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出塞救父
  • 戳下方气泡,看书友讨论
  • 去客户端看更多精彩讨论
白马续汉在线阅读

白马续汉

历史 / 秦汉三国

4.08万字|完本

更新时间 2021-04-12 16:58

书籍摘要: 先入雒阳,孤军救驾,以忠义劝说刘虞不可称帝,以仁孝怒斥袁绍窃取冀州。数临孟津,遥望帝驾,掩面悲泣,如此场景,谁不大赞一声?是以,后世公认:公孙瓒,国之望臣,德洽华夏,鞠躬尽瘁,死而后已,大汉孤忠,舍此其谁?仁信义勇,万代楷模。正所谓“《出师》一表真名士,千古谁堪伯仲间?”燕朝丞相诸葛亮的这一句赞誉,再是合宜不过。就是他教出来的儿子不太行,老想篡位。公孙瓒:儿子你看,袁公路都称帝了。公孙续:爹,您千万稳住,咱是忠臣,等啥时候平定天下,续上了这泱泱强汉再说。
展开更多作品相关

书友还看过

秦汉三国小说推荐

直播三国:这个主播太不稳健!在线阅读
哇!  我穿越了!  还是平行时空的三国!  再加上位面之子刘秀的血脉,刘羲知道自己的这一辈子必将不再平凡。  于是,这个异世三国大陆上就留下了关于羲皇拽炸天的传说。  而目睹了这一切发生的直播间水友们说的最多的一句就是:  “主播,稳一手稳一手啊!”  刘羲嘴角一勾:吕布是我叔,还可能是我岳父,赵云是我大舅哥,典韦是我小弟,至于貂蝉、蔡文姬、甄宓、大小乔、孙尚香的身份,咳咳,你们猜!
爱吃鱼的芒果
日更千字
秦汉三国
霸王必须胜在线阅读
新书《掘宋》以发,大家可以移驾瞅一眼啦!! 若历史发展比作人之成长,秦的一统只是人的成年,楚汉争霸才是步入社会后最初的磨练。 这一年,黄河以北仅齐地仍在韩信脚下垂死挣扎。 这一年,英布早已背叛项羽。 这一年,项羽追击刘邦到荥阳城下。 这一年,范增因离间计而去。 这一年,龙且被派往齐地增援。 此时虽不曾有广武的合约,霸王项羽却已经步入了争霸旅程的强弩之末。 这一年,一个来自二十一世纪的灵魂融入了霸王的身躯。
天猫小生
日更千字
秦汉三国
神话三国:我的词条无限提升在线阅读
穿越到三国的秦羽赫然发现自己能修改词条。 【瘦小羸弱的】升级【气血充盈的】。 【气血充盈的】升级【钢筋铁骨的】。 【普普通通的粟米】升级【产量大增的粟米】。 【产量大增的粟米】升级【产量大增的黄金粟米】。 “那我这下岂不是牛逼了?” 直到他想起了自己的顶头老大张曼成,人称混元霹雳手,一式霹雳刀法一刀断山。 “好家伙,这个三国不正常!” “等我升他个百八十次词条再来与尔等神将一战!” 一句话。 稳住,别浪!
敖景
日更千字
秦汉三国
纵横三国的铁血骑兵在线阅读
现代雇佣兵张彦,意外回到了战火纷飞的三国时代,替陶谦赶走了曹操,又抢了刘备的老婆,顺便连陶谦也一起取代了,割据于徐州。  张彦招猛将、纳贤士、组建铁血骑兵,逐曹操、驱刘备、战吕布、戏袁绍、灭袁术,与天下争锋。  挟天子、定河北、平关中、征江南、伐巴蜀、征西凉,铁血骑兵所向披靡,纵横三国时代。
我的伤心谁做主
日更千字
秦汉三国
神话三国:一个不动声色的刺客在线阅读
穿越到东汉末年三国时代的虞安发现他所穿越的三国不正常。 在这里武将一剑让江河改道。文臣一个阵法封锁一国、甚至改变天下的命运走向。 所幸,虞安发现自己眼中的世界和常人不同。 在他观看别人打斗的时候,虞安发现在这些人的身上会掉落经验。 “您获得了一份战斗经验,战斗经验值+1。” “您获得了一份剑法经验,剑法经验值+1。” “您获得了一份背刺经验,背刺经验值+10。” 纷乱不已的三国,武将文臣辈出。 飞将军吕布神勇无双,一人一马足以纵横天下。 关羽当世武圣,以一人之力斩颜良诛文丑,过五关斩六将。 江东火神周瑜,一招火计能破曹操百万水军。 而虞安却嫌他们打得不够久,“多打一会啊,我捡的经验还不够多。” 此书又名《一个老六的神话三国之旅》,《只要我一击击杀,那我就是一名刺客》。
狂歌三客
日更千字
秦汉三国
三国:从街亭开始在线阅读
李休穿越了,穿越到令人既熟悉又陌生的三国时代。 眼前是万人瞩目的汉相诸葛亮,周围是耳熟能详的魏延、高翔、吴懿等名将,此时正是季汉第一次北伐时期。 正当众将散去的刹那间,来自现代的记忆迫使着李休向诸葛亮请战道: “丞相,末将请命同去守卫街亭!” 街亭,第一次北伐的落幕就在此地,身为穿越客的李休在这里又能燃起什么样的火花呢?
万物为灵
日更千字
秦汉三国
三国之吾乃刘磐在线阅读
高中历史老师心脏病突发昏倒,等再次醒来时,却发现自己竟来到了汉末,并且成为了荆州牧刘表从子刘磐。 面对面善心黑的刘备、虎视眈眈的孙权和荆州诸多世家,甚至日后率数十万大军南下的曹操。 刘磐表示:“荆州是老子的,谁都别想借,谁也别想抢,谁敢动老子就砍谁!!!” “不仅是荆州,这大汉天下的十三州全都是我刘家的!” (求推荐、点击、收藏、打赏。)
天翔牛蹄
日更千字
秦汉三国
人在三国,朝九晚五在线阅读
汉末三国初期。  此时。  赤壁大战还没上演,曹操正在努力的平(tu)定(du)北方,刘备窝在新野,江东依然在和黄祖拉扯。  后世普(fu)通(bao)人享受者陈逢穿越而来,绑定朝九晚五系统。  帮刘备掏空刘表,助季汉,匡汉室,重新让汉旗飘扬世界之巅!  每一步,他都在其中。  ps:简介无力,看书。  本书又名:《三国:刘表快被我掏空了》、《刘表:机关算尽,优势在我!》、《刘琮:若非父亲,我怎会直接投降?》、《孙权:江东已历三世,怎么就是不如刘备一朝崛起?》、《刘备:放眼望去,荆州尽是自己人!》
一虫
日更千字
秦汉三国
汉骑雄风在线阅读
明犯强汉者,虽远必诛;诏顺盛唐者,无困不援!一名最后的骑兵部队的连长,在一次战斗中穿越到了汉武帝时期的边疆;匈奴?杀你侵略者个人仰马翻,骑兵还不如汉军呢,不把你赶到贝加尔湖去;东瀛?李陌可是带着前生的世仇来的,小小毛人部落,灭了没商量;罗马?这个就有点远了,丝绸之路吧,藏富于民才是强国之道;为您展现热血的大汉和汉家精锐骑兵的雄风。
绿林草莽
日更千字
秦汉三国
当前位置: 历史 秦汉三国 白马续汉在线阅读
章节试读
第一章:出塞救父

