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十米

微十米

小李先生的说 著

玄幻
类型
2021.05.22
上架
5.96万
连载(字)

本书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下拉阅读上一章

  昏暗的灯光下,映着两个人的身影,一位体型居高的中年青年,戴着一顶破烂不堪的牛仔帽,脸上的皱纹歪七扭八的没有规则的爬在他的脸上,仿佛写满了故事。一身脏乱不堪的衣服似乞丐,但从他严肃的神情可以看得出,这个人并不像表面上那样不堪。

  “孩他爸,怎么办”一个温和的声音从他的对面飘来,“我们怎么办,我们能怎么办”一缕秀发参杂着几滴汗珠,焦急的神态把本是天仙般的面容显得异常憔悴,手里抱着几斤大的婴儿,两只眼睛更像是星星闪耀一般一眨一眨的,在焦急的话语中仿佛闪的更快了一些,不对,眼皮是在抖……像是害怕,又像是躲避什么可怕的事物。外面电闪雷鸣,男人一言不语,扳着个严肃脸坐在一边,大口大口的喘着气:“你先带孩子走,我留下”望了望女人怀中的小婴儿,在黄花草襁褓中的婴儿特别的乖,不哭不闹的嘴里“阿巴阿巴”的叫着,时不时发出“嘻嘻嘻嘿嘿嘿”的声响,十分可爱,嘴巴右下角有一颗小黑点,不大,神似胎记。突然外面轰隆一声,黑暗降临了,把仅有的昏暗化为黑漆漆的死寂。小婴儿好像害怕了,“呜呜呜”的蜷缩在女人怀里。

  “我走?”女人难以置信的摇摇头,“你疯了,你真是疯了”“对,我就是疯了,疯的无法无天,明明知道你跟着我会一生不平,却没有及时把你推开,还有了这个孽种,就因为这个孽种,一眼就被侦查奇能人看出了我异能人的基因,反而连累你我无法逃脱……”说罢,男人眼里满是愧疚和无能,“我要怎么办才能保护好你们,我已经把孩子体内被黑鬼下的追踪级破除了,他们想要我和孩子的经验,用我的死来换你和孩子的存活,我不觉得亏!”几乎是喊出来的,瞪着个大眼一眨一眨,嘴角疯狂颤抖,似乎无能,似乎无力,似乎害怕……但是这一惊一乍的语气不管是不是自己人都不免让人有些害怕。“所以,你想一个人面对,外面都是在四处游荡的奇能人啊,哪怕资质不够你高,对付你,也会有很多异能人会等着你自投罗网吧,如果你被他们主……,那我们……”一阵哽咽声传来,男人几乎没有犹豫的搂住了孩子和女人,他心疼女人,更心疼孩子,千言万语涌在心头却什么都说不出口,突然,门外传来声响“给我搜,绝对就在这附近,一个大活人不用异能级还能跑的了?”是他们侦查者的奇能技,能感知到自身内方圆百里内有无奇能异能使用技能的波动,敢来抓异能人的侦查者哪怕是奇能人也会是满级的Ⅷ级奇能人,相当于一个Ⅱ级异能人……外面的人奇怪的很,地表的平地有人可以在土里游泳,速度极快,甚至,像是在地表上下瞬移:突然出现的功夫瞬间落地,在零点几秒的时间里瞬间在十米开外的地方瞬间升起,持续重复。倒是比一个一个开门方便多了,好像是可以穿透一切且速度贼快。天上飞的,呼风唤雨的,像是一群杂耍但被碰一下可能就会瞬间蒸发……

