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三章 我要这铁棒有何用~

  姜小妮切换掉微信,关掉手机,拿开佩戴式的变声器,然后撑了一个懒腰,揉了揉发酸的眼睛。

  她是真佩服许二郎能玩游戏,一玩就是一整夜。

  她要是玩一整夜,明天保准上学时就是一副浑浑噩噩,迷迷糊糊,快要垮掉,快要坏掉的模样。

  别说一整夜,就是再玩一个钟头,她都不行,快演不下去了。

  没错,姜小妮早就知道许尔戈在做游戏陪玩,只不过是许尔戈不知道她知道他在做游戏陪玩。

  她很有自知之明的,许二郎那么鸡贼的一个人,任何蛛丝马迹的线索都有可能被他给精准捕捉到,帮他或是对付他,都必须做足功课!

  当初最开始那给许二郎下单的几个小姐姐,都是她扮演的。买了好几个号,又用上不同的微信,再弄来几个不同性格的女性角色模板剧本。

  扮演的这几个月下来,姜小妮感觉自己都要变成影后了,例如今天这一个角色,就是一个性格有点抖S倾向的重口味小姐姐。

  姜小妮喜欢和许二郎一起玩游戏,一起聊天的那种感觉,不累。

  但如果这个过程中让她用上另一种虚构的性格和说法方式,那说实话,就有点不轻松了,需要仔细斟酌要说的每一句话,语气和说话方式也不能像自己,简直太耗费心力了。

  顶多一个多小时,时间再长就会露出马脚……例如玩游戏送人头的风格,现在回想起来,被夸的有点太上头了呀。

  辛亏玩得是不熟悉的英雄,要是她拿出自己擅长的英雄这么送,肯定逃不过许二郎一双敏锐的狗招子,还有不能一次打赏太多,人傻钱多这种标签最好不要出现,不然肯定要被许二郎给看出端倪来。

  还有刚才卖茶叶的那个话题,她一不小心就差点露馅了。

  还好当初她觉得被骗这事有点丢人,没好意思将其告诉给许二郎,这才蒙混过关了。

  这一切,都要怪许二郎这个人缺心眼,不肯吃自己的软饭。

  他要是聪明一点,告白,然后和自己交往,那不就没那么多麻烦事情了嘛。

  她至于像现在这样劳心费神吗?

  姜小妮拿出了许二郎的语文书,打开翻到第四十五页。

  四十五,那是她在班级里的序号,按照当时入学考试成绩在班里的排名而定下的,当时她是倒数第二名。

  嗯,许二郎是正数的第二,这是命运吗?好巧哦~

  四十五页中夹有一张鬼画符,这符是姜小妮重金求来的,按照卖家所说,这符专门用于蛊惑人心,生效之时,许尔戈就会爱她爱的死去活来。

  本来放在许尔戈家里效果会更好的,但没关系,放在许尔戈的书里效果也是一样的,就是可能生效有点慢。

  嗯,卖家是这么说的。

  嘿嘿……嘿嘿嘿……

  ……

  ……

  花姐的技术和意识,完全吊打刚才那位惊喜小姐姐。

  和这样的高手玩游戏,那才叫上分,和菜鸡玩游戏,一半几率上分,一半几率是上坟。

  两人玩了七八把,清一色的连胜。

  手握双输出位置,哪怕队友坑一点,只要不是送个不停的傻批,总归能够秀的起来。

  时间不知不觉到了半夜两点多,花姐打了个哈欠,表示自己有点困了。

  许尔戈抓住机会,提议道:“花姐,我给你唱首歌吧。”

  花姐一下子就清醒了。

  小白菜的歌声?

  记忆仿佛回到几个月前,自己听小白菜说话时嗓音条件挺不错,塞了点钱要他一展歌喉,来一首歌曲。

  小白菜唱了,但差点被把她送进殡仪馆。

  白瞎了一副好嗓子,竟是个唱歌跑调的……

  花姐拒绝道:“别了吧,你唱歌什么水平,姐姐我已经深有体会,我花钱只想让你陪我上分,而不是让你搞死我。”

  “瞧不起人是不是!?射别三日当刮目相看,我已经变了,我再也不是以前那个我了。”许尔戈认真道。

  “是shi,不是she,你故意的射不射?”