  汉中平六年,公元一八九年,春正月初一。

  涿郡涿县,公孙府内,满院缟素。

  逝世的是故辽西太守侯威,屋内守孝的则是女儿侯淑和外孙公孙续。

  侯威是笑着走的,因为在他临死之前,女婿公孙瓒在石门大败张纯张举及乌桓叛军,悉得所掠男女,继而走令支,攻肥如,赶寇出塞,直抵属国,迫降属国乌桓贪至王。

  转战千里立奇功,快马报送至雒阳,天子大喜,诏迁降虏校尉,职统戎马,兼领属国。

  消息传来,侯威放声欢呼,含笑而终。

  他生前无子,一辈子的心血都用来培养了这个女婿。

  从百石小吏到千石县令,名族远支、侍妾之子的公孙瓒,不知受了他多少恩惠。

  但现在,那个本该给他披麻戴孝的女婿,却未在灵堂之中。

  侯威死后,辽西令支的公孙本家送来了一个消息。

  公孙瓒被围辽西塞外管子城。

  灵堂之内,公孙续正跪在母亲侯淑的面前。

  “玉郎,你真的要去?”侯淑询问公孙续。

  玉郎是他的乳名。

  公孙续垂首:“是。”

  他要去出塞救父。

  事情说来有些不可思议,公孙瓒数千精兵都被围在了塞外管子城,他区区一人,就算出塞又能有什么作为?

