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深山险遇榕树精
  • 戳下方气泡,看书友讨论
  • 去客户端看更多精彩讨论
书籍摘要: 重重雾气之中,一座小院若隐若现。传说有人误入其中大富大贵,有人刻意寻来,却尸骨无存。有人说这是妖魔的洞府,也有人说这是神仙的居处。坊间传言:平地雾气生,仙人在其中。寻得仙人居,枯骨复生机。求来仙人助,乞丐成巨富。若是心不正,仙人要你命!两世童子命,卜测不甘心早死的宿命,为寻一线生机,以八字算命领悟天道,重新编纂天命。奇门遁甲藏仙术,六壬八字尽一生,星象九宫观天事,大地都在一掌中。
展开更多作品相关

书友榜

我的头像

  • 书友第1名:王家村的王富贵.
    书友等级: 盟主
  • 书友第2名:君塘.
    书友等级: 堂主
  • 书友第3名:thevil.
    书友等级: 舵主

书友还看过

相关标签

古典仙侠小说推荐

蜀山之我为旁门仙在线阅读
仙者,纯阳也。 自古以来,若想要飞升天阙,唯有身入正道一途。 然仍有诸多修士,或非本愿,或事后醒悟,却是身处淤泥,积重难返。 所幸三清垂怜,特开方便之门,非大毅力,大机缘之人而不可得。 就在众修翘首以盼之际,一位游戏策划师带着他那独一无二的属性面板,悄然穿越到了这《蜀山》世界中!
桐火
日更千字
古典仙侠
仙箓在线阅读
少为许道之士,极爱仙侠。 好精怪,好邪祟,好妖童,好媛女,好炼丹,好符咒,好灵宠,好道兵,好夜梦神女,好白骨骷髅。 兼以舍身饲妖,道心种魔,出走半生,惟求大逍遥。 —————— 一个少年道士炼气求长生的故事。
布谷聊
日更千字
古典仙侠
青云仙途在线阅读
【凡人流仙侠种田文】万年前,青云之名威震修真界,万年后,修真界已无青云之名。 穿越修真界的王诚,本只想安安静静修真求道,却不想师尊的临终遗命,促使他成为了青云门新任掌门。 师尊的临终遗愿,师兄妹的殷勤期盼,王诚身为掌门,无法视若无睹,他又该何去何从? 故事,从一个只有六人的小门派开始。 (已有三百多万字精品凡人流仙侠老书《修仙从沙漠开始》,质量更新都有保障,喜欢仙侠种田流的书友可以去看看)
中天紫薇大帝
日更千字
古典仙侠
我在聊斋寻长生在线阅读
那一年,兰若寺里没有鬼, 那一年,白娘子还未遇许仙, 那一年,有八人渡东海惊了龙, 那一年,郭北县来了一个年轻人, 王哲发现,他竟可以通过斩妖除魔获得各种奖励, 清静经、罗汉功、腾云驾雾、神霄五雷、九转金丹、五色神光...... 百年后,再回首, 四海千山皆拱伏,九幽十类尽俯首!
水煮多宝鱼
日更千字
古典仙侠
奇闻异录,我当道士那些年在线阅读
朝廷腐败,奸臣当道,妖魔乱世,生灵涂地,民不聊生。 混乱,动荡。 在这乱世之中,随处可见荒野白骨。 血迹腐烂入草木,入目皆荒凉。 这个世道不单单是乱,不仅是妖魔横行,鬼怪霍乱,人心更为险恶...
不遇旧时人
日更千字
古典仙侠
成神从僵尸开始在线阅读
穿越异世,香火成神。 从一头僵尸开始,一步夺取成神之基。 拥神国,建符箓工业,推动修真工业化。 殖民海外大陆,播撒神圣大商帝国的荣耀。
码字工程
日更千字
古典仙侠
魔门大玩家在线阅读
【书友赠送简介】 鸳鸯帐里成大道,亿万天魔助我行。 这是一个魔头一步一步走向至高的故事。 【原版简介】 号称“多宝道人”的高级玩家,从2035年最火爆的虚拟现实游戏《兜率天》穿越到修真界魔门大宗,没有金手指,但脑海中却保留了游戏里九件通天灵宝的炼制记忆—— 无形剑、两界幡、定玄镜、炼妖壶、大日神炉、混沌雷印、造化金舟、先天无极碑、九天弥罗塔…… 仙路漫漫,且歌且行。
朔风树下
日更千字
古典仙侠
扇花录在线阅读
天下第一帅哥,走上诗词修炼之路,用一把扇子,演绎一段奇缘。 花者,美人也。莺莺燕燕环绕,且看他如何处之。 这正是:舞低杨柳楼心月,歌尽桃花扇底风。 粉丝群:767172517
爱诗词的猫
日更千字
古典仙侠
在诡异修仙世界颂黄庭在线阅读
玉真世界,邪神环伺。 凡人们艰难求生,修士们对抗邪魔,仙人们坐镇界外抵御邪神入侵,整个世界危在旦夕。 李承宗穿越而来,开局便遭遇邪神污染事件,全族被灭不说,自己也将再次死去…… 关键时刻,李承宗觉醒熟练度面板,成功化险为夷。 之后,入山门,拜仙师,踏仙途。 为自己,为红颜,为天下苍生,李承宗发誓要还这个世界一个朗朗乾坤!
凤箫声动
日更千字
古典仙侠
当前位置: 仙侠 古典仙侠 天命编纂师在线阅读
章节试读
第一章,深山险遇榕树精

