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我是一具尸体
  • 戳下方气泡,看书友讨论
  • 去客户端看更多精彩讨论
我有一座亡者殿在线阅读

我有一座亡者殿

仙侠 / 修真文明

57.19万字|完本

书籍摘要: 谨慎的魔王,憨厚的恶灵,血池里的云履鞋。无声的歌者,胆小的巨人,白昼下的无头尸。腐烂的修士,圣洁的妖魅,生机盎然的死之国。天地至暗之时,亡者将汇聚。徐衍在死牢中醒来,摆在面前的第一个难题是如何在一群尸体中脱颖而出。
展开更多作品相关

书友榜

我的头像

  • 书友第1名:漠北V.
    书友等级: 盟主
  • 书友第2名:Phone魔小次郎.
    书友等级: 宗师
  • 书友第3名:饕魑魅88.
    书友等级: 宗师

书友还看过

相关标签

修真文明小说推荐

背锅大掌门在线阅读
穿越就当掌门,但没想到却是个大坑。 “掌门不好了,观里没米了!” “掌门不好了,房子要塌了!” “掌门不好了,山门外来了妖怪!” “掌门不好了,有人来踢山门!” “掌门掌门,七宗十三派要您还一千年前欠下的灵石!” …… 掌门的确不好了,而且很不好,王元泽很想死,这根本就不是他想要的修仙。 新书《原始人日记》上传,有票请支持新书。
牧尘客
日更千字
修真文明
全民进入修真时代在线阅读
地球突然被来历不明的白雾包围,充斥世界每个角落,人类惶恐不安,在吸食白雾后,症状不一,有昏迷、炸胸、爆臀、鼓大包……  卓凡醒来,发现世界全乱了,各国开启自己的修真文明。  变异尸怪、古老生物、各种从坟墓里爬出来的邪恶亡灵粉墨登场。  隐秘仙门、遗忘之地、上古洞府、诡杀秘境等探索之地,纷纷出现。  修仙士、灵武者、忍者、阴阳师、圣斗士、超人、异能者、血族人、白巫师、黑巫师、法老、木乃伊 、占星师、朝圣者、瑜伽师,百家争鸣。  文明,我来守护……
小僧金蝉子
日更千字
修真文明
炼尽乾坤在线阅读
散灵之体,不可修行,以器入道,一锤一炉一道心,炼物炼人炼乾坤。
土豆烧鸭
日更千字
修真文明
升邪在线阅读
九天之前,太阳落下后再没有升起。  第十天,苏景名动四方。
豆子惹的祸
日更千字
修真文明
灵鼎在线阅读
强烈推荐玄幻作品《狂武神帝》,欢迎大家阅读观看! 落魄少年被活埋意外获得逆天小鼎,化作他的本命法器,助他迅猛修炼,等级狂升,走上一条强悍的修真之路!
心碎梦思迁
日更千字
修真文明
签到六十年,从傀儡皇帝变天帝在线阅读
一觉醒来,周安成了乾元帝国的皇帝,本以为自己可醉卧美人膝,醒掌天下权。 结果自己只是一个傀儡皇帝,而且还是太后称帝准备前,用来平稳天下的棋子,随时可能被割韭菜。 帝国边境,外族蠢蠢欲动,趁新皇无权,弱弱无能,朝野混乱之际入侵帝国,叫嚷着斩杀昏君,拯救乾元百信于水火。 妖魔乱世,鬼怪横行,门派林立,正邪大战,生灵涂炭。 周安开启金手指山河社稷图。 点亮后宫地图,得到【九天玄女箓】 点亮正宫地图,得到【乾元龙甲】 点亮东宫地图,得到【天子剑法】 点亮西宫地图,得到【乾坤步】 点亮全部皇宫地图,得到【真龙之气】
沐日海洋
日更千字
修真文明
武谪仙在线阅读
本来的简介是——武中谪仙,软饭奇才。     现在改成了——我快手小马,靠自己的一双铁拳,击败了一个姓王的仙二代,才能堂堂正正出生在这个世界上。  大家感觉到再也挤不出来月票的时候,可以去订阅《仙葫》《一剑斩破九重天》《全职武神》《蜀山》来凑一凑。
流浪的蛤蟆
日更千字
修真文明
大仙官在线阅读
新书《末日从噩梦开始》已经发布,大家多多支持。 ------------- 执笔仙路写长生,笑谈天地任逍遥。一场黄粱梦,让寒门士子楚弦拥有了后世记忆,在这个神佛为尊的大世界中,想要不为蝼蚁,不被奴役,唯有自强不息。
暗黑茄子
日更千字
修真文明
软萌师父扮成我系统在线阅读
【修仙狗粮文】【系统等于没有】【单女无暧昧】 因救人溺水,牧长清顺着河流漂到了修仙世界。 “道理我都懂,可为什么别人的系统是老天给的,我的系统却是我家师父在那玩角色扮演呢?” “叮——恭喜乖徒弟完成任务,徒弟值加二点,触发额外奖励油饼一块~” “……” 牧长清看了又看,无奈:“咱下次能换点别的额外奖励吗?” “不行,师父只会做这个。” “……”
我欲高歌
日更千字
修真文明
当前位置: 仙侠 修真文明 我有一座亡者殿在线阅读
章节试读
第1章 我是一具尸体

