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洞房花烛
  • 戳下方气泡,看书友讨论
  • 去客户端看更多精彩讨论
红楼蓉大爷在线阅读

红楼蓉大爷

暂无评分/0人评过

历史 / 架空历史

132.61万字|连载

书籍摘要: 魂入宁府,在贾蓉的新婚夜里醒来,开局就娶秦可卿!
展开更多作品相关

粉丝榜

我的头像

  • 粉丝第1名:麻辣烫小辣条.
    粉丝等级: 盟主
  • 粉丝第2名:释怀心中那份爱.
    粉丝等级: 堂主
  • 粉丝第3名:花某_.
    粉丝等级: 舵主

书友还看过

相关标签

架空历史小说推荐

我娘子天下第一在线阅读
柳父:“志儿,去读书吧。”  柳明志:“我,江南首富长子万贯家财,开玩笑吗?不去,打死都不去。”  柳父:“管家,取训子棍来。”  柳明志:“且慢,牵马来。”  齐韵:“夫君,男儿若无乘风志,空负天生八尺躯,去考状元吧。”  柳明志:“我?娇妻在怀,日子美满,去考状元,我疯了啊。”  新 皇:“柳爱卿,北方已定,新军三十万是不是该移交兵部了?”  柳明志:“柳明志奉先帝之命镇守边疆二十七府一百五十二州,愿世世代代为陛下效力。”  皇帝:“.......”  柳明志坑杀完最后一个对手,看着来东方寻找黄金的西方人咧嘴一笑:“来了老弟!” 读者群:1108352953
小小一蚍蜉
日更千字
架空历史
我在南宋能网购在线阅读
肖恒穿越后发现自己跟手机合体依然能够连着现代,甚至还能网购东西,从此吃着古代无污染的美食、享受着现代科技的便利,没事说说书、唱唱曲儿、碎碎古人的三观……活得好不潇洒!直到国破山河碎,繁华云烟散,是在这滚滚浪潮之中随波逐流,还是当一个驱邪镇浪的石敢当?手握网购利器的肖恒,内攀科技外平蒙元,终在这乱世之中成就一番不朽大业。  ————  蒸汽坦克冲散重骑兵方队,电摩骑士追杀游兵散勇,双管猎枪喷出愤怒的火焰,钢铁巨舰轰散盖伦木船……  来吧,在南宋的焦土上重建帝国。
香两岸
日更千字
架空历史
洪荒吕布在线阅读
洪荒背景下的三国时代,人族王朝兴替,不过是仙佛谋夺气运的棋子 吕布一开始其实并不介意当棋子的,毕竟不用努力就能得到一切,直到他渐渐发现,自己这枚棋子的作用,注定是拿命来给别人踩的,无论自己如何努力也没用,他只能去反抗。 这个洪荒并不简单
王不过霸
日更千字
架空历史
开局被汉武帝请为仙师在线阅读
世人皆知秦皇汉武,但又有几人知道昭宣中兴? 晚年的汉武帝,突然现世的“仙人” 不是仙人,但是仙师。 不是奸臣,但是权臣。 不是仙朝,但是王朝。 不求长生,但求长存。 打碎刘彻的长生梦, 抹灭霍光的权臣心, 世间有没有仙,我说了算!
三悔人生
日更千字
架空历史
从神探李元芳开始在线阅读
穿越李元芳,神探竟是我自己,最开心的事情有两件: 第一,犯人被我揭穿真面目,狗急跳墙要对侦探动手,我笑眯眯的拔出了刀; 第二,身边有个狄胖胖,每次遇到案件,我总是忍不住问一句: 怀英,你怎么看? (书友群797607104)
兴霸天
日更千字
架空历史
纵横诸朝,吐槽皇帝竟然这个样在线阅读
自幼父母双亡陈光年,苦心专研这世间最没用的历史专业。 侥幸被历代君王以看重。 在无用的历史长河之中,改变自己现实中的生活。 找到属于自己的信仰。
青烟慕
日更千字
架空历史
书生的悠闲生活在线阅读
推荐一本朋友的新书《这是你的江湖呢》(无中生友系列) ———————— 魂穿古代,与山贼为伍。 可偏偏撞上太平盛世,官府正当大力剿匪。 本想安心混日子的沈桥被迫踏上了一条拯救山贼窝的道路。 于是沈桥…… 先定一个小目标,把山贼窝搅黄解散。 再定一个小目标,把大当家的贴身丫鬟拐走…… …… 这是一个不那么正经的故事。 (轻松观看,切勿较真)
柠檬213
日更千字
架空历史
大离守夜人在线阅读
大离王朝,内忧外患,风雨飘摇。 难觅觥筹交错,风和日丽,唯见刀光剑影,血雨腥风。 在困境中支撑人们信念的,是守夜人的传说。 平生不做亏心事,夜半不怕守夜人! 无论多黑的夜,只要有守夜人,就会出现一束光,照亮希望之路。 一个21世纪的小伙,穿越到这乱世,及时解锁了猛将系统! 项羽,孟获、吕布……还有花木兰! 花木兰漂亮、贤惠、洗衣做饭,打仗无敌…… 绝对精彩,保证完本!看完前五章,你会爱上本书!
忍者枭
日更千字
架空历史
大晋皇族在线阅读
新书《皇朝帝业》【PS:架空,争霸流】大晋宏业二年,代王世子大病初愈,他驻足长安城,翻遍史书,最终得出一个结论,这是一个他陌生的朝代,可能也是他熟悉的一个朝代。随着皇帝下令征高句丽,百济,朝鲜,修大运河,经略南方的一系列国策,他好像明白了什么……架空历史!莫要对号入座,谢谢各位!普通群872292431
长乐驸马
日更千字
架空历史
当前位置: 历史 架空历史 红楼蓉大爷在线阅读
章节试读
第一章:洞房花烛

