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少年姜药
  • 戳下方气泡,看书友讨论
  • 去客户端看更多精彩讨论
书籍摘要: 大夜弥天,草衣少年;心如明月,梦如江山。药师开局一条蛇,蛇杖少年就是哥。一个娘子不嫌少,三个马甲不嫌多。“主公,该吃药了。”来了来了!按——太史氏曰:道儒释法入大药,红尘烟火一炉中。万古沉疴天下病,悬壶济世有姜公。
展开更多作品相关
完整设定请至起点读书APP体验
收起 展开

书友榜

我的头像

  • 书友第1名:夏若水.
    书友等级: 盟主
  • 书友第2名:Sx.
    书友等级: 盟主
  • 书友第3名:青山若无素.
    书友等级: 盟主

书友还看过

相关标签

修真文明小说推荐

修仙从种红薯开始在线阅读
(修仙种田,不种马)张诏不小心穿越到一个极度腐朽的万年仙朝,从种红薯开始崛起于乱世,于各大修仙势力夹缝中求生存,纵横捭阖中求发展。
刘周平
日更千字
修真文明
仙道长荣在线阅读
上一世碌碌无为的陆思恒,这一世重生为一个修仙小家族的族人。 依靠身体内能提升灵气品质的紫气,带领家族走向繁荣,举族成仙。
舞剑无间
日更千字
修真文明
易鼎在线阅读
龙气者,人道总纲也   一次的意外,让他携带着一个破碎灵魂,回到了这个世界十八年前,那时,江山如画,群雄逐鹿,苍茫大地,谁主沉浮?   凭借着龙气秘术,突破命格,要行那“易鼎”之事
荆柯守
日更千字
修真文明
师姐,我不想努力了在线阅读
重生的秦沐凌机缘凑巧之下,拜入丽色如云的云梦天宫,成为掌教至尊的关门弟子,本以为从此能够踏上人生巅峰,殊不知却被颜值与实力均爆表的师姐们压制得抬不起头来。 为了尊严奋力拼搏的他屡败屡战,却依旧被师姐们毫不客气地镇压,始终翻身无望,最后无奈选择躺平:“师姐,我不想努力了!” 师姐们笑语嫣然地扔过来一道送命题:“很好,从我们中间选一个吧!” 秦沐凌:“……”
暗狱领主
日更千字
修真文明
为龙之道在线阅读
(起点三组签约作品)  当洪荒早已破碎,封神已经完结;  来自未来的灵魂,穿越到了古代一条拥有龙族血脉的灵蛇的身上,会为这个世界带来什么样的变化、揭开怎样的秘密呢?他,又该如何寻找属于自己的道呢?  为什么灵脉又叫龙脉,人皇又叫真龙天子,为什么龙会成为后世的图腾,真正的龙,到底是什么?一切的一切,精彩尽在《为龙之道》  本书的书友群:111341449(欢迎加入)
君子如龙
日更千字
修真文明
玄霄仙君在线阅读
瞥然证得长生路,只半阙,玄霄书。道法圆融超玉都。雷音那畔,几人曾晓,别有逍遥处。 玉岭山头绝朝暮。瑶台兴波戏龙虎。醉梦惊起天女舞,风云变化,落在人间,丹青炼一炉。 …… 曾经,有少年怀揣半部左道仙书,脚踏阴阳,掌握雷霆。 后来,有人证道长生,号:玄霄仙君!
孤星入梦
日更千字
修真文明
秦庭关在线阅读
你可曾听说过秦陵地宫的秘密? 大墓封土,龙晶宝殿,神秘的地宫下,秦始皇究竟埋藏了何种辛秘...... 你,知道吗? 有人说,是他的坟。 《史记》中记载:秦始皇陵,穿三泉,下铜而致椁。以水银为百川江河大海,上具天文,下具地理。 长明灯亘古不灭,始终明亮着地宫...... 这是一座无与伦比,世之罕见的坟! 然而,有人从地宫里回来。 他告诉我,地宫之下,是一个极其荒诞的世界! 一切都埋葬在秦始皇的棺椁里。 那个地方,神鬼莫测,光怪陆离,三皇五帝曾经活过,秦始皇将一隅大东屠戮成荒,神农大帝建姜国之万年基业,轩辕氏铸鼎而乘龙飞仙,羿帝弑妻之兄以证道,老子倒骑青牛西出函谷,上古的历史尽在尘埃中飘荡,至今无人能解......
树影摇风
日更千字
修真文明
这个人仙太过正经在线阅读
半神之躯,比肩凡人! 正经人仙,山海薅神! (正经版简介) 天高九万里,地有无尽国。 人道多不易,山海尽荒泽。 【普一群:1071059242,普二群:1041155628,全订V群已开,在普群找管理就可。 继续仙侠轻喜剧,非洪荒体系,取材《山海经》、《九歌》、《天问》,勿代入三清、道祖等人物,努力发掘更原生态的中国古典神话!】
言归正传
日更千字
修真文明
斩邪在线阅读
仗剑而起诛鬼魅,提笔静坐写文章。  手握乾坤,斩邪留正——  一曲《正气歌》,浩然起苍茫。  南朝书友群:200702009,热烈欢迎新老读者加入,聊天打屁有乐子,内涵杠杠的!
南朝陈
日更千字
修真文明
当前位置: 仙侠 修真文明 神洲药主在线阅读
章节试读
第一章 少年姜药

