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章 你打太狠,我会讹你

  许尔戈怀揣忐忑的心情,在午饭七分饱后,龟速向花圃长椅方向移动……

  总所周知,只要别吃太饱,被打的时候就不会吐。

  许尔戈自然不可能傻站着挨揍,所以他事先找到了一根棍子,那是从木椅子卸下来的椅子腿,十分趁手。

  如果是姜亦婕出手,那没什么好说的,这顿揍应该挨,合理挨,毕竟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

  但如果是别人动手,那可别怪椅子腿抡圆无情了!

  不管男女美丑,照杀!

  几分钟后,许尔戈看见了传说中的花圃长椅,同时也看见了正坐在椅子上的姜亦婕。

  只有她自己一个人。

  许尔戈犹豫再三,最终还是将手中的椅子腿给丢弃到了草丛中,视死如归向她走去。

  姜亦婕抬起头,直视许尔戈。

  两人四目相对间,没有人说话,一种难言的尴尬气氛,开始蔓延。

  许尔戈的目光开始四处躲闪,然后一不小心就瞄见架在长椅边上,一个黑色的网球拍包。

  听说,姜亦婕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网球打得贼溜……这网球拍可比羽毛球拍贵的多,姜亦婕应该不会用它来打人的……对吧!?

  “那什么……”

  许尔戈理亏支吾说不出话来,因为他才注意到姜亦婕此刻绑着一条马尾辫,鬓发间有微微细汗,不由心惊肉跳起来。

  或许姜亦婕在自己过来之前,已经做了一定的准备工作。

  绑头发是为了打人的时候,不会碍手碍脚……冒出的汗水是动手前的热身运动,是为了施暴过程中不会抽筋……

  不愧是一直在学习上碾压我的女人,细节,全都是细节啊卧槽!

  许尔戈仿佛能够听见自己小心脏在怦怦的狂跳不止。

  最后,在姜亦婕平静目光的注视下,许尔戈鼓起勇气,干涩问道:“姜同学,你午饭吃了吗?”

  姜亦婕清冷回道:“我肚子不饿。”

  许尔戈一颗心立刻提到了嗓子眼上,这句话的潜台词就是被我给气饱了对吧!?

  气饱了打人,肯定很用力!

  罢了,伸头一刀,缩头也是一刀,如果不是他私自去偷看姜亦婕的手机,自然不会出现这档事。

  说到底是他窥探别人隐私在先造的孽。

  自作孽,很安详。

  哟,虽然社死和挨揍都会很痛苦,但这事必须拎清楚,真男人不需要找借口,只需要放学别走♪

  许尔戈露出扭曲的笑容,干笑道:“如果可以的话,只用手行不行?”

  姜亦婕:???

  你要我用手干嘛?

  姜亦婕先是想歪了一下,随即觉得光天化日,朗朗乾坤之下,许老二不可能有那么大的狗胆子。

  那么……

  姜亦婕顺着许尔戈的目光看向球拍袋,好像明白了什么,眼眸深处多了一丝玩味的笑意。

  她拿起旁边的网球拍袋子,打开拉链,从中拿出网球拍,然后站起身来挥了挥……

  呼!

  呼!

  那是死亡的声音!

  许尔戈咽了咽口水,头皮发麻,一颗心从嗓子眼直接提到了天灵盖上!

  他后悔了!

  应该拎着椅子腿过来的,绝不会还手是一回事,总是起码要给姜亦婕以一种兔子逼急了也会咬人的姿度,哪里会像现在这样子,气势矮了一头。

  “姜同学,请你冷静一点,你要是打我容易构成故意伤害罪,会被判处一年以下的拘役或者管制,伤势轻微,判为有期徒刑半年,伤势在轻伤和重伤之间的,被判为有期徒刑一年,伤势逼近重伤的情况,判有期徒刑一年零六个月。”

