存,伯洛戈目光空洞,仿佛在讲述一件与自己无关的事情。

  “一次普通的抢劫案件……治安官们是这么说的,神父你也知道欧泊斯这个鬼地方,这座城市秩序与混乱并存,抢劫这种事很常见,她只是有些倒霉罢了,在阳光明媚的早上遇到这样的倒霉事。

  我最开始也以为是这样的,去停尸间的路上,我想了很多的事,比如怎么找出那个该死的抢劫犯,比如如何让他意识到,死亡在某些时刻,也是一种奢侈……”

  伯洛戈的声音顿了顿,继续说道。

  “我在停尸间看到了她的尸体,她的身体冰冷,神情安详,就像入睡了一样,医生说她太老了,撞到了脑袋,然后死掉的,很多老年人就是这样死掉的。

  最开始我也接受了这个死因,但很快我发现了一件事,她的身上有‘凝华’的痕迹,她的灵魂……被人抽离了。”

  神父的神情凝固住了,宛如冰冷的石雕,伯洛戈则低声笑了起来,狭窄的忏悔室此刻就像监牢,将他与神父关在了一起。

  或者说,神父被迫和他关在了一起。

  “知道吗?神父,我的老板说,灵魂这种东西是真实存在的,因此故事中,那些渴望灵魂的魔鬼们,也是真实存在的,它们就藏在阴暗的角落里,许诺着种种美好,来诱惑凡人献出自己的灵魂。”

  伯洛戈突然聊起了别的,声音很轻,就像在讲述一个不可告人的秘密。

  “有些人在交易中,向魔鬼献出了自己全部的灵魂,从此他的内心便会出现一个不断塌陷的空洞——那本是灵魂的位置。

  空洞就像吞食一切的旋涡,一点点蚕食着人类的理智。

  他们在难忍的痛楚中,变得越发疯狂与饥饿,直到吞食他人的灵魂,从而填补内心的空洞,短暂地舒缓那折磨的饥饿感。”

  不知何时忏悔室彻底安静了下来,只剩下了伯洛戈的讲述声,除此之外什么也没有。

  “凝华是一种凝聚灵魂的手段,将虚无的灵魂凝固为实体,从而进行干涉,就像所谓的哲人石、不死药……这不是一起抢劫案,这是一起掠夺灵魂的谋杀案,一起超凡犯罪。”

  伯洛戈的声音颤抖了起来,这不是恐惧,而是兴奋,施暴的兴奋。

  “我找到了游荡在那片区域的黑帮成员,拔光他们的牙齿,砸断他们的骨骼,一根根地切断手指……那真是令人疲惫的工作,但好在我得到了一个名字,我跟着名字又找到了另一个家伙。

  他是个药剂师,在黑市出售各种禁药,折磨他、拷问他,然后得到下一个名字。

  打手、头目、走私犯、被贿赂的治安官……

  下一个、下一个……”

  寂静里与伯洛戈叙述相伴随的,便是清澈的指针声,每个音节消散后,指针便响起细小的、推进的段落声。

  滴答、滴答、滴答……速度逐渐加快,仿佛陷入黑色的旋涡之中,人们无力地哀嚎着,被其拖拽、吞没、归于黑暗。

  压力在神父的内心滋生,冷汗密布了他的额头。

  直到在某个瞬间,伯洛戈终于停了下来,他随意地一笑,结束了这疯狂的讲述。

  “算了,具体的就不详细说了,总之就是略显无聊的、机械式的工作,最后我从一个死人的手里得到了一份名单。”

  伯洛戈目光缓慢地挪移,看向了黑纱的另一端。

  “神父,你知道阿黛尔·多维兰吗?

