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我的加减按钮
  • 戳下方气泡,看书友讨论
  • 去客户端看更多精彩讨论
修仙!我的增益状态没有时限在线阅读

修仙!我的增益状态没有时限

仙侠 / 幻想修仙

237.19万字|连载

书籍摘要: 吃顿饭,饱食状态作用于自身【饱食:每分钟恢复体力值1点,持续∞】再也不用吃饭了贴张符纸在身上,甲马神行作用于自身【甲马神行:提升移动速度1000%,持续∞】磕个药,增灵、淬体、养魂、延寿。。。作用于自身,吃一颗管终生。爆发三秒虚弱三年的秘术垃圾?不,那才是最强的神技!感悟一次再等千年的道韵漫长?不,它天天在我身边打转!我就是我,一个把刹那化作永恒的男神→_→。。。
展开更多作品相关
完整设定请至起点读书APP体验
收起 展开

书友榜

我的头像

  • 书友第1名:比耳叔叔.
    书友等级: 盟主
  • 书友第2名:不滅輪回.
    书友等级: 盟主
  • 书友第3名:横店阿牛哥.
    书友等级: 盟主

书友还看过

幻想修仙小说推荐

醉仙葫在线阅读
小道士青阳从小被江湖奇人松鹤老道收养,跟着师父浪迹江湖,后师徒二人被仙师逼迫进入密地探宝,无意中激发师门宝物醉仙葫,师父冒死为徒儿盗取开脉丹与长生诀,青阳从此踏上修仙道路!  凡人流小说,希望大家多多支持!
盛世周公
日更千字
幻想修仙
道门念经人在线阅读
青暝天下灵气潮涨,万物异常生长,各种妖魔鬼怪邪祟随着天地大变纷纷醒来。 仙灵观下镇压的一尊大妖蠢蠢欲动即将破土而出。 身为观主的张闻风还在为一日三餐填饱没有油水的肚子上下忙活。 耕田的黑毛驴暗戳戳骂人:“驴日的,这日子没法过啦!” 纸人压床驴说话,红绣鞋儿鬼打墙。 银子长脚牛挡道,狐有九命兔子窝。 棺材铺子水走蛟,一串念珠荷花酒。 梦中丢魂傀儡舞,雷击桃木剑斩邪。 …… 张闻风发现,他念诵前世记住的道祖经文,能够演化出一门门道化自然的神通法术。 这是一个听江湖轶事长大、野蛮生长的道门驴子受教化的故事。 这是一条没有尽头的斩妖除魔诛邪修仙路,不能退缩,不能畏惧,不能回头,佩剑前行,请善自珍重! (作者有200万字老书《这次我要做持刀人》推荐,热血爽到爆)
严轻
日更千字
幻想修仙
独步天下在线阅读
元神与生俱来,任何人只要在三十岁之前修炼到武道先天的境界,元神足够强大,便可以沟通诸天,获得天道认可,得到天道的传承。天道会赐下一座玉楼或者宝塔,塔中有相应的修炼心法和巫法!做到这一步的人便是巫士,神通广大,超凡脱俗!  叶旭一出生体内便有一座神秘的玉楼,带着这座奇特的玉楼,他修成武道先天,以武入巫,以巫入道,终于走上独步天下的道路!  巫道境界,三元境(培元,固元,融元)三真境(真元,皓月,混元)三丹境(丹鼎、幻丹、元丹)三胎境(膜胎、幻胎、元胎)三阳境(身阳、纯阳、阳神)三神境(化神,元神,合体)三相境(法相,地相,天相)三不灭境(肉身不灭,元神不灭,天地法相不灭)三皇境(人皇、巫皇、圣皇)三神王境(巫祖、神王、帝君)  帝君之上:天君、道君,元始。
宅猪
日更千字
幻想修仙
我武神,以剑证道在线阅读
仙神妖魔世界,不能修此世法,我以武通神,剑术证道,开宗立派,横推妖魔诡怪异。 【注:“剑术”是指地煞七十二术神通。】
冠位大法师
日更千字
幻想修仙
仙草供应商在线阅读
