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四章 我学废了

  李澄清复活后,直接呆在泉水中,不敢动弹丝毫……

  此时已经拉开四千多的经济差距,对方通过及接连的击杀,已经滚出难以超越的巨大优势。

  且对方明显不想让她吃到任何经济,根本不打算将战局拖到大家都六神装的情况了。

  就算真拖到了六神装,从刚才越塔强杀的技巧来看,对方的技术绝对远在她之上。

  硬钢都不一定干得过。

  这是一场碾压局。

  这条命如果死了,她就要喊——爸爸,对不起,我错了。

  我不要呀!!!

  【李澄清:社死值+99+99+99……】

  许尔戈打着打着,发现没有了对方的影子,拆了她的防御塔,绕道过去瞧了一眼。

  好家伙,居然躲泉水里不出来了。

  “你这是投降认输了吗?”许尔戈缓缓说道:“痛痛快快的结束它吧,别浪费时间了。”

  “我不!”

  ???

  许尔戈瞬间就明白了老姨的想法,冷笑着说道:“所以,你这是准备赖皮咯?”

  “刚才说的是谁拿对方五个人头,谁就赢了,我还没死五次呢,我没输,就算你推了我的水晶,我也没有输。”

  耍无赖算什么,她又不是君子,再说了,他们刚开始确实说的是谁先五个人头,谁就赢,不算耍赖。

  “出来!”

  “我不出去!”

  “你不出来我进去了!”

  “你有种进来啊!”

  “怂逼。”

  “你才是怂逼!”

  “你是要把我气死,然后当孤儿吗?”

  “……”

  【卧槽,哈哈哈哈!】

  【笑死了,主播被人摁在墙角,居然大放虎狼之词!】

  【主播已经被玩坏,已经不能再糟糕了。】

  【主播原来那么菜~】

  【不是主播菜,是对面强的逆天,我刚翻了一下国服马超榜单,人家小白菜就排在上面呢……】

  【踢到铁板了,主播赶紧认输吧,我们记录名场面就差一个完美的结尾了。】

  “……”

  【李澄清:社死值+99+99+99……】

  李澄清死也不是,不死也不是,面对网络上自家人的寒暄,她要崩溃了。

  这是人吗?

  居然落井下石,火上浇油,这是嫌自己不难受吗?

  没看见老娘都快憋屈哭了吗?

  许尔戈逛了两圈,等了一会,见对方铁了心不出来,开麦说了一句:“输不起就算了,下次记得好好说话。”

  许尔戈说完就开始清兵线,拆水晶了,他自然不可能进去的,泉水怼人当然可行,但那只限怼一般人。

  对付高手,越泉水杀人并不明智,且失败率极高,更别说老姨这个逼还换了一件复活甲装备,明摆着要防他强杀一手。

  许尔戈也不可能拖时间,也不愿意将时间浪费在这种情况上,不被人喊一句爸爸有什么关系。

  “我怎么输不起,我没输!”李澄清眼泪汪汪,依旧嘴硬。

  “呵呵。”

  许尔戈一声嘲讽笑声过后,水晶应声爆裂,胜利的字眼,格外令人舒心。

  而更令人舒心的是,花姐的五十块钱到账了,以及,李澄清所贡献的一大波社死值。

  许尔戈刚出来,发现抓鸡的老姨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了,很明显,这是承受不住打击,选择离开了。

  今天的结算没有获得任何成就,但估摸着明天结算,应该会再度斩获新的成就了,原因就在于李澄清这头名字令人熟悉的高产奶牛实在给力,单个人单日竟然已经贡献出超过十万社死值。

  直到此时此刻,她已经离开了队伍,却还在不断挤奶中……

  许尔戈不知道对方为什么这么能产,明明就只是被自己嘲讽了几句话,输了一场游戏而已。

  至于吗?

  许尔戈最终认为,应该是这个叫做李澄清的女人,心理承受能力太差了。

  所以,他没有再将其邀请回来鞭尸的念头,这样一只心理素质极差的高产奶牛,实在罕见,不能再挤了,万一逼的人家跳楼了,那自己可罪过了。

  ……

  李澄清退了出来,然后关闭游戏,直接瘫在椅子上,一脸的呆滞。

  然后,她像是想起了什么事情,开口问了一句:“你们没有录视频吧?”