  黑纱之后没有声音回应,只有阵阵低沉轻微的细响,就像冰川开裂时的崩鸣,嫩芽顶开土壤的躁动。

  伯洛戈静心等候着,教堂内不知为何,总是有着极为浓重的熏香味,就连忏悔室内也是如此,但很快他从这熏香里嗅到了一丝腥凝的味道。

  尖啸声响起。

  锋利的指骨破开血肉,如同染血的尖刀,将隔断的黑纱撕碎,沿着伯洛戈的脸庞划落,钉入身后的木板。

  伯洛戈转过头,看向神父的方向,一道细小的红线沿着他脸颊延伸,而后有鲜血从中流淌。

  腥臭的血气弥漫,就像某种令人兴奋的药剂,阵阵喘息声袭来。

  伯洛戈一副毫不在意的姿态,面无表情地注视着眼前的神父,或者说恶魔。

  “你不该找到这来的。”

  黑暗包裹着神父的躯骸,喉咙间传来扭曲的声响。

  神父能嗅到灵魂的味道,那透过血液传出的、甜美、令人迷醉与疯狂的味道,仅仅是闻到这样的美味,内心来自空洞的饥饿感都能被缓解不少。

  可缓解之后,便是更大的渴望。

  “恶魔可是当不了神父的啊。”

  伯洛戈冷冰冰地说道。

  神父没有回应,而是发出一阵嘶哑怪异的笑声。

  它并不担心秘密的泄露,只要将伯洛戈杀掉就好。

  吃掉伯洛戈的灵魂,再将肉体碎尸万段,丢进大裂隙的灰雾之中……一如既往。

  “多伦神父,为什么你的名字,会出现在那份名单上呢?”

  伯洛戈抬起头,看到了神父那张狰狞可怖的脸庞,五官完全扭曲了起来,没有一点慈祥的模样。他就像扑杀猎物的野兽,喘息声沉重且激烈,眼瞳布满血丝,猩红一片。

  “是吗?真遗憾啊。”

  伯洛戈这样说着。

  利爪再度袭来,只听一声金属崩鸣之音,而后狭窄的黑暗内,多伦感到一阵从胸口传来的剧痛,随后身体被拉扯着,不受控制地撞出了忏悔室。

  砸翻了燃烧的烛台,炽热的蜡油与焰火纠缠在它的身上,引燃了衣物,烈火燃烧,吼声阵阵,多伦就像浴火的野兽。

  昏暗的忏悔室内,伯洛戈慢步走出,手中握着金属长柄,上面还有着格挡爪击留下的划痕。他用力地甩动长柄,伴随着几声清脆的声响,金属长柄一节节地延长,最后致命的尖刀滑出,映射着燃烧的烛火。

  锋利的折刀被握在手中。

  “还有些人在与魔鬼的交易中,没有丢掉全部的灵魂,并且还获得了魔鬼的‘恩赐’。”

  伯洛戈说着,一只手摸向了胸口心脏的位置。

  “老板说,这类人丢掉了部分的灵魂,灵魂不再完整,缺了一角,露出部分的空洞,所以有时也会受到饥饿感的折磨,催促着他们寻回遗失的灵魂,将缺口重新填补,但他们仍保持着理智,不会像你、像恶魔一样饥不择食。”

  伯洛戈逐步靠近,烛火将地毯燃起,火光映亮了他的脸。

  那是一张还算年轻的脸,黑色的长发散乱地落下,目光藏在阴影里,身上穿着黑色的风衣,内衬则是白衬衫,领口还系着黑色的领带。

  很普通的人,就像下班的职员,这样的人欧泊斯内随处可见。

  “魔鬼真是群狡诈、该死的家伙,对吗?”

  伯洛戈抱怨着。

  “这类人无法作为一个灵魂健全的人去生活,也无法像你们恶魔一样,被饥饿感驱使,完全地堕落、陷入疯狂。

  不上不下。

  为了自己遗失的灵魂而奔波,妄图有一天,从魔鬼的手中赎回自己的灵魂,偿还这沉重的债务。”

  多伦猛地挺进,它在兽化。

  尖锐的利爪如同细长的剑刃,暴涨的肌肉胀破了衣物,阵阵嘶吼的低鸣中,带着不可阻挡之势暴起。

  身影扭曲成了模糊的黑影,短暂的延迟后,狂风掀起,吹动着燃烧的焰火。

  尖锐的崩鸣声响彻,火花四溅。

  多伦不敢相信眼前这一幕,伯洛戈单手架起折刀,轻易地挡住了它的猛击,而后震开,它再度挥起尖爪,试着将伯洛戈斩杀,可伯洛戈挥刀的速度比他更快,身影宛如鬼魅一瞬间消失。

  疾风舞动,当伯洛戈再现时,带着钢铁的寒芒。

  折刀映射着燃烧的火光,炫目的光芒闪过多伦的眼睛。

  失神只持续了不到一秒的时间,可就在这短暂的瞬间里,折刀避开了坚硬的利爪,从侧面斩下,一举斩断了多伦的右手。

  “所以这是为什么呢?神父。”

  询问声伴随着刀光而至,每一声落下,都在多伦的身上留下一道狰狞的伤口。

  “好人应该上天堂的啊,可她的灵魂为什么不在天堂之中呢?”

