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七章 没有完全结束

  第二天一大早,六点过两分。

  咚咚咚。

  花江夏树被这激烈的声音吵得猛然醒来,但没有完全清醒。

  咚咚咚。

  “来了来了。”花江夏树迷迷糊糊起床开门,看到是风间冬雪,瞬间彻底清醒,从未有过的那种。

  “怎么看我一副看到恶魔的样子?”风间冬雪像走进自己房间一样走进花江夏树房间。

  “额,学姐,有事?”花江夏树语气里满是警惕。

  是,他对于自己的梦已经没有多少印象了,但有一点格外清晰。

  梦里,学姐一副恶魔模样,手里拿着皮鞭鞭策他。

  “也没什么……”风间冬雪观察着花江夏树的脸色。

  警惕的表面是满脸虚弱。

  摇摇头,风间冬雪道:“我是来叫你起床的。”

  花江夏树看向床头摆放着的闹钟。

  “六点五分……”花江夏树幽怨道,“学姐,虽然我很感谢学姐来叫我起床,但我设置好闹钟的,而且,现在还早,学姐,你也回去再睡一会儿吧。”

  说着,花江夏树就做出“请”的姿势。

  风间冬雪不为所动,盯着花江夏树,“简单洗把脸,然后跟我去跑步。”

  “为什么?”花江夏树俨然忘记昨天晚上的谈话。

  “为了让我对你负责啊。”风间冬雪抱着臂膀。

  “哦……”花江夏树终于回忆起来,“可我说了不用负责了,作为男孩子,我不介意自己被看上半身的,毕竟游泳课上也不是没被看过。”

  “昨晚你可不是这么说的。”风间冬雪歪头。

  “哈哈,这个嘛,昨晚是学姐太强势了,我还以为学姐要做什么呢。”花江夏树尴尬挠头。

  “这样啊,那你就是不要我负责了对吧?”风间冬雪问道。

  “不用不用。”花江夏树连连摆手。

  风间冬雪头摆正,“可是,我怎么办?”

  “哈?什么意思?”花江夏树上半身后仰。

  “房间,我,钮扣。”

  “……”

  花江夏树内心涌起强烈的不安。

  玛莎噶!

  “你看到了吧?”

  花江夏树听出风间冬雪话语中的平静,像海那样的平静。

  “没有没有。”如果可以,花江夏树希望自己的头能三百六十度无死角旋转以表真诚。

  风间冬雪看着花江夏树,脸上平静得没有一丝表情。

  花江夏树感觉到有若干看不见的手伸向自己,极度压迫。

  正在考虑要不要拔腿就跑,却听到风间冬雪突然问道:“白吗?”

  问题是,他的回答居然不慢。

  “特别白。”

  “……”

  “……”

  花江夏树倏然转身,拔腿就跑。

  然而,一只看得见的手已经抓住他的衣领,命运的喉咙。

  “那个……”花江夏树回头,脸上汗如雨下,“学姐,我说的白是指你的脸,你信吗?”

  “我信……”风间冬雪微笑如是说,但很快语气就是大变,用不容置疑的语气命令道:“给你五分钟,换衣,洗漱,五分钟后不见你穿着运动衫出现,就提前让你妹妹给你联系火葬场吧。”

  “!!!”花江夏树满脸惊恐,“学姐,你开玩笑的对吧?”

  风间冬雪歪头一笑,露出一口白牙,“对,我开玩笑的。”

  危!

  ……

  七点,春日野樱准时被闹钟叫醒,发了一分钟的呆,然后起床穿上校服。

  一边咬牙切齿一边穿。

  都怪那臭乳牛,她的温馨早晨变得平常起来。

  这个时候,哥哥本该来帮我穿衣服的!

  在心里诅咒风间冬雪一百遍后,春日野樱打开房门,发现客厅异常安静,疑惑爬上心头。

  这个时候,哥哥应该在洗漱了。

  洗漱她是自己来的,要是洗漱也让哥哥来……她也不是没想过,但看过物语系列后,她打消了这个念头。

  今天没听到哥哥刷牙的声音。

  怀着疑惑先到厨房看了一眼,没看到花江夏树,又来到洗漱间。

  哥哥洗脸的帕子在滴水,这说明哥哥已经起床了,但为什么不见人呢?

  春日野樱皱着眉头走向花江夏树房间,推开门还是没看到人。

  怀着不秒感去推风间冬雪的门。

  锁着的。

  春日野樱敲响房门,同时问道:“臭…学姐,哥哥没在你房间吧?”

  声音停歇,无人应答。

  “学姐?风间冬雪?”

  春日野樱又喊了两句还是不见人来开门,眉毛拧起,“臭乳牛!开门!”

  “……”

  “再不开门我就踹门了!”

  “好,你逼我的!”

  春日野樱蓄力抬腿……

  咔嚓~

  开门的声音响起。

  准确辨出开门声位置的春日野樱放下腿看向大门。

  大门缓缓打开,哥哥的身影和那个臭乳牛的身影都显现出来。

  哥哥佝偻着身子,一脸虚脱。

  风间冬雪却很精神。

  春日野樱一瞬间脑补了很多东西,脸色不由黑了起来。

  尽管已经快怒不可遏了,但春日野樱还是保持着一丝冷静。

  哥哥不是随便的人。

  深呼吸一口气,春日野樱看向进门的二人,朝着花江夏树问道:“哥哥,你去哪里了?”

  花江夏树望着妹妹,想回答,可是他已经一滴力气也没有了。

  “我和你哥哥去跑步了。”风间冬雪代为回答道。

  “跑步?”春日野樱半信半疑。

  跑步能把哥哥跑成这幅模样?

  “跑了多远?”

  “五公里。”

  “什么!你是想杀了哥哥吗?”春日野樱失声道。

  哥哥跑一公里都要老命,这五公里……

  “这不是活着吗?”风间冬雪指着已经坐下的花江夏树。

  “你……”春日野樱很想迎面给风间冬雪一拳。

  风间冬雪不给她机会,直接开口问:“你能想象你哥哥八块腹肌的样子吗?”

  春日野樱陷入了思考。

  。。。

  春日野樱停止了思考并抹了下嘴角,正色道:“虽然……”

  风间冬雪打断,靠近春日野樱耳边悄声道:“我是为你们的婚后生活考虑的。”

  “……”春日野樱口风一改,诚恳道:“麻烦学姐了。”

  风间冬雪嘴角微不可查地一弯。

  妹妹,终究是妹妹。

  ……

  这天后,花江夏树每天早上六点起床,跑五公里,晚上做五十个深蹲五十个俯卧撑五十个仰卧起坐。

  当然,这只是花江夏树真正噩梦的开始。

第十七章 没有完全结束

新人海量作品免费读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
多音色多音源听书
满足不便看书的场景需求
前往APP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