  【录了,你要吗?发给你(狗头)】

  【我也录了,我感觉你这【波】能火(狗头)】

  【什么波?】

  【下垂波。】

  【哈哈哈哈!】

  欢乐的直播间,只有一个死人,仍在持续疯狂的给许尔戈继续提供大量的社死值。

  许尔戈那边正在和花姐又新开了一局,看着系统面板上持续暴涨的社死值,说实话,心里面有点慌。

  这姐们怎么回事,人都跑路了,为什么还有那么强烈的社死感觉!?

  不会出现什么意外吧?!

  一天狂刷几十万社死值,许尔戈太清楚这期间内心会有多么的痛苦,可以说,完全就是生不如死。

  我靠,可千万不要因为这点小事而想不开啊!

  许尔戈想到这里,不由向花姐询问了一句:“花姐,刚才那个女的,你私下认识吗?”

  “不认识,我在大厅看见她挂出陪玩,又看了一下她的战绩不错,就下了单。”

  花姐问:“怎么了?你还没羞辱够人家?”

  她并没有觉得小白菜有什么不对,凭技术打赢对手,这在游戏中是正常的事情。

  让是绅士,不让也没什么……

  “不是,我在反思刚才自己说话可能确实有点太过分了,你不是有她的微信嘛,麻烦帮我转告一句对不起。”

  “嗯?”

  花姐明显愣了一下,然后说:“不错嘛小伙子,男人就该有这种宽阔的胸襟,行吧,我这就帮你说一声。”

  不多时,花姐回来说了一句,对方说她原谅你了。

  “真说了?”

  许尔戈看着社死值丝毫没有减少的趋势,甚至还又一次出现巨大的涨幅,有点牙疼。

  “你这是在怀疑我人品吗?”花姐说道:“那我把她微信推给你,你自己跟她说……”

  “叮咚。”

  许尔戈没有犹豫,直接发起了好友申请,备注小白菜,不多时就通过了。

  语音聊天开启,一阵沉默后,李澄清率先问道:“你有什么事情?”

  “咳咳。”

  许尔戈清了清喉咙,然后轻声说:“关于刚才说的话,我要郑重的向你说一声抱歉,我这个人嘴巴有点损,希望得到你的原谅。”

  “嗯???”

  李澄清想不到真是小白菜直接来道歉了,她还以为刚才那个一枝花独秀的转告是假的呢。

  我擦,这是为什么?

  我还从来没有遇到过这种类型的人呢!

  李澄清根本就不可能知道是她自己贡献的社死值太多了,以至于许尔戈怀疑她可能要承受不住,要上天台结束自己的生命了,连忙过来挽救她的生命。

  直播间的众人也看到这一幕,说实话,大家都有些意外。

  【这哥们很绅士呢啊。】

  【有点意想不到,居然因为这件小事,特意回来道歉。】

  【主播,赶紧找他朋友圈,我们要看他长什么样子!】

  【这样一对比起来,咱们家主播就有点不是个东西了呀。】

  李澄清:???

  “你等会!”

  李澄清挠了挠头发,问道:“你是真心来道歉的?”

  “当然,真心的!”

  “好吧……我接受了,没有其他什么事的话就这样吧。”

  “嗯好。”

  许尔戈见对方许久没反应,最后又说了一句:“人生道路上有很多美好的事物,生命只有一次,希望你能好好保重自己。”

  ???

  李澄清以及她直播间的兄弟姐妹们,尽皆一头雾水。

  这是安慰吧?

  为什么要安慰我?把人打赢了,然后跑过来安慰人,这是最新的羞辱手法吗?

  你还别说,好像确实有点难受,有点心梗的感觉。

  我学废了!

  挂掉了通话后,许尔戈松了一口气,不管怎么说他已经道歉了,想必对方心里应该好受些,接下来应该不会给他狂刷社死值了。

  可怜的女人,听声音好像挺年轻的样子,居然已经下垂了……

  李澄清发呆了好一会,然后好奇心上来了,听从金主老爷们的吩咐,开始翻看起许尔戈的朋友圈。

  因为是刚加的,双方还没有来得及设定朋友圈权限。

  李澄清在翻来覆去的寻找中,真的在后面找到了一张许尔戈的照片。

  阳光明媚的午后,少年手捧着书,在树荫下看书,微风刮落地树叶被定格在相片中。

  少年只露出侧脸,却已经让李澄清小心肝不争气的砰砰加速跳了一下。

  啊咧,难不成我是个抖M!?

  

第二十四章 我学废了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