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九章 奖励

  许尔戈一直以来在学校的风评就属于那种不黑不白的人物。

  因为成绩,他被列为优秀学子,因为各种与优秀学子格格不入的行为,他又被学霸圈排挤在外。

  说是排挤也不恰当,倒不如说大家玩不到一块去。

  许尔戈的朋友不少,但基本都和好学生没什么深交。

  细数许尔戈的那些朋友,大部分都是特立独行的问题少年,而那些问题少年一个个都喊他做【二哥】。

  如此一来,就给不明所以的人一种这个人很不好惹的感觉。

  纵使,实际上许尔戈拢共也没打过几场架,传奇经历多半是被人添油加醋谣传开来的……

  大家只是太迪,且碰上了觉得这样也挺好的许尔戈。

  马悦被这么一怼,瞬间静若寒蝉。

  许尔戈见状,冰冷眼神消融,笑容逐渐和蔼可亲:“自习吧。”

  所有人连忙回到自己的座位上。

  马悦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后就趴在桌子上,像鸵鸟一样将自己的头给埋起来了。

  【马悦:社死值+999+999+999……】

  这一刻,马悦的心情是想死的,她是真的想用脚趾在地板给自己扣出一个三室一厅出来。

  无需抬头,她都可以想象大家的眼神都是什么样的。

  当她没能成功让姜亦婕在众人面前出丑,那就必定要承受污蔑者该有的惩罚……

  这惩罚不是肉体上的,而是心灵,是精神层面的……

  许尔戈看到系统面板上,马悦正在疯狂给他贡献的社死值,发出一声轻不可闻的叹息。

  自作孽不可活,估摸着仅剩的高中生涯,马悦是别想抬起头做人了。

  这种情况下要么姜亦婕社死,要么马悦社死,但相比较于姜亦婕那种情况而言,马悦的结局就算不错的了。

  高考就剩那么几天了,届时大家天南地北各自翱翔,好歹是有一份同窗情宜在,好自为之,可别再生事了啊……

  【社死值+99+99+99……】

  许尔戈看着自己贡献的社死值,相当郁闷。

  好不容易以为暂时告一段落的看番事件,没有想到还有流弹溅射效果……

  他也不是铁石心肠啊,他现在可想用脚趾在地板上扣出一室一厅了。

  姜小妮回到教室时,就发现了不对劲,今天的自习格外安静,平时就算是正儿八经上课都没那么安静。

  她回到座位上后,看了一眼在讲台上一边值日一边看书的许尔戈,转过头小声问后桌:“小欣,怎么肥事?”

  “小妮,你家男人太飒了,简直男友力max。”小欣两眼冒星星的小声说道。

  小欣将刚才发生的事情,添油加醋的给姜小妮说了一遍。

  两个女生越嘀咕,小脸越红,看着许尔戈的眼神都有点兴奋了。

  忽然,一根粉笔以一个漂亮的抛物线飞落。

  “哎呀。”

  姜小妮被正中后脑勺,回过头气呼呼瞪着许尔戈。

  许尔戈回瞪她,道:“自习时间,还不赶紧睡觉,瞎聊什么呢!”

  姜小妮决定不理他,趴在桌子上,不一会就睡着了。

  自习五十分钟时间很快结束,十五分钟休息时间,许尔戈摘下袖带后就出了门,姜亦婕紧随其后,再然后是在班里坐如针毡的马悦。

  众人这才敢纷纷议论起来。

  男生圈子:

  “马悦也太过分了,擅自拿人手机,不分青红皂白的就污蔑姜亦婕。”

  “是啊,辛亏许尔戈勇于站出来承担,不然姜亦婕真是掉进黄河洗不清了。”

  “我许大班长真男人,嘿嘿~”

  “你这个嘿嘿有点猥琐!”

  “我只是好奇,许大班长哪来那么多资源,明明我上网搜大半天,愣是一个网都没能找到啊。”

  “回头私下向他请教请教?”

  “可以可以……”

  女生圈子:

  “我男神太帅了吧!”

  “啊,不觉得恶心吗?明明他手机里都是少儿不宜的东西。”

  “你装什么纯良呀你这个小骚货,天天在家看BL的不是你呀。”

  “我觉得班长很飒,你有没有看到他最后冷冷的那个眼神,太攻了,不行了,我要流鼻血了。”

  “我要是有班长那样一个男朋友,安全感绝对爆棚。”

  “小声点,别吵醒姜小妮,她要是听到你惦记班长,非把你咪子打爆不可。”

  “咳咳……”