  第一章深山险遇榕树精

  我这是死了吗?

  果然还是死了,人还真是无法和天命抗争。

  这是卜测意识苏醒之后的第一个念头。

  他的意识沉浸在无尽黑暗之中,感受不到周遭的一切存在,也感觉不到自己的身体。

  但为什么还会有意识?

  人死后到底有没有意识存在?

  卜测不知道,毕竟他也是第一次遭遇这种事情。

  卜测对自己的童子命格并不陌生,自小到大他有数次差点殒命的经历。

  车祸,坠楼,药物,疾病,这些他都深有体会。

  记得,他小时候最夸张的一次是一天去了八次医院,都是刚从医院出来,身体就又出现别的病痛。

  可那些都是有惊无险,这次是他第一次如此近距离的接触死亡。

  回想起来,他觉得自己就是被太清巨像给砸死了。

  当时,他看到太清像手中的八卦镜白光一闪,接着他就感到脑袋被锤了一下。

  趴在地上的时候卜测还察觉到,脑袋有温热液体流动,虽然没有看见,但他认为那就是血液。

  他早就占卜出来,自己在二十四岁生日有一大劫,想了许久,才想到或许可以用出家修道来避开这一劫。

  可没想到,造化弄人,他排除万难,好不容易到了太清殿,竟然被神像给“砸死”了。

  假如他没有上山,能平安度过吗?这个假设,永远不会有答案。

  卜测意识思维发散,纷杂的念头好像树冠一样茂密。

  不知过了多久,卜测做梦一样,不甚清晰,隔了一层的发散意识,渐渐开始聚拢,变得真切。

  嘭……嘭……嘭……

  细微的声响,引起了卜测的注意。

  是心脏跳动的感觉,他游离的意识,变得更加凝聚,对外界周遭的环境,有了模糊的感觉。

  一丝若有若无的腐叶霉味,将卜测的五识唤醒。

  嘭嘭嘭……

  心脏的跳动,从若有若无,变得有强劲起来。

  卜测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在抽搐,似是有什么东西要从胸口跳出来。

  还没有来得及仔细体会,他就察觉到有一条绳索一样的东西,从自己腰部穿过。

  嗯?

  难道他是在入殓,这是在穿寿衣不成?

