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道禁书目录在线阅读

仙道禁书目录

仙侠 / 幻想修仙

86.53万字|完本

更新时间 2022-11-01 16:46

书籍摘要: 道终不可得,彼可得者,名德不名道。道终不可行,彼可行者,名行不名道!天地有诡,仙道有异,知识有毒。怪异而深邃的恐怖潜藏在常识的世界之下,要想抗衡,便只有化身为那难以言叙之种类的一部分。然……究竟是人勤以求知,亦或是…乃知者勤出而逐人矣?-——————————————————武功讲道理,道术不讲道理。这是一个带着能收录、融合神秘知识,进行推演的[仙道禁书目录]求道者,用他蕴含着“无上智慧”的暴力铁拳,强行和大家好好讲道理的故事。“我越阳楼一生功力全靠自身天赋努力,从不假外物!哪怕身处诡异世界,我也一样会靠自己踏出一条道路!”“来吧,就让我看看我无上智慧的极限到底在哪里!“——加入《玄君七章秘经》。——仙道禁书目录,给我推演!-书友群:234393248

Q1:《诡秘之主》第二部什么时候发布?

「爱潜水的乌贼」新书将于3月4日12:30发布,诡秘世界第二部《宿命之环》即将来袭!

Q2:在哪里可以看到爱潜水的乌贼的新书《宿命之环》的最新信息?

加入卷毛狒狒资讯站,乌贼新书情报大公开!「卷毛狒狒研究会」是起点官方打造的诡秘IP互动主题站,依托原著丰富的世界观设定,为用户打造序列升级+魔药合成的全新互动方式。入会成员将体验诡秘世界独特的成长体系。为鼓励用户在站内创作相关衍生内容,优质作品还将获得盲盒等实体奖励。作者乌贼大大也会在此与大家深度交流。阅读小说就可以获得随机掉落的神秘碎片!还有更多精彩玩法等待你的解锁~

Q3:《诡秘之主》首款官方限量版盲盒介绍?

超前情报!盲盒内10位塔罗会成员随机款大公开:
1、塔罗会的创始人“愚者”先生——克莱恩·莫雷蒂 “总有些事情,高于其他。” 黑发褐瞳、容貌普通、轮廓较深的青年。 他原本是名为周明瑞的现代人,却因一个转运仪式而意外成为霍伊大学历史系学生克莱恩。而后,他加入廷根市值夜者小队,成为“占卜家”,又为守护廷根而牺牲。死而复生后,他为复仇及寻求晋升,转换多个身份,并逐渐发觉世界的真相。 在了解到来自星空的威胁后,克莱恩选择成神,并为对抗天尊的意志陷入了沉眠……
2、塔罗会最热情的“正义”小姐,奥黛丽·霍尔 “下午好,愚者先生~!” 金发碧眼的少女,是贝克兰德最耀眼的宝石。 她出身于鲁恩大贵族霍尔家族,身份高贵,备受宠爱。最初,她被意外拉入灰雾之上,成为了塔罗会创始成员。而后,她通过塔罗会成为了一名“观众”,并让自己的宠物犬苏茜也成为了超凡生物。她善良温暖,渴望帮助更多人过上幸福的生活。 在愚者沉睡后,她毅然离开了家族,为实现理想和唤醒愚者,迎接着新的挑战……
3、塔罗会中大名鼎鼎的“倒吊人”先生——阿尔杰·威尔逊
……

章节试读
第一章.怪尤矣

  秦岭如龙蜿蜒,划割神州南北。

  大武-熙宁七年,永兴道.醴州

  隆隆~

  沉闷的冬雷声从云层间滚过,将许多人清早刚起来的残留睡意碾碎,倒只留下那几分无奈的清醒。

  哪怕正值寒冬腊月,他们也一样还得起来忙活事计。

  不过嘛,对于位处京兆府下这座名为“无功”的小县城而言,今个儿倒是个特殊的日子,哪怕是没有那道滚荡的冬雷声,街道上,也依然是早早的聚拢起了一大堆的人,或是各自支棱起小摊子,摆上些花样繁多的玩物和小吃食,又或是在匆匆的搭着戏台,准备往脸上涂着白垩、黑炭、丹砂、青雘之类的颜料,扮作滑稽可笑的样子。

  年节将近,这也就是在关中被称作是“社火”的民间庆祝祭祀活动了。

  你道如何叫得“社火”?