  古香古色的房间内张灯结彩,烛台红色蜡烛上印着个金粉双喜,好一个喜庆气派。

  刚从床上醒来的贾蓉却有些慌张,他能清楚地感觉到被窝里除了自己外还有一人。

  这是哪?

  昨晚发生了什么?

  他闭上眼睛回想了下,昨晚……在星耀KTV被灌了不少酒。迷迷糊糊地不知怎么进了这个房间,那是床边就坐个着大红喜服、披红绸盖头的女人。

  还以为陈姐给安排的特别服务。迷迷糊糊间掀了盖头,又同饮合卺。

  然后……

  不对劲,以他多年经验来说酒醒之后的感觉完全不像是……这特别服务也太敬业,太真实了吧。

  恰在这个时候,被窝里的人翻了个身,轻柔娇怯的声音传来:“爷醒啦?”

  昨晚带着些酒意,房内烛火也并不明亮,所以没太看清女人面容。

  这会扭头一瞧,只见着个冰肌玉骨的人儿,纵是钗横鬓乱亦无法掩饰其如兰气质。

  一时间,竟没法把目光从女人脸上挪开。

  女人被看得两颊羞红,坐起身姿,肚兜外是一双秀窄修长的白皙玉手。带着娇羞轻推了他一下,道:“该起了。”

  浑然一副害羞小女人模样,惹得他心痒难搔。

  “大老爷和夫人还等着呢?莫闹……”女人轻推开贾蓉作怪的手,又朝外唤了声,“宝珠。”

  屋外应声进来两个十四五岁的小丫鬟,各抬着一盆水,把他唬了一跳,坐起身抱紧了身上的被子。

  怎么进来两个小女孩,是要干嘛?

  这是违法的,知道吗?

  其中一个胆大的笑道:“昨晚我俩可在门外听了一夜的狂言,什么双眼皮儿、龙熊龙豚、假体必变弟的,爷这会怎还害羞了。”

  另一个又道:“太太早早打发银蝶姑娘来问奶奶起来没,急着见儿媳妇嘞。”

  前一个说的应该是双眼皮和隆……之类,后一个说的是什么?

  这会他自己也是听得云里雾里。

  女人从床上下来,在丫鬟的服侍下洗漱更衣,对两丫头嘱咐道:“宁府不比秦家,内院里来往的都是些诰命夫人太太们,处处得规矩些,莫要给你们爷丢了脸。”

  就是在这个时候,女人口中的‘宁府’两字像是一把无形的钥匙,打开了他的记忆大门。许许多多的记忆片段浮现脑海,都不是他原本的记忆。

  大燕国、贾家、宁国公府……三品爵威烈将军贾珍之子贾蓉?

  这段忽然出现的记忆里,自己竟然是《红楼梦》世界的贾蓉,主角宝玉的宁府大侄子,金陵十二钗中秦可卿的倒霉丈夫?

  贾蓉看向女人,试探地喊道:“可卿?”

