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时间跳跃的逻辑陷阱

时间跳跃的逻辑陷阱在线阅读

时间跳跃的逻辑陷阱

异菌

悬疑·侦探推理·7.85万字

完本 | 更新时间 2023-07-05 17:31

张择日所处的私立学校发生了一系列杀人事件,本以为与他无关的事件却在最后将他牵扯进去。重要的人被杀让他濒临崩溃,然而就在这时,他却跳回了过去...最深邃的绝望,最冰冷的希望。

章节试读
更多作品相关

第一章 不和谐的日常

  自从我校发生杀人事件后,学校已经被警察来来回回踏遍了好几次,即使与事件无关的闲人都快记住了警察的面孔。更别说那些想要了解事件的学生,要不是第一个去试探警察的学生被狠狠斥责了一番,恐怕他们早就想办法去混熟了。

  就结果而言,即使是在这所学校接受教育的我们,也对事件满腹疑团。能确定的只有死了人以及有犯人的存在。

  有犯人,也就是说这死人事件是被人杀的。然而不知为何又有群人坚持说是事故,而荒诞的是,一开始警察与校方居然还都相信了。作为这错误判断的结果,就是第二起杀人事件的发生。

  根据骚动的发生时间段来看,事件应该发生在上周四。我很幸运的,没有看到那血腥场面。虽然听一看到人群涌向就去打探的学生的话来说,现场马上被老师封锁了没人能进去看。

  这起事件发生后,校方和警方才意识到这是一起连续杀人事件。

  而就在昨天,星期一又发生了骚动,许多人群来来往往。即使没有来到我们二年级的二楼,也能听到那回荡在教学楼的吵闹对话声。

  “果然,昨天又死人了吧。”我犹豫了一会,还是打破了沉默。

  坐在我前面写着作业的同龄女生芳雨涟看都没看我就说到。

  “你在说昨天那场骚动?”

  “嗯。”

  放学后的空闲时间,我一如既往地来到好友的教室与芳雨涟闲聊。她一般都会在放学后解决作业,而那也是我唯一会去她的班级打扰她的时间段。

  “嗯...昨天突然来了那么多人,不是又发生事件了才奇怪。”芳雨涟总算抬头看了我一眼,看到我一脸懒散地瘫靠在座椅背上有些讶异地歪头。

  “你居然也会用这种随意地姿势坐着啊...坐好点啦。”

  “哦。”

  我当然不是一直都是以这种姿势坐着的,只是突起的兴致想模仿一下同龄人,与我同龄的那些学生不知为何总喜欢这种姿势。

  “可要是真的又发生了事件,那警方就有点没用了。”

  第一起事件当作事故导致没能阻止第二起事件可以理解,可第二起事件后都确定是连续杀人犯了,怎么还是让犯人杀了第三个人?

  “我们学校因为校长要求没监视器,警察也不可能一直监视着整个学校。”

  “逻辑是这样,可警方也不可能不做防备吧。而且说到底,没抓住犯人就已经很无能了。”

  听到我这么说,芳雨涟停下了笔。

  “确实如此,可能这就是现实和电视剧的区别吧,我们能做的也只有等待了。”

  “不对,你说错了吧。现实警察可是很少有出现抓不到犯人的情况的。杀人魔在现代可是没什么生存空间的。”

  “...我很少看这种新闻的。”她姑且辩解了下。

  “嗯,感觉你的确不像是会对这种感兴趣的人。”

  “那我看起来是什么类型的人啊?”

  我打量了她几眼才思考道。

  “粗看是个文静的文学少女,接近了才知道是个悲观的忧郁少女。”

  “...这两个看法都和你刚刚的‘感觉’没有什么联系诶。”

  “确实。”我点了点头轻轻笑道。

  “不过都发生第三起事件了,警方却还是没能查出犯人,是有些蹊跷。”停下笔,芳雨涟理了理耳边垂下的长发。

  “那么久还没查破的案件,肯定不是冲动犯。”我确定道。“而且八成是随机杀人。”

  “随机...杀人?”芳雨涟有些讶异地看着我。

  “因为被害者都不是同一个年级的啊,要是刚好有能将被害人隔着班级联系起来的因素警方也不会调查不到,毕竟学生很少有隔年级的熟人。”我解释道。

  不知为何听到我说了这句话后芳雨涟有些认真与紧张地看着我,清澈的棕色瞳孔几乎能看到倒映着的自己。

  “张择日你想调查事件?”