  大夜弥天,风雪如磐。

  室内一灯如豆。

  暗弱的青灯在西窗上剪下一道修长的人影,一丝寒风入室,剪影微微摇曳。

  姜药独自坐在床边案前,紧紧身上的狼皮袄,兀自皱眉思索。

  头发胡乱的用荆簪绾个髻,装扮寒素简陋,却掩饰不了少年人特有的芳华明朗。

  尚有稚气的清俊脸庞,看着最多十六七岁,可那灯光下幽幽闪烁的眸子,以及沉思间的神凝…似乎并不像一个农奴少年该有的。

  姜药再次伸开手,端详手中的一个两寸见方的双鱼玉佩,还是无法鉴定。他是姜老的嫡传学生,世上凡是古玉,他只要一经手,便知其材质。

  他在昆仑山被这块玉佩带到异界,占据一个九岁的身体又长到十七岁,可他的专业一点都没有丢。这块玉佩本属华夏之物,他鉴定不出就很离谱。

  本来,他不确定是被双鱼玉佩带到异界,因为他被带到异界的只是魂魄,类似借尸还魂。

  直到今日他外出打猎,无意中再次发现这块玉佩,他才断定,自己就是被这东西带到异界的。

  姜药听过双鱼玉佩的传说,但他不确定这是不是那传说中的双鱼玉佩。

  他希望这块玉佩能将自己再带回华夏,但又有些不忍离开。

  已经习惯了这个世界的家人。

  可想到这个世界的可怕残酷,他又无时不刻不想回到华夏。

  他研究了半天,玉佩也没有动静。没有再像在昆仑山第一次发现它时,忽然发出一道白光让自己晕厥。

  白光没有出现,回不去了。

  事实上,就算白光再次出现,他也不敢肯定,自己将会被带回华夏。

  姜药满心失望。那是看见希望之后,希望又突然消失的失望。

  少年露出苦涩的笑容,将双鱼玉佩藏在床下,思索接下来的打算。

  他已经十七岁了,不能做一辈子农奴吧?

  对这个世界的残酷了解的越多,少年就越感到绝望。

  这个世界不知道有多大,也不知更远的地方是什么样子。起码他了解的范围内,社会就是长夜般的黑暗。

  这里类似华夏古代。可是没有皇帝,没有朝廷,没有官府,没有法律,只有相互争霸的武阀。

  类似三国军阀、春秋诸夏、南北朝门阀、日国大名、欧洲贵族,甚至类似部落。

  不知道是个什么玩意儿。

  如果仅此也就罢了。凭着他姜药文物贩子的见识,怎么也能脱离农奴的身份。

  然而,这根本就是奢望。

  因为,武阀只有武修才能加入。哪怕你要成为武阀军中的一个最低级的士卒,那也要是武修身份。

  所谓武修,就是修炼武道的真人。

  要成为武修,不但要有玄而又玄的什么资质,还要修炼功法,更需要珍贵的修炼资源。这种人的寿命都是几百年起步,可以说…绝非凡人!