  而且,公孙续脑中的后世记忆还告诉他,公孙瓒绝对不会在今年死去。

  没错,三年前,公孙续觉醒了后世记忆。

  但和别人不同的是,他没有觉得自己就是后世的那个人,他还是觉得自己就是公孙续。

  那份记忆给他带来的,除了后世的见识,便只有痛苦。

  记忆的主人是一个唯利是图、处处算计的小商人,平生乐趣就是读三国。

  对于未来的事,公孙续并不觉得难以接受,真正让他痛苦的,是那份唯利是图的态度和他现在少年心性的冲突。

  少年的他,总觉得男儿要追求光明磊落、青史留名,要追求千古传诵、后世美誉。

  而不是为了钱蝇营狗苟、费尽心血。更不能为了钱,去骗别人说什么福报。

  男儿立世,要像记忆里的诸葛亮一样,出则将,入则相,光照万代,永垂不朽。

  就是不知道现在的诸葛亮有没有长大,还会不会尿床。

  “出塞也好。”侯淑听完公孙续的回答,没有像一般妇人那样哭劝,而是微笑摸着公孙续的头,“玉郎长大了。”

  说话间,泪光渐起,眼眶变红。

  摸着公孙续的头,侯淑强笑:“你外公生前常说,男儿立世,要以功名为要。功,要用命去争。名,要用命去挣。续儿,出塞救父的事只要传扬开,你定然名声大噪。”

  公孙续听了侯淑的话,把嘴张了张,终究没出声。

  他想说自己为的不是名,自己要做的就是出塞救父,就是冲动一次,就是要拼一个热血壮举。

  事事算计与少年心性的冲突,已经折磨了他太久。

  以至于他现在与人交往,心里就老是合计着该怎么去交好这人,这人有什么用,该怎么用。

  所以,他要做一件只有少年人才会去做的冲动事,来消去心里的那份纠结,来寻回自己的那份赤子之心。

  “母亲放心,孩儿此去定以打探军情为先,会小心保全自己,不涉险地。”

  公孙续重重一叩首,站起转身,疾步而走。

  “续儿!”

  侯淑忽然出声,叫的他脚步一停。

  他听出了母亲话中的难舍、心疼和悲痛。

  试问,有哪个母亲愿意儿子去陷身险地?

  可侯淑将他当做儿子,他却不知自己还是不是将侯淑当做母亲。

  在那个后世的记忆里,母亲这个名词,似乎便只是无法进行保姆工作后的一种拖累。

  所以他绝不要变成那人性淡漠的样子,他要彻底抹杀那个后世的人格。

  他不得不去。

  可母亲劝他,他又该不该留?

  不听母亲的话?那他岂不是变成了那人的样子?

  听了?自己又还能再撑多久才不会被吞掉意识?

  “我送送你。”

  侯淑牵起他的手,领着他向府外走。

  她终究是没有劝儿子留下。

  “我不去劝你留下,只是你和你父亲一定要平安回来。”侯淑重重握了握公孙续的手,“莫要让为我成了孤寡。”

  公孙续双眼一红,急忙昂头,让眼泪不至落下。

  他也怕,怕这一去自己就再也回不来,怕自己就算回来,也已经不是自己。

  “陈伯,鞍马兵刃。”

  侯淑边走边吩咐府内管家。

  府中本有侯威部曲及公孙瓒旧部数十人,只是公孙瓒在年前把他们全都带到了军中。

  现在府内除了女眷和古稀之年的陈伯以外,便只有公孙续这一个男丁。

  周岁十五,虚岁十六。

  来到门前,公孙续要解下身上的白衣孝服,却被侯淑止住。

  “续儿,出塞是忠,救父是孝,可是忠孝也要有人看到。”

  公孙续不解,侯淑却没有为他解释,而是双手一拉,将府内中门大开,领着公孙续走了出来。

  正月之旦,谒贺友亲乡党耆老。

  是以今日城内人群熙攘,互贺新年,笑语不绝。

  毕竟北地虽有烽烟,可现在烽烟却已是只在塞外点燃,与他们大多无关。

  可在这欢快的氛围中,一妇人一少年,却与众人不同。

  妇人与少年,尽皆披麻戴孝,面色肃穆。他们身后的老仆则牵着一匹白色的战马。马鞍上,是昭示着死亡的不详兵刃。

  随着妇人和少年的一路行来,笑语戛然而止,人群似乎是被他们感染,顿时再无欢声。

  “玉郎,你要往哪里去?”

  有同县少年呼喊公孙续。

  公孙瓒在涿县做过许久的县令,直到前年才刚刚调离。所以公孙续基本是在涿县长大,许多人都认得他。

  那出声的少年,公孙续也认识,是他童年的玩伴。

  听到少年的呼喊,公孙续并没有回答,只是闷头赶路。

  “玉郎,莫非你要出塞救父!”