  大商,知远县。

  监牢。

  昏暗的牢房里倒着几具尸体,死状各异。

  一个眉目清秀的青年斜倚在角落,身子单薄,年纪在二十上下。

  人已经死透了,身体僵硬冰冷。

  一只老鼠贴着墙角爬到尸体近前,人立而起,用前爪抹了抹胡须,鼻子抽动,查看着食物的新鲜程度。

  咕噜。

  尸体的眼球忽地转动一下。

  老鼠被惊走。

  徐衍从黑暗中醒来。

  穿越后的脑海刺痛很快让他知晓了现状。

  我是一具尸体。

  很新鲜的那种。

  这是穿早了还是穿晚了?

  稳了稳心神,徐衍开始逐一尝试。

  无法复活,不能开口,行动受限,生机全无。

  很好,死得不能再死了。

  耐心的等待许久,状况依旧。

  居然没有穿越福利!

  徐衍很想抗议,穿越成什么东西不打紧,好歹是个活的吧。

  难道福利延迟了?

  徐衍只好如此安慰自己,毕竟时空穿越这种高端旅行,出点故障也能理解。

  脚步声由远及近。

  火把的光亮撕开黑暗,两个身影冒了出来。

  肥头大耳的县令抹着额头汗水,急迫道:“找到几具尸体?”

  牢头回道:“完整的尸体牢里就这四具,还有前几天被砍头的。”

  县令不耐的摆手道:“没脑袋的不要,这四个都是什么人。”

  “一个采花贼,一个马匪,一个脚夫,一个书生。”

  “罪名呢。”

  “采花贼是惯犯,死在他手上的女人不少于十个,马匪身上背着五条人命,脚夫凶戾好斗,因为赌账宰了同行的三人,剩下那书生……”

  牢头咧了咧嘴,道:“罪名是当街辱骂县令老爷。”

  “骂我的人多了……”胖县令不以为意,接着一怔,“骂县令又不是死罪!他怎么死了?”

  牢头赶忙解释道:“还不是武家的案子闹得么,本想押他进来关几天以示惩戒,谁料把他与马匪错关在一起,挨了一顿揍,结果一命呜呼,他是被同狱之人打杀而亡,与我们可无关呐。”

  牢头怕被怪罪,又低声道:“大人放心,这家伙叫徐衍是个穷书生,无亲无故,死了也没人会追究。”

  胖县令抹了把汗,道:“算他倒霉……司天监的人就快到了,千万别给我出什么纰漏!记住要少说、少看、少问。”

  牢头连忙应承:“大人放心!这边全都准备好了,闲杂人犯关在远处监牢,其他狱卒也都调离了位置,从大门口到这里一路安静,没人打扰,保证连只老鼠都没有!”

  胖县令点点头,长吁一口气。

  “司天监权势滔天,行事诡秘,沾上一点都得掉层皮,咱们这些小虾米可得小心着。”

  “属下明白,大人您就放心吧,绝对万无一失,不知这次要几具尸体?”

  “只要一具。”

  “挑剩下的尸体该如何处理?”

  “剩下的……”胖县令迟疑一下,“全烧了,灰都别剩。”

  脚步渐远,火把的光亮被黑暗吞没。

  这是不给活路啊!