  “这么多奇能人怎么打得过”女人眼里发着亮光,用着天生的灵魂出窍看着一切,因为不是异能技或者奇能技,所以不会被对方的侦查着发现,但是迟早会被对面的“探子”发现,能感知到活人的能力,但明显对面等级太低,被男人强大的异能技掩盖住了,突然,侦查者从地下瞬间钻了出来,在不到一秒钟的反应时间,一束亮光照进了这个房间,瞬间像是被激光线射爆了一般,轰隆隆的一声,房子由内而外的轰炸开来……在这一瞬间,只听一声“瞬!”男人女人和婴儿一瞬间消失,瞬间到了房间以外的平原上,来不及多想,女人还没反应过来,又是一句“移”女人与孩子被男人的一个响指,空间交换,“记得,好好活着,带着我们孩子,记住,他是我唯一的儿子,让他平平安安的活着,让他……以普通人的身份活着……”话音未落,女人被传送到了一条不知名的街边胡同里。“不……”恍恍惚惚的女人根本来不及多想,“我……

  “你并不是帮不上我”突然一个声音响起,“你只是要做一个美丽而又平凡的母亲……”隔空传话,说明男人还在附近,但是那些奇能人都是冲着男人去的,对于女人来说倒是个不错的掩护,身边还有一个小村庄,如果男人跟来,怕是会被外面那些奇能人屠村。女人反应了过来,擦了擦婴儿额头上的泪珠,“妈妈对不住你,如果有机会,妈下辈子给你当牛做马……说罢,敲起一户人家,伴随的着一声“谁啊?”女人消失在了孩子面前,“瞬”,女人眨眼间到达了男人面前,男人已经精疲力尽了,半跪在地上,身上被插满了矛,嘴了大口大口吐着鲜血“就这啊,你们这群垃圾,最多也就这样了?!”男人嘶哄着,没有注意到女人的来临“劳资怕你们?来啊,不就是想杀了我吗,来啊”气势汹汹的男人仿佛看到了生命的尽头,什么也不怕了“临走前劳资还能带走你们几十个奇能人,真是不亏啊,活了这么多年了,也该洗清我在这世界的罪行了,来啊!”“呼……呼呼……呼呼……男人喘着大气,“哟,奇能人敢来救异能人,哎呦呦,你可真是个小可爱哟,来,让我们几个乐呵乐呵啊”一个身穿骑士服,手握一把巨长的剑冲着男人身后的那个女人呵呵一笑,露出了诡异的笑容,男人一惊,回头一看,“你,为什么……

  “听说你们异能人拥远比我们奇能人厉害,那我就要试试,你们异能人的厉害”女人张开双手,瞬间合掌!来不及让男人多说一句话,面前差不多有十来个奇能人,但看不出其中哪个是异能人,“陪你死,哪怕是飞蛾扑火,我也绝不害怕,来吧,奇能技——冻结!”

  ……

  瞬间,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冰凉的气息,逐渐化为固态雪花,飘落在几个不知名的奇能人身上,接触到奇能人皮肤的一刹那融化“啊哈哈哈,不痛不痒,给我们哥儿几个看杂耍呢?”队伍中的一个小弟不屑的摇了摇头。一眼望去,感觉此人怎么也得有个奇能Ⅴ级,手里拿着金灿灿的长枪,好不威风……“破!”只听那女人一声呵斥,被雪花接触过的奇能人各各变得异常痛苦,“哎呦,哎……哎呦,我身上这是什么东西,啊啊啊啊”伴随着敌人的尖叫声,“噗”的一声,数个尖锐的冰剑从他们体内穿出,本是雪白的冰剑被他们的血肉染的黑红……女人额头留下了几滴汗水,着实是耗了不少力气。“扑通扑通”敌人瘫倒在地“居然是奇能满级的Ⅷ,哈哈哈,没有白来这一趟,不仅能灭了异能人,还抓住了这么漂亮的……噗”,两眼一闭,口吐一口鲜血,归西。女人身子软了一般倒在地上,浑然没有注意到身边的危险。啪,啪,啪……”鼓掌声在女人身后传来“干得好啊,不愧是奇能人的天花板,一上来就搞这么大,不怕虚脱吗,灭了一个队的人,真是不敢小瞧你哦”。“这个声音的方向是”女人忍不住打了个寒颤,那是刚刚那个男人的方向传来的,“花脸鬼!”果然,回头一望,那个男人的面容从威严慢慢猥琐成一股老太太风味儿的麻子脸,头上戴着一顶十分闪眼的皇冠,一身巫婆装扮,手里夹着拐杖,十分猥琐的笑着,声音不男不女“哎嘿嘿嘿嘿嘿,你用尽全部力气,杀了一堆空气,真是毫不客气哎,哎嘿嘿”,这个笑声十分让人感到讨厌。那些刚刚被女人瞬间秒掉的奇能人们也随着声音化成了一缕青烟,化为了空气中的一部分。“花脸鬼异能人Ⅲ级,请多指教咯,我的小宝贝儿~”花脸鬼奸笑着,一副势在必得的样子,“化气为人~出~魂”话音刚落,无数个奇能人凭空出现,胜似海市蜃楼,但他们确实真实存在的。每一个被召唤出来的奇能人都有着自己独立的奇能技。“果然是异能人,对付我确实好简单,一个异能人我修炼到满级奇能都无力抵抗……女人朝天无力的低语一句“瞬”眨眼间,还在地上半跪着的女人瞬间移动到花脸鬼身后,手里往空气中一抓,化成了一把冰剑,“刺!”刺向花脸鬼,此过程不足一秒,但在刺到花脸鬼的一瞬间,三四个被花脸鬼召唤的空气人像是被空间转换一般,与花脸鬼调换了位置,女人刺了个空。在空中一个360°蓄力甩着手掌中的冰剑丢向花脸鬼,“给我死吧!啊……”女人拼了命把所有的力气和余力都赌在了这一击。冰剑化为一道冰叉插向花脸鬼。

