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十七章 哈莉想吃回头草(求推荐票,求收藏)

  这边小巷发生激烈交火,反而没一个路人从这过了。

  哥谭人太精觉,或者说,笨蛋早死光了。

  只过去十分钟,几十米外的巷子口有车灯晃动,寸头里维斯又拨打一次电话,立即就有两名神情呆滞的老头走进来。

  里维斯比划着指了指文斯,小老头就蹲下身抬尸体,始终不发一言。

  “他们是聋哑人?”隐藏在里维斯身后的哈莉低声道。

  “如果瞎子能认路,他们会又聋又瞎。”里维斯随意道。

  “让他们把另外三具尸体也抬走。”哈莉忽然道。

  里维斯面色一变,警惕道:“你什么意思?”

  “放心,我是修女,以真名与家族的姓氏对上帝发誓,绝不会反悔。只不过单独失踪文斯一人,太显眼,太不合理。”哈莉道。

  “你不懂!”里维斯激动道:“如果今晚文斯坚持要做个好人,我真的会开枪打死他,然后像现在这样,召唤收尸人。

  这是GCPD的老传统,持续了数十年,或者上百年?

  我回到警局,只需对警督和大队长说,文斯在行动中失联,他们便不会再多问一句。”

  “法克!”哈莉低骂一句,沉声道:“如果只死文斯一个,你能走传统,可现在你的partner也死了,怎么解释?”

  “在和du贩的交火中,他光荣牺牲。”

  “你却毫发无伤?”哈莉冷笑,“最好的选择就是他们都消失,然后你回去装茫然,只说自己没遇到他们。

  除非,你在骗我,你会对缉毒队坦白今晚的失败,然后重整旗鼓,再来报复我!”

  一边说,她还一边把枪管顶在里维斯后背。

  ——motherfuck,就算把四具尸体都处理了,回到警局,老子一样会联合同伴,卷土重来。小溅人,你还是太嫩了!

  里维斯故意踟蹰片刻,又对两个聋哑老人比划了手势。

  仅仅三分钟后,这条小巷就清洁一新。

  收尸人甚至拿着一种特殊的喷剂,像打农药一样,把这段小巷地面墙壁全部喷洒一遍。

  哥谭某化学天才发明的血液反应消除液,一种特殊的细菌,可以在四十八小时内分解血红素。

  “现在我可以走了吧?”里维斯紧张地问。

  “我们一起离开这儿,也许我得回一趟圣公会。”哈莉道。

  里维斯张张嘴,最终叹息一声,努力维持“哥谭大佬”的形象,强装镇定,缓步行走。

  直到快离开巷口,汽笛与路人的喧嚣,纷纷入耳,商店门前的霓虹与街边路灯,在地面投下斑驳光彩.......寸头队长终于松了一口气,到了街上,连警察也不敢随便杀——“砰!”

  这一刻时间似乎变得极慢,放松与欣喜的表情,凝固在缉毒警的脸上,眼中却充满了疑惑与不甘。

  如果此时此地再来一段《再见警察》,这寸头里维斯都敢与梁朝伟争影帝了。

  同样的缉毒警,同样在迎来曙光前被突然爆头,同样复杂而生动的面部表情......

  “呸!”哈莉朝死不瞑目的尸体啐了一口,掀开边上的井盖,冷笑道:“知道为什么让你走到这儿吗?因为我来的时候,就发现这里有下水道井口。

  至于说背誓......让上帝去惩罚戴安娜吧,而且我压根不想去天堂,我不会死。我要学魔法,我要长生不老!”

  捡走里维斯的钱包、手表,取下西装袖口的金纽扣,掰断手机卡。

  “噗通!”将尸体踢入井道,重新盖上井盖,哈莉从容不迫,扬长而去。

  这么做不可能永远瞒天过海,却能为她争取几天时间。

  回到家,哈莉脱掉衣服,仔细检查一遍,才发现自己中了七枪。

  肩胛一枪,小腹四枪,两团白嫩嫩的水豆腐,多了两个触目惊心的血洞。

  “幸亏傍晚时碰到赛琳娜!”哈莉看着被撕裂的凯拉夫纤维布,不由暗自后怕。

  听到赛琳娜du贩可能打她黑枪的告诫,哈莉就有了弄一套避弹衣的想法。

  哥谭有没有轻便又完全防弹的高档铠甲呢?

  有。

  当日在国家银行,哈莉亲眼见到影子先生近距离挨了一梭子机枪,却屁事没有。

  但高档货太贵,赛琳娜是典型的米国大妞,没提前消费只因为她是流浪儿,没信用卡。

  攒钱?那是什么?

  手上只剩几百美刀的她,也只能为哈莉买一套普通防弹衣。

  最多,再带一块氧化铝插板,插在背后,防止打黑枪嘛!

  正面就普通防护。

  距离太近,对方手枪威力也够大,直接把二手凯拉夫撕开一道道口子。

  倒是哈莉双臂,也做了特殊防护,像护腿板一样,绑了护臂金属板。

  奈何这次是近距离攒射,没机会让她护着脑袋猪突。

  “嘶~~~~~”用镊子夹出最后一颗子弹,哈莉就像夹出自己全部力气,又痛又虚弱,瘫在地毯上,冷汗淋漓。

  这次是正面挨枪,经过文斯与防弹衣双重缓冲,关键是高达17点的防御,子弹入肉并不深,甚至肉眼可见卡在皮肤外的尾巴,她可以自己取子弹。

  (ps:关于防御,详见作品相关,10+砍刀级,20+就能防御轻型手枪,所以,哈莉此时纯肉体防御已经非常强大,可以浪了。)

  其实,哈莉可以通过增加的经验,分析出这伤势并不重。

  中弹前,她已经16级,现在把子弹全取出来,17级的经验罐也才满了四分之三,由此可知“身中七枪”的含金量。

  至于这个医疗箱,还是医生罗伯特当日用过的。

  ......