  花姐说话是射不分,许尔戈没少用这个梗取笑她。

  花姐又打了个哈欠,似乎真的有点困了,忽然改口道:“算了,你要唱就唱,听你唱歌的话应该可以提提神,没准比咖啡管用的多。”

  许尔戈:“……”

  【社死值+1+1+1……】

  这句话,杀伤力不大,侮辱性极强。

  太过分了,必须让花姐知道,什么叫做人是可以改变的。

  许尔戈望着个人技能栏上的高级演唱技巧,自信心爆棚,说:“我给你唱首【悟空】!”

  “一上来就是这么高难度的歌曲?”花姐语气有点无奈,显然有些想清醒,但也有些不想听:“你悠着点。”

  许尔戈点开伴奏,点击伴唱,然后听着一阵前奏,抓住鼓点,用心唱了起来:“月溅星河,长路漫漫……”

  ……

  广东的某个大城市里……

  闫允礼躺在沙发上,原本懒散的姿态,在听到许尔戈歌声响起的一刹那,骤然愣住了,整个人不由坐直了起来。

  她可不是门外汉,她的职业就是某音乐公司的音乐副总监,对于音乐这种东西,她是专业的。

  小白菜一开口,她就察觉到了对方所掌握着的高超演唱技巧,以及以技化情的高深本事。

  这种技艺,可不是短短几个月就能学得会的,有些人学了几十年,练了几十年都未必有小白菜的水准。

  但是,为什么……

  该死!!!

  “我要,这铁棒有何用~”

  “我要,这变化又如何!!!”

  闫允礼听着许尔戈炫技式的高音,表情逐渐扭曲。

  一曲结束,许尔戈志得意满,语气充满自信:“如何花姐,我现在唱歌好听吧!进步大不大,是不是射别三日当刮目相看?”

  对面在沉默,说明已经被他牛逼轰轰的演唱技巧给镇住了!

  让你们说我唱歌跑调,现在我有了高级演唱技巧,一般歌手都没有我吊这么!

  “你是故意的吗?”

  许尔戈一愣:“什么意思?”

  “你自己听吧。”

  闫允礼说着,放出了自己刚才录下的半首歌曲,恰好是从高潮开始播放……

  说不好听吧,充满情感,技巧高超,这些都听得出来。

  说好听吧,这首歌跑调了,充满感情,充满技巧的跑调了!

  许尔戈自己都愣住了,系统传来了许老二心碎的提示音。

  【社死值+110+119+120……】

  这是因为过于自信,然后被打回原形的羞耻感!

  不可能,我不信,我可是拥有高级演唱技巧的男人,我怎么可能唱歌还跑调!!!

  “你这种跑调,我还是第一次见识到,你肯定是故意的吧!?”闫允礼开口评价道:“歌声可以接地气,但没有必要接地府。”

  “你这种歌声,让我严重怀疑自己这二十七年搞音乐的经验,是不是有一片是空白的。”

  许尔戈听着花姐的评价,羞愤难堪。

  系统,你出来,我要一个解释!!!

  【叮,经检测,宿主患有遗传性失歌症。】

  【失歌症:指因大脑左半球颞叶前部病变,患者部分或全部丧失本来具有的认知音符和歌唱演奏,弹奏乐曲等能力,全球大约有4%的人患有失歌症,而且失歌症表现出较强的遗传性,失歌症患者不能准确的唱出一首歌,不过他们往往意识不到,以为自己唱得还不错……】

  【演唱技巧再高,依旧难以克服失歌症带来的后遗症,此病,无药可医。】

  许尔戈听完系统这个解释,好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高级演唱技巧都拯救不了的跑调……

  你妈的,你早说啊,你早说我就不献丑,不丢这个脸了!

  【社死值+99+99+99……】

麻辣凤凰爪说
在线观看求推荐票,求收藏,求月票,嘤嘤嘤

第十三章 我要这铁棒有何用~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