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集 静静的伏尔加河
  • 戳下方气泡,看书友讨论
  • 去客户端看更多精彩讨论
红楼之磨石为玉在线阅读

红楼之磨石为玉

历史 / 架空历史

141.13万字|完本

书籍摘要: 穿越要做的事有很多,李修打算先帮着姐姐改嫁,再娶老婆齐家,有空了再去治治国。有新书逆旅,正在求推荐求收藏求点击,那是一个好看好玩的好故事。
展开更多作品相关

书友榜

我的头像

  • 书友第1名:梵琴煮鹤.
    书友等级: 掌门
  • 书友第2名:milanbj.
    书友等级: 舵主
  • 书友第3名:远山有色近水无声.
    书友等级: 执事

书友还看过

架空历史小说推荐

大唐:神级熊孩子在线阅读
二十一世纪的科研天才李承风穿越大唐,居然变成了李世民的六岁儿子?天赐神级熊孩子系统,李承风揪李世民的胡子,开局狂怼房玄龄和杜如晦,他们对此却又无可奈何。李承风利用自己的天才科学知识,一招南水北调解决天灾,研发出来的杂交水稻可亩产2000斤。灭突厥,降伏高句丽,李承风六岁就被赐封为大唐镇国神王。可谓莫愁前路无知己,天下谁人不识君?
推塔天王
日更千字
架空历史
革宋在线阅读
天下非赵氏天下,乃华夏之天下。吾起兵,也非夺回赵氏江山,而是要光复华夏江山。
绯红之月
日更千字
架空历史
明末乞丐皇帝在线阅读
新书《明末草原霸主》已发布。 老朱当年一乞丐,都能成功,我凭什么就不行? 乱世出英雄,同是小叫花,十二人只有我活了下来,我不是英雄,谁是英雄? 崇祯十年,秦宇重生谷城一小乞丐,当饱餐一顿后,内心的野心就开始蓬勃燃烧。 Q群:626352323
梦里捉鬼
日更千字
架空历史
这个皇子要上天在线阅读
这是一个不存在历史中的朝代。 这也是一个精神资源贫瘠的朝代。 额,编不下去了。 新手写书,写作手法,人物描写,情节把控都不到位,毒性很深,非百毒不侵者不要入内。 若偶然误入此处,还请各位看官口下留情,骂我就好,不要涉及家人.... 新书《文娱大系统》已发,望各位加以点评。
十里长安街
日更千字
架空历史
手眼通天在线阅读
【新书《不跪即是神》已发!】 一盘大棋,南北相衡。 天下众生,皆进局中。 有单车直撞,有马踏连营; 有炮打两岸,有百将争雄; 有国士无双,有大象无形。 乱世狂澜里,有一袭白衣渡江,如小卒过河,一人一剑,一往无前。
暗形
日更千字
架空历史
大当家不好了在线阅读
小喽啰:大当家,不好了,他们打进山来了。 林子然:慌什么,稳住! 小喽啰:那我们现在怎么办? 林子然:让兄弟们赶紧收拾东西,我们立即走人! 小喽喽:我们跑? 林子然:不跑你还想咋地? 正经版:永昌四十八年,藩镇混战,民不聊生,这一年的秋天,青山镇城外来了一个年轻人,他说:大恒该重新统一了! (雨天新书,一如既往的稳定更新,请诸位放心收藏阅读,读者1群:31779983,读者2群27661165)
雨天下雨
日更千字
架空历史
醉迷红楼在线阅读
一醉入红楼,庶子可成龙。  十二金陵梦,扶摇霸业中。  读者群:三七九,三零三,零七六
屋外风吹凉
日更千字
架空历史
开局染血,手刃宋太祖在线阅读
本来是一个短篇小说集,结果错误地投成了架空历史,整个小说包含四个故事,分别是架空历史,仙侠,传统文学,和医生文。 每一个十至二十万字左右, 如果有经历,还会写一篇搞笑的都市文练练手
冬徒ning
日更千字
架空历史
秦时:从签到墨家开始在线阅读
新书:北宋第一臣,跪求支持! 嬴天原本是蓝星的大学生, 五年前穿越到秦国,成为秦候三公子,开启了系统。 第一年,签到了墨家,成为墨家钜子,耳目遍布天下! 第二年,签到了罗网,掌控了秦时明月世界的江湖,罗网所在咸阳。 第三年,签到了三万玄甲军,被安排在了咸阳。 今年已经是第五年了,签到了九千万石粮草,储存在咸阳粮仓之中。 虽然我名义上是咸阳城主,但是我没赴任啊,你总是签到在咸阳,这不是坑爹吗? 这一天诏令道:上命,调三公子赢天即刻赴任咸阳,总揽咸阳军政大权! 在乱世之中,面对天子威压,诸国虎视,为了生存,不得不气吞万里如虎,奋六世之余烈,志在东出,智斗天子,北灭百戎,横扫诸国,一统寰宇。 成为秦国大帝的嬴天登上九丈高台,向天下振声宣布:波澜壮阔的战国时代,至朕而终。 结合秦时明月天行九歌的历史幻想。 历史架空幻想文,历史党请勿细究!
四海翻腾云水怒
日更千字
架空历史
当前位置: 历史 架空历史 红楼之磨石为玉在线阅读
章节试读
第一集 静静的伏尔加河

