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重择人生
  • 戳下方气泡,看书友讨论
  • 去客户端看更多精彩讨论
书籍摘要: 传说:灵魂穿越的人会得到补给,重回少年的人不在懵懂,携带智慧穿梭时空,硝烟弥漫的岁月里只为上下求索。
展开更多作品相关

书友榜

我的头像

  • 书友第1名:读者1510230409427169280.
    书友等级: 掌门
  • 书友第2名:雪茄.
    书友等级: 舵主
  • 书友第3名:书友150815214311970.
    书友等级: 舵主

书友还看过

谍战特工小说推荐

谍战江城在线阅读
顾青知潜伏江城,在敌后斗争、和倭伪周旋、与隐蔽的敌人交锋,他深谙职场升迁之道,擅长笼络人心,精通货币流通原理,善于经营,玉面金佛试探人性,凯迪拉克收买人心。
鬼笔子
日更千字
谍战特工
北国谍影在线阅读
一九三九春,中共地下党员,军统情报站特工许诚言,奉命前往太原锄奸,眼见日寇的残暴,为抗击日寇决定深入敌后,化身蝰蛇,刺杀敌酋,清除汉奸,潜伏敌营,收集情报,在这片北国大地上,续写谍战传奇!北国谍影官方1群:833528943 北国谍影官方2群:879936725
寻青藤
日更千字
谍战特工
谍影风云在线阅读
一个平凡普通的公务员,机缘巧合回到了1936年,寻找地下组织,追查日本间谍,在波澜壮阔的大时代中为祖国,为民族的解放与复兴贡献着自己的一份力量,开始了他传奇的谍海生涯。谍影风云书友1群 833528943,谍影风云书友2群 879936725 谍影风云舵主 940510849
寻青藤
日更千字
谍战特工
惊雷在线阅读
“谍海多凶险,于无声处听惊雷。”  余惊鹊,代号惊雷,冰城不见硝烟的战场之中,像是一道春雷,炸响在无数人耳边。  他是敌人心脏上的一根刺,时不时就要刺痛他们一下,却又难以拔除。  惊雷破柱,天地换颜,守望黎明的黑暗中,雷声先鸣。  ……………………………………  每一个人,生来都有天赋,只是天赋不同。  当一个人的天赋,是适合做谍报工作的时候,这样的天赋,是好是坏?  谍报工作没有成功的人,都是失败者,都是在辜负别人的信任。  敌人的信任,甚至是自己人的信任。  没有成功,没有失败。  要么“默默无闻”,要么“身死道消”。
只爱煞英雄
日更千字
谍战特工
秘战风云在线阅读
【新书《潜伏从伪装者开始》已发布,还请各位读者老爷多多支持!小鱼干拜谢!】 古往今来无不珍惜生命者,然近代中国积贫积弱,民族已到存亡之际,我辈只能奋不顾身,挽救于万一…… 民族危急,别亲离子而赴水火,易面事敌而求大同。风萧水寒,旌霜履血,或成或败,或囚或殁,人不知之,乃至陨后无名。 长河为咽,青山为证;岂曰无声?河山即名! 重回那个战乱动荡的年代,山河破碎,民族危亡,应当如何直面这段真实而又残酷的历史? 希望看过本书的各位能够找到属于自己的答案。 谨以此书献给那些奋斗在隐秘战线上的英雄。
陛下的小鱼干
日更千字
谍战特工
对垒在线阅读
宪兵队的翻译江日胜是地下党员,上级被捕后牺牲,他与组织失去联系期间,发现有特务故意发表提日言论,他借用日本人的名义将特务除掉。日特成立假抗日组织,谋略诱骗抗日干部,他领导成立一个党小组,专门应对假抗日组织,与敌人斗智斗勇。 新Q群:515072458
可大可小
日更千字
谍战特工
谍海王者在线阅读
二十一世纪的商业间谍,穿越到了民国二十三年,依靠灵活的头脑,不断的打击日本间谍,为国家的复兴努力奋斗。
淡淡的平常者
日更千字
谍战特工
回到民国当医生在线阅读
外科医生江来未曾料到自己会回到波澜壮阔的年代。 可他拿不了枪杆子,只能拿起手术刀,于是,同仁医院的江医生成了那个时代医疗水准的顶尖名词! …… 这只是一个医生挣扎在战争年代的故事。
三关风月
日更千字
谍战特工
谍网在线阅读
山河破碎,倭寇横行,这是一个混乱的时代! 看似不起眼的小翻译,在敌人的情报机构中慢慢成长,周旋、钻营、拉拢、打击,编制出自己的一张大网,屡建奇功。 可谁能想到,他却是一个三方间谍呢?
深蓝的国度
日更千字
谍战特工
当前位置: 军事 谍战特工 谍影岁月在线阅读
章节试读
第一章 重择人生

