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二章 谬赞了,有手就行【求大家关注~】

  许尔戈好奇问道:“老板,骗你的是帅哥?”

  “不是啊,是一个女生,她说自己的爸爸妈妈全死了,只剩自己和爷爷相依为命,然后聊了好多事情,我看她挺可怜的,我一心软就买了两斤茶叶,拿回家给我老爸喝的时候,他才说我被人骗了。”小姐姐语气有些不忿,显然一想到被骗,还是很不爽的。

  许尔戈立刻懂了,这完全就不存在什么色心了,纯粹是这位老板比较好糊弄,比较好骗。

  这个小姐姐,为什么感觉有点像姜小妮?

  不会的,姜小妮可不知道我在搞游戏陪玩……

  许尔戈晃了晃脑袋,连忙甩掉这个念头,如果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那这个太吓人了。

  许尔戈轻声说:“恕我直言,这不是你的错,只是你的善良被坏人所利用了,请保持你的这份善良。”

  “你这是希望我又被骗吗?”

  “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想说的是不要因为被骗过一次,就丢失掉自己的同情心和善良,毕竟下一次碰见的可能是真正需要帮助的人。”

  “也是,辛亏没被骗多少钱,也就几万块,但是善良的心不能丢,我爸也是这么安慰我的。”

  几……万?

  他干一整年陪玩,说话都把嘴巴给说干了,手甩的直打哆嗦,熬夜都熬出黑眼圈,都不一定都能挣到那么多钱!

  许尔戈瞬间板脸,认真说道:“老板,我还是希望你将来遇到这种事情,事关钱财问爸妈,多一分警惕,少一分相信别人!”

  “……欸,你刚才不是这么个意思。”

  “你这被骗的有点多了。”

  “小哥哥,你得有三四十岁了吧,你说的话跟我爸后来说的话,意思差不多啊。”

  “你家一定很有钱,你爸居然没打你。”

  “……”

  “唉,真希望她说的是真的,她的爸爸妈妈真的死了。”小姐姐最后对那个骗自己的人,许下一个美好的祝愿。

  许尔戈:???

  上号了……

  小姐姐说:“我玩瑶可以吧?然后你玩打野,我想保护你。”

  “可以,你喜欢贴着什么英雄?”

  许尔戈内心波澜不惊,陪玩职业守则第一条,不要和自己的老板谈恋爱,可以撩但不能认真,不能真的心动。

  爱上不知道对面长什么样子,互相之间都不知道底细的人,有没有未来,会不会幸福不好说,关键是在那之后玩游戏就成了费时费力没有回报的事情。

  感情?感情能当饭吃吗?

  游戏是挣钱的工具,而不是泡妞的工具。

  小姐姐说:“嗯~你玩个帅一点的,秀一点的。”

  许尔戈诚实的回道:“我每个打野英雄都很秀,相信我,我是职业的。”

  “可可可。”

  许尔戈最终选了一个马超,当国服的标志秀出来的那一刹那,他相信现在想必小姐姐的安全感已经爆满了。

  “你居然还有一个国服的马超,哇,你好厉害啊。”

  “谬赞了,有手就行。”

  许尔戈的操作没有问题,大局观更是优秀,可以上国服的那必须都是有两把刷子的人。

  恰好,你戈刷子硬的很。

  开局了,小姐姐的瑶就买好宝石跟着许尔戈的马超刷蓝二级配合中路成功抓了一波中单,拿河怪……

  这些都是老套路,可以试探性的知道对方中路,辅助和打野和乙方中路队友,都是什么样的意识水平。

  这一局对面的实力和阵容,十分投吧,不能再多了。

  小姐姐的辅助玩的很一般,一看就是白银水平,显然花了不少钱才被带上的星耀……

  这时候就要说起陪玩职业守则第二条了,绝对不能说老板菜,要夸老板优秀。

  人头送得多,那就要说老板是牺牲自己保全队友。

  无故漏视野,那就要说老板是拿自己做诱饵,主动引诱对方过来。

  打团打一半时率先独自满血跑路,那就要说老板是为了不被团灭而留存有生力量。

  反正,只要给钱,老板啊永远是对的!