  ……

  ……

  许尔戈直接上了天台,用从痣哥那里借来的天台门钥匙,又私下自己去复打的钥匙开了门。

  他不是要跳楼,虽说再一次社死的感觉真的挺让人难受。

  估摸着从明天开始,死变态三个字将成为他的标签,陪伴他走完剩下的高中岁月。

  【社死值+99+99+99……】

  往后岁月,那些同学每当拿出手机想看点不正经的东西的时候,都会想起在自己的高中青葱岁月里,班里有一个同学,他的手机里满是黄料,那是一个传奇人物。

  【社死值+99+99+99……】

  许尔戈叹气,靠着围墙边坐下,从衣袋里掏出刚才从林铎隼顺来的软盒华子,点上一根,深深吸上一口。

  天台上,风很大,他在抽烟,风也在抽他的手里的烟,华子很贵,被风抽走,他感觉很不幸……

  许尔戈开始回想刚才的事情,其实早在姜亦婕和马悦对峙前的几分钟前,他就在教室门口了。

  但是他没有鲁莽无脑的直接冲进去,而是戴上【你不认识我眼镜】,趁着大家注意力都集中在姜亦婕和马悦身上时,听了一会,顺便理清楚了事情的经过和脉络。

  然后,他想了个最简单也是最快的破解方法——帮姜亦婕背个锅。

  林铎隼也是他的准备之一,让林铎隼过来拿着自己的手机,并在合适的时间点用自己的手机打了那一通电话。

  反正按照姜亦婕的尿性,多半给自己的备注称呼肯定不会是许尔戈三个字。

  这是赌的,但果不其然,姜亦婕给他的备注确实不是名字,而是——【人渣】。

  当时电话响起,屏幕亮起,他看到【人渣】那个备注的时候,差点就决定放弃拯救姜亦婕,干脆让她自生自灭算了。

  但最终,一颗慈父般的美丽心灵,还是让他选择牺牲自己拯救那只淋了雨的小猫咪。

  反正他也是债多了不愁,虱子多了不痒。

  那一波他站在大气层,姜子牙,张良,诸葛亮,刘伯温齐齐附体上身,堪称算无遗珠!

  “许尔戈。”

  许尔戈侧过脑袋,看到姜亦婕从天台门处向着自己走了过来。

  从表情上来看,什么也看不出来……

  许尔戈轻声说道:“这个时候你应该呆在教室里,不应该来找我。”

  姜亦婕在许尔戈的身边坐了下去,开口说道:“你总是让我出乎意料。”

  “你是上来跟我说谢谢的吗?”

  姜亦婕微微一笑,道:“嗯,谢谢你。”

  许尔戈听到姜亦婕这么干脆的感谢,反而有点不习惯,而且这笑容,怎么看都有点瘆得慌。

  “不客气。”

  许尔戈说着,从口袋中拿出姜亦婕的手机递了出去。

  姜亦婕接了过来,开机,然后操作了一番,似乎是在上传数据,紧接着,她从兜里拿出一串钥匙,将钥匙环稍稍压直一点,插进卡槽中将手机卡拿了出来。

  许尔戈看着递回来的手机,皱眉道:“手机你自己带回家就行了,高考过后又能用了,不用给我。”

  “做戏做全套,你现在用的手机跟这个长得可不一样,总不能辜负你的一番英勇牺牲。”姜亦婕笑着说。

  “这算奖励?行,那谢谢老板。”许尔戈犹豫了一下就接过手机,放回衣兜里。

  姜亦婕的顾虑不无道理,手机不一样是一件很麻烦的事情。

  他不可能不在学校里面使用手机,虽说用得少,平时可能不会有人注意到,但经过这件事情之后,很可能就会被马悦这样的有心人注意到了。

  姜亦婕抱着双膝,侧着脑袋好奇问道:“你说你被惹毛的时候,女人也照打,真的假的?”

  “我吓唬她的,你还真信了?”

  许尔戈一脸后怕的说道:“你们这些平日里看起来安静温柔的小女生,阴起人来简直要人老命,我可得罪不起啊。”

  “真是生动诠释了【人不可貌相】那句话。”

  姜亦婕斜瞟:“总觉得你在影射我。”

  “咳咳!”

  许尔戈转移话题道:“对了,你要拿马悦怎么办?姜亦婕,如果可以的话,希望你这一次能够高抬贵手,放她一马……”

  姜亦婕侧头看着许尔戈,笑着问道:“你为什么会觉得我要报复她?”

  “可能是男人的第六感吧……”

  许尔戈回忆往昔:“我记得是高二下半学期吧,学校举办体育会,你和姜小妮一起参加两千米跑。”

  “姜小妮跑在前头,小短腿甩的就像风火轮,所有人都知道运动项目第一肯定是姜小妮,但只有你紧随在后头,一连三圈下来都没有被姜小妮落下……”

  “虽然最后你不行了,甚至因为体力消耗过快连第二名都没有能够保住,但在那个时候起,我就感觉你这个人不好惹。”

  “你是一个好胜心极重,又对自己能狠下心的人。”

  许尔戈认真说道:“这次只是你被马悦打了个措手不及,我敢肯定你要是想收拾马悦,她根本就不会是你的对手。”

  男人的第六感是一种特别玄乎的东西,但是许尔戈面对姜亦婕时,确确实实有这种感觉,这也是当初他在花圃长椅面对姜亦婕时有点怂的原因。

  何况,他清楚知道姜家的能量,一旦显露会迸发出多么可怕的破坏力。

  姜亦婕或许都不需要怎么动脑子,就能玩的马悦一家人死去活来……

  但,那不是他想要看见的事情。

  姜亦婕没有正面回答会不会报复的问题,而是反问道:“如果刚才受到伤害的人是我呢?”