  花脸鬼不慌不忙,诡计一笑,仿佛看穿了一切,哪怕冰叉已经是以每小时几百公里的速度飞向花脸鬼,哪怕花脸鬼与女人之间的距离只有短短的不足十米远……“不和你玩了,该去帮老大了”一声不男不女的声音传入女人的耳朵,“死吧”,“呲”的一声,女人被一把带有女人指纹的冰叉穿透了身体,“啊……怎么会?!”只见花脸鬼不慌不忙的召唤起空气人,像是一个军队一般,“女人不愧是女人,对自己是真够狠的,啊哈哈哈哈……女人和花脸鬼互换了位置,“这就是奇能人与异能人的差距吗,拼尽全力却斗不过没有一丝疲意的花脸鬼,不愧是冥王组织的人,名中带鬼的,绝对都不简单,否则,也不可能被他们的黑鬼定上跟踪……意识不清晰了……我……要倒下……了嘛,女人痛苦的爬倒在地上,“这就是你我之间的差距吗……注定的结果……李嗤,来生……女人手一软撑不住,全是爬倒在了地上,没有了任何意识,被刺穿的身体中流出的血并不像普通人的血,热气腾腾,而是冰冷的冒着寒气,没一会儿便冻成血冰渣,“不愧是冰雪女王大人,气质确实不凡,但是眼光未免有些太不长远,怎么会看上亡命狂徒异能人李嗤,可惜,可惜啊,几百年的修为毁于一旦,……安息吧,我的女王大人……花脸鬼把手放在右胸前,攥成拳头,鞠了一躬45°的躬,“我们走”,说着,被他召唤的奇能人背起来,头也不回的往西走去,那个方向,正在进行一场剧烈的战斗……

  花脸鬼,冥王组织的七长老,年龄仔细算起得有五百七十二年零八个月,奇能人或异能人修炼到一种境界的时候,就会无限续命,除非外在因素,否则基本不会老死。冥王组织七长老可不算弱,一个人就能召唤一个军团,而且不会过于消耗自身的体力,也许发一次技能就像是普通人弹了个响指那么简单,天生异能人,加上修炼几百年,战斗经验绝对丰富,想当年,一进组织就被冥王大人一眼相中,被封为第七长老,那时,花脸鬼才不足二百岁,在冥王组织进行任务几乎没有失手过一次,这次被派来阻碍一个碍事的女人,提前打听到女人是奇能满级,实力不容小瞧,但对与异能人来说,奇能人再强大,也不过是蚂蚁对老虎,你蚂蚁在强大我一口给你闷了去。诡计多端,果然一开局,女人就上了计,用尽全力开出Ⅷ级技能,直接透支,被花脸鬼一阵戏弄,哪怕她在奇能人眼里是天花板,不好意思,对于异能人花脸鬼来说还是太弱了……