    公元1762年,罗莎国皇储夫人叶氏发动宫廷政变,夺取国之大权,登基宣告天下为罗莎国女皇。

  1765年,罗莎国使节将女皇的消息带到了华国。希望两国继续友好往来,重开丝绸之路。

  华皇感慨昔日两国并肩除却蒙元的岁月,特此认可了女皇的名号,并亲改国名罗莎为茜香女国。

  从此,两国商道互开,无数商人沿着丝绸之路东来西往,互通有无。

  茜香女国因此收益颇多,国库也日渐丰厚。女皇见时机已到,起刀兵杀向罗斯公国,一是要报当年罗斯公国阻扰自己登基之仇,二是要收罗斯国土于囊中。

  这一乱就是三年,自此,罗斯国的伏尔加河被鲜血所染红。各地盗匪贼兵趁机作乱,将一个好好的鱼米之乡米变成了人间炼狱!

  这年夏末时分,伏尔加河的一处码头,缓缓靠过来一艘内河大船。

  码头的兵士按例要上船检查,船老大恭谨的请兵士上船,打开一个个舱格,露出里面的丝绸茶叶并一些瓷器。

  “这都是从华国贩运过来的,要运去普鲁士。这是我们的通关文牒和税金。”

  兵士掂掂船老大塞过来的钱袋子,眉开眼笑的拿了几样货物,心满意足的检查完毕下了船。

  一个水手看着他们走了,才靠近船老大小声的嘀咕:“老大,有个羊羔子看着是活不成了。怎么办?”

  船老大皱皱眉,钻进船舱里面,打开一个暗格,里面赫然挤着十几个六七岁的孩子,都被堵着嘴绑着手脚躺在里面。

  毕竟都是孩子,屎尿都是随心,又惊又吓之间,当然控制不住自己。这小小的暗格里的气味可想而知。

  船老大用手捂住鼻子,闷声告诉手下:“半夜的时候给他们洗洗,也透透气!这味道能特娘的熏死个人!那个小子呢?”

  手下随手拨拉开惶恐的孩子们,在角落里找到那个蜷缩成一团小身子,一把提溜出来扔在了船舱里。

  这是个黑头发的小男孩儿,梳着一个朝天辫,一身脏兮兮的衣服,上面不是屎尿就是呕吐之物,腌臜的很。

  “妈的晦气!”船老大摸摸这孩子的鼻息,确实出气多进气少,眼看着就不行了。

  “就这么一个东方小子,我可是花了大价钱才从那群波斯人手里买来的,神圣教廷那里可是最喜欢东方的小孩子了。这下可好,赔了赔了!”