  少年先是疑惑,等看了马上的兵刃后,忽的一声大呼。

  这一声大呼,引得四周议论,渐渐长街喧哗,直至举城轰然。

  所以,等公孙续被母亲牵着来到城门口时,拥挤围观的人,已是层层叠叠,里外数重。

  新任县令赵楷,匆匆而来。

  出塞救父,此事只要传开,无论成败,定成美谈。

  今日到此,留下姓名,说不定将来青史之上都受用无穷。

  所以,赵楷抱弓赶到后,不顾身份悬殊,对着公孙续就是一拜。

  “少君忠孝之心,昭昭于天地,某虽不擅弓马,亦愿略尽绵薄。”赵楷递出自己怀中之物,交与公孙续道,“此乃我常山赵氏先祖所留,后辈不孝,空使蒙尘,今日便赠与少君。”

  少君,有公子意。

  一番话,点出自己的名姓宗族,演出赠宝爱才之心,只求青史之上,能有片言美誉。

  “多谢令君。”公孙续置弓于鞍,长身一躬,朗声一拜。

  拜罢县令,他转身一跪,朝侯淑重重一扣:“母亲,孩儿不孝,这便去了!”

  侯淑仰天深吸一口气,闭目点头。

  公孙续起身上马,径直出城。

  “真乃吾县好儿郎!”

  望着一骑绝尘而去,赵楷大赞一声,望望左右,却觉得有些不合时宜,于是连忙躲开。

  人群沉默,围在四周望着城门处那个一身丧服的孤独妇人。

  妇人望着城外,双目通红,却终究没有落下泪来。

  老父新丧,丈夫被围,儿子出塞,这眼看便要尽皆身死。

  唉。

  周围众人,心里如是想着,叹了口气,渐渐各自散去,没了贺新的兴致。

  往日里,他们心中其实对公孙瓒多有怨言。因为公孙瓒带领着汉家儿郎入了塞外死地,而那些儿郎,又多是公孙瓒招的本地兵马,许多都是他们的乡党。

  但现在,他们再不言语。

  公孙父子忠孝两绝,留下侯淑一个孤寡,他们还能再说什么?

  回到家,有为父母者,却忽然发现,家中少了儿郎身影。

  “驾!”

  公孙续策马疾驰,身后转出数十骑相随。

  “哈!”

  他猛地一勒马,白马长嘶人立,回身一停。

  那数十骑也齐齐止住。

  “玉郎!咱们可是烧过黄纸,斩过鸡头的交情,送死如何不叫上我等?”

  这数十人,年岁大者十五六,年岁小者十二三,俱是公孙续的县中玩伴,游侠少年。

  只是他们已经三年没见。

  公孙续没有想到,他们竟还记得三年前的交情。

  看见了吗?这就是义气,直可同生共死。天地之间,并非只有利益。

  公孙续闭目在心里暗暗说道,睁开眼,一声朗笑:“各位兄弟,来此作甚?陷我于不义吗?”

  群少年闻言一愣。

  “我敢出塞,皆因有众位兄弟在。诸兄弟在,我纵然身死塞外,亦无忧老母晚年。若是众兄弟随我身死,莫说我自己有愧,难安九泉。便是我的老母,又能由谁照顾?”

  公孙续厉声喝问:“汝等欲使我为不孝不义之狗徒乎!”

  (唐·《燕史资政》:东汉末年,张纯张举反,略吏民,攻右北平、辽西、属国诸城。所至残破。

  当是时,中郎将孟益苟缩不前,独燕武追讨纯等有功,遂迁骑都尉。

  中平五年十一月,破叛军于石门,属国乌桓贪至王乃率种人诣燕武降。又迁降虏校尉,进屯属国,追敌辽西,不幸被围管子城。

  帝闻之,辞母出塞,举城相送,涿令赵楷,急至赠弓。及道,群少年欲为义从,帝虑此去无生,乃斥曰:“弃母救父,实为不孝,仰赖众弟,乃敢成行。与我同往,即为同死,坏我孝义,俱为狗徒!”

  臣杜甫拜言:史家以瓒为燕武,臣以为大谬。燕武帝号,乃篡臣所加,武侯其人,汉天子呼为玉卿,许子将评为孤忠,其忠肝义胆,赤心报国,由塞外被围之事,足见一斑。臣以为,当使白仙盛赞诗文,以彰此事。)

下一章
新人免费读 下载起点读书APP
访问网站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