  一九三八年九月,同梁陆军军官学院礼堂,上千名穿着整齐的学员在低声交谈。

  “文昊醒醒!”

  褚文昊在睡梦中被惊醒,“我不想死!”这声大喊传遍偌大的礼堂,引得所有学员的目光齐齐向他看来。

  随之而来的就是众人的哄堂大笑,“哈哈哈...”

  “褚老九,这还没上战场呢,你就被吓破胆了,真没出息。”姜阳很是不屑的讽刺道。

  褚文昊根本没把周围人的话放在心上,只是不停的摸着自己胳膊、腿,脑袋还在,一副尸首分离的惊恐模样。

  “我居然没死!”

  褚文昊愣愣自语的同时,目光扫向周围,熟悉的环境,一张张年轻富有朝气的脸颊,多么亲切。

  “这一定是在做梦!”褚文昊不相信眼前发生的一切,用力掐了一下自己的大腿,嘶~“好疼!难道这不是在做梦?”

  “文昊,你没事吧?”身旁喊醒他的同学沈方舟关心询问。

  “你是沈方舟?现在是哪一年?”褚文昊拽住他的衣领有些激动的问道。

  沈方舟被他搞得不知所措,但也没放在心上,以为刚才他睡觉睡懵了,没好气的拽开他的手:“你是不是睡傻了?现在是民国二十七年。”

  “民国二十七年...民国二十七年——”褚文昊嘴里不停的念叨,他不敢相信,自己回到民国二十七年,这一年可是他人生重要转折点。

  褚文昊闭上双眼,一颗心不争气的怦怦乱跳,深吸一口气,脑海里闪过无数画面,记忆重塑回到二十二岁。

  呼——吐出一口浊气。

  睁开眼看向一侧眼神怪异的沈方舟,开口询问:“今天是不是毕业典礼?”

  “呵——”

  “我还当你吓傻了呢,原来还没傻。怎么,害怕分到正面战场上去做炮灰啊!”后排座的姜阳打趣道。

  褚文昊用手托了一下眼镜框,鬓角花白的头发很是显眼,眼神有些许凌厉的扫了一眼后座的姜阳,又即可收回,没有把他放在眼里,看向沈方舟。

  姜阳浑身打了一个激灵,刚才的一刹那像是被毒舌盯上一样,让他很不舒服,嘴角尴尬的抽动几下,没有在开口调侃他。

  “是啊,今天是我们十三期学员毕业典礼,你不要再胡闹了,一会校长就要过来了。”

  褚文昊闭上眼静静思量,内心中暗暗发誓,上天给了他第二次机会,绝对不能像上辈子一样糊里糊涂的死去。

  回想往昔心绪难平,他还记得在军统的七年岁月,步步惊险,步步艰难,却没走多远。

  而造成这些苦果的罪魁祸首,除了自己的原因以外,更重要的是一个操纵他命运的恶魔。

  他就潜伏在这所学校,而且时刻伴随着他,像一盏招魂灯,时刻给你指引方向,让你一步步走向深渊。

  他应该快来了!

  正在褚文昊细细思量的时候,有教官进入礼堂喊道:“姜阳、褚文昊、罗志鹏、钟虎...喊到名字的学员出列到你们各自导师哪里去!”

  “是!”

  被喊到名字的学员起身站立,随着教员走出礼堂。

  “来了!”

  褚文昊大步流星向外走的同时,脑海里不仅回想,正是这次的抉择走向了不一样的人生。

  ......

