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澳城河边一

澳城河边一在线阅读

澳城河边一

青果橙子

短篇·短篇小说·7.69万字

完本 | 更新时间 2021-05-19 15:07

一个在赌城河对面发生的故事。她穿越到珠江口,这个地方,没成立特区之前的七十年代,却是一个大农村!隔河就是赌城,河这边的村民,纯朴善良……美人,美食书友群:1034989902

章节试读
更多作品相关

第1章,吃到最好吃的食物

  她一觉醒来,发觉,自己睡在一张铺了凉蓆的硬板床上!

  这是什么地方?

  坐起来,环顾了一下房间,所有的物件,她都觉得陌生。

  缓缓的,下了床。

  此时,她的肚子咕咕的叫,饥饿感強烈。

  走到窗前,一眼就看到,窗外,是一片占地三百平方左右的小花园,上面,种满了各种五颜六色姹紫嫣红的花朵。

  小花园的傍边,有一条河,河边,种了几棵高大的荔枝树和龙眼树,枝繁叶茂。

  荔枝树已挂果,有几棵树,果实只有手指头一般的大小,刚长出来没多久。

  只有一棵妃子笑品种的荔枝,果实长得又大又饱满,一大串一大串的挂在树上,果壳已由绿变红,很快成熟了。

  这条河不算大,河对面,一看建筑物,她就知道,那是一关之隔的赌城。

  房间内,有一个紫檀木做的柜子,紫红色的檀木,木质看上去润泽发亮,摸上去光滑细腻,感觉如同古玉般的温润。

  柜门满雕了龙和凤,雕工十分精细,整个柜子擦到干干净净的,纤尘不染,明晃晃的能照出人的影子。

  柜子的傍边,放了一台脚踏的缝纫机。

  靠近房门的地方,有一个铁条焊接而成的脸盘架子,上面放了一个红玫瑰帖花描蓝色边的搪瓷脸盘。

  墙上,挂着一个印有香江明星照的日历,显示现在是一九七八年四月。

  这是七十年代?

  她的头炸裂似的痛,只记得,自己是一个全科主治医生,父亲是个老中医,她休假,陪爸爸上山采药,脚下一滑,掉下了山崖。

  我没死?这是穿越了吗?

  她看了看自己,身上穿着一条深灰色的棉布裤,拉链是开在右侧的,上身穿着一件红底蓝碎花的棉布短袖衬衫,衣身是宽宽大大的。

  两条麻花辫,垂直过肩。

  桌子上有一个小本子,封面写着三个字:李若雅。

  这是原主的名字?

  看见柜子的上面,放了一块圆形的照脸镜子和一把木质的梳子,她赶忙拿起照脸镜,看见自己了!

  变漂亮了!

  皓齿唇红,头发乌黑发亮,皮肤很白,双目清瞮明亮,身材丰满健美,双腿修长。

  比起之前的自己,象向美的方向升了级,这让她非常的开心!

  “女儿,你醒了!你可吓着妈妈了!”

  这时,一个慈眉善目,四十多岁的妇人,走进屋来。

  看见站着的她,快步走到她身边,张开双臂紧抱着她,激动到全身都在颤抖!

  这是原主的妈妈,现在成了她的妈妈了。

  她的头很痛,原主的信息断断续续的,时有时无,但有显示,这个微胖的女人,是原主的妈妈。

  “妈,我没事,不用担心。”

  她安慰着这个面目慈祥的妇人。

  妇人的一头短发已露出了些许银白色的头发,微胖的身段,穿着一件合体的斜襟灰底粉花棉布短袖上衣,一条浅蓝色的松紧长裤。

  面部光洁皮肤细致,一点也不象是个生活在农村的妇人。

  妈妈阿琴看见女儿好好的站立着,一颗悬着的心,终于放下了。

  她慈爱地抚了一下女儿的脸,对她说:

  “早上我煲了粥,想着,你醒来就可以吃了,真好,你终于醒过来了!你都昏迷了三天了!”