白云黄鹤道人家,一琴一剑一杯茶。 羽衣常带烟霞色,不染人间桃李花。 常世人间笑哈哈,周游四海你为啥。 苦终受尽修正道,不染人间桃李花。 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灵田在手,仙草我有!! 修修仙种种田 ,其乐无穷!! ------------------------------- 推荐我的新书《巡天妖捕》《天命第一仙》,正火热连载中!
寂寞我独走
日更千字
幻想修仙
我家师父有点强在线阅读
灵气复苏,妖魔现世,诡异横行。 有女帝创下无上帝朝,威临万古,横压一世。 有无双剑仙,剑荡青冥,天地震荡。 有宗门弟子,拿了半部《道藏》,创下无上道统,号称“天下道法出玄门”。 ……… 楚青:“真不是我教的,我就给他们一本书,现在就是后悔,非常后悔……” 众弟子:“我家师父………有点强啊!”
晨安未见
日更千字
幻想修仙
执魔在线阅读
师父说,上了手的女人,就要一生一世保护好。  师父说,修魔很难,一入魔道永不回头。  师父说,天圆地方,那圆是圆满,那方是心的棱角,是对命运的忤逆,是对天的不顺从。  我的师父叫做宁凡,他不是人,是一只入了魔的蝴蝶。他在找人,没人知道他在找谁,没人知道他还要找多久…
我是墨水
日更千字
幻想修仙
轮回模拟:我能逆天改命在线阅读
穿越而来,在这个超凡显圣的阎浮大世,有天帝口含天宪,居于九天凌霄,坐看诸界;有仙人遨游八荒,朝游北海暮苍梧,与世同君。 有儒道圣贤教化天下,一画开天,为天地立心;也有大德高僧拈花一笑,法天相地,演化无边佛土,堪比西天极乐。 而季秋,不过只是这无边大世之下,一只如同蚍蜉般的蝼蚁罢了。 本以为不过是凡人开局,在艰难险阻之中,争得那一线成道之机。 然而... 【轮回模拟,带你体验不同人生的千姿百态。】 一款似是而非的模拟器,却带着他走入了一番截然不同的天地。 佛门千古难见的禅道奇才,以武入道,只身杀入皇城,一身白衣如血,只为博得一句不负如来不负卿; 末法之时白日飞升的太平道主,自微末崛起,布施天下,一路破山伐庙,在灵潮未起之世,成为了天下唯一的入道真修; 天下动荡,烽烟四起,北元铁蹄南下,有道门掌教横空出世,挽救苍生,再扶龙庭,造就一世神话; 魔门魁首、儒脉圣人、道家谪仙、千古一帝... 茫茫岁月,无尽时空,季秋一路稳步踏足,逆流而上,竟是于这滚滚青史之中,刻下了无法磨灭的痕迹。
江河载月
日更千字
幻想修仙
我在别人的宗门里开宗立派在线阅读
封印的系统,神秘的雕像,隐藏着一段怎样的历史? 从现代社会穿越而来的布爽,在系统的催逼下,一步一步,踏上了解开系统封印真相,和寻找神秘雕像背后故事的征途……
砚冷墨香
日更千字
幻想修仙
当前位置: 仙侠 幻想修仙 修仙!我的增益状态没有时限在线阅读
章节试读
第一章 我的加减按钮

  “我的脑壳!!”

  这是江黎恢复意识后的第一感觉,脑袋好像被头驴正面踹了一蹄子,痛的似乎已经变形了一样。

  艰难的睁开眼睛,所看到的场景,是在一辆马车上,还是正在行驶的马车。

  伴随着木质车身的摇晃起伏,他的头上的痛觉点也在反复横跳,痛的他好一阵龇牙咧嘴。

  忍住剧痛睁开眼睛,观察了一下周围的环境。

  是由发黑的木板所围成的一个密闭空间,周围还有一些古装长袍打扮的少男少女,挤在一起坐着,有些人幸灾乐祸的朝他看上一眼,更多的则是完全不加以理会。

  他判断出自己应该是躺在地板上的,潮湿霉臭的味道,冰冷潮湿的触感,都让他很不舒服,挣扎着就要起身。

  但就在这时候,他的脑海深处又突然升出一股剧痛。

  好像颅内压突然升高,伴随着大脑好像要被撑爆般的疼痛,许多陌生的人生记忆好像走马灯一样飞快闪过,一股脑全涌了过来。

  江黎双腿一蹬,两眼一翻,又昏死了过去。

  。。。。

  “江黎!醒醒!江黎!。。。”