  这个世界分为两大阶层,一是凡人,二是真人。凡人占绝大多数。可真人是统治者,凡人是奴隶。两者犹如天渊之别。

  农奴要想成为武修难如登天。比华夏古代考进士还要难得多。

  据说修炼功法绝不外传。修炼资源也是凡人得不到的宝物。

  姜药一介农奴,哪怕想成为武阀军中的小卒,那也是天大的奢望。

  农奴为武阀耕种劳作,缴纳的不是赋税,而是灵谷、灵茶、灵果等物。

  十亩田,最多只能出产一斤灵谷,其他的都是凡谷。

  武修大人只吃带灵字的食物。他们虽然修炼出恐怖的武力,可如果不吃灵食,实力就会大降,寿命也会大降。

  农奴一辈子困在土地和劳役上,还被武修生杀予夺,犹如蝼蚁草芥般卑贱。

  农奴的死亡率很高。累死病死,被野兽吃掉,被毒蛇毒虫咬死,被武修杀死…能活到八十岁就算高寿。平均寿命也就五十出头。

  太黑暗了。

  想到这些,姜药又怎能不绝望?

  他有个叫李洛的师弟,为人很是坚韧。可就算把李洛放在这个世界,他也会和自己一般绝望。

  似乎,没有任何机会改变命运了。

  唉,算了吧。

  我没办法。

  我想了八年了。

  硬是没办法。

  睡吧。

  别看冬天大雪连天,天亮后还要去地里干活呢,免得雪太大把庄稼压死。

  姜药熄灯上床,听着屋外的风雪,沉沉睡去。

  这个世界,只有他一个人。

  铺天盖地的孤独袭来,犹如无边无际的沧海之上,一叶扁舟…知向谁边。

  梦中,他回到了华夏,见到了老师和师弟,梦见那个叫崔秀宁的女警给他交代任务。

  师弟,该扛的罪名我已经杠了。可怜我想回去坐牢而不可得啊。

  我其实是为了你,没出卖你,真的。

  很多次,少年希望醒来就在华夏,甚至在法庭在牢房。可是每次都是失望。

  …………

  姜药觉得自己还是有点幸福的。

  尤其是母亲给他夹菜,父亲让他多吃一点,姐姐对他露出笑得弯弯的大眼睛时,他就感觉到心中的温暖。

  “爹,娘,你们也多吃点。”姜药看着自己碗里的鸡肉,夹了几块给姐姐姜菜,“阿姐身体不好,多吃点肉食。”

  “小药越来越会心疼人了。”姐姐姜菜温婉的一笑,显得很高兴。

  姜母和姜父相视一笑,饭桌上一家四口显得很是温馨。

  这偏僻乡村的农奴之家,此时却其乐融融,充满家的温暖。

  “药儿,明天你把玫玫带到家里吃饭。”姜母卫容微笑道。

  卫容生的很是周正,肤色也比较光洁,和一般农妇有点不同。

  姜父姜樵也憨厚的点头,“是啊是啊,带玫玫来吃饭。”

  姜樵年年苦巴巴种地砍柴,但不知为何,也和一般农奴有点不同。

  姜药一直在怀疑他们农奴的身份,可是他暗中观察了八年,还是失望了。

  虽然姜药一直心中疑虑,却不妨碍他对这个家的基本认同。

  八年前,他莫名其妙来到这个世界,成了姜家九岁的儿子。

  当时的姜药似乎生了大病,快要死了。当他成为姜药醒来时,看见姜父姜母和姐姐都很着急。

  姜药是老江湖了,他不动声色的慢慢适应,没有留下任何破绽。

  听到母亲提起玫玫,姜药眼前不由浮起一张花容月貌,宜喜宜嗔的美丽脸蛋。

  他一直有点疑惑,为何玫玫这样的女子,愿意嫁给自己,还对自己这么好。

  玫玫是方圆十里八乡最美丽的女子,有机会当上武修的侍妾或使女,也算能改变命运。

  而自己呢?在别人看来也就是长相不错,除此没有了。

  农奴严禁经商致富,这里没有官府和朝廷,自然也没有读书出仕的路子。

  他的命运其实是注定的:每年辛苦种地,做牛做马一直到死。

  玫玫嫁给自己,注定是要吃苦的。

  可她似乎从来没有嫌弃过自己,经常主动来看望自己,温柔体贴。

  姜药一直在怀疑玫玫对自己的感情。可是多年下来并没有发现问题。

  “爹,娘。吃完晚饭我去南山碰碰运气,看看能不能打到猎物。”姜药说道。他的箭术不错,平时尽可能的打猎,给家人补充肉食。

  “去吧,天黑山深,注意野兽。”姜父叮嘱他。虽然儿子经常夜间打猎,可他仍然每次都提醒。

  姜药吃完饭,就拿起弓箭出门打猎去了。

  饭桌上只剩下三个人。

  “老地方。”姜母忽然说道。

  姜父点点头,“老地方。”