  妈妈说,她骑单车,下坡时跌到了,昏了过去,路人把她送到了医院,发了两天烧,第三天,退烧了,医生说没有大碍,说很快会醒过来的,于是,出了院。

  妈妈还说,她每次受了惊吓都会发烧,有时也会昏迷两三天才醒。

  “去喝点粥吧,你三天都没吃东西了。”妈妈阿琴担惊受怕了三天,现在心情稍为放松了一些。

  妈妈领着她向厨房走去。

  农村,厨房是单建的,一间六十平方左右的瓦房,建在东面,屋后,是一个堆得高高的柴禾垛。

  班驳的外墙脚,外层白色的灰部分已脱落,红砖外露。

  站在门外,看见屋里面有一个很大的土灶,至腰的高度。

  土灶上有一只很大的铁锅和一只稍小一点的,两个锅盖都是用木做的盖,是用木板拼接成一个圆型的盘子状的盖,顶端有个木条做的半圆形把手,提起来很方便。

  铁锅上,正蒸着白面做的包子,氤氲的香气,弥漫着,还没吃就知是香菇猪肉馅做的,她在门外就闻到香了。

  迈进屋内,一眼看见,饭桌也设在厨房,水松木做的圆桌,老木凳,搪瓷盏,鸡公碗。

  一个上身穿一件洗得发黄的白背心,下身穿一条藏青色运动短裤,五十多岁的一个男人,正坐在桌子前,看见了她,马上站了起来,高兴地说:

  “小雅,你醒了!”

  他是原主的爸爸李祖昌。

  这三天,他一直在担心昏迷的女儿,现在,看见女儿,心情立刻明朗起来。

  妈妈说:“她刚醒,幸好我煲了粥。”

  “爸,我身体已经完全好了,不用担心。”她说着,坐下,看见饭桌上,摆放着一碟清蒸乌鱼,鸡公碗内,盛着白灼的橙红橙红的沙虾,还有一碟蒸熟了的几只红彤彤的螃蟹。

  “妈,早饭吃这个?不是喝粥吗?”她问妈妈。

  早饭,如此奢侈,吃河鲜?她愕然地看着桌上的美食。

  “你喝粥,爸爸吃白米饭,还蒸了包子,要蒸一会才熟。干农活喝粥不顶饿。”

  妈妈笑了笑,目光慈祥。

  “早上你爸去河里抓的鱼虾,抓了半个小时就有那么多了,快点吃。”妈妈摧促她。

  半个小时就有那么多鱼获!怪不得,早饭也可吃河鲜!她想。

  妈妈说着,拿起一只鸡公碗,在刚煲好的粥里放了一把葱花,盛了满满一碗瘦肉粥,端给了她。

  葱花的香夹着鲜肉的香,立刻飘进她的鼻腔,吃了一口,味道温宛诱人。

  粥煲到香粘棉绸,鲜猪肉剁得很碎,香滑可口,估计是吃粮食长大的土猪。

  口感香滑的粥,这是她喜欢的。

  她最讨厌吃三滚粥,米刚熟就关火,米水分离的那种。

  爸爸把那碟沙虾推到她的面前,说,“多吃点,吃多一点才有力气。”

  爸爸阿祖的皮肤黝黑,1米68左右的身高,眼晴不大但很有神。

  一副典型的南方人模样。

  她凭自己上世从医的经验,一眼看出,面前这个五十岁左右的男人,身体十分健康!

  他身板很结实,脸色红润有光泽,皮肤泛着一层日晒后形成的的古铜色,这就是健康的体现!

  他胃口十分的好,呼啦呼啦的连吃了三碗饭。

  见女儿不停的盯着自己看,阿祖把螃蟹和那碟乌鱼往她面前推了推,说:

  “赶紧吃,趁热吃,不然虾蟹凉了鲜味会跑掉,还会腥!”

  她听话地用手抓起了虾,剥了壳,放进嘴里,满口腔的鲜和甜美冲击着她的味蕾!

  又吃了蟹,重壳的,很容易就剥开快要脱离蟹身的硬盖,剩下象皮一样软的一层壳罩着超多的蟹黄,一口咬下去,鲜香无比!

  从没吃过那么鲜美的虾蟹!

  沙虾,比任何吃过的虾都鲜,是那种一涌而入的鮮,肉又爽又脆。

  她吃到停不下来!这是二千年后的养殖虾蟹比不了的!