  恍恍惚惚之中,江黎听到有人在叫他,好像在空气中一飘一飘的意识逐渐落到了实处,慢慢的他睁开了眼睛。

  我这是。。穿越了吗?

  江黎现在还能想起,全息游戏仓短路着火时,冒出来浓烟的味道。

  家里防盗门又坚固的一塌糊涂,在救援人员破门进来之前,自己恐怕是都已经被完全火化了吧。

  更何况,这种风格古老的马车和满布霉斑的木板,在自己那个年代,也就是在古代背景的影视作品里还能看的着。

  回想着脑海中多出来的那些记忆,江黎对自己现在的身份,和这个世界的基础情况,有了一些基础和了解。

  这个世界和华夏古代的情况非常相似,或者说是和传说幻想中的古时候非常相似,因为这里据说有着真正的仙人存在!

  非常巧合的是,自己现在的身体和自己一样都叫做江黎,是一个武林世家的嫡子。

  因为是头一胎,所以取名为了黎明开始的意思,寓意往后儿孙满堂,总的来说这名字就是文艺版的“招弟”。

  在半个月前的一次检测中,原身运气非常不错的检查出了修仙资质,也就是常说的灵根。

  所谓仙缘难觅,所有人都想修仙,但同样的修仙门派也想招收更多更好的弟子,来充实壮大自己。

  就算是个乞丐得了仙缘之后,谁又能说他不会一飞冲天呢?

  所以只要拥有灵根,其实大部分宗门都是不会拒绝的。

  只不过原生的父亲,江家家主江远山显然是在江湖的人情场中滚的太久了,为了江黎能够成为修仙宗门弟子,还花费了相当大的代价用于打点。

  现在,江黎就是在赶往修仙宗门的马车上。

  从地上支起身体,头痛已经减轻了许多。

  他看向叫醒自己的人,却是一个面容稚嫩的大男孩。

  圆脸大鼻,嘴唇宽厚,唯有一对招子格外迷你,看上去有些好笑,但他身上却有一种淡淡的不怒自威的气势,显然不是寻常人家的孩子。

  “嘿嘿,江黎你总算是醒过来了,要是要晚上几个时辰,他们可能就要把你扔到路边喂狼了。”

  大男孩看到江黎醒来,像是很高兴的笑了几下。

  江黎捂着脑袋搜索记忆,很快就知道了面前这人的身份。

  “谢谢你,言宏。”

  打点过和没打点过总归还是有点区别的,最起码和他在同一支车队赶路的这些少男少女都不是平民出生。

  这个言宏,还是他们国家某个王爷的子嗣,虽然不是嫡子但也颇受重视,明显在地位上是比他这个所谓的武林世家子弟要高得多。

  “嘿嘿,谁让我们是兄弟呢,快先起来吧。”

  言宏搀住江黎把他从地上扶起,明明看上去只有十三四岁的样子,但那双手臂上传来的力量之大,绝对要超过前世成年的自己。

  “还有这个东西你自己收好,这次是我手快替你保下来了,可别再掉了。”

  还没等江黎惊讶,言宏小动作的塞过来了一个小布袋。

  江黎接到手里一摸,质地僵硬圆润冰凉,好像是个玉佩。

  脑海中的一段记忆迅速浮现出来。

  “吾儿阿黎,此物非同小可,乃家中予以重金求得仙人恩赐,可免仙家杂役两年,直登仙路!切要妥善保管,不得遗失!”

  “此去求仙问道,路途漫漫前途未卜,这是为父和家族最后所能为你做的了,希望你可以成为仙人把江家发扬光大!”

