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林间野鹿
  • 戳下方气泡,看书友讨论
  • 去客户端看更多精彩讨论
一切从鹿妖开始在线阅读

一切从鹿妖开始

仙侠 / 古典仙侠

141.1万字|完本

更新时间 2022-06-30 15:08

书籍摘要: 陈九一觉醒来成了山野小鹿,危难之下被隐居仙人所救,听其讲道炼化横骨,并知晓修行一道,靠着自身努力踏足修行之道。妖修人道,天理不容!
展开更多作品相关
完整设定请至起点读书APP体验
收起 展开

书友榜

我的头像

  • 书友第1名:步乩.
    书友等级: 盟主
  • 书友第2名:司马仲云.
    书友等级: 护法
  • 书友第3名:家里蹬大老师.
    书友等级: 堂主

书友还看过

相关标签

古典仙侠小说推荐

谁还不是个正经读书人呢在线阅读
开局躺在乱葬岗,有个女鬼要吃了自己。 无奈之下,李玄以《聊斋》稳住情况,然后他发现原来这个世界吟诵诗词可得文气。 读书人可以拥有匪夷所思的力量,诸子百家,各有其玄妙手段。 脑海里装着不属于这个世界的各种知识,李玄表示,都让开,这是我的时代。 …… 这是一个文以载道的时代。  有周公定下礼仪,孔孟继承。  百家争鸣,星河璀璨。  也有妖蛮乱世,秩序崩塌。  读书人以诗词文章沟通天地,锤炼身心,养浩然之气,护人族之安。  ”吾辈读书人,当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
不休不修
日更千字
古典仙侠
弟,你再闯祸,哥哥我就要篡位了在线阅读
至和十五年。 大晋王朝。 苏长歌穿越而来,惊讶的发现这是个仙武并存,儒道昌盛的世界。 自己则成了大晋王朝吏部尚书的弟弟,但未曾想兄长竟然患有隐疾,无法延续子嗣,只能靠自己来传承老苏家血脉。 然而最让苏长歌震惊的是。 自己的儒道异象,要比这个世界的读书人强上亿点点。 于是乎,背靠位高权重的哥哥和炫酷吊炸天的儒道异象,苏长歌坚持正道,开始了天不怕地不怕的怼人生涯。 “丞相奸佞不法,怂恿陛下向外族蛮夷和亲纳贡,丧权辱国,请陛下革职查办丞相!” “仙门无视朝廷律法,不事生产,臣请陛下围剿仙门!” “太子触犯国法,行为不矩,请陛下罢黜太子,终身圈禁于宗正府!” 苏长歌兄长:“弟!你再闯祸,哥哥我就要篡位了!”
帅帅辛普森
日更千字
古典仙侠
我在殓尸司唱戏给鬼神听在线阅读
开眼、招魂、驱邪、厌胜、巫蛊、扶乩、幻术、气功、命运。  每次唱戏以后,陈仁都能得到九门法术中的其中一种。  稳尸瓦,招魂幡,接肢蛊虫……  除了这些奇怪玩意儿,敛尸司里还有各种奇人异事。  鲁班师,掌坛师,二皮匠,走阴人,扎纸匠,仵作小姐姐……
终朝如醉还如病
日更千字
古典仙侠
我当神捕降妖那些年在线阅读
圣人争道,武夫开疆,文人博弈朝堂,妖魔精怪对弈江湖,天下一盘棋,众生成弈子。 再世为人,宁长安成了捕快。 本想得过且过,不沾因果,奈何身不由己,江湖夜雨不太平,玲珑骰子安红豆。 千帆过尽,宁长安被誉为神捕,日能审阳, 夜能断阴,行走诸界,斩妖除魔,平定乱象。 恨我、骂我、咒我、谋我、阴我、害我、杀我,又奈我如何! 不服来战,生死两判!
西北风雪
日更千字
古典仙侠
逐道问仙在线阅读
散修少年生于无边海,于生死之际得炼妖塔一座,聊以逐道问仙。 “吾名吴道,吾道即为成仙之道!” 回望来时路,遍地是白骨!
小道口袋空空
日更千字
古典仙侠
虎道人在线阅读
(新书《迷雾之仙》已上传,请大家多多支持!) (新书《聊斋炼丹师》已上传,请大家多多支持!) 修行第一步,养一只老虎。 进入虎踞观,修行、养虎,韬光养晦。 出来人世间,修行、赚钱,名扬天下。 求长生,游世界,不死不灭。 修行界不全是打打杀杀,靠手艺吃饭也不丢人。
多脑鱼
日更千字
古典仙侠
修仙宗门崛起记在线阅读
无垠苍穹,万界浮沉 元辰界,万族争锋,各展所长 宗门、家族、散修,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一个不甘平凡的修士带领宗门,起于微末,成为宇内大宗。
不要醒来
日更千字
古典仙侠
鬼谷仙路在线阅读
携一卷鬼谷天书临异世,小子许羡,不羡鸳鸯不羡仙! 大道朝天,长生逍遥,仙姿道侣,天灵地宝尽入吾彀矣!
厌笔狸奴
日更千字
古典仙侠
王氏家族修仙记在线阅读
(家族流、种田流、无系统) 一个默默无闻的筑基家族玄灵峰王家。 一个筑基家族的天才子弟王佳成。 看玄灵峰王家怎么成就王佳成?而王佳成又怎么成就玄灵峰王家? 玄灵峰王家又如何从一个默默无闻的筑基家族,成为一修仙界霸主,击退万魔。 这一修仙界因为玄灵峰王家而繁荣。 受到重创的灵界,因为王家祖地玄灵峰的蜕变而恢复,甚至晋升为更高等级的世界。
爱喝灵酒的小七
日更千字
古典仙侠
当前位置: 仙侠 古典仙侠 一切从鹿妖开始在线阅读
章节试读
第一章:林间野鹿