  所谓凡一应吹箫打鼓、踢球放弹、勾栏傀儡之类的诸般把戏也就是了,说来像是献来与社神观玩的意思,但实际上吧,却也只不过是耍来人扶人兴,大家笑着取乐罢了。

  只不过嘛,这无功县的“社火”倒却是与别地的“社火”有些小小的不同……

  “话说当初大武仁宗天子在位,嘉冉三年三月三日又三更三点,天子半夜移驾司天监,路途中,忽见前方有一猿猴拦路,生的白首赤足,穿戴着朱衣具服,口出人言,自称是龙潭山虎伥洞希夷宫中洪信太尉,奉老天师口谕,来向人间天子通报天下兵戎凶事……”

  无功县升斗食记旁,县里著名的酸秀才吴老头,又开始不知道第几次的讲起了他那大家其实都早就已经听腻了的故事,试图从剩下那几个还满脸好奇的小孩那里,忽悠到自己今日的酒钱。

  “都说是京城汴梁皇宫发生的事情了,隔着那么远,吴老头你又没出过无功这地方,怎么知道的那么清楚,还精确到三年三月三日又三更三点的啊!”旁边一桌,有人说笑取乐。

  “庄周先生有言,你们又不是我,怎么知道我不知道的!”吴老头气的涨红了脸,两撇白胡子一挑,强自争辩道:“哼,老夫我才不和你们这些粗人计较!”

  见到吴老头又是摆起了这副“文人”的架势,大家也就都哄笑了起来,店内外都充满了快活的空气。

  “刚才说到哪了来着……哦对,说到洪太尉向仁宗天子禀告天下兵戎凶事了是吧!”吴老头一拍脑袋,一只脚向前踩在长凳子上,以手充当临时的惊堂木,在桌子猛然拍了一下,朝那几个兴致又要被别处花样吸引了过去的稚童叫道:“你们道接下来事情怎么样了?”

  他用一种颇为阴森森的口吻说道:“正当天子以为这位洪太尉要语出惊人之时,奈何怎料啊……洪太尉的话才刚刚要出口,还没蹦出个一个字呢,忽然间,这头口吐人言的猿猴,竟然是开始诡异的七窍流血了起来,莫名其妙的暴毙在了仁宗天子和诸位随行的司天监道人眼前……”

  就在这时,店外的街道上,忽然有一个正巧路过的昂藏大汉接过了他的话头,直接插嘴剧透道:“是夜,神州中土各地,皆有妖星天火坠地,且持续数日,据说总计约有一百一十颗上下,约近于天罡地煞之数。”

  那昂藏大汉顿了顿,感叹道:“据说,当年众多妖星中的其中一颗,便是落在我们无功县外,才从而惊醒了地下的老龙,闹出了波及数县的大动静。”

  “那后来呢?”几个稚童将目光转了过去,跳下凳子,围拢在昂藏大汉身旁,拽着人家的裤腿,急忙问道:“我爹都说岑叔你是去过外地闯荡,还在县中豪族门上当过武教头,被举荐进了县衙门的人,是见过世面的,肯定知道后来发生了什么吧?”

  “那后来啊……”岑青崖也不恼,笑了笑,故意拖长了语调道:“自然是长安京兆府来了人,将那条地底的老龙降伏,囚禁起来了呗~”

  围拢在他身旁的稚童们愣了一下,随后也是品味出了这个结局的敷衍,齐齐的嘘了一声:“嘁,老套,没意思!”

  “哈哈哈!”岑青崖顿时忍不住露出了真心的笑容,撇开那几个各自散去的孩子,就近找了个位置,拉开长凳,直接在吴老头对面坐下了,然后拉开大嗓门,朝在后厨忙活着的店家叫道:“这天寒地冻的,赶紧上酒,给某家来一碗热腾腾的羊肉泡馍!”

  “……岑教头,今天不是社火的日子吗?不陪着你家越老爷一同去囚龙观参拜,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见到岑青崖在自己桌对面坐下,吴老头犹豫了一下,还是没有忍不住好奇的问道。

  他说的囚龙观说的自然便是字面意思上的囚龙观了,自妖星坠地,孽龙祸乱数县气象,后又被京兆府的道门高功降伏以来,这上面来的道人啊,便依着什么阴阳五行的理论,沿着真正囚龙的漆水河上游往下,在下游遣人修建了一座道观,也号作“囚龙”。