  手下赶紧劝了几句:“还有这些罗斯的女娃呢,教廷那帮大老爷们最喜欢这里的女孩儿,兴许能卖个好价钱。”

  船老大叹口气,又把这孩子扔进了暗格里,随手盖上暗门:“晚上带他上岸,随便找个地方埋了吧。不许偷懒扔水里,这小子样子不一样,会被人发现的明白了吗?”

  手下咧着嘴嘿嘿笑起来:“哈拉哨哈拉哨!只是老大,弟兄们能不能上岸找点乐子去,这一趟可是素的狠了。”

  船老大从怀里扔出几枚银币,喊了声滚,伴着几声淫笑,船仓里又恢复了安静。

  暗格下,那个黑头发的男孩儿被刚才那一扔,脑袋重重的砸在船舱上,一抹鲜血缓缓的顺着脸颊流下来。

  我这是怎么了?

  李修被这伤口的疼痛,刺激了神经,缓缓的张开了双眼。

  黑暗、极度的黑暗。眼睛里什么也看不见。

  这就是死亡的世界吗?我怎么还能感到疼?不是说无知觉了吗?另外,这里怎么这么难闻?

  随着思维的活跃,一连串的感知随即而来,李修脑海里闪过一幅幅过往情景。

  先是一处有着亭台楼阁的大宅子,很多人围着自己转,有男有女。

  继而是一个大湖,一个小孩子穿着一身锦袍,就是身上这件;开心的看着湖面上升起在半空中炸开的一朵朵烟花,美轮美奂。

  忽然眼前一黑,小男孩就被装进了一个麻袋,惊恐伴随一生,直到李修醒的那一刻,小男孩才如负重释一般,眼里不再有绝望。

  这是魂穿?

  享年二十六岁的外卖小哥李修,用科学的知识解释了自己现在的处境。

  我---穿越了。

  这是哪儿?我怎么被绑着?哦,对了,从那个麻袋套头的动作可以推断出来,“自己”不是被绑票就是被拐卖。

  我草!拐卖!你大爷的,落在人贩子手里,我还有个好吗!

  冷静!冷静!冷静!

  我再想想,你是谁?我现在又是谁?

  这个问题现在没人能答复他,记忆碎片很快融进了脑海最深处,他出现了短暂的失忆后,又昏了过去。

  再醒过来的时候,就觉得全身被泡在了冷水里,睁开眼勉强的分辨出来,自己又被一个麻袋装了起来,耳朵里听着哗啦啦的声音,应该就是流水声。刚想动一下,又极度控制住自己的身体,嘴巴里倒是没有了堵嘴的布条,赶紧趁着还能吸口气的时候,不管这具身体是否承受的住,狠狠的吸了一大口气,就屏住了呼吸。

  整个人全部被浸泡进了水里。

  这是把我扔河里了?

  不对不对,我怎么感觉是被人背在身上泅渡呢。

  李修在水下睁开眼睛,小心翼翼的感觉着四周。自己应该是面朝上,所以先浸湿的是身子,最后才在河水泡到脖子的时候醒过来了;耳朵还没疼痛,说明在水下的深度还没有三米,也就两米多。因为麻袋的原因,他并不能看到水底可以反射的光线,只能以此判断水深。

  一万多的潜水证没白考,两米多的水深加上水流的推力,背着自己游泳的人,估计一分钟后就会换气。

  我要撑过这一分钟,倒计时开始!