  许尔戈希望用法律的力量,让姜亦婕放弃用网球拍揍自己的念头。

  这可是网球拍,竖着砸下来的话会进医院的,不要开玩笑的。

  “如果我坚持呢?你是会还手打我?还是会报警抓我,让我去坐牢?”姜亦婕抬起手,网球拍抵在许尔戈肩膀上,平静问道。

  许尔戈咳嗽两声,然后讪讪一笑,说:“如果你用手打我出气的话,我肯定不会报警,而且我还会站着不动让你打。”

  “但是你要是用网球拍的话……”许尔戈想了想,认真说:“我会讹你的,你可能不知道我很穷的,穷的很没有志气,少说讹你家几十万。”

  姜亦婕听到这话,终于忍不住笑出了声,温柔说道:“几十万?我给你几十万亿,你想要我就烧给你。”

  什么是用最糯的声音说着最狠的话,这就是了。

  许尔戈无言以对。

  几十万亿我是花不完的,还是留给你自己吧。

  这要是按照一般情况,他直接就把这话撂出去了,但这次情况特殊,只能憋着……

  姜亦婕非常神秘,家住哪里,家里有几口人,家境怎么样,初中时期在哪里读的书,以前是不是也这么高冷,一切都如同披着一层迷雾。

  他对姜亦婕并不了解,同班三年,也没有听说姜亦婕有什么玩得来的朋友,但有小道消息称,姜亦婕家里有钱有势。

  有钱有势……

  平头老百姓的克星!

  一中藏龙卧虎啊,辛亏他早有准备,在过来的时候,打开手机录像,将手机放在隐蔽角落摄像头朝向这里了!

  希望,姜同学能够知点趣,不要得理不饶人,打法不要太过火,不然真得讹点医药费了。

  但下一秒,姜亦婕将球拍架在椅子上,平淡说道:“你以为我要打你?”

  “出了这种事肯定是要找补回来的,大家都知道我穷的叮当响,要钱肯定是没有的,我也想不到你有什么事情需要我帮忙……”许尔戈一阵分析,帮姜亦婕总结了几种出气的方式,可能性最大的就是打一顿。

  “事情既然已经发生了,那么打死你也无济于事……”

  “你应该庆幸没有说那手机里的番是我的,虽然有很多人怀疑,但毕竟没有证据,我也算不用像你一样躲在家里,这一点我要谢谢你。”

  “但是,这不代表这事就和你偷看我手机的事就扯平了!”

  姜亦婕语气轻飘飘,杀意深藏。

  许尔戈丝毫不怀疑,如果当初他不背锅,任由锅砸在姜亦婕头上。

  那么姜亦婕会刀死他,然后抱着他的脑袋去乘船,消失在无边无际的海平线中。

  “应该的应该的,我惹的祸,我一个人背锅就行了。”许尔戈露出勉强的笑,感谢姜亦婕的不杀之恩。

  本来都以为要被挨揍了,结果没有,这真是幸运啊,感觉不幸在离我远去。

  “……”

  姜亦婕看着许尔戈一脸庆幸的模样,突然间有点心疼许尔戈,虽说这都是他的错,但想想若是当时坐在讲台上的人换做是自己,怕是跳楼的心都有了,哪还有胆子重新回到学校……

  而且还戴上眼镜,换了个更加显眼和突兀的新造型。

  哟呵,明明已经很凄惨,却依旧那么勇敢。

  这或许就是真正男子汉才有的勇气吧!

  这份同情仅出现不过三秒钟,姜亦婕就掐死了这份心疼许尔戈的念头。

  自作孽,不可活。

  别偷看别人的手机不就没有这事了吗?

  上了锁还能解锁,你是雄盗啊?

  姜亦婕深呼吸一口气,平静开口道:“许尔戈,我有件事要和你说。”

  “姜同学你说吧,只要我能做到的事情,我在所不辞!”许尔戈拍着胸脯,应道。

  他跟姜亦婕原本就没什么深仇大恨,人家就是学习成绩比他好,总是在考试时压他一头。

  每次许尔戈看到自己又是第二名,就很郁闷,但这种郁闷通常只维持一会,毕竟总无法怨别人考试比自己好,分数比自己高。

  对于一个厉害的对手,不应有恨,而是有动力。

  许尔戈只是不喜欢的是姜亦婕冷冰冰的态度,但突然发现姜亦婕喜欢li番,一下子觉得这人还是挺接地气的。

  “我也不兜圈子了,那交换一下微信吧,以后我有需要用到你的话,你要保证随叫随到!”姜亦婕道。

  随叫随到?开什么玩笑?这是要拿我当奴隶了?!