  “也不知道黑鬼死哪去了,我这边一点都不尽兴,早点收工早点去喝酒啊……”说罢,花脸鬼摇身一变变成了冰雪女王的样子,“哎,要是我也有瞬移技能就好了”徒步走确实不如一闪就到,花脸鬼抱怨着,被空气人背着赶路。

  说到男人这边,刚刚送完女人之后,马上转移了战场—空中,也导致女人瞬移的时候只能定位到花脸鬼扮的李嗤,因为是异能人的缘故,简直是天衣无缝,除了无法模仿技能以外,什么都可以是他模仿的那个人。

  “为什么就是不肯放我们一条生路”男人怒哄道。“哼”,只听有人一声哼笑,“你身上的经验可太诱人了,哈哈哈,明年的今天就是你的忌日,束手就擒我还能让你死的体面一点”。“呵,杀一个我,还得派冥王你亲自出马啊,可太瞧得起李嗤我了”,男人撇了一下嘴,呵呵一笑,视死如归,声音像是天空发出的,十分广阔,仿佛方圆十里都可以清楚的听到这个男人的声音。“果然是异能人Ⅵ级李嗤,气质这一块就没几个能攀比的上的”,顺着声音瞧去,一团黑雾,深不见底。冥王的声音就是从这个迷雾中散发出来的“还不现出原形嘛,垃圾东西……李嗤话还没说完,黑雾正前方砸起一道波痕,一团巨大的黑色气体喷向李嗤,随着一声“放肆!”李嗤被气体推出几十米远,口吐一口鲜血,“哈呼哈呼”的大声喘着气。

  “异能Ⅷ级!果然不愧是冥王组织的头……看来是……势在必……必得了……呼呼……呼……

  “习”!!李嗤呵斥一声,如同天雷滚滚,在李嗤手里,出现了和刚刚攻击他的黑色气体一模一样的技能,抬起双手,像扔保龄球一样丢向冥王那一团黑烟。只不过,在李嗤丢出去的黑烟接触到冥王的一刹那,瞬间化为乌有……“果然是等级差距太大了吗……居然纹丝不动,”“也就这样了吗,你身上的经验值给你太浪费了,别白费力气了,毕竟,结果都是一样的”,黑团渐渐化为人型。瘦高的身材,小丑般的面容,黑一道紫一道没有规律的在他脸上画着,看不清此人的真面目,只能看个大概,光秃秃的头上画着一个黑色的鬼字,穿着一身皮衣,简直不要太酷,两只手在空中一扭一扭的,好像在做法阵。“再向我动手你可就有点不自量……“你早晚会被人制裁的”话还没说完,被李嗤打断了“虽然那个人不是我,但是,未来五十年里,你的大劫就要到了,啊哈哈哈哈哈……“还有功夫算我一卦?神算子的技能我也想要呢,只要杀了你,就能从你身上吸取好多我想要的技能,啊哈哈哈,对,怪就怪在你拥有着我们更想要的力量吧,世界上遍地都是蝼蚁奇能人,异能人,哈哈哈哈,那还有你这么好的补品,快来吧,让我感受一下你的力量吧……冥王的脸上变得扭曲恐怖,似乎变了个人,身后一把长矛若隐若现,插进了冥王身体里,“啊,感受痛苦吧,毁灭即将来临,准备献祭于我吧……