  记忆中那是一个虎背熊腰身材壮硕的中年男人,那就是原身的父亲,一个据说已经练出了内力的江湖一流高手。

  江黎快速的检查了一下全身,所有值钱的东西都被摸的一干二净,要知道因为出远门,除了这个玉牌之外,江远山可还给他准备了不少金银钱财的。

  打开布袋确认了玉牌完好无损后,他才松了一口气,还好有言宏这个“小王爷”在偷偷帮他,否则这下可就得出大麻烦了。

  对于修仙长生,在前世就是永恒不变的幻想方向,江黎死前玩的那款全息游戏也都是修仙题材,要说他对此没有想法那是不可能的。

  他可不想因为失去了家族花费巨大代价换来的宝物,而导致白白当上两年的杂役。

  虽然开局就是被人打成了这样,但现在的这种情况倒也不是没有好处。

  他接受了原主的记忆是不假,但和原本的江黎在性格和习惯上还是有着巨大的区别,如果和原身的父母家人朝夕相处,十有八九都会被发现不对。

  这个时代的封建迷信很重,又确实存在着神鬼之说,万一请来了什么游方仙人把他收了,那可就不妙了。

  但是现在已经离家,众所周知修仙要斩断红尘抛开过往,到时候过个几年,别说性格变化了,有些修士就是性别都有可能改变。

  “真是太谢谢你了言宏,没有这个我可就完了。”

  江黎小心的将玉牌收进衣服内兜,因为牵动伤口又是一阵倒吸凉气。

  “嘿嘿,客气什么都是兄弟嘛。”

  言宏的大圆脸上笑容憨态可掬。

  “不过作为兄弟,为什么我躺在地板上这么久,你都没有叫醒我呢?”

  江黎的突然一问,让言宏的表情变得有些尴尬,讪讪的笑了一下。

  “兄弟这你可不能怪我,谁让你非得去招惹言枫玥呢。”

  言宏的话让江黎一愣,他好像记得自己这具身体的原主人,不是什么好鸟来着。

  好像是惹了什么事情被群殴致死,然后才被他鸠占鹊巢。

  “人家可是郡主,这车队里有多少她的追求者你也不数一数,虽然我不喜欢她吧,但论起辈分来说,我还得叫她一声姑姑。”

  “所以这事,兄弟也就只能偷偷的帮你一下。”

  听着言宏的话,江黎也是想起了自己原身被打的原因。

  虽然很不愿意承认,但无论从什么角度来看,原身这顿打也都只能叫做活该。

  原本的江黎可以说是不学无术的典范,学文练武就不指望了,能够识字已经是祖上积德。

  仗着家里有点势力,欺男霸女简直就是他每日必做的常规打卡。

  你以为电视剧里面,那种少年侠客每次入城都能碰见恶少强抢民女的戏码,是剧情需要吗?

  错了,实在是恶少三天两头打秋风,想不碰上都实在是有些难度。

  也就是他这具身体现在年纪尚轻,能力不足,还被老爹管着,在武学入门之前不准破阳。

  所以,通常也就是只能过过嘴瘾而已。

  值得一提的是,这位兄弟言宏就是和他这样认识的,没想到酒肉朋友居然意外的可靠。

  而那个言枫玥,则是他们王国皇帝最小的一个妹妹,据说还是先王和一个异域女子所生,肌肤胜雪身材高挑。

  那一副混血儿的精致面孔,对于车队里的绝大部分少男来说,那根本就是降维打击。

  结果这个江黎呢,实在是脑子不太好使,在自己地头作威作福也就算了,好歹有家族给他兜底。

  但是在这个车队里,他的家庭背景只怕不是倒数,那也好不了太多。

  看见言枫玥居然还不知道收敛,一张飙车嘴乱讲话的后果实在是不忍直视。

  后来的事情江黎不用回忆也都猜到了,闻讯而来的护花使者们暴揍一顿之后,原主归天,而他则鸠占鹊巢复活在了这具身体里。

  不过回想起被打之前的一些细节,江黎还是发现了一点不对,那些人对言枫玥来说虽然不是手下,但几乎都是言听计从。

  看来那个言枫玥的手腕明显比言宏要厉害的多,这才多久,居然就凭借家室和美貌,在车队里凝聚起了这么一股受她影响的力量。

  哼,不简单啊,果然皇室中人里又怎么可能真的有什么单纯简单之人。

  “好吧,这事怪我,还是谢谢你,言宏,不过你有伤药吗?我身上的东西被那群家伙全部摸走了。”