  “圣母心会吃亏的,马悦不是你,你是无意的,而她是故意的,你能保证这样的事件不会有下次吗?”

  姜亦婕:“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最好的办法就是将想要咬人的蛇一棍子打死。”

  “……”

  许尔戈讪讪干笑,说道:“别说那么吓人的话,我这不是又一次保住你了嘛。”

  “但你受到伤害了。”

  此言一出,许尔戈先是愣了一会,然后哈哈大笑起来,豁达说道:“这算什么伤,完全不痛不痒,不就是尴尬嘛,又不是被人用真刀子捅了一下,等大家高考结束就各奔向东西,渐渐会失去联系,时间会冲淡一切。”

  姜亦婕喃喃低声说道:“是吗?”

  “当然,你信我,这种事情我有经验……”许尔戈笑着说。

  可不有经验嘛,前段时间大型社死现场还历历在目。

  “马悦的心理承受能力不行,你这时候要是添一把火,估计她高考很大几率会考砸,伤害一个人很容易,但宽容很难……”

  许尔戈一边感慨说着,一边将手中即将燃至烟蒂的香烟捻灭。

  姜亦婕眨了眨眼,说:“我有点好奇你的短暂人生都经历过什么,明明咱们只是十八岁,你却好像对任何事都有成熟的看法。”

  许尔戈笑而不答。

  “你还没正面回答我,如果马悦下一次还打算伤害我呢?”姜亦婕目光灼灼。

  许尔戈认真说:“有我,你把问题都甩给我,我来帮你解决。”

  “然后你又要选择原谅?”

  “……不,如果有下一次,你赶紧弄死她吧。”许尔戈毫不犹豫的说。

  姜亦婕看着许尔戈的小表情,噗嗤一声,就被逗笑了。

  许尔戈瞟了她一眼,觉得她的笑点跟别人可真有点不一样。

  这有什么好笑的,一次的容忍可以选择宽容大度,但对方还要得寸进尺,当然要还以颜色。

  “谢谢。”

  姜亦婕忽然说道。

  气氛有点不对劲……

  许尔戈抓住机会,搓着手说:“姜亦婕你看,我这次主动英勇牺牲,你是不是能给我点小奖励,手机虽然不差,但是如果可以的话,我还是希望能够抵消掉几个条件。”

  姜亦婕的十个要求,通通都是麻烦事,如果可以的话,还是想办法消掉的最好。

  “几个?”

  “五……四,三,嘶,两个,唉,一个也行。”

  许尔戈伸出的五根手指头,在姜亦婕面无表情的注视下,一个个的弯了回去……

  姜亦婕翻了个白眼道:“一个都不给你抵消。”

  许尔戈长叹道:“女人不要太精明,幸福指数会降低的啊。”

  居然一个都不抵消,好气啊……

  姜亦婕忽然缓缓说道:“所以你喜欢姜小妮,性格单纯又天真,不精明,好骗好欺负。”

  “好骗?好欺负?啊哈?”

  许尔戈翻了个跟姜亦婕一样的同款白眼:“我这身板实在是承受不住骗她欺负她的代价,可惹不起。”

  “你没否认自己喜欢姜小妮。”

  许尔戈涩声说道:“……她实在是太傻了,基因肯定不行,为了自己将来的小命,以及将来孩子的智商着想,我怎么可能喜欢她?”

  姜亦婕微眯着双眼,说:“你这种就是喜欢,不喜欢怎么会想的那么长远,还想到了结婚,你这个就是典型的口是心非?”

  许尔戈顶不住了,挑了挑眉头:“你就是上来跟我聊感情的吗?”

  “当然,知己知彼,百战不殆,我总得知道你和姜小妮发展到什么程度吧。”

  “啥?”

  许尔戈还没反应过来,直接就被姜亦婕一把抓住了领口,拽了过去。

  “这才是奖励。”

  姜亦婕说完这句话,侧着脑袋凑了上去。

  “唔~”

  许尔戈感受着瞬间从嘴唇传来的温凉感觉,身体骤然紧绷,双眼瞪得老大。

  那是嘴唇相触的感觉,越发清晰的是对方嘴唇的轮廓。

  卧槽,老子被姜亦婕强吻了!

  

第四十九章 奖励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