  不算宽敞的办公室内,两人相对而坐,冯道远看着面前的年轻人,总觉得哪里不一样了,一时又找不到原因。作为步兵三班的教导员,对于自己班级的学生了解的可谓深刻。

  喝了口桌上的浓茶严肃又不失亲切的道:“文昊,你即是我的学生,又是我的晚辈,就不要太拘束了。怎么样,马上就要毕业了,有没有什么想法?”

  原本木讷且有些书呆子气的褚文昊,此刻却有些紧张起来,是的,紧张。

  一个只有二十二岁的躯体,却藏着近三十岁的灵魂,不要小看这七年的时间,他让一个懵懂的少年变得沧桑。让一个只知道按部就班的傻鸟,变得不在那么单纯。

  此刻他不知道该如何演绎人生,因为灵魂的缘故,会很不自觉的有未来的印记。同样附带着对外来七年的记忆,在看待熟悉的人跟事的时候,往往是带着记忆去看的。

  就像面对现在的冯道远,他内心此刻有些惶恐不安,因为他知道冯道远真正的身份,知道他的残忍与可怕。

  他的父母家人就是死在这位面容和善,道貌岸然的伪君子之下。无形中带着排斥与仇恨,让他一时之间不知如何开口。

  深深的低着脑袋,不让他察觉到异样,努力伪装成以前的样子,一但露出马脚就会死得很惨。

  “我...我不知道,我听冯叔叔的。”褚文昊努力伪装出原先的样子,他同样知道冯道远这次的安排,只是为达到从自己这里获取情报的目的。他要借助冯道远的心思将计就计,改变一下自己的命运,有些冒险,但为了不走老路只能试试。

  “哈哈哈...你啊,还是一副长不大的样子。”冯道远宽厚的脸颊上笑容满面,眼中精光划过,笑道:“我跟你父亲是老同学,对于你的前程自然会上心。昨天你父亲还亲自打电话过来询问你的事情,我已经让他放心了。”

  褚文昊抬起头表现出关切的样子,其实他知道接下来冯道远要说什么。

  冯道远呷了口浓茶笑道:“正面战场你就不要考虑了,你从小就是书香门第,性格又内向,不善交际,到了战场上不懂得保护自己,很容易把小命丢掉。

  我在军部还是有些关系的,这次刚好军统局来军校招人,我考虑你还是直接进军统局吧。

  你的优点是文化高,细心,进入军统后先做文职,等过两年有些资历后,我在想办法帮你晋升,你觉得怎么样?”

  这样的话术跟之前没有任何区别,上一次褚文昊就是乖乖接受了他的安排,造就了他碌碌无为,且苟且的半生。

  “军...统!”

  褚文昊黑框眼镜下满脸吃惊,“冯叔叔,军统是不是在南京时的情报处啊,听说内部管理严格,做事情很不安分,在党国内部的名声可不怎么样,进这样的单位是不是......”

  “哈哈哈...你啊...”冯道远看到一脸胆怯的褚文昊反而开心的大笑起来。

  “你说的没错,军统的前身就是情报处,只不过前段时间升级了。”冯道远很有深意的看了他一眼:“不要小看这个部门,那可是掌握党国军、警、宪、特这些重要部门情报的专属机构。

  现在中日战争进入白日化,针对日本间谍,以及国外情报的收集,国内各个地区以及共党地区的情报收集。都是有军统局来完成,对内对外都离不开军统。

  虽然其它部门有着各自的情报渠道,但想比其军统这面大旗可是相差甚远。

  军统现在内部扩编,从原先的情报处升级为八处六室的局级单位,人员充沛,军费充足。可以说要权有权,要枪有枪,权力之大,其它部门难项其背。

  你只要进入军统局,不但个人能够得到很好的提升与锻炼,也会对你家庭带来福泽,甚至你冯叔叔将来可能要依靠你的帮助才能有口饭吃啊!”