  无功县众人皆知,县里的这位“越老爷”早年也曾是个结交甚广的游侠儿,在长安城中混出过些名声,只因为当初似乎是犯了事情,这才隐姓埋名,回到家乡当了个安心的地主老财。

  都是从长安城回来的人嘛,不必多说,这“越老爷”和囚龙观的这位“白渡子”道长自然也是旧相识了,但逢每年的“社火”举办之时,都要去囚龙观祭拜,参观祭龙的环节。

  “嗨,你说这个啊,倒霉倒霉!”岑青崖不悦的摆了摆手,反正等着上菜时,闲着也是闲着,便将手拢在了嘴边摆了摆,装模作样的压低声音道:“嗨,还不叫是我东家这位“越老爷”犯事回乡后,什么事都爱多想的老毛病又犯了,我这不是护卫他一起去囚龙观参拜了嘛,结果到了地方后,也不知道是又哪里看我不顺眼了,便直接用个怕打扰道门清净之地的理由把我打发回去了。”

  “这、这……”吴老头哑然,有些不知道该怎么评价这位“越老爷”的行为。

  说他糊涂吧,肯定不至于,可又说他不糊涂,这位越老爷有时候的行为却又是荒唐的没边,完全就是想一出是一出。

  譬如说散尽大半家财以求消灾解厄、积攒阴德,又譬如说笃信神鬼之说,时常都要去各种道观佛寺参拜上香。

  “哦,对了,还有另外件古怪的事来着啊。”岑青崖忽然想到了什么,抿了一口店家刚送上来的酒,从小碟子里捻出几颗花生米往嘴里丢着,说道:“这趟我去的时候,还发现咱越老爷的那个小儿子也跟着,估计是我那位老东家,在修道之余,终于想起来自己还有个刚好在妖星坠落那年生下来的小儿子了,为了方便修道,干脆倒是要先直接把自家孩儿送去清冷寂寞的囚龙观内出家了!”

  “啊这……”听了他这话,还恪守着早年学的些圣人道理的吴老秀才也显得有些气愤,可刚准备学着岑青崖怒拍桌子时,却又忽然想到早年县里游侠儿们招摇过市的威风,和自己欠店家的那几枚大钱,最后只能悻悻然的缩了缩脖子,重拿轻放,象征着的在桌子上拍了一下。

  自开国以来,武朝便以奉天师道为国教为传统,就连历代天子也皆是自称上界仙圣真君转世,向来笃信长生之说,而常年不惜大肆耗费天下人力,召遣百姓平民,大肆修建奇观异阁,改换山河形貌——功在不在千秋暂且两说,起码有点眼光的人都知道,这利益嘛,则肯定不可能是在当代了。

  当然,在多大数人眼中,“天子”都是没有瑕疵的圣人,这“祸国殃民”的帽子,也自然是只能由偌大的天师道、和朝堂上那些时不时“误国贼子”来背了……

  “……那孩子不是听说天生早慧,自幼能懂人事吗?”吴老秀才搔了搔下巴问道。

  “嗨,据说还是他自己主动答应的。”岑青崖摇了摇头,见店家的泡馍羊肉送上来了,便聊性大减,也只能替那个几年前还和自己请教过武艺的少年象征性的叹息了一声。

  “穷文富武,修道破家呀~”

  -

  -

  -

  “汝见人首蛇身者,无臂鱼鳞者,土牛木马者,汝勿怪,此怪不及梦,梦怪不及觉,有耳有目有手有足,怪尤矣……”

  囚龙观,缭绕着馥郁熏香气息的阴暗大殿中,破蒲团上,佝偻身躯几乎全部被掩盖在身上宽大衣袍所掩盖下的苍老道人低声咕哝着经句,像是在轻轻呵气一样,令人觉得,他脸庞上那张黑铁覆面之后,仿佛已是腐朽的枯骨。

  一瞬间,越阳楼的精神微微恍惚,好似看到眼前老道的佝偻身影与身后大殿半截隐约中的残缺神像重合了,怪异而又可怖。

  笃、笃、笃。

  白渡子以枯瘦的指节敲了敲地面,唤回了眼前微微愣神的少年,没有不耐的淡淡问道:“此句,何解也?”