  心中一惊,不待他继续思考,那绳索仿佛有生命一样,骤然收紧。

  哗哗哗……

  卜测感觉到自己被绳索拖拽着,快速在地上滑行。

  身体僵硬,浑身发麻发木,好像全身麻醉一样,卜测没有身体的控制权,他自然也做不出任何反应。

  不知道是不是只有意识存在,所以对时间流逝不敏感,他觉得自己被拖行了好长一会时间。

  接着,他的身体腾空而起,头上脚下被挂了起来。

  随之而来的是身上被更多的“绳索”缠绕。

  不……这不是绳索,这些东西好像都是有活物一样。

  难道是蛇?

  卜测有些恐慌,他这到底是在什么地方?

  没死的话,不是应该在医院?若是死了,那也应该是在棺材或者停尸房吧?

  怎么他感觉,自己好像是在野外一样?

  家人,总不会连一副棺材都不舍得,直接给他土葬了吧?

  就算土葬也不至于葬在蛇窝里面。

  “本以为你死了,本妖颇为惋惜,没想到你如此命大,还能喘过来这口气。正好,一息尚存,没有浪费这具身体的精血。”

  朦胧间,卜测听到有怪异的声音响起。

  “本妖自癸亥年,丁巳月,乙巳日,壬午时初生灵智,到今日整整三个甲子,共食人三十有二,今日将你吃了,或可功力圆满,蜕根化形。”

  刷刷刷……

  一阵树叶抖动的声音,似是得意笑容。

  卜测心中骇然,他没有神志错乱的话,那他这是被妖怪抓了?

  虽然他对占卜风水之术,颇有研究,但这不代表他就迷信,事实上他也是坚定的无神论者。

  至少,他认为他那个时代,不可能有鬼神妖魔。

  那现在这又是什么情况?

  卜测很想睁开眼睛看看,或是张口说句话,可他做不到,虽然现在身体能够感觉出来一些,可还是无法掌控。

  “吃人?”

  卜测又听到了一个声音,这个声音有些细微,但听着还算正常,明显和刚才的妖怪不是一个声线。

  “妖孽,住手。”

  “我乃神剑山庄,举世无双的少庄主,速速将这人放了,否则休怪沈某剑下无情,灭你百年道行。”

  卜测冰冷的心,听到这话,又重新燃起希望。

  此时,卜测顾不得猜测自己是什么情况,他只想先虎口……不,妖口脱险再说。

  神剑山庄?听着好厉害,就算是打不死妖怪,应该也能救我吧!

  “哪来的黄毛小子,好大的口气。本妖今日抓了这人,本不欲多生事端与你为难,没想到你倒是自己跳出来送死。也罢,既然来了,那你便也留下做我的养分吧!”

  妖怪显然被激怒,接着卜测感觉到自己身体被吊着摇晃起来,也不知道是妖怪幅度太大,牵扯到了自己,还是那什么少庄主打斗搅动了空气。

  些许打斗的声音传来,让卜测既惶恐又焦躁,偏他还不能睁眼看看。

  一切不安感,都来源于未知。

  咻咻咻……

  鞭子甩动的声音听得真切,这样的音爆,的确不像是普通人力能够制造出来的。

  卜测觉得自己现在就是案板上待杀的鱼,等待才是最煎熬的,死活都不痛快。

  焦躁之中,每一秒钟都没无限拉长,不知道过去了多久,打斗声音减弱,仔细想来,那打斗的动静似乎也没有多长,好像也只有几个瞬间。

  有结果了?

  “那么大的口气,还以为你多厉害,不过比他多费了那么一点力气。”

  卜测听到这个声音心中一沉,这是那少庄主输了?