  九十年代未,野生沙虾基本绝迹了。

  正吃着,妈妈端出来一碟炒耶菜,耶菜菜味很浓,略带甜味。

  和那种寡淡无味的大棚包菜比起来,好吃多了!

  “苏翰一会儿会过来,你昏迷了三天,他请假陪了你三天。”爸爸说。

  “苏瀚?谁?”她一脸疑惑。

  “七婶的小儿子啊,你中学的同学,你都不记得了吗?”爸爸又开始担心了。

  阿祖瞅着女儿,见到她精神不错,但他担心,女儿发过烧,以前,也曾发生过退烧之后,有一段时间失了忆。

  他望着女儿,沉思着,脸色凝重。

  “爸,别担心,我只是有部分不记得,会记起来的!您看,我现在胃口多好,身体一点事都没有了!”她极力地连说带比划,做出自己一点问题都没有的样子。

  阿祖听着她说话,看见她吃东西,确实胃口不错,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

  这一刻,她确定自己的确是穿越了。

  我现在叫李若雅,从今以后,这就是我的家了。她一边吃,一边想。

  估计原主的脑是碰到过,记忆时有时无。

  上世,她是一个医生,可以判断出,原主要恢复记忆,还需一定的时间。

  吃完早饭,她和妈妈走进客厅。

  堂厅靠墙摆放了一张二米长的水松木靠背椅,估计有不少的年头了,长椅经过漫长的岁月,已被使用者磨到又滑又亮。

  堂厅的正面,靠墙的地方,放了一张四只脚的紫檀木桌子,桌子上面,放了两个暖壶,一个是竹壳的,一个是绿色铁皮壳的。

  还有四个搪瓷口盅,几只镀花的玻璃杯。

  一个蓝色的玻璃花瓶上,插着一束五种颜色的鲜艳的牡丹塑料花。

  白墙上,贴着几张印画,一张是花好月圆的牡丹三鸟图画,一张是《白毛女》芭蕾舞剧照图画,一张是《红色娘子军》芭蕾舞剧照图画。

  墙上,还挂着一个相框,里面放了很多的黑白照片。

  妈妈指着一个二十七八岁左右,长相和自己差不多的胖胖的女人,跟她说,这是姐姐若兰,她嫁到省城去了。

  若雅发现,全部人都是长得黑黑的瘦瘦的,都很结实,唯有她的姐姐和妈妈,长得很白皙,微胖。

  妈妈说,就是因为姐姐长得比别人胖,才可以嫁到城里,大家都喜欢胖一点的人。

  ”雅儿你要多吃点,长得胖胖的。”