  “...你在想什么啊,怎么可能。”她提出的疑问让我忍不住苦笑到。

  “可是看你的态度有点认真。”

  “放心啦,证据就是我不是在这陪你而没有去调查嘛...不写作业了?”

  “写完了啦。”

  “我一直觉得放学留在教室写作业这点有点...居然要在学校写为什么不在下课时间写啊?”

  芳雨涟一边收拾着桌面的书籍一边浅笑着看向我。

  “陪你一段时间啊。”

  听到她这么直白的对话,我内心一颤,马上又意识到她是在捉弄我。

  “开玩笑的,因为下课时间是用来休息的。”果然,她马上就解释道。

  “...真的连休息的时间都在规划吗。”我是听说有名的艺人会这样。

  “没那么夸张...只是上课太累不想保持疲惫状态。嗯哼,回到刚刚的话题,你说犯人是随机杀人,那就是说我们也有可能被选中当作目标?”

  “也不是不可能啊,毕竟不会是真的完全随机。从现实考虑他要选的也只会是能‘隐蔽’杀死的人。”我有些恶趣味地说道。

  “这么说我们不该留在这闲聊?”

  “不会的,犯人还能瞬间杀死两个人吗。而且如果昨天真有事件那今天肯定还有警察在学校。”

  “连续杀人犯不会这么顾及常识哦。”芳雨涟提醒道。

  “也是。”我点头承认。被她这么一说,确实有种危机感缠绕在皮肤上。她自己好像也感觉到了。

  “犯人到底是出于什么心理才杀的人呢?”

  “是随机杀人所以应该不是有具体的联系吧。”我随口回道。

  “没有具体的纠葛就杀人...真是可怕。”芳雨涟有些阴沉地说。

  “...我倒是觉得因为纠葛而杀人的人更可怕。”

  “为什么?”她愣了愣,更加疑惑地朝我问道。“没理由就杀你的人比有理由才杀你的人可怕多不是吗?”

  “我要是一定会死的话宁愿死在毫无感情杀了我的人手里,死在满心都是对我的愤怒的人手里太惨了。一个是仅仅希望我‘死去’,而一个是想报复我到甚至会犯法。这么说吧,前者在确认我死后就会收手,而后者不会。”

  “是‘敌意’的区别?”芳雨涟意识到其中区别,微笑着反问。

  “嗯,不过这是建立在必须死的前提下,现实里前者会杀死我的概率比后者高。现实考虑,我宁愿遇到的人都是杀人时有感情的,因为我不会去惹得那人恨不得杀死我。”

  “别说的好像世界上除了带着感情杀人就是不带感情杀人的人啊,正常人才不杀人。”

  我点了点头,确实说的有些不妥。

  在我们对话的同时,芳雨涟已经收拾好桌面上以及抽屉内的书籍。

  “走吧,该关教室门了。”

  我看了看教室后侧的时钟,已经快六点了。的确该走了,和芳雨涟对话时的时间流逝的真快,虽然她一直在写作业。

  我紧随着背好书包从座位上站起的芳雨涟走出教室。当鞋子踩在黑色的大理石之上时,发出的声音清晰可闻。

  “好安静啊。”我忍不住感叹道。

  “人少了就这样,我还挺喜欢的。”芳雨涟抬了抬书包,轻笑着说道。

  “我也是。”

  ......

  对话结束,空气陷入了安静。空荡的走道没有一个路人,只有我与芳雨涟的脚步声在回荡。

  芳雨涟并不抗拒这种时刻,但我总感觉这种时刻会拉远我与芳雨涟的距离。所以我常常会打破这种寂静时间。

  就在我思考该说什么时,反而是芳雨涟先打破了沉默。

  “张择日你想要调查事件?”

  她提出的疑问刚刚问过一次,这次却又问了一遍。

  她并不是会为了找话题而强行开口的人,所以我知道她这疑问必定有她的意义。

  “为什么这么问?”