  伯洛戈不解地问着,折刀掠过多伦的小腿,一刀两断,多伦的身体直接半跪了下来。

  多伦喘息着,惊恐着,向着他人施加的恐惧的恶魔,此刻却惊恐万分。

  “恶人该下地狱,为什么你的灵魂,不在地狱里呢?”

  声音从身后响起,伯洛戈拎着折刀,站在它的身后,就像处刑罪人的刽子手。

  多伦颤抖着,下一秒,啸风骤起,将话语撕碎。

  它在这一刻绝地反击,猛地起身、扭转、挥爪,可迎接多伦的是更为凌冽的刀光。

  利爪崩碎,仅有的手臂也被轻易地贯穿、撕碎,连带着胸口也被波及,落下一道细长的刀痕,汩汩地涌出鲜血。

  寒芒交错,折刀卷起的啸风,一瞬间居然吹灭了燃烧的焰火,阵阵白烟滚滚而过。

  多伦的身体僵在了原地,喉咙上延伸出了一道细小的红线,很快红线开始延伸,跨度半个脖颈,紧接着就像决堤的大坝,鲜血从其中飞溅,倾泻如注。

  致命伤下,多伦一瞬间失去了所有的气力,跪倒了下来,胡乱地伸出断裂扭曲的手臂,试着堵住喉咙处的伤口,可这只是徒劳,鲜血还是止不住地涌出,转眼间便在身下汇聚成了大片的血泊。

  伯洛戈没有继续挥砍,而是伫立在原地,眼中倒映着星群。

  不止有鲜血溢出,与鲜血一同逃离躯体的,还有一股股青色的光点,它们就像粉尘一样,轻柔地飘荡在四周。

  这东西似乎只有伯洛戈能看到,多伦完全没有注意到这些光点的存在,勉强地抬起头,目光里充斥着惊恐。

  “碎屑……”

  伯洛戈低声道,抬起手,将散落的头发梳到脑后,露出那张长年没有晒太阳,而有些惨白的脸,以及那双青色的眼睛。

  他没有因这残忍的一幕而惊恐,反而像是被唤醒了什么般,青色的眼中滚动着螺旋的邪异。

  与此同时那些散落的青色光点,就像受到了召唤般,纷纷涌向伯洛戈,轻易地穿透皮肤,融入伯洛戈的身体里。

  一股满足感涌上心头。

  “哦!不好意思。”

  满足感令他微微失神,回过神后男人这时才想起了什么,伸出手朝向多伦,慢悠悠地说道。

  “伯洛戈。”

  伯洛戈说。

  “伯洛戈·拉撒路,一名债务人。”

  向魔鬼献出灵魂,从而得到神秘的恩赐,就此背下沉重的债务。

  多伦倒在了血泊之中,伯洛戈话语响起的同时,它看到伯洛戈脸颊上的伤口,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着。残留在脸上的鲜血回流,皮肤重新拼接在了一起,宛如时间回溯。

  伯洛戈注意到了多伦的视线,他解释着。

  “对,这就是我的‘恩赐’,我所欠下的‘债务’。”

  说完,略显病态的笑容在他脸上绽放,折刀再度落下,将那尖锐的利爪尽数折断,令多伦仅有的肢体也化作一团肉泥,它就像蛆虫一样,靠着最后的求生意志,在地上费力地挪动着,身后留下延伸的血红,就像铺开的红毯。

  那令人恐惧的脚步声如影随行,视线的余光观察到了伯洛戈的身影,他手握着折刀,口里哼着奇怪的旋律,折刀轻拍着手掌,打着欢快、富有节奏的拍子。

  轻快的步伐,踩踏着血泊,就像舞蹈般,伯洛戈绕着多伦而行。

  “我……我……”