  在一片冰雪大世界中,刚刚诞生了一个小婴儿,活泼的大眼睛像是想要看穿身边的一切。“大凶之兆啊,大凶之兆啊,灾难要来临了……”一位年过半百的老婆婆望着婴儿额头上的白色雪花印记惊慌失措的叫嚷着。是的,和冰雪女王一样,冰雪女王额头上也有这样一个标志,老婆婆回忆到“在老女王去世之前,出生的婴儿额头上从来就不会有雪花的胎记,普通冰雪族族人额头上一般只会出现半片雪花或者残影雪花,完完整整的雪花的出现只能表示现任冰雪女王已经……伴随着一声哭声,向前一望,一排排额头上有着半残雪花的冰雪族人全员向着一堆三四米的雪堆跪倒在地,嘴里颤抖着说着什么鸟语,“滴答滴答滴答……不知是一个人的泪水或者几个又或者是全族人的泪水噼里啪啦的像雨水般重重地砸在地面上,没错,这一堆用着冰雕围墙保护起来的小雪堆,就是生出冰雪女王的“母亲”。

  冰雪族里面没有男人,但是有“雪蛋”,每年都会生长出几个小雪堆,第二年雪堆上会生出一个鹅蛋般大小的“雪蛋”,表面被一层不厚不薄的雪花包围着,看见看见里面有一颗透着冰凉气息的“雪蛋”,第三年就会孵化出拥有冰雪技能的“奇能雏人”,也就是奇能Ⅰ级的冰雪族人,额头上的残花就是冰雪族人的代表,也是身份的象征,如果想孵化出额头雪花完好无缺的冰雪族人,相同代价的就是当下女王的牺牲……也就是天生的女王,已经诞生了,细思极恐的事实,就是,现任女王已经遇害,不由得让多数冰雪族人感到害怕,像是失去了守护者的庇护,管事的老一代族人马上用千里传音让在外游荡修炼的冰雪族人呼唤回来,闭关修炼十五年,直到新一任女王拥有奇能能力时大家方可出关。理由最简单不过了,女王如果没有奇能,那么目前的所有族人,都会被强制制止使用奇能……也就只有几个长老级别的人物可以发挥不到自身百分之十的奇能技,冰雪族的强弱取决于冰雪女王,若女王遇害,其余族人要在七天内回归冰雪世界,不然失去奇能能力的冰雪族人就会被其他人迫害……没有女王的保护,没有那个冰雪族人敢一个人在外面生活,除非是有了家庭,有了足够能力保护她的另一半……

  冰雪族人可不无情,哽咽着完成了新王的传承仪式,把还是婴儿的王的继承人平方在满是冰水晶的冰椅上,全体族人向前一步跪下,嘴里嘟囔着一堆听不清的话语,抬头,把双手合掌,一股冰凉的气寒从冰雪族人身体里涌了出来,飞也似的像无数个灵魂钻进了新王的身体里,婴儿不哭不闹,乖的很,举行完仪式,新王也正式上任,化名为雪儿。

  有些人一出生就是奇能人,奇能人看起来和普通人一样,有手有脚又帅气的模样,但是,有些神奇的能力却让普通人望而生畏。奇能人,普遍都会在一定的年龄段觉醒奇能技,奇能人又会分为好几个档次,比如,奇能人雏级,就是奇能人常说的Ⅰ级,也就是奇能人最低的一个初级阶段,在不断修炼中,逐渐会升级为Ⅱ级,然后Ⅲ级,Ⅳ级,直到奇能人的天花板Ⅷ级,奇能人每一级的差距都是巨大的……奇能人每一级的差距都会比前一级高出百分之五十的能力,所有属性和战斗经验都会明显的高出一等,而每升一级也会付出相应的代价:奇能人靠自我修炼或是无限杀戮,当然,无限杀戮获得的经验值更高,成长的更快,升级的速度,当然也就越快,当奇能人发育到一定等级的时候,杀戮就无法再让自己活得更高的提高,而是需要深入领悟到自身技能的真谛,从而获得等级提高,这个时候,遇到的问题也就是所谓的瓶颈。异能人天生会比奇能人等级高出一大截,不仅仅异能雏级高出一大截,而且相比于Ⅷ级的满级奇能人都会差上一个层次,异能人不可多得,但若是出现必定是这个世界上的佼佼者,毕竟,这个世界上,若奇能人与异能人动手,哪怕你是奇能人的最高级Ⅷ级,面对异能人就好比以卵击石,不堪一击,甚至,可能会被异能人一招毙命,哪怕那个异能人只是雏级的Ⅰ级,秒杀奇能人也是像捏死一只蚂蚁一样简单……