  山雨落下,滋润万物,雨夜之中少了野兽低吼之声,整座山林都寂静了下来,唯余下那雨水打落,哗啦作响。

  却是忽的一声惊雷落下,震动了整片山林,雷光乍现,照亮了天穹。

  林中地上竟躺着一只受伤的鹿儿,腹部有一道深壑的伤口,伤口之上插着一支铁质箭羽。

  雨水冲散了鹿儿身上的污血,而此刻的它已经精疲力尽,喊不出声来,只能眼睁睁看着伤口血流不止。

  ‘要死了……’

  陈九扭头看向了插在自己身上的箭,它一用力便伤口就会有血涌出来,更是不敢再动弹。

  半月之前,陈九在山林之中醒来,开口竟发出了鹿鸣之声,愣神之下才发现自己成了一只鹿。

  虽然一时有些难以接受,但所谓既来之则安之,为了活下去,它每日徘徊在危险之间,好几次被猛兽发现,但好歹鹿身中装着的是一个人的灵魂,几次化险为夷,在山林中活了下来。

  身为鹿,饿了以草为食,渴了则饮山中溪水,躲避天敌。

  它在林中游荡,走在这茫茫大山之中,不知方向,不知前路,走到哪看到哪。

  所谓物竞天择,但陈九躲过了豺狼虎豹,却没能躲过猎人手中的箭。

  在被猎人发现之际陈九及时逃离,但路途中却身中一箭,负伤逃窜,那时它脑子里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跑,跑的越远越好,它也不知道自己跑了多远,直到身后再无猎人的踪影,力竭倒在了这山林中。

  ‘天有不测风云,人有祸福旦夕,说到底是我运气不好。’

  躺在地上的鹿儿,便是陈九,事到如今它也再无别的办法,一路奔袭都快把它的血给流干了,如今的它只感觉双眼沉重,无时无刻都要睡去,若非大雨刺激着它,可能半路就已经昏迷死去或是被猎人拾去。

  绝境,这才是真正的绝境,一念之下,陈九像是放下了许多,前世恩怨,今世这半月鹿生,如今再死一次,也就不再显得那么害怕了。

  会不会还有来生?会吗?可能不会再这么好运了吧。

  陈九缓缓的闭上了鹿眼,任由雨水冲打着它的面庞。

  朦胧中,它好像见到一个影走来,那人念叨着什么,接着它便被此人扛了起来,颠簸之中伤口处涌出滴滴血液,陈九却是毫无感觉,只是心头苦笑。

  ‘就算跑了这么远,还是被猎人抓到了吗……’