  多伦试着说些求饶的话,可血块堵住了它的喉咙,只发出了阵阵无意义的呜咽。

  伯洛戈一把抓起多伦的头发,将布满污血的它硬生生地拽起来。

  “求饶可不行啊,神父,你说过的,恶人的灵魂就该下地狱。”

  说完,伯洛戈用力将神父的残躯抛向前方,坠入燃烧的忏悔室内,火光迸发,炽热的气息回荡,连带着数不清的火花飞溅。

  能听到凄厉的哀嚎声,以及焰火炙烤血肉,所升起的一股股腐臭。

  捡起燃烧的教典,随意地翻开一页,上面的字迹也因大火而化作了耀眼的金色。

  伯洛戈大声念诵着其上的文字。

  “在祂的目光下,群山震动,大地摇晃!”

  抛起沉重的教典,折刀穿透了燃烧的书页,伯洛戈大步向前,透过教典的锋刃贯穿了恶魔的心脏,将它牢牢地钉死在了燃烧的忏悔室内。

  伯洛戈没有离去,他和恶魔一同置于怒火之中,大火撕毁了他的肌肤,但很快血肉复生,烧灼的伤势被逐一抚平。

  在他的目光下,恶魔的挣扎渐渐地停了下来,漆黑的空壳被烈火吞没,如同烧灼的木炭般,化作灰色死意的雕塑。

  恶魔的残躯化作灰白的尘埃下坠,青色的光点从残骸中溢出,全部融入了伯洛戈的体内,他张开了双手、闭上眼,就像在享受此刻的死亡与毁灭,脸颊上露出满足的微笑,眼角的缝隙里,则不断地溢出滚烫的青光。

  拔出折刀,教典破碎,躯壳崩塌,燃烧的书页飞舞,就像金色的大雪,纷纷扬扬。

本作品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相关标签

Q1:《诡秘之主》第二部什么时候发布?

「爱潜水的乌贼」新书将于3月4日12:30发布,诡秘世界第二部《宿命之环》即将来袭!

Q2:在哪里可以看到爱潜水的乌贼的新书《宿命之环》的最新信息?

加入卷毛狒狒资讯站,乌贼新书情报大公开!「卷毛狒狒研究会」是起点官方打造的诡秘IP互动主题站,依托原著丰富的世界观设定,为用户打造序列升级+魔药合成的全新互动方式。入会成员将体验诡秘世界独特的成长体系。为鼓励用户在站内创作相关衍生内容,优质作品还将获得盲盒等实体奖励。作者乌贼大大也会在此与大家深度交流。阅读小说就可以获得随机掉落的神秘碎片!还有更多精彩玩法等待你的解锁~

Q3:《诡秘之主》首款官方限量版盲盒介绍?

超前情报!盲盒内10位塔罗会成员随机款大公开:
1、塔罗会的创始人“愚者”先生——克莱恩·莫雷蒂 “总有些事情,高于其他。” 黑发褐瞳、容貌普通、轮廓较深的青年。 他原本是名为周明瑞的现代人,却因一个转运仪式而意外成为霍伊大学历史系学生克莱恩。而后,他加入廷根市值夜者小队,成为“占卜家”,又为守护廷根而牺牲。死而复生后,他为复仇及寻求晋升,转换多个身份,并逐渐发觉世界的真相。 在了解到来自星空的威胁后,克莱恩选择成神,并为对抗天尊的意志陷入了沉眠……
2、塔罗会最热情的“正义”小姐,奥黛丽·霍尔 “下午好,愚者先生~!” 金发碧眼的少女,是贝克兰德最耀眼的宝石。 她出身于鲁恩大贵族霍尔家族,身份高贵,备受宠爱。最初,她被意外拉入灰雾之上,成为了塔罗会创始成员。而后,她通过塔罗会成为了一名“观众”,并让自己的宠物犬苏茜也成为了超凡生物。她善良温暖,渴望帮助更多人过上幸福的生活。 在愚者沉睡后,她毅然离开了家族,为实现理想和唤醒愚者,迎接着新的挑战……
3、塔罗会中大名鼎鼎的“倒吊人”先生——阿尔杰·威尔逊 ……

首页轻小说原生幻想小说

无尽债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