  不行,得想法子保个全尸。

  没准过阵子延迟的穿越福利就到了呢。

  徐衍目光转动,落在一旁的三具尸体上。

  油头粉面的小白脸应该是采花贼,脸上带疤身形魁梧的肯定是马匪,腿脚健硕的矮汉子绝对是脚夫。

  徐衍身体动不了,脑子却十分清醒。

  司天监的人既然要来挑选尸体,一定有所用途,而这三具尸体各有所长,一个有模样,一个有体魄,一个下盘稳,自己呢……

  被人揍一顿就死了,可见身体有多孱弱。

  不管人家挑尸体有什么用,总不会选一具最弱的。

  果然百无一用是书生。

  月光在地面缓慢挪移,如退潮的海水。

  徐衍望着月光发呆,思索着如何能在一动不动的情况下,从一群尸体中脱颖而出。

  隐约间,耳畔传来潮汐声。

  周围的月光仿佛真的成了海面,整个空间随之晃动起来!

  哗啦……哗啦……嘎吱,嘎吱吱。

  潮汐的声音渐变为沉重的铰链。

  轰隆一声!

  脑海里有一扇大门开启,徐衍眼前一花,意识出现在一处奇特的空间。

  这是一座恢弘的殿宇,上方没有穹顶,而是沉如铁云般的无尽灰雾。

  黑铁锻造的大门上方,刻着三个遒劲锋利的猩红大字……亡者殿。

  穿越福利终于到了!

  大殿空旷,中心是一张巨形长条石桌,配有九张高大的兽首石椅,兽首形似凶龙,张牙舞爪,面目狰狞。

  围着石桌转了一圈,除了安静之外,徐衍并没有其他感觉。

  “亡者殿?”

  “做什么用的,亡者归来?”

  徐衍猜测着亡者殿的用途,直接坐在主座上。

  隐约有雷霆在上空的迷雾里炸起,转瞬又悄无踪迹。

  当徐衍坐上兽首大椅的同时,一丝明悟了然于心。

  他获得了一份特殊的能力。

  控尸!

  嘎吱吱,耳畔又有铰链转动的声音传来,很遥远,如在天边,模糊不清。

  还有其他大殿?

  徐衍侧耳倾听。

  声音不是从这片空间里传来的,而是……

  糟了!

  猛然惊醒,徐衍的意识脱离亡者殿,回归牢狱中的躯体身上。

  监牢的大门正在开启,人影晃动。

  一定是来选尸体的。

  时间紧迫,徐衍立刻动用刚刚获取的能力。

  他本想控制自己。

  只要能动就好办,大不了表演个原地复活。

  结果出现意外。

  无法控制自己,动弹不得!

  错愕之际,徐衍大致明白了缘由。

  自己应该不是完全的死尸,毕竟还有思维和灵魂存在。

  脚步声正在接近。

  没时间了!

  既然对自己无效,只能将能力用在其他尸体的身上。

  控尸能力的极限是一次只能控制一具尸体,以后会不会有所提升还不清楚,至少现在无法控制两具。

  徐衍很快做出决定,选了他认为最合适的一具。

  昏暗的牢房里,有身影无声的站了起来,随后是咔嚓咔嚓的几声响动。

  ……

  走在长廊的黑袍人停住脚步。

  牢头连忙解释:“是老鼠!最近耗子多了点,就快到了,大人请。”

  牢头说罢快走了几步打开牢门,然后恭敬的退在一边。

  黑袍人走进监牢,冷漠的眸子扫过四周。

  油头粉面的那具尸体脖子是歪的,明显断了。

  身形魁梧的尸体两个手臂古怪的朝向背后,手肘处有白骨露在外面,已经被人踩折了。

  矮汉子的尸体一条腿卡在两根铁栏杆之间,迎面骨反向扭曲,不用看,衣服下面的膝盖肯定粉碎。

  黑袍人皱了皱眉,来到唯一完整的徐衍面前。

  摆了摆手,牢头立刻与狱卒一起将采花贼、马匪和脚夫的尸体拖走,匆匆撤离。

  监牢里恢复宁静。

  黑袍人盘膝而坐,缓缓摘下兜帽,现出一张年轻的女子面孔。

  苍白如纸的瓜子脸,丹凤眼,黑眼圈,神态清冷中透着深深的疲惫。

  她静静的坐在那里,像一只虚弱的毒蜂,尽管一动不动,却给人一种针芒在背的感觉。

  她檀口轻启:

  “太上台星,应变无停,三魂永久,魄无丧倾……炼。”

  随着炼字出口,徐衍只觉得浑身骤然发热,如陷火海。

下一章
新人免费读 下载起点读书APP
访问网站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