  异能人是个可怕的存在,随随便便就可以碾碎无数强力的奇能人,有些人从出生开始就注定是个可怕的存在,万中无一的存在,不敢说是一人之下,但目前已知的异能人寥寥无几,更可怕的是被异能人杀死的奇能人或是异能人的技能都会被其吸收,成为自己的异能技,更可怕的是,哪怕你是奇能Ⅰ级的,弱的不行的奇能技被异能人吸收之后会提高无数个档次,当然,一般异能人也不会对奇能人的奇能技感兴趣,毕竟,只有异能人的技能才会被异能人所垂涎,毕竟,异能人的技能相比于奇能人,那绝对是一个神与凡人的对比,不在一个档次,甚至可以说没得比,没有一丢丢的可比性,所以,有些为了提高自己的异能人会用尽方法去逮捕异能人,一旦相遇,绝对是一场大战,若没有等级的差距,甚至可以逛轰乱炸三天三夜决不出胜负。

  而对于李嗤这边,全身而退怕不是不行了,只见冥王真身也从这浓浓的紫烟中渐渐显现出来—四周环绕着无数个断矛碎片,被矛刺穿的血洞也逐渐愈合,像是刚开始故意被矛狠刺,好像对自己伤害越大越强大一般。一双百年不剪的指甲,歪歪扭扭的长在他那褶皱的手指上,有着一眼可以唬住人的眼神,嘴巴很大,似半圆的伤口划过,一副十分猥琐的样子,却无人敢对他不敬,确认过眼神,是个正常人都不会去和他斗,哪像李嗤如此被动。

  李嗤把手握拳,准备拼死一搏,哪怕是在等级面前不可能打得过,但理论毕竟是理论,搏一搏,没准反杀了也说不准……

  只见李嗤单手握拳,眉头一皱,小声嘀咕了一声,“习”,瞬间,李嗤身后出现与冥王几乎一模一样的长矛,并散发着紫烟,但并没有刺向自己,也并没有碎开,李嗤惊奇的发现:刚刚是冥王自己操控长矛刺向自己,并且让长矛在自己身边炸裂成碎片,环绕四周,看起来像是在保护冥王,但实际上,它们是强大的杀器,每一枚长矛碎片似乎都可以轻易秒杀一个人,包括李嗤,因为李嗤清楚的感觉到,这个矛不是一般的矛,李嗤感觉,自己在无时无刻的被自己召唤来的矛伤害着自己的五脏六腑,仿佛想要把自己从内到外撕碎一般,那种疼痛感是真实的,而望向冥王,似乎这个矛的出现使得冥王的气势乃至实力都提升了,他的能力是……李嗤多多少少有点懵了,没错,他的异能技是瞬间习得自己方圆十米的任何奇能技或者异能技,不分等级高地都可以吸收进自己的体内,但效果会根据自己等级的品质来进行调整此技能的等级,若对方技能比自己弱,则会同化此技能等级与自己等级相同甚至更高,异能技几乎都有类似于外挂的技能,而冥王……

  “这是何等可怕的力量……”李嗤心里一惊,只见插进冥王身体的长矛逐渐实态化,最终,变为了一根四五米长的长矛,紫色的矛杆刻着毫无顺序的裂痕,冒着紫色的浓烟,似乎在燃烧着冥王的身体……刺穿了冥王身体的实体长矛随着一声稀里哗啦,像碎片一般,有顺序的一个接着一个的围绕在冥王身边。

  “区区一个低等级的异能人”冥王扭了扭脖子,身边的长毛碎片几乎把冥王全身给笼罩起来,“李嗤啊,你看我,你还能算出什么来吗?!”说罢,没心没肺的大笑起来,确实,一个异能人哪怕天赋再高,再有头脑,在绝对实力面前属实狗屁不是,冥王确实没有把李嗤的神算放在心上,毕竟,在等级差距面前,最厉害的神算技能也不会算出比自己等级高的人未来是如何的,像是一通法则,像是食物链,再强大的蚂蚁也会被人轻捏而死,哪怕蚂蚁已经奋力抵抗,哪怕人类并没有使过多力气……只剩长矛碎片碰撞声“吱吱”作响,似乎饿了很久,迫不及待的想去吸取李嗤的鲜血了……