  冯道远的话,说尽了军统的好处。褚文昊内心则狂骂不已,这头狼不安好心,极力把他送进军统,利用他套取情报,一步步把他送上断头台,其心可诛。

  不过,此时此刻,他只能听命。不敢有丝毫反抗的意识,他要进军统,如他所说,进入军统自然好处多多。

  但他要换换门厅,不能再走以前的老路。褚文昊低着脑袋,却急速转动,他知道这次来军校招人的有很多部门。

  包括正面战场各个集团军代表,中央军,地方政府部门。军统、中统、警察系统等。

  陆军军官学院这可是金子招牌,不能说每个人都是精英,却也是时代的领路人。

  褚文昊知道这次军统来学校有两波人,当然这个是他到了军统以后才知道的。

  当年他选择了第一波,赶上了时代的末班车,糟蹋的人生也从此开始。

  脑海里过了很多遍,要如何不引起冯道远怀疑,还能达到自己的目的呢?他小心试探着...

  “冯叔叔,您知道,我在学校这两年朋友很少,唯一跟我交情还不错的就是同寝室的沈方舟,我想请冯叔叔帮忙,把沈方舟也一起送进军统局。”褚文昊不敢抬头去看冯道远,低着脑袋提出了自己的要求。

  他知道进入军统不是那么简单,每个名额都是有限的,而冯道远给他安排的路线,他相信只有这一个名额。

  也可以理解为,冯道远的能力只能把他保送进军统,如果再加上沈方舟这个同学,冯道远操作起来就很有难度了。

  果然,冯道远听完他的话,眉头紧皱,看向低头的褚文昊眼神中不满之意一闪而过。

  “文昊,你要知道不是什么人都能随随便便进入军统的,这次能把你送进去已经花了很大的代价。

  他沈方舟各个方面都不突出,要是面对军统人员的考核制度很难过关的,倒时候要牵连到你的。

  要是让学院其他同学知道,你没有经过考核,直接保送进军统,会惹出乱子的。

  我看这件事还是再等等,只要你能进去,将来站稳脚跟,在想办法把他调进去,这才是最稳妥的办法,不要为了那些所谓的情意耽误自己的将来。”冯道远压着火气细声慢语的给他解释。

  褚文昊岂会不知呢,只是想改变以往的道路,这一步必须要走好,不然又是老路。

  小心翼翼的抬起头看了一眼满脸严肃的冯道远,“冯叔叔,我知道给您添麻烦了,只是沈方舟是我最好的朋友,平时对我很是照顾。就我这样,害怕到了军统后一年半载很难有所建树,不但帮不了家人,恐怕还要给您丢人。

  要是沈方舟跟我一起进去就不一样了,他为人机灵,各方面也很优秀,相信很快就会在军统站稳脚跟。

  凭借这次帮助他进入军统的情意,再加上我们两年的同窗友谊,对我绝对无条件支持与服从。

  有冯叔叔在后面相助,再加上沈方舟从旁协助,这平步青云指日可待。等掌握实权后,对家里也有所帮助,也不会让老师您丢人现眼,说不定将来还真有机会帮到冯叔叔也说不定呢。”

  褚文昊的话算是说到尽头了,点到冯道远的软肋上面。他知道褚文昊这个人有些死脑筋,老实木讷,但正因为如此才选择他。

  此刻他的话也让冯道远深思起来,端着茶杯,不时的眉头紧锁,茶盖敲打茶杯声声作响。

  褚文昊侧眼看到他的表情知道自己赌对了,他在衡量两个人的价值,以及带来的风险。

  良久。

  冯道远放下茶杯,眼神有些许凌厉的看了一眼褚文昊,起身来到里屋拿起桌上的电话拨打出去。

  说话声音很小,褚文昊只是隐约能听到几句,他不能起身去偷听,什么也不做才是最安全的。

  十分钟后,冯道远一脸严肃的从房间出来,回到沙发前端坐,看了一眼有些忐忑的褚文昊。

  “冯叔叔,要是实在麻烦就算了吧,我自己先进去适应一段时间,等过段时间再说。”褚文昊急忙起身表态,不想太麻烦冯道远的态度表现得恰到好处。

  “坐坐——”冯道远抬手压了压,示意褚文昊坐下说话,冯道远慢悠悠的端起茶杯喝了一口。

  “文昊,按理说这件事不应该如此操作,这样会让很多人说闲话。但你说的也对,依照你的性格想要在军统站稳脚跟有所建树可能需要很久的时间。

  正所谓,一个好汉三个帮,既然你都提出要求来了,冯叔我也不好当面拒绝。

  这样吧,本来我是打算让你直接进入人事处管理档案室的,你们两个同时进入的话,在名额分配上就出现问题。

  好在军统这次来的不止一批人,你跟沈方舟只能去第二批报到了。

  但是这里面有些问题我要跟你提前说清楚,免得到时候你不知道谁是真佛,跟错人办错事。”

  成了!