  一边数着数,一边活动一下双手。手腕交叉紧紧束缚在胸前,这是标准的下葬姿势,真当自己死了啊。

  不过也好,因为手就在胸前,低低头就能捏住自己的鼻子,轻轻的张开小嘴灌进半口水进去,松开捏鼻子的手,让肺里的空气缓缓的通过鼻子吐出来一些。

  咕噜噜,一阵气泡升起来,他完成了一次水下的换气。

  数到八十了,他已经换了三次气,就要憋不住的时候,背着他的人也从水里抬起头换气了。

  眼前一亮,李修赶紧清空嘴里的水,很吸一口空气后狠狠的咬住了绑住手的布条,要想活命只能松开这个束缚,否则就算出了水,自己还是一样的任人宰割。

  又是一片黑暗和窒息,李修在水下开始用舌头感受着纤维的经纬度,再用牙一根一根的咬断。

  终于在第三次换气的时候,他吐出了嘴里的布条,趁着麻袋再次进水的时机,完成了一个转身,背着他的人也有感觉,动作明显停顿了一下,等了片刻觉得自己可能是多心了,这才又开始顺着水往下游游去。

  李修更加小心的用小手摩挲着麻袋,尤其是头顶的绑口和脚下的袋底。

  绑口肯定是在外面绑死的,不出意外的话是打不开。

  那么就求着麻袋底部曾经破损过了,因为要装东西的原因,麻袋会经常被拖来拖去,最先破损的就是底部。

  天爷啊!这帮杀千刀的千万别发善心用条新的麻袋装我,越破越好,越烂越棒!

  心里祈求着,用那双小手顺着一个方向摸去,终于,他摸到了漏洞!

  这还等什么,有手有牙的开撕吧。

  可怜的乳牙掉了三颗后,在又一次的出水换气时,他已经把能把脑袋伸出了麻袋。

  头过身过,你大爷的给我等着。我一个送外卖猝死的人,招谁惹谁了被你们这么折磨。合着我就不能好死是吗?

  那就来吧,老子跟你鱼死网破!

  诶不对,是网破你死!

  随着破口越来越大,背着他的人终于感觉到了不对,怎么背上越来越轻呢?用手往背后一摸,是大吃一惊!

  人呢?

  急忙要出水想看个仔细。

  忽然,脖子上被什么东西紧紧的勒住了,肩膀上一沉被两条小腿又缠住了自己的脖子,身子一顿出水就没出去,一口气岔在嘴里,沉了下去。

  怎么回事?难道是水鬼?

  他是心中有鬼,越怕鬼。这一口气又没有换,越使劲挣扎,脖子被勒的越狠。忍不住张开了嘴,咕嘟嘟几口河水灌了进去,直达肺部,不一会儿他就喉管呛血,淹死在了水中。

  这事说起来慢,可动起来很快。

  李修是数着数等着脱困,前面都八十秒的时候换气,他在数到六十五的时候猛地松开已经被他拆开的麻袋底,小身子笔直的往下一沉,就脱离了束缚。

  眼睛在水下紧紧的盯着那人的动作,看他往后一摸的时候,使劲的踩水,从他的背后浮上去,趁着他要出水的时候,双手一抓他的肩膀,把那根原先绑着手的布条就勒在了他的脖子上,再借助他的力量,比他先一步出了水。

  出水换气,再狠狠的把自己砸进水里,用尽全身的力气狠狠的勒住布条。

  此时那人若想翻盘,只能是打晕自己再出水,否则就是同归于尽他也休想脱身。

  这点事真论起来道理很简单,先不说李修的有意为之,此刻他就算是个溺水的孩子,只要救法不得当,他一样能拖死一个成年人。

  不敢松手,哪怕已经透过水面的反光看见了染红的河水,李修也不敢有丝毫的大意。直到几次短暂的换气后,他才确认自己反杀了。

  因为,没人可以在水底憋气五分钟,就是有,也不是这个眼睛突出来的家伙。

  李修松开手,放松身体,让自己浮上水面,仰面朝天的躺着,任由河水把自己冲到岸边。

  手脚并用的爬上岸,看看静静流淌的河水,痛哭流涕!

  

下一章
新人免费读 下载起点读书APP
访问网站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