  “妖怪,放开我,难道你不知道神剑山庄的威名?我神剑山庄可是以斩邪捉妖而盛名天下。”

  随之而来的是那青年,气急败坏的声音。

  卜测无声的叹了口气,果然那少庄主输了。

  耳边风声呼呼,那青年的声音,距离他越来越近。

  “我家老祖宗可是仙人的徒弟,我就是仙人的徒孙,你吃了我,一定不会有好下场。”

  这声音就在耳边,不用睁开眼睛,卜测就知道,这人也和自己一样,被吊起来了。

  “待本妖炼化了你们的精血,就可以脱胎化形,届时天地广阔,任本妖来去,何惧你家人寻仇?”

  嘭……

  突然,卜测胸口被撞了一下。

  连带着他也摇晃起来,眩晕感和胸口的疼痛,让他强烈的不适。

  “咳咳咳……”

  卜测剧烈咳嗽起来,同时间身上传来了被人围殴又干了八个小时体力活的酸痛感。

  他猛地睁开了眼睛……

  骤然看见光明,让他眼睛产生了刺痛,又下意识的闭上。

  眯着眼睛,打量周围环境。

  卜测才发现,自己是在一个原始密林之中,而他和另一个倒霉蛋,就被吊在一颗巨大的榕树上,他左右看看,除了他们两个外,别处还吊着不少的干枯骨架,像是风干的腊肠一样,随着风摇摇晃晃。

  卜测扭头看向那气急败坏的少庄主,他还以为是个什么高人,没想到就是一个少年郎。

  看起来,不过十六七岁……

  等等……

  卜测眼睛猛地瞪大看向那人,他长发长袍?

  身上丝绸长袍,这可不是道士能穿得起的,所以这是……

  “瞪我干什么?”

  那少年注意到卜测眼睛,脸色通红的说道:“兄台,你也太衰了,这有妖怪你都不知道躲着点,要不是为了救你,我至于把自己搭上?”

  “我还没有娶妻生子,怎么就喂了妖怪?”

  少年说着一脸悲伤,抽抽搭搭的就想哭。

  初次见到妖怪的兴奋,已经被即将死亡悲伤替换。

  卜测郁闷的看着少年,他来的时候就这样,没得选择,但这少年可是自己撞上来的。

  “说吧!趁着现在还能喘息,你们多说会话,否则以后可都没有机会了。”

  树妖并不着急吃了这两串“腊肠”,山中无岁月,鲜少有人踪,不然它也不会一百多年才吃了三十多个人。

  它对于外界的认知可全靠这些口粮的临终遗言。

  此时,卜测从未知的焦躁中跳脱出来,他冷静之后,开始想办法自救。

  不管他现在什么情况,能活着肯定不愿意死。

  不然,他也不会冒着风雪爬山路,为的不就是自救吗!

  可面对妖怪,他能有什么办法自救?

  那少年还在叫骂,依仗自己家人来救他。

  可自己能有什么可依仗的?

  依仗?

  对了,他也有依仗……

  卜测脑海灵光一闪,或许可以这样试试。

  “大祸临头……”

  卜测声音沙哑,嘴巴干的都要黏在一起,每说一个字都像是用砂纸在打磨喉咙。

  他强忍不适,接着说道:“树妖,我们谁先死还不一定呢!”

  “你恢复的倒是挺快,不过也就是多活两天,你以为你还能从本妖手中逃出去不成?”

  树妖有些诧异,这人刚才可几乎要死了,它察觉到他恢复喘息后,赶紧拖拽了过来,为的也就是趁热还能用,没想到这人这么快就能开口说话。

  “我何须逃?”

  卜测有气无力,沙哑的嗓音,此时倒是显不出什么情绪波动,看起来似是很淡定很有底气。

  “树妖,你刚说你灵智诞生于癸亥年,丁巳月,乙巳日,壬午时,距今整整三个甲子?那你可知现在是什么时辰?”

  卜测现在所依仗的,只有他那家传的占卜术。

  如果绑架他的是绑匪,他八字算命,或许用处不大,因为人不信邪。

  但,这是妖物,由不得妖物不信邪。

  

下一章
新人免费读 下载起点读书APP
访问网站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