  “我...不希望你去调查事件。”

  这句话有些出乎我的意料,芳雨涟很少会这样干涉我的意志。

  “为什么?”

  “很危险欸。”她说出口的时候脸上有些难掩的担忧。

  “是吗...”

  我假装冷静地扭过了头。

  “我知道了,不会去调查的。”我向她约定到。

  我不会为了好奇心而去靠近危险的。现在的我,不想死。

  直到在校门口和芳雨涟告别前,我们都没有多说一句话。但这种沉默,却没有拉远我与她的距离。

  回到家时,已经接近六点半了。我一边思考着吃什么晚饭的同时一边回想着刚刚芳雨涟的表情。

  有异性会为自己露出那种担忧的表情,说不高兴那肯定是在撒谎。

  我与芳雨涟的关系随着时间过去逐渐变得暧昧。我们都意识到了这点但却没有阻止。或许是因为我们也想要找个同伴吧。而且我们也并不讨厌对方。

  初中的我肯定不会想到未来的自己居然会成为早恋的学生。毕竟那时候的我认为谈恋爱的人都是被错觉误导的蠢货。

  不然为什么现代离婚率那么高。

  而在认识了芳雨涟后我思维就有点改变了。可能我自己也成了被错觉误导的蠢货。

  不过至少我最近过得挺幸福的,比以前好多了。

  我打开了电视,一边打发着时间一边思考着事件。

  我并不打算去调查,我只是思考。只是思考的话不去行动也一样。更何况我还没什么情报,几乎不了解事件。

  “这位疯狂的杀人魔已经杀害了两人了,然而到现在警方还不能确定嫌疑犯。”

  突然电视里的声音打断了我的思路。

  是在谈我们学校的事件吗?这段时间好像就我们学校有杀人魔吧。

  “警方为什么到现在还没确认嫌犯呢?那是因为这个犯人啊,他的手法非常特殊。仿佛是个经验老到的杀人犯,没留下任何证据。而这所学校,又没有配备全方位的监视器...”

  电视里的主持人还在那说着,我却没有认真听下去了。

  因为我的手机不合时宜的响了起来。

  我看了看屏幕,上面显示着的是我一个损友的名字。

  何越,一个冲动频率是普通人几倍的男生。

  “喂喂,是择日吗?”

  手机对面传来的声音透着一股阳光的气息。

  “别叫的那么亲密,叫全名。”我躺在电视前的沙发冷淡地说道。

  “无所谓啦,我调查了一会,昨天还真的又有事件发生。”

  “你还真去调查了啊。”

  他在昨天发生的事件后终于按捺不住好奇心跑去调查一系列事件了。

  “那当然!既然好奇当然去调查。”他理所当然似的说道。

  我差点鼓起掌来,真是名言。

  “然后打听到了什么?”

  “事件好像发生在美术室。”他简短地说道。

  “...美术室?”我皱起眉头听着。

  沉默着思考了一瞬。

  “谁发现的?”

  “去上美术课的同年级其他班学生唐欢。”

  “时间呢?”

  “下午第三节课时。”

  “...调查得挺清楚嘛。”

  “嗯,毕竟我打算画成漫画啊。”

  “......”

  我不知道该怎么说他这种态度,世间这种将事件记录成作品的人并不是没有,甚至挺多。但我还是对他这种轻率的态度有些接受不了。

  “你是在觉得这太不尊重受害人吗?”

  “是的。”我承认道,这没什么好隐藏的。

  “所以我才在调查啊。我现在可不是事不关己的路人在笑谈事件,我可是亲自在调查参与这起事件,冒着这种危险我觉得我有资格记录这事件。”

  “...也是。”至少没参与其中的我没资格说他,他现在的确冒着被杀人犯盯上的风险在调查。“你加油吧。”

  “你倒是也帮忙思考思考啊。”

  “我有帮忙倾听啊。”

  “诶,算啦。只是帮忙听一下也算是有用吧。”

  听他的语气总感觉有些不满,他好像想调动我也一起来思考。

  “还有情报吗?”