  秦可卿还未反应,两个丫鬟却把这闺乐之称听得清楚只低着头偷笑,惹得女人娇羞羞地把眼瞪了过来。

  要死,要死,要死了。

  既惊于秦可卿的美貌,也惊于自己的身份。猛然想起原著中的两句话来:

  “情天情海幻情身,情既相逢必主淫。”

  “爬灰的爬灰,养小叔子的养小叔子。”

  在众多的解读中养小叔子的人没有确定,但多数认为爬灰指的是贾珍与秦可卿。

  草,是一种植物,也是一种颜色。

  搜索着脑海中的记忆,自己是穿越了吗?

  穿越成谁不好?偏偏是贾蓉这个既可怜又可恨的倒霉蛋。

  宁府是什么地方啊。

  有人直说宁府只有门口两个石狮子是干净的。

  连都中卖古董的商人都知晓宁府太爷贾敬只爱烧丹炼汞,其他一概不在心上,只在都中城外和道士们胡羼;大老爷贾珍一味高乐不了,把宁国府竟翻了过来,也没有人敢来管他。

  秦可卿又催促了声:“爷,起了罢。”

  起来?

  现在他只想死了再穿越一回。

  只是看着秦可卿那忧虑又有些急促的眼神,一时心中不忍起来。

  多漂亮的人儿啊!

  贾蓉承认自己此时此刻心脏跳动得有些异常的快。

  就像是明知河豚有毒,吃了可能会中毒死亡,大家都还是想吃。

  还不是因为好吃吗?

  这个道理放在贾蓉当前的情况上,一样成立。

  河豚好吃归好吃,如果有人要抢你碗里的河豚吃,还要送你个帽子,情况又不同了。

  可惜《红楼梦》一书只在学生时代翻过几次,不说里面的情节就是书里的人物也只记得几个主要的。只记得秦氏嫁过来没几年就死了,后来家里有个封妃的,然后没多久就被抄家了。

  贾蓉最后是什么下场也不知道。

  至于贾家的其他人,更是没多少印象。《红楼梦》一书本就没看完,加上相隔时间久远,能记得几个主要人物的名字就不错了。

  自己又没有其他穿越者那样渊博的知识,这几年看的唯一一本书还是《毛选》。用自己那早还给老师的知识去改变命运,难哟!

  轻叹一声,终是从床榻上起来。

  今天应是贾蓉与秦可卿成婚的第二天,依古礼新婚夫妇需向父母请早安且亲手奉茶。

  现在自己已到这个地步,只能是走一步看一步。

  在丫鬟们的服侍下洗漱完,出了东边小院来到宁府正堂,只见堂上坐着两人。一个年近四十面容庄严的中年男人,一个年仅二三十的雍容妇人。

  其他众丫鬟一字排开。

  贾蓉与秦可卿规规矩矩的请了早安,又奉了茶。

  妇人拉起秦氏的小手来到众丫鬟前,介绍其蓉大奶奶的女主人身份,又令内院几个管事的丫鬟婆子一一向秦氏请安。

  贾蓉则是目光直直地盯着堂上贾珍,因为这个老色批正瞧着秦氏的身影发愣,让他又想起“爬灰”两字来。

  腹议着要没收老色批的作案工具。

  想从记忆里找一找贾珍最后的结局,却完全没一点头绪。反而是另一本书里的内容,直充脑海。

  “男子普通要受到三种有系统的权力的支配,即:由一国、一省、一县以至一乡的国家系统;由宗祠、支祠以至家长的家族系统……”

  “农会势盛地方,族长及祠款经管人不敢再压迫族下子孙,不敢再侵蚀祠款。坏的族长、经管,已被当作土豪劣绅打掉了。”

  嘛呢?

  嘛呢?

  贾蓉心里大慌,是要成立农会吗?不敢再想下去。

  自己没那么高尚情操,贾蓉这个身份也是既得利益者,总不能自己打自己吧。

  贾珍余光中见贾蓉在那摇头才反应过来,恋恋不舍地从秦可卿身上收回目光,吩咐道:“你太爷今日就要回玄真观,去请了安护送一程。”

  贾蓉这才记起这个常在都外道观炼丹修仙的太爷来,这位太爷不仅是贾家唯一的进士老爷,还是贾珍的亲老子,贾家宗族曾经的族长。

  让太爷贾敬来管一管在宁府无法无天的贾珍,是否可行?

  贾蓉可不想走书里那位被迫戴绿帽子的老路。

  ps:求收藏、求推荐、求月票、求打赏

下一章
新人免费读 下载起点读书APP
访问网站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