  江黎用手在脑袋后面摸了一下,一片的嫣红,身上也是大片的淤青血肿,如果不处理得当的话,很难说他身上的伤势会不会再次恶化。

  “嘿嘿,给你预备着呢。”

  言宏笑眯眯的递过来个小瓷罐。

  “这是北阳寺秘制的梨花霜,是江湖武者拜山难求的好东西,对跌打外伤效果非常好,连疤痕都不会留下,宫里的娘娘用了都说好。”

  “好了,你自己快些处理伤口就出来吃晚饭,我不能再待着了,被人发现我来给你送药,在车队里我也没法混了。”

  说完,打开车厢木门化作一个灵活的胖子,飞也似的跑开了。

  江黎有些无奈,他的原身做的事实在是摆不上台面,被人群殴一顿之后,更是成了不少人的笑柄。

  言宏要是和自己走的太近,也确实容易被人一起孤立。

  算了,现在可不是考虑这些的时候,赶紧处理下伤势才是要紧的。

  他脱下衣服,在受伤的地方都均匀的涂抹上了一层药膏,上药的刺激又是疼的他够呛。

  不过言宏倒也没有吹牛,这梨花霜效果倒是真的不错,才刚擦上没有几分钟,丝丝缕缕的清凉就穿透皮肤作用到了伤处,让他的疼痛有了很大的缓解。

  【涂抹梨花霜,缓慢疗伤作用于自身】

  就在这个时候,一条文字在他的视野正中弹出,随后缓慢消失不见。

  突如其来的变化,让江黎一时间又惊又喜。

  连忙在意识中呼唤起来。

  果不其然,就和他之前玩的那款全息网游一样,随着他的意念,一个半透明的蓝色光幕出现在了他的眼前。

  【姓名:江黎】

  【年龄:13岁】

  【种族:人类】

  【主职业:凡人】

  【副职业1:无】

  【副职业2:无】

  【生命:132/200】

  【体力:92/160】

  【力量:0.6】

  【速度:0.7】

  【体质:0.6】

  【精神:1】

  【悟性:1.1】

  【功法:岁虎功lv0】

  【技能:鉴定术lv1,开山剑lv1】

  【增益状态:缓慢疗伤】

  【损耗状态:中等伤势,饥饿】

  【缓慢疗伤:每小时恢复生命值2点,持续6小时】(-+)

  【中等伤势:全属性降低20%,持续72小时】(-+)

  【饥饿:每小时降低体力值1点】

  这。。这。。这不是我之前玩的游戏和人物面板吗,竟然也和自己一起穿越了过来!

  面板上的信息江黎一扫就了解了个大概,除了多出的岁虎功和开山剑应该是原主留下来的能力之外,这具身体实在是孱弱的让人无法直视。

  不过让他为之欣喜的,则是在他的面板状态栏后面,多出了(-+),一加一减两个按钮。

  看来在他身死并且穿越的时候一定是发生了某些神奇的事情,不仅游戏面板和他一起穿越,就连那个导致游戏仓短路着火的外挂金手指,也一并被他带了过来。

  江黎兴奋的用意念点在了【缓慢疗伤】状态后的加号上,并且长按了五秒钟。

  【缓慢疗伤:每小时恢复生命值2点,持续∞】(-)

  缓慢疗伤后面的持续时间顿时一变,一个代表无限的符号出现在了那里。

  果然可以!

  他又在【中等伤势】后面的减号上长按了五秒钟,然后这条负面状态就直接消失在了江黎的状态栏里。

  已经扣除的血量虽然没有恢复,但他也感觉到全身一松,身体自如活动再也不会受到伤势的限制阻碍。

  

下一章
新人免费读 下载起点读书APP
访问网站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