  姜菜也站起来,“走吧。”

  三人来到屋外,看着茫茫夜空,忽然身子大鸟般飞起,往北山方向而去。

  寒风吹动三人的衣袂,飘然若仙,不似凡人。

  只是,此时天黑,三人飞行的速度极快,村民都没有发觉。

  十余里距离,瞬间便到。此时,三人已经来到北山的一线崖,月光下犹如鬼魅。

  紧接着,一声轻笑从夜空中传来,一个窈窕的身影也从天而降,落在一线崖上。月光下,她的身姿面容格外美丽。

  如果姜药在场,一定会认出她就是自己的未婚妻玫玫。

  “梅玫,你来的倒是挺快啊,没让我们等。”姜母卫容冷冷说道。此时她的神色气度,完全不像是个村妇。就是容颜,也美丽年轻了很多。

  梅枚拢拢被风吹乱的秀发,嫣然一笑,“日子越来越近,我这个未婚妻当然越来越急。难道你们不急么?我不信。”

  姜父姜樵负手而立,样子完全不像个农奴,他的目光也很冰冷,这冰冷的目光不光是针对玫玫这个未来的儿媳,甚至还针对姜母和姜菜。

  姜菜叹了一口气,“哎,说实话,我还有点不忍心。毕竟,我当了那小子十几年的姐姐,从我十岁就和他在一起了。”

  姜父哼了一声,“就是你心善?我还当了他十七年爹呢,比你来的更早。我都不心疼,你会心疼?”

  姜母呵呵笑道:“她心疼很正常。她虽然人小鬼大,可来时毕竟才十岁,哪里有我们心狠?”

  “好了。”玫玫不满的打断,“别说这些没用的。算起来还有一年才能动手,我们可不能露出丝毫破绽,导致前功尽弃,那小子其实不蠢。”

  “不错。”姜菜点头,“药引子十八周岁才能成熟,要是三情有变,他的心魂就不能炼丹了。我们辛苦守候了这么多年,不能功亏一篑。”

  所谓三情,是父母之情,兄弟姐妹之情,夫妻之情。按照他们的说法,药引子的三情要美满,才能心魂圆润,才能顺利成熟,用来炼丹。

  姜母卫容叹息道:“为了姜药这亿中无一的药引子,我堂堂卫阀嫡女,做了他十七年娘!我容易么?要是最后出了差错,我还不如自断经脉。”

  梅玫冷笑,“你不容易?你再不容易,还有我难?我可是必须要和他同房的,最少要和他做几天真夫妻。最吃亏的,是我!”

  不做真夫妻,药引子的夫妻之情就不得圆满,心魂还是不能成熟。

  “谁都不容易。”姜樵冷冷出言,“我堂堂邓阀嫡子,当了十七年卑贱的凡人农奴,天天种田砍柴,我容易?不过,想想绝世宝丹,你们还觉得委屈么?”

  这亿中无一的药引子,能炼制一种最顶级的宝丹,极其珍贵,世上已经上万年没有出现过了。

  就算最顶级的武阀,也不可能不眼红。

  想想,还是值得。不对,是太值得了。

  要不是能发现药引子体质的人极少,姜药这个药引子也轮不到他们几家。

  “我等其实不用相互抱屈。”卫容说道,“反正能炼制五颗宝丹,几家都有份,谁也不知亏。”

  其他三人都不由点头,神色稍缓。

  “想想到时要将姜药抽魂,我就觉得有些不忍。幸好,他到死也不会知道三情都是假的。”姜菜幽幽说道。

  四人远离家族,跑到这个犄角旮旯伪装凡奴,当然实属无奈。

  因为在自己的地盘上,熟人太多,四人很难伪装成一家人,需要很多人一起配合演戏,难度太高,破绽太大。

  同时也可能被其他武修发现药引子的存在。

  而且,也没有理由阻止姜药从小修炼、出门历练、结交朋友,总不能软禁他吧?那三情又怎会圆满?

  既然阻止不了这些,那么姜药就混进了武修圈子,暴露的风险太高。

  只有远走他乡,混在凡奴当中,才最容易组建一个家庭,避免这些风险,避免姜药接触其他势力。

  唉,难呐。

  这些年,当真不容易。就是修炼和吃灵食,也要偷偷摸摸的瞒着姜药这小子。

  

下一章
新人免费读 下载起点读书APP
访问网站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