  敷药并包扎之后,哈莉强撑着疲惫的身子,开始大吃特吃。

  折腾到凌晨一点半,她才昏沉沉睡去。

  她是被电话铃吵醒的。

  玛莎慈善基金的货车到了。

  “你在睡懒觉吗?让我等了半个小时。”哈莉往推车上搬运货物时,大胡子司机一直喋喋不休。

  “你信不信,我一个电话打到韦恩庄园,教你立即失业?”她眸光清冷,脸蛋苍白,让换大胡子微微胆寒。

  “你别吓我,我是韦恩集团的老员工,玛莎·韦恩还与我说过话呢。”他嘟哝道。

  “要不我们现在就试试?你把手机借我,我立即打给阿尔弗雷德。”哈莉目光凌厉。

  大胡子缩进驾驶室,不说话了。

  ......

  今天的食物更多,330ml的牛奶换成1L装,除了三明治,还有一瓶鸡蛋液与200克的干奶酪。

  哈莉让妇人们自己选择,牛奶三明治,与鸡蛋液奶酪,二选一。如此,她便悄无声息贪、污了三分之一的食材。

  到中午时,她食物防御专长升到二级,不仅吸收与消化能力再次提升50%,现在她还能微弱地消化肠胃中的有害毒素了。

  如果再升级几次,她或许能完全毒素免疫。

  她没有一点儿毒抗,只不过把毒素当营养物质消化吸收了而已。

  今天分发免费食物时,她又看到昨天打她黑枪的两个小孩。

  他们没认出她。

  或者说,他们拿钱办事,完全不在乎对方是谁。

  这样的小孩最可怕。

  哈莉可不觉得他们无辜,也不觉得他们有再教育的可能,她只恨不能当场拔枪,爆掉他们的小脑袋。

  但她还是忍住了。

  现在她是善良虔诚的修女。

  要微笑......心里已经记住两个小破孩的家庭住址。

  身体有伤,需要静养,哈莉上午没出去锻炼身体,就在小教堂领着几十名没工作的妇人、老头诵念玫瑰经。

  她这个假修女,还装模作样,按自己的想法,为信徒们讲经。

  竟然没人反驳她。

  反而因为她口齿伶俐,讲的简单易懂,内容风趣幽默还逻辑自洽,众人越发觉得她德高望重了。

  临近中午,她宣布散会的时候,硬是有好几个人不肯离开,拉着她恳求她聆听他们的忏悔。

  ......

  “娜娜,你姐姐和妈妈呢?”

  敲响对面公寓大门,只有一个小黑妹窝在沙发上看电视。

  “妈妈在洗衣店上班,姐姐在睡觉。”小黑妹不停换台,可几乎所有频道都在播放布鲁斯与堕落教会的新闻。

  经过一夜发酵,针对圣临十字军的舆论越发汹涌。

  “你吃午饭了没?”哈莉问。

  “冰箱里有披萨。”

  哈莉把自己带来的西红柿鸡蛋盖浇饭递给黑妹,笑道:“过夜披萨不健康,试试中国餐。”

  小萝莉也不拒绝,爬在桌子上呼噜噜地吃。

  “你为什么没去上学?”哈莉一边看新闻一边随意问。

  “学校停课了,说以后要去教堂读书,可现在教堂还没影儿。”

  哈莉再次感慨韦恩在哥谭的影响力。

  死了一个玛莎,多少人因此改变了命运。

  从巴厘街最普通的小孩,到争夺阿卡姆的嘿道皇帝......

  “戴安娜,你来了。”正胡思乱想,大黑妹普丽卡打着哈欠走出来。

  “你手怎么了?”哈莉惊讶道。

  一夜不见,大黑妹左臂打了绷带,吊在脖子下。

  “你没看新闻吗?昨晚你走后不久,萨斯老大就带领我们扫了马罗尼在鹭鸶街的货运仓库。”黑妹自豪地说。

  “现在大家都在关注魔女哈莉、布鲁斯韦恩和圣临十字军呢,电视上报纸上全是他们的消息。”哈莉隐隐有些得意。

  普丽卡黑脸微黑,佯装不在意地摆摆手,道:“其他人关不关注,我们压根不在意。

  只要马罗尼知道痛,然后老老实实退出阿卡姆争夺战,我们便大获成功了。”

  “只怕很难,几十亿的大项目......”

  两人又扯了一会儿闲话,哈莉才靠近大黑妹,真诚地说:“普丽卡,我认真思考了一夜,入殓师很不明智。”

  “what?”饶是普丽卡聪明过人,也恁是没反应过来。

  哈莉有些尴尬地说道:“《教父》,入殓师。”

  “入殓师之前不愿亲近教父,是因为光明下的好日子迷惑了他的双眼,没看到光明下黑暗的真实世界。

  等他女儿被两个米国小伙强健,甚至当成畜生殴打,等法官只宣判米国小伙缓刑三年,当庭释放,入殓师才明白过来——教父是黑暗的代表,但社会中的黑暗不是他带来的。

  这个时代、这个世界真身,就一直光暗交织,既美好又混乱。

  要想在这样的时代活得好,他得同时在黑暗与光明两个世界有所依持。”

  普丽卡懂了,这小修女想吃回头草。

  

第六十七章 哈莉想吃回头草(求推荐票,求收藏)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