  异能人是个可怕的存在,随随便便就可以碾碎无数强力的奇能人,有些人从出生开始就注定是个可怕的存在,万中无一的存在,不敢说是一人之下,但目前已知的异能人寥寥无几,更可怕的是被异能人杀死的奇能人或是异能人的技能都会被其吸收,成为自己的异能技,更可怕的是,哪怕你是奇能Ⅰ级的,弱的不行的奇能技被异能人吸收之后会提高无数个档次,当然,一般异能人也不会对奇能人的奇能技感兴趣,毕竟,只有异能人的技能才会被异能人所垂涎,毕竟,异能人的技能相比于奇能人,那绝对是一个神与凡人的对比,不在一个档次,甚至可以说没得比,没有一丢丢的可比性,所以,有些为了提高自己的异能人会用尽方法去逮捕异能人,一旦相遇,绝对是一场大战,若没有等级的差距,甚至可以逛轰乱炸三天三夜决不出胜负。

  而对于李嗤这边,全身而退怕不是不行了,只见冥王真身也从这浓浓的紫烟中渐渐显现出来—四周环绕着无数个断矛碎片,被矛刺穿的血洞也逐渐愈合,像是刚开始故意被矛狠刺,好像对自己伤害越大越强大一般。一双百年不剪的指甲,歪歪扭扭的长在他那褶皱的手指上,有着一眼可以唬住人的眼神,嘴巴很大,似半圆的伤口划过,一副十分猥琐的样子,却无人敢对他不敬,确认过眼神,是个正常人都不会去和他斗,哪像李嗤如此被动。

  李嗤把手握拳,准备拼死一搏,哪怕是在等级面前不可能打得过,但理论毕竟是理论,搏一搏,没准反杀了也说不准……

  只见李嗤单手握拳,眉头一皱,小声嘀咕了一声,“习”,瞬间,李嗤身后出现与冥王几乎一模一样的长矛,并散发着紫烟,但并没有刺向自己,也并没有碎开,李嗤惊奇的发现:刚刚是冥王自己操控长矛刺向自己,并且让长矛在自己身边炸裂成碎片,环绕四周,看起来像是在保护冥王,但实际上,它们是强大的杀器,每一枚长矛碎片似乎都可以轻易秒杀一个人,包括李嗤,因为李嗤清楚的感觉到,这个矛不是一般的矛,李嗤感觉,自己在无时无刻的被自己召唤来的矛伤害着自己的五脏六腑,仿佛想要把自己从内到外撕碎一般,那种疼痛感是真实的,而望向冥王,似乎这个矛的出现使得冥王的气势乃至实力都提升了,他的能力是……李嗤多多少少有点懵了,没错,他的异能技是瞬间习得自己方圆十米的任何奇能技或者异能技,不分等级高地都可以吸收进自己的体内,但效果会根据自己等级的品质来进行调整此技能的等级,若对方技能比自己弱,则会同化此技能等级与自己等级相同甚至更高,异能技几乎都有类似于外挂的技能,而冥王……

  冥王的异能技会是什么呢,被李嗤已知的是可以伤害到自身的长矛,但是,有这样负面影响的武器,为什么要拿出来战斗呢,而且矛的伤害在李嗤身边源源不断的增加,似乎从召唤出这个矛开始,就对李嗤的身体造成不大不小的伤害,且正在百倍的增加着对李嗤的伤害。虽然感觉有点懵,但,等李嗤反应过来之后,他发现自己甚至已经没有了使用长矛的力气,赶忙收回了长矛……

  “呼呼呼,这是什么破武器,真是垃圾,真是没用……鲜甜的鲜血从李嗤口中吐出,“这武器,不断伤害自己,为何好像对冥王一点伤害都没有……这样下去迟早会被杀死!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