  死在山中最后也是被野兽分食,落入猎人手里无非是被剥去皮毛,结果都是死,也无所谓了,至少我去的早些,感受不到痛楚。

  颠簸之下,被扛着的鹿儿安详的闭上了眼。

  ………

  这场雨像是等了许久一般,直到黎明旭日升起之时才平静下来。

  山雨让这座山林再次活了过来,埋藏土中的种子发芽,树木抽出新枝,干涸的山泉再次流淌出泉水,尽显万物复苏之意。

  刺痛唤醒了昏迷的鹿儿,它迷茫的睁开双眼。

  在它面前是燃烧的柴火,柴火之上架着烧药的炉子,隐约有草药味落入鹿儿的鼻中。

  ‘我没死!?’

  陈九瞪大了眸子,却是用力之下刺激了伤口,顿时发出了惨叫之声。

  “醒了就不要乱动,崩裂了伤口遭罪的是你自己。”

  火炉旁却是忽然传来了一道慈和的声音。

  陈九闻声看去,见一位身着兰衣的儒雅男人正坐在火炉旁,他头顶发髻上插着一支木簪,手中正拿着山中采到的新鲜药材,眉梢之处有一点黑痣,虽有皱纹但却并不显苍老。

  他顿时想起了昨晚昏迷之前时自己被人扛起的事情。

  或是察觉到野鹿的目光,那人回过头来,看向它说道:“我出门采药,见你可怜,便把你带了回来,算是我救了你一命。”

  ‘原来是被救下了吗。’

  陈九闻言望着此人,心中却是觉得有些荒谬,这人是怎么觉得一头鹿能够听懂人话的,若是换了别的鹿指定是听不懂的,但陈九虽是鹿身但却有人的灵魂,自然是听的懂。

  既是救了自己的命,总归是要谢的。

  陈九便上前两步,以鹿身学作人样,朝那人拜了一拜。

  “嗯?”那人见这野鹿拜他,这才感到有些惊讶,忽的放下手中的草药,看向野鹿疑惑道:“你这野鹿虽说灵智已开,但却从未出过山林,又是从何处学来的人礼。”

  陈九见他这般动作,心头有些疑惑。

  掐算?算命的?真有算命的?

  陈九心有疑惑,又觉得不太真实,但又忽然想到了一个可能,这人特喵的不会是修仙的吧?

  想到这里,他顿时瞪大了眸子,望着此人想要从他身上找出蛛丝马迹。

  “倒是有趣。”那人微微一笑,也没再多想,说道:“吾名乾云,伤好之前你便在我这住下,你看如何?”

  陈九闻言连忙点了点头,表示答应。

  他一头鹿在山林时刻提防其他野兽,在外又得提防猎人,如今有个能收留自己的地方,又怎么会会拒绝呢。

  药炉被蒸出白雾,乾云起身将那药炉里的药取了出来,倒进了碗里。

  陈九看着那熬出的药,一股子刺鼻的中药味,直觉告诉它,这药绝对是好东西,它又低头看了看身上被包扎好的伤口,却是有些感动。

  ‘这人真好,不仅救了我,还给我熬药喝。’

  就当陈九跃跃欲试之时,乾云当着它的面,一口把那碗药给干了,喝完还砸了砸嘴说了句:“味道不错。”

  陈九顿了一下,原来是它自作多情了。

  “你想喝?”乾云呵呵一笑,拍了拍鹿头,说道:“这可不是你能喝的。”

  陈九闻言也不再期待了,只是有些馋那草药罢了。

  只见它趴了下来,闭眼小憩了起来,心道我还不稀罕这苦了吧唧的玩意呢。

  乾云开始觉得有趣,但也便没再理会野鹿,手上却是停不下来,又放了些新药材进药炉里,继续煨他的药。

  

下一章
新人免费读 下载起点读书APP
访问网站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