  “深红。”

  越阳楼在心中默念一声指向金手指的暗示短语,望着眼前突兀浮现的熟悉字迹,微不可察的颔首,然后神色异常淡然的,开始同步复述起眼前那张只有自己能看到的淡蓝色面板上渐渐浮现的字迹。

  “诸如人首蛇身、无臂鱼鳞之类有形体的恐怖,不及梦境幻化、妄念想象的无形恐怖,可在有眼有耳有手有足的现实之物面前,那无形的恐怖却又不算是什么了。”少年顿了顿,装作思考了一下,不急不缓道:“久视则熟字不识,注视则静物若动,以每个人或许都经历过的这种恐怖体验作为表相,无铭氏《解骸分形指玄歌》中的这句话的意思却实则是在隐喻大道随处可见却难以明晰形容的本质。

  少年话音落下,空气中古怪的寂静持续了几瞬,隐约掺杂着断断续续的喘息声,令他没来由的生出了一个荒谬疑惑——眼前的白渡子,究竟是人还是什么怪物呢?

  但假使是人,这大殿的阴影中又为何会有隐约的可怖喘息声呢?

  ……越阳楼只能说是不知道。

  “空寂虚无,妙湛渊默……”白渡子喉咙中咕哝了一句,皮肤下一阵蠕动,有些好奇的问道:“这道理是你自己从家里那寥寥十几卷删节版道藏中参悟出来的?”

  感受那一瞬间涌动一闪而逝的庞大恶意,越阳楼装作没看到异样,只是看上去很老实的笑了笑,随口回答道:“也许是哪个路过的道人顺口教的也说不定呢?”

  有趣——白渡子似乎是感到了有些意外,在嘎吱嘎吱的声音中,久违的活动了一下脖子,向一侧歪着头,嵌在覆面眼眶位置的两颗黑黝黝眸子微微转动,上下打量着越阳楼,像是看到了什么稀罕的东西。

  “仰道者跂,如道者骎,皆知道之事,不知道之道……”

  怪异的苍老道人扯起生硬的笑容,不吝赞叹,幽幽道:“能隐约感受事物表象下的残酷本质,如此天生近道之良材美质,实胜于披衣的裸虫蠢物无数啊。”

  “令尊虽是向贫道求道数年不得,但却焉知非福,倒是生了个好儿子啊~”

  平静的低语声回荡,令越阳楼莫名的感到了一阵恶寒的心悸,好似大脑在拒绝往下深入思考一样——可明明处于这种糟糕的状态中,越阳楼却反而像是甘之若饴一般,露出了几分愉快的笑意,理所当然的应下了白渡子的赞叹:“我当然不一样!看来,白渡子道长你的眼光也不差嘛!”

  白渡子也笑道:“毕竟,老道我这么年也没白活嘛~”

  “那咱们什么时候……”

  “不急~”

  白渡子微微一笑,打断了越阳楼的话:“令尊现在还在我观内诵经祈福呢,还不到收你入门的时候,你现在还是先回观里客房吧,这几天在夜里不要随意走动,等回头三天后祭龙结束,贫道再来引你入门修道,解了令尊这这多年的心愿,以全我们这多年的情分。”

  “对了,,他让我特意告诉你,这三天内并不必担心他的行踪。”

  “……行吧,我知道了。”

  越阳楼低头道了一声,不在乎身体对于”与白渡子共处一室”这件事的抵触,而是随即将笑容重新调整为往常示人的温文尔雅。

  但正当转身时,他却恰巧听到有人在哼唱

  “有耳有目有手有足,人身,怪尤矣~”

  有耳能听、有眼能视、有手能持、有足能走……

  ——世界上最古怪的东西,不就是人类本身吗?