  老许一张嘴能捧啊,直捧得小姐姐开心忘记自己其实是个菜逼,化成一只鹿追着对面射手跑,最后又成功挂掉了几次。

  最终,险胜两局输一局……

  这已经是运气很好了,这三盘所匹配的队友,没有和惊喜小姐姐一样的坑队友,不然赛季初这种星耀局,很容易就翻车的。

  两胜一负,输在一把对面有两位上分高手。

  但即使如此,小姐姐还是很开心,直接微信打赏了一个两百块钱的红包,还直说许尔戈实力超强特别秀,说话幽默又好听。

  许尔戈收下钱,心中默默想道,实力强的有大把,舔的舒服才是关键。

  两人又开了一局,对方的水晶爆裂显示胜利之后,小姐姐开口说话了:“不行了,十一点多了,我要睡觉了,熬夜是皮肤的大忌。”

  “这样啊,那好吧,早点休息。”

  小姐姐说:“你明天上吗?我还点你。”

  许尔戈答应了:“好啊,那咱们就这么说定了,不见不散。”

  “嗯呐,晚安。”

  ……

  惊喜小姐姐下线后,许尔戈刚准备把自己再挂出去再赚一点生活费,微信窗口就弹出来了一条信息。

  一枝花独秀:“小白菜,我看见你的号在线,你接单吗?”

  许尔戈打字回复:“刚刚结束一单,花姐,你要光顾小弟生意?”

  “当然!”

  一枝花独秀,简称花姐。

  这一位就要追溯到许尔戈刚做陪玩的时候,最初一批支持自己的老板。

  几个月前,许尔戈刚刚搞陪玩,生意那叫一个惨淡,虽有一身高超技术却因为初出茅庐而不得入门,就差没有去印小纸片塞别人门缝介绍自己……

  就在快要断粮的时候,是几个菜逼小姐姐轮流把自己奶了起来。

  那段时间,是老许掉星最为厉害的时候……

  他不得不在大半夜,偷偷补星。

  不补不行,国服的标志和省服的标志,一单中间差着好几块钱呢!

  直到有一次,他在一次单排的对局中连续两次碰见了花姐,两次都是敌人,花姐所玩的中单,接连被他有针对性的给抓爆了。

  针对这一情况,花姐对他进行了友好的慰问,满嘴喷粉,许尔戈投桃报李,还之一番友好的寒暄,口吐芬芳。

  再然后,两人私下约了一波单挑切磋。

  正所谓不打不相识,从那之后,花姐就被征服,成为许尔戈手里最为优质的客户。

  有没有钱是两回事,花姐自身就是省服级别的中单高手。

  别人找陪玩,是为了不被对方血虐,不被队友骂菜逼。

  这一位找陪玩,是不想被随机匹配到的蠢货队友给坑了,毕竟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

  花姐脾气不好,已经不想再因为喷人而被举报,封号……

  “小白菜,好久没和你玩了,最近什么价位?”花姐直接开语音说话了。

  听其声音和说话不做作的语气,年龄至少二十多岁了。

  “一单三十。”

  花姐语气很惊讶:“哎呦喂,这才多久没见,你身价怎么涨得那么快,你是不是在糊弄我?”

  “我说姐姐,我难道现在就不值这个钱吗?以前是刚出来卖,不懂事,现在已经轻车熟路了,三十真不贵。”许尔戈回道。

  “呵,你还不贵?太子酒店的烧花鸭都没你涨价涨得快!”花姐吐槽道。

  她曾经也想凭借自身不差的技术,白嫖许尔戈,但老许没有答应。

  “花姐,肉吃多了容易上火,请多吃新鲜蔬菜。”

  许尔戈言外之意,我这种嫩草有时候比肉值钱多了,解腻。

  “行行行,三十就三十,老规矩,咱们俩的关系五折行不行?”花姐讨价还价,一开口就是一刀砍一半。

  “当然行了,花姐你是带艺上门,别说十五块钱,就是十块钱我也是甘之若饴。”许尔戈客套了一下。

  “这可是你自己说的啊,那就十块钱,先来个二十单,今天打不完的,记在下次。”

  许尔戈看着微信发来的两百块钱转账,恨不得给自己一嘴巴子,让你客套,让你多嘴。

  一单少五块,二十单就是少一百,将来指不定还会因为这个价格而间接造成多少损失呢,那得少吃多少只烧鸡!

  扑街啊,心疼死我了!

第十二章 谬赞了,有手就行【求大家关注~】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