  许尔戈果断翻了个白眼。

  “这就是你承诺的在所不辞?”姜亦婕冷笑着嘲讽道:“男人的嘴,骗人的鬼。”

  许尔戈辩解道:“我也没说不答应,可凡事得有限度,我不可能成为你二十四小时的奴仆吧?”

  “那就十个要求,以高中为限,过期不用既作废。”姜亦婕退而求其次。

  姜家这俩姐妹怎么回事,怎么都喜欢用条件当做筹码,有什么事直接放在台面上来讲不就行了嘛!

  姜亦婕沉吟片刻,然后说:“我提出的这十个要求并不是为了控制你,而是为了和你达成共同进退的联盟,你虽然说你用我手机搜番看,但我从最近大家看我的眼神我就知道,有些人心存怀疑。”

  “当然,既然大家是同盟,我也会为你办三件事情。”

  “我在学校没有朋友,如果可以的话,在我死的时候,我希望抓你一起垫背。”

  许尔戈:“……”

  这是个明白人,已经在考虑身后事了。

  但是,许尔戈还是选择据理力争,讨价还价:“我希望保留我拒绝的权利,还有,为什么你要求的是十件,给我就剩三件了,大家都是平等的好吧!”

  姜亦婕:“全心全意不敷衍?”

  许尔戈认真道:“只要我答应的事情,我一定做到!”

  “我也是。”

  姜亦婕说:“你我各自都可以保留拒绝的权利,但十件事情,一件都不能少。”

  “诶诶诶,现在问题的关键是为什么我要给你办十件事,而你只需要给我办三件事。”

  “因为我知道你的上限在哪里,而你根本不知道我的上限在哪里。”

  姜亦婕霸气的说:“就像是考试,你考满分是因为你有满分的实力,而我考满分,那是因为试卷满分只有一百分。”

  “家境同样如此,几天前我已经里里外外把你调查清楚了,包括你从哪个医院出生的。”

  许尔戈:“……”

  这话感觉很恐怖,仿佛在说,我说拉你垫背,可不是开玩笑的。

  许尔戈怂了:“我明白了,十件就十件。”

  姜亦婕很满意,如果许尔戈随随便便就满口答应自己,她会认为许尔戈只是敷衍自己。

  凡事据理力争,讨价还价,那说明许尔戈多半是个非常有契约精神的人。

  使用这样的人,她会放心不少……

  姜亦婕补充道:“如果我交代你的事情非常难办,我会付给你相应的酬劳,丰厚的酬劳。”

  许尔戈本来还有点小芥蒂,但一听有酬劳,姜亦婕还着重在【丰厚的酬劳】五个字上加重了语气。

  他顿时就不是那么介意了。

  果然,姜亦婕真的有仔细调查过他了,知道他是一个被贫穷扼住了喉咙,有钱就能使他推磨的人!

  “咳……这样的话,那我没有问题了。”

  姜亦婕拿出手机,打开微信二维码,然后看向许尔戈。

  许尔戈摸了一下口袋,顿时想起来,自己的手机现在还开着摄像功能,放在远处草丛里呢。

  不过不要紧……

  许尔戈镇定自若道:“姜同学,我的手机放在书包里了,我记性好,你说一遍号码我就记住了。”

  姜亦婕:“你报我加你不就行了?”

  “还是我回头去加你吧。”

  许尔戈并不确定自己手机有没有关静音,万一姜亦婕一个电话打过去,响了,他会当场社死!

  姜亦婕抬头,深深凝望许尔戈的神情,问:“你手机到底放在哪里了?”

  许尔戈:“……”

  【社死值+99+99+99……】

  不幸啊!

  

第八章 你打太狠,我会讹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