书友还看过

幻想修仙小说推荐

从镇妖关开始在线阅读
穿越大宁镇妖关,陈闲成了一个小伙夫。 通过献祭妖魔灵魂,无限推演提升武学。 从《牛魔炼体法》到《八荒神魔圣体经》 从《斩妖刀法》到《十方灭魔刀诀》…… 妖魔大军破关,血染河山,陈闲孤身提刀,斩妖魔头颅堆积如山。 “陈卿功勋盖世,朕的女儿你随便挑吧!” …… 若干年后。 热血年轻人们,用手中刀杀出一个崭新的大宁皇朝。 美女、地位、权利纷沓而来。 而看破红尘,一心求长生的陈闲,却发现自己修了个假仙。 盛怒之下,少年提刀,劈碎了九万里人间,斩出一条成仙之路。
云里鹿
日更千字
幻想修仙
我体内有仙府洞天在线阅读
方翰本是一个普通打工仔,意外被一座从天而降的小山砸中,穿越到了仙侠世界。 灵台识海之中,自有仙府洞天,开局一分地,洞天日月长。 种田得灵药,丹药当糖豆。 一步步走上长生大道。 (凡人流,种田流)
兰太白
日更千字
幻想修仙
鹿半妖在线阅读
ps:(无金手指,慢热。) 半妖、龙君、异景、云海、大泽、宗门、地府..... 这是人妖共治、神异鬼怪的奇妙世界。 奇人异兽、水宫仙府、云舟月桥、仙阵聚脉、入云抓鱼、道蕴碰撞..... 程远,一矿洞鹿半妖。 在这嘈乱世界里,摸爬滚打,一步步奋斗挣扎,逆流而上。 在回首。 一言半句便通玄,何用经书千万篇。
炖肉于
日更千字
幻想修仙
授徒无限顿悟:请小师叔飞升在线阅读
【收徒成功,奖励顿悟次数2!】 【徒弟领悟无畏剑意,奖励顿悟次数3!】 【徒弟领悟药神体真谛,奖励顿悟次数5!】 …… 授徒后,徒弟收获越大,奖励的顿悟次数越多。 为了广(顿)收(悟)弟(次)子(数),李成不想飞升了。 “小师叔,求您快飞升吧!您的弟子都成仙界大佬了!” 看着制霸各领域的弟子,李成:???
飞升的小师叔
日更千字
幻想修仙
我成了女频修仙小说中的炮灰在线阅读
当发现自己身处于一个女主修仙小说世界中,还是一个炮灰角色后,方晋宇便开始了如履薄冰的自救过程。 直到他看到…… 【今天是铲屎的一天】 【提炼获得颜值+1】 …… 【今天是修炼但没啥收获的一天】 【提炼获得感悟+1】
梦里几度寒秋
日更千字
幻想修仙
诡异修仙:我努力就能变强在线阅读
这是一个诡异妖魔遍地的修仙世界,凡人的性命犹如蝼蚁。 顾云穿越过来,成为了一个普通的衙差,命如草芥,还好觉醒了三个特殊天赋。 天赋:勤能补拙、天道酬勤、明察秋毫。 勤能补拙:你的每一分努力,都会有所积累。 天道酬勤:你的每一分努力,都会有几率获得意外收获。 明察秋毫:你拥有异于常人的洞察力、感应力。 …… PS:非克系修仙,非系统叮叮叮,非古典仙侠,走武道修仙路线,不喜勿喷。
不易而异
日更千字
幻想修仙
我可是正派剑仙在线阅读
苏明,《大道》骨灰级代练,一场宿醉醒来后居然穿越到了《大道》游戏当中,成了一个三流旁门的中的NPC长老。 面对即将到来的玩家大军,想要在这个世界更好的活下去,他需要用尽全力变强。 作为NPC,正常NPC对玩家功能一应俱全,不对,我怎么还有玩家面板?……发布任务?好感度调节?传授技能?出售法宝飞剑? 御剑飞行,出入青冥。昆仑、峨眉、青城、魔教、玄阴教、血魔宗、天火宗,五台派,三教九流争锋。
浮梦三贱客
日更千字
幻想修仙
修仙:我的技能有词条在线阅读
穿越修仙界,拥有了技能面板,练习就能进步,技能升级居然还附加词条? …… “为什么你的火球有五个?还能爆炸?” “为什么你的金刚罩有三层?” “为什么你的回春术能断肢再生?” “为什么你一个炼气期飞得比我筑基期还快?” (无女主,不种/马)
碎落的月
日更千字
幻想修仙
全家都穿越了怎么办在线阅读
全家人都穿越到了不同的修仙世界,靠着一个能够传送物品以及其他特殊功能的聊天群联系上。 于是一家人开启了互帮互助,不太对劲的修仙之路。 【爷爷:身为化学教授,炼丹在我眼里只不过是一系列氧化还原反应的过程罢了!】 【老爹:好歹我也曾是生意人,穿越成魔教教主,也就是换家公司当老板,魔教教徒就是我的员工。】 【老妈:他们这种灵植培养方式产量太低,得靠科学转基因培育才行!】 【老姐:这里没法搞金融,那我就自己创造修仙金融业!】 【大黄:汪汪!】 …… 项南飞看着家人们给他送来的各种丹药,仙草,灵石,功法,才意识到:原来家人才是穿越者最好的外挂! 这是一个全家人在不同世界一起欢乐修仙的故事。
木羽澜风
日更千字
幻想修仙
当前位置: 仙侠 幻想修仙 仙道禁书目录在线阅读
新人免费读 下载起点读书APP
访问网站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