  “没了...我要开始疯狂打电话询问了。刚刚加入了好几个班的群里。”

  可怕的行动力...我一边感叹一边挂掉了电话。

  我还以为他只是说说而已,没想到他居然真的去调查了。

  何越这种过剩的行动力使他的目标很容易达到,一直以来都是这样。作为朋友的我都羡慕着这朴素的‘超能力’。

  可惜他只对有兴趣的目标这么有行动力。

  ...说实话听到何越和我聊事件时,我有一种罪恶感。

  我没有主动去探索,但我也并没有制止何越。我的潜意识里果然还是想了解事件的。

  只要不去主动调查就行了,我安慰着自己。我并没有调查事件,只是何越单方面地朝我诉说。

  是因为和芳雨涟约好了不去调查?还是因为不想和其他大众学生一样?都有吧。

  从沙发上直起身子,我关掉了开启没多久的电视,电视屏幕瞬间化为淡黑色。

  该写作业了...

  我在学校并不是没时间写作业,不过我通常都会把作业留到回家后才写。作业本就是为了让学生巩固记忆的,要是为了轻松而在学校早早写完的话就会在回到家后遗忘知识点,本末倒置。所以最好还是回到家后再写比较好。

  我曾经和芳雨涟也这么说过,但她却充耳不闻。不过她成绩比我还好,我也只能作罢。

  无论是何越还是周围的其他人,都有着想要将熟悉的人改变成符合自己预期的想法。

  就连我自己也是这样。可是,还是有一个人例外。芳雨涟不会这么做,那究竟是因为她不在乎熟人还是本性律己呢?我至今没有摸透。

  黄昏的颜色逐渐褪去,室内被黑色偷偷侵染。我并没有开灯,静静地享受着这份寂静,直到黑暗染上我手上的作业本。

本作品由作者上传

Q1:《诡秘之主》第二部什么时候发布?

「爱潜水的乌贼」新书将于3月4日12:30发布,诡秘世界第二部《宿命之环》即将来袭!

Q2:在哪里可以看到爱潜水的乌贼的新书《宿命之环》的最新信息?

加入卷毛狒狒资讯站,乌贼新书情报大公开!「卷毛狒狒研究会」是起点官方打造的诡秘IP互动主题站,依托原著丰富的世界观设定,为用户打造序列升级+魔药合成的全新互动方式。入会成员将体验诡秘世界独特的成长体系。为鼓励用户在站内创作相关衍生内容,优质作品还将获得盲盒等实体奖励。作者乌贼大大也会在此与大家深度交流。阅读小说就可以获得随机掉落的神秘碎片!还有更多精彩玩法等待你的解锁~

Q3:《诡秘之主》首款官方限量版盲盒介绍?

超前情报!盲盒内10位塔罗会成员随机款大公开:
1、塔罗会的创始人“愚者”先生——克莱恩·莫雷蒂 “总有些事情,高于其他。” 黑发褐瞳、容貌普通、轮廓较深的青年。 他原本是名为周明瑞的现代人,却因一个转运仪式而意外成为霍伊大学历史系学生克莱恩。而后,他加入廷根市值夜者小队,成为“占卜家”,又为守护廷根而牺牲。死而复生后,他为复仇及寻求晋升,转换多个身份,并逐渐发觉世界的真相。 在了解到来自星空的威胁后,克莱恩选择成神,并为对抗天尊的意志陷入了沉眠……
2、塔罗会最热情的“正义”小姐,奥黛丽·霍尔 “下午好,愚者先生~!” 金发碧眼的少女,是贝克兰德最耀眼的宝石。 她出身于鲁恩大贵族霍尔家族,身份高贵,备受宠爱。最初,她被意外拉入灰雾之上,成为了塔罗会创始成员。而后,她通过塔罗会成为了一名“观众”,并让自己的宠物犬苏茜也成为了超凡生物。她善良温暖,渴望帮助更多人过上幸福的生活。 在愚者沉睡后,她毅然离开了家族,为实现理想和唤醒愚者,迎接着新的挑战……
3、塔罗会中大名鼎鼎的“倒吊人”先生——阿尔杰·威尔逊 ……

首页悬疑小说侦探推理小说

时间跳跃的逻辑陷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