  冯道远的话刚说完褚文昊内心一喜,兴奋之情死死压住,他自然知道冯道远要交代什么,这都是他进入军统后大半年才搞清楚的事情。

  “本来我打算让你跟着熟人,这样在军统内部也算是有个照应。更重要的是这人事处不归两位副局长管辖,是有戴春峰直接负责的部门,你进入之后,也就算站好队了,你要知道这军统上上下下里里外外可都是他戴春峰一人说了算。你跟他,只要按部就班的好好表现,将来还是有前途的。

  但你要是跟第二批走就不好说了,这个里面牵扯很多事情,具体的我就不详细解释了。

  你只需要知道,军统内部在扩张的同时,也触动了很多人的神经,这其中就包括军方的各位大佬。

  害怕他戴老板一手遮天,胡乱插手不该插手的地方,所以上峰从军部下放了一位直管情报处的副局长,说到这里你应该明白了吧。”冯道远看了一眼愣愣点头的褚文昊续道:“你进入情报处,以后做事要小心,要圆滑一些。”

  “军方代表只是为了牵制一些事情,不会插手太多,主要的工作还是有他戴春峰负责。

  你不要傻傻的看不清路,跟着来度假的局长胡作非为,这样将来是要吃亏的。

  不过你还小,很多事情不了解是难免的,你是我最看中的学生,也是我的晚辈,今后有什么不明白的事要及时跟我沟通,我会竭尽全力帮助你的。

  另外这个沈方舟进入军统后,你要跟他简明扼要的说清楚,要巩固好你们的友谊,时刻让他围绕着你去工作,这也是你将来晋升的筹码。

  这些事情,我也会跟他单独做个交代,总之你要记住,到了重庆要多跟家里沟通,时刻想着长辈的教导,有事情要及时沟通。”冯道远这些话说的很严肃,假如是以前的褚文昊绝对体会不到这句多沟通的含义,等他被害死的前一刻才明白,死的何其冤枉。

  但现在的褚文昊是明白他话中意思的,就算明白此刻也装不明白。

  “是是是...太好了,只要沈方舟跟我一起进去,今后就不怕了。冯叔您放心,进入军统后我会时常给你打电话汇报我的近况,向您请教问题。

  只是这里毕竟离重庆太远,实在不方便,要是冯叔能到重庆工作就好了,这样就能时常见到冯叔,相信有您指导,会很快站稳脚跟。”褚文昊不自觉的又带上不该有的高情商,这是他经过几年历练所获得的知识,不自然的流露出来了。

  冯道远有些诧异的看着这个以往很是少言寡语木讷的青年,此刻说起话来却头头是道,口吐莲花,把自己哄得很是舒服,这小子什么时候这么会办事了?

  心里莫名一惊,又觉得自己太敏感了,既然有这样的情商,将来在军统就能有所建树。

  “我的事你不用担心,军校在这里也不会太久,很可能要到成都去。说不定我也会去重庆某一份差事,到时候就方便见面了。”冯道远随口说了一句。

  果然,让褚文昊担心的事情还是要发生,他记得冯道远很快就会到重庆工作,而且像恶魔一样在重庆搅得天翻地覆,让党国付出沉重代价。

  这次会一样吗?

  “你先回去,事情我会安排好,你明天直接跟着军统的人回重庆总部报到,以后得人生要好好把握!”

  “是!多谢冯教员。”褚文昊起身立正,行了标准军人礼,并以师生的身份告别。

  “很好,去吧,把沈方舟给我叫来,我要了解一下他的思想动态。”冯道远很满意此刻褚文昊的态度。

  “是。”

  当褚文昊走在回礼堂的路上,阳光透过高耸的树叶投射到他的脸颊上,让此刻腰背挺直的褚文昊显得非常神秘。

  

下一章
新人免费读 下载起点读书APP
访问网站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