  “我不要胖。”她听到胖这个字就浑身起鸡皮疙瘩,毕竟,自己是从一个“有山形锁骨的骨感美人才是最美的女人”的地方穿过来的,还不习惯胖就是美。

  “好好,我家雅儿不胖不瘦,更好看。“妈妈仁慈地摸着若雅的头发说。

  只要女儿身体没事,胖瘦也无妨,阿琴看见女儿今天吃了不少东西,心情大好。

  早上八九点,村里的人大部分都下田去干活了,整条村,人都见不着一个,只看见鸡在路上走,只听见鹅在叫。

  这是一条沿河建做的村,村傍,有两条河,东北面是赌城河,西南面,是一条两米左右宽的小小的内河,内河外,是一望无际的田野。

  每家每户都靠河而建,一家紧邻赌城河,另一家,则建在内河边上。

  全村共有一百多户人家,家家在河边都种了荔枝、龙眼等果树。

  种果树,是为了有果吃,也是为了防止泥土松塌。

  若雅吃完早饭,见闲着没事,便拿了个竹箩,想去河里抓点黄沙蚬,她记得她爱吃这个。

  但妈妈不让她去。

  “你身体刚刚好了点,等完全恢复再去吧!”阿琴听到女儿说要下河摸蚬,急了。

  但若雅不听,她认为自己身体已完全好了,气血旺盛,神清气爽。

  拿起竹箩快步跑去村西头。

  她记得,内河的西边,一边靠近小山坡,一边是田野,清甜甘洌的山泉水流进内河,养育着河蚬,这种蚬味道最鲜美。

  用不了十分钟,就走到河边。

  河边,长满了嫩绿的西洋菜。一群小鸭子,身披嫩黄嫩黄的绒毛,一边嘻戏,一边啄食西洋菜嫩绿的叶。

  若雅挽起裤腿,走下河,脚踩在河沙上,觉得十分的好玩。

  河水沁凉沁凉的,清潵见底。

  她弯下腰,在水深及膝的河里摸,一会儿就摸到了不少的黄沙蚬。

  她一边触摸着河沙,一边想着清蒸黄沙蚬的鲜甜美味。

  放多一些蒜茸在蚬上,蒸好后撒上一把绿绿的葱花,绝对鲜掉你的眉毛。

  “快上来!”一个洪亮的男高音朝她吼。

  她抬头一看,一个长得高大俊美的男子,站在河边,望着她说。

  “干嘛?”若雅问。

  这是一个二十五岁左右的男子,有一双深邃的蕴藏着锐利的双眸,削薄轻抿的唇,棱角分明的轮廓,英气的剑眉,身材修长健硕,肩宽腿长,身段宛如行走天桥俊傲的模特,气质又似孤高冷漠的当红明星。

  冷傲孤清却又盛气逼人。

  孑然独立间散发的是傲视天地的强势。

  头发剪得整整齐齐的,他在她的印象中,似曾相识,但又觉印象模糊。

  “你身体还没恢复,你不能干这个!”语气是命令式的。

  这种语气,她最反感,她偏不听他的,继续弯下身去。

  他看见她还不上岸,急了,跳下河,一把抱起她,向岸上走去。

  他的双臂,象一双铁钳,紧紧的锢着她,她想挣扎,但一点用都没有。

  蛮横!她被他抱着,窘到脸红耳赤。

  他看着她脸红到脖子,嘴角出现向上的弧度,挂着一丝让人难以察觉的开心的微笑。

  脸红就对了,她每次失忆,都是要经历较強的刺激才能重获记忆。

  这真不是他蛮横,这是他爱她的表现。

  这时,若雅的妈妈也来到了河边,男子把挣扎着的若雅放在她妈妈身傍,说:

  “阿姨,你交给我的任务完成了。”

  原来是妈妈阿琴叫他来的。

  阿琴对着他说:“雅儿就是不听话,阿瀚,辛苦你了。”

  若雅撇着嘴,斜晲着他,气嘟嘟地说:“他辛什么苦,多管闲事。”

  阿琴说:“不准没礼貌,他是苏瀚,你的未婚夫!”

  “什么未婚夫,我不认识他!”

  她一脸惊惶!

  我对他一点印象都没有,怎就成了未婚夫了?她圆睁着惊愕的一双杏眼,盯着他,她,真的被吓到了!

  “你上高中的两年,每个星期回一次家,都是阿瀚护送你,前些日子,你们已订了婚。”

  妈妈阿琴见女儿又失忆了,心情马上晴转多云。

  阿琴低头想了一下,上次,女儿发烧也失忆了一阵,但没多久,记忆就恢复了,也许,这次也一样。

  想到这里,她的心情,稍稍的好了一些。

  她转身对苏翰说:

  “阿翰,别心急,她会慢慢想起来的!快去家里凉快凉快,这大太阳的,太热了!”

  这时正值春天的尾巴,夏天快来了,太阳开始变得不再温和。

  “妈妈,割点西洋菜回去,我想吃。”现在,若雅满脑都是吃,管他什么未婚夫,反正我不认识他。她想。

  “好!”阿琴满心欢喜的答应着,只要女儿想吃,她就开心,转身打算下河去割。

  “阿姨,你和小雅先回家,我去割。”苏翰说完,快步走到河边,弯腰,用手在长成丛的菜上,抓了一把,两只有力的大手一握一拧,菜就断成了两截。

  他快速的扯了几把,有5至6斤,都够吃几餐了。

  整条河边都长满了西洋菜,一眼望不到尽头。

  那么好的水质,长出来的菜肯定很好吃,怎么也没人去摘来吃。

  若雅喜欢吃鲫鱼煮西洋菜汤,也喜欢喝猪骨煲西洋菜粉葛老火汤。

  奶白奶白的鲫鱼汤,汤鲜菜嫩,香浓的猪骨汤,外加煲到软烂的西洋菜,想想都吞口水。

  不知是不是因为前三天没吃东西,明明早饭吃得很饱,脑瓜子还老是想着吃。

  她低头想着,下意识的摸了一下肚子。

  肚子还是圆鼓鼓的。

  回到家,若雅看见苏翰抱着一大抱西洋菜,进了院门。

  只见他将菜放在院子里,径直进去厨房拿了把刀,将西洋菜拦腰切断。

  留下了最好吃的嫩叶部分,茎的部分拿去鸡舍喂鸡。

  做完这些之后,他去拿了两个镀花玻璃杯,倒了两杯凉白开,递了一杯给若雅,他自己拿起了一杯,咕噜咕噜的一口气喝完。

  仿佛,他才是这里的主人,若雅倒是象个客人。

  “喝啊!”他见若雅拿着杯子,眼睛直勾勾的盯着他,一口没喝,便崔她快喝。

  “要你管?”若雅说着,索性放下了杯子,抱肘在胸,朱唇微挑,斜眼看着他。

  虽然,她也感到口渴。

  切!我凭什么听你的?就凭你长得帅?若雅冷眼瞅着反客为主的他。

  “什么时候不是我管着你?”他剑眉微戚,望着她,说。

  她冰冷的表情,真的能剌痛他。

  她变得不象以前那样温顺,不象以前那样依赖着他。

  她,以前是朵温柔的百合花,现在是朵带刺的玫瑰。

  那警惕的眼神,完完全全把他们之间亲蜜的关系忘得一干二净,真让人心痛。

  他一手扶额,都不知拿她怎么办了。

本作品由作者上传

Q1:《诡秘之主》第二部什么时候发布?

「爱潜水的乌贼」新书将于3月4日12:30发布,诡秘世界第二部《宿命之环》即将来袭!

Q2:在哪里可以看到爱潜水的乌贼的新书《宿命之环》的最新信息?

加入卷毛狒狒资讯站,乌贼新书情报大公开!「卷毛狒狒研究会」是起点官方打造的诡秘IP互动主题站,依托原著丰富的世界观设定,为用户打造序列升级+魔药合成的全新互动方式。入会成员将体验诡秘世界独特的成长体系。为鼓励用户在站内创作相关衍生内容,优质作品还将获得盲盒等实体奖励。作者乌贼大大也会在此与大家深度交流。阅读小说就可以获得随机掉落的神秘碎片!还有更多精彩玩法等待你的解锁~

Q3:《诡秘之主》首款官方限量版盲盒介绍?

超前情报!盲盒内10位塔罗会成员随机款大公开:
1、塔罗会的创始人“愚者”先生——克莱恩·莫雷蒂 “总有些事情,高于其他。” 黑发褐瞳、容貌普通、轮廓较深的青年。 他原本是名为周明瑞的现代人,却因一个转运仪式而意外成为霍伊大学历史系学生克莱恩。而后,他加入廷根市值夜者小队,成为“占卜家”,又为守护廷根而牺牲。死而复生后,他为复仇及寻求晋升,转换多个身份,并逐渐发觉世界的真相。 在了解到来自星空的威胁后,克莱恩选择成神,并为对抗天尊的意志陷入了沉眠……
2、塔罗会最热情的“正义”小姐,奥黛丽·霍尔 “下午好,愚者先生~!” 金发碧眼的少女,是贝克兰德最耀眼的宝石。 她出身于鲁恩大贵族霍尔家族,身份高贵,备受宠爱。最初,她被意外拉入灰雾之上,成为了塔罗会创始成员。而后,她通过塔罗会成为了一名“观众”,并让自己的宠物犬苏茜也成为了超凡生物。她善良温暖,渴望帮助更多人过上幸福的生活。 在愚者沉睡后,她毅然离开了家族,为实现理想和唤醒愚者,迎接着新的挑战……
3、塔罗会中大名鼎鼎的“倒吊人”先生——阿尔杰·威尔逊 ……

首页短篇小说短篇小说

澳城河边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