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报道

  李嗤大口大口的喘着气,像是虚脱了一般,又一副不卑不亢的眼神,似乎想要用眼神抹杀掉眼前的男人。慢慢的恨意写在李嗤的脸上。弱肉强食,在世界上最现实的四个字,既残酷无情,而又让人没有一丝希望,这不是努力能够做到的,即便有那一丝希望,也只能是强者给予的……

  “要么死,要么服从与我”,冥王望了望李嗤伤痕累累的样子“记住,这个世界,强者才是王道,我比你强,我便是王,也许站在你的立场我是邪恶的,那么不好意思,能活到最后的,才能定义什么为正义,什么为邪恶”。

  突然,冥王小手指一动,身边无数片矛的碎片发疯般的冲向李嗤,似乎想要把他撕碎……只见李嗤右手张开,用力一挥!

  “啪”!

  “还不起床?!”只听一声轰天震地的声响,同时,伴随的某个少年的哀叫声“训练了,快点的,一会还要……嗡嗡嗡嗡嗡嗡……

  这位说话的爷爷,在他的眼里只看得到慈祥,甚至没有一丝严厉,面容上写满了沧桑的故事,穿着一身灰褐色的衣服,由上到下几乎一个颜色,也仿佛这个年纪的老人都喜欢穿颜色这么单一的衣服,不管怎么说,毕竟以老为尊。

  “好像个苍蝇一样……”坐在床上的一位少年无奈的摇摇头“睡觉还不能让人睡够了,上学为啥没人告诉我快别上了,快放学,哎,人生苦短呐,无法及时行乐系列”。

  少年缓缓地站起身来,看上去有个十三四岁的样子,懒懒散散的好像一副要死的样子,总是喜欢穿一身黑色衣服,不因别的,只因脏了别人看不出来,洗的频率也不用比白色衣服多。邋邋遢遢来形容这个少年再好不过,但是,只要一出门,哎,洗头洗脸刷牙喷香水样样不少,瞬间感觉屋里屋外两个人,也是,如果不是去见什么人,谁会做那么多无用功。

  “来,训练!”爷爷的声音虽然不大,但绝对有让人不可抗力的压力。“是”,少年吐了吐舌头,抬起拳头,摆好帅气的拳击动作,好像要胖揍一波爷爷的样子。“攻!”,爷爷话音未落,少年的拳已经出击,很快,快的仿佛肉眼捕捉不到拳头的影子,“啪”的一声,拳头没有打到爷爷身上,而是被爷爷瞬间用手掌接住,紧接着,少年双腿往地上一蹬,带有惯性的往后退了一小步的瞬间左手握拳,用腰部的力量使劲往右方向扭转,拳头在腰部力量的扭转下变得更加有力,像是甩过去的,但轨迹明显被爷爷看的一清二楚,“啪”的一声,再次接住,少年此时也不恼火,灵机一动,低语了一声“习”,声音很小,小的甚至连自己都不知道说了什么,抬起右手的同时,小腿偷偷的往爷爷脚后跟一撇,没错,少年算到了爷爷下一步的做法,只见爷爷眼色淡定的的往后一扯。拳头是确实是躲过去了,但是,后面那只不老实的小腿,轻轻一拌,只听一声“哎呦你这个小东西,是不是又作弊了?!”朝着声音望去,只见爷爷一手摸着自己摔熟的屁股,一手指着这个少年“告诉你多少次了,不要用你的技能,你的能力有时候可能会对你带来太多没有必要的事情,不要去臣服你的能力,你个臭小鬼”。

  少年挠挠头,你不是也用了你的奇能技,每次都能准确无误的算到我明面上出手的位置,我要是没你这点小心思,在开学之前,我就没有赢爷爷的机会了……

  “哎”,爷爷长叹了一口气,“有能力虽然很好,但,你马上就要去学校学习更多的奇能经验了,你的能力和别人的不太一样,所以,你得答应我,不要在别人面前轻易使用这个技能”。说罢,也没有管少年的反应,沧桑的脸上似乎有了些许悲伤,紧接着,少年还未张嘴,爷爷又说:“在校园的时候多交些朋友,但别让别人知道你的能力,这是我最担心的,我一直在想要不要让你去参加学校学习,但是为了你的前途,也不得不把你放出去了”,对于爷爷的担忧少年也懂,少年的能力是可以习得身边十米内所有奇能人或是异能人自身的技能,也就是说,当多个敌人与少年战斗时,少年完完全全可以拿捏对方全部实力的奇能技或者是异能技,有这种技能的人本不多,更何况,此少年还会另一个技能,叫做“故技重施”,此招简单明了,意思是从少年出生到如今,少年用的技能可以再次拿来用无数次,直到把自己累虚脱了……

  少年揉了揉还没睡醒的眼睛,随口说了句“知道了知道了,哎呀,没关系,学校要有人欺负我,我直接说我家有一位奇能级Ⅳ级的高手,他们不就怕了”。“哈哈哈,我都这么老了,你这臭小子,还拿我挡刀啊,我看你是皮又痒了”,顺手,爷爷笑嘻嘻的往我头上拍了拍,“行了,收拾东西,一会爷爷带你出去转转,去集市买点要用的东西”。爷爷弯着腰,手靠背,一步一步踉踉跄跄的回到了房间,少年也没闲着,打水洗衣做饭,准备一下吃个早饭。

  “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个梦是在暗示我什么吗?!”少年猛然一惊“自从习得了爷爷的预判能力,几乎一周至少三天都在做这相同的梦,可能是最近压力太大,每次和爷爷比赛都得靠爷爷的技能才能沾点小便宜,不被他逼的做噩梦才怪”。

  “我已经老了,孩子帮你们带到能够自立自强的年纪了,我这一身老骨头,也算是没有白白浪费啊,时间过得真快,一晃十四年过去了,我已经把能交给他的格斗技巧让他熟悉掌握了,黄泉下的二位,可都放心了吧”,爷爷怀里抱着一堆老相片,像是在诉说着什么,“明天娃就要去上学了,至于他的命运,我恐怕是没有资格去处理,他身边的一切了吧……爷爷无奈的摇了摇头。伴随着时间的推移,白色的亮光已经变得昏暗,这一夜,少年睡的很早,满怀期待的入眠,开开心心的想迎接美好的明天,而爷爷睡的很晚,也可以说是没有睡一时,望着眼前的少年,他有一大堆想说出的秘密,确像是海绵堵住了嘴一般,只字未提……转眼间,伴随着一声声要死的鸡叫声,天亮了!

  睁开双眼,迎接着这美好的第二天,满怀期待的少年,带着一脸的好心情,嘴里“啦啦啦”着哼着歌,一手抓着爷爷,一手前后舞动着,活泼至极。“别忘了爷爷叮嘱你的事情”,爷爷严肃的声音响起“不然,晚上会有鬼来抓走你哦”,而表情瞬间由严肃变为搞笑版的恐怖“鬼脸”,也确实老顽童一个了,我敷衍了一句“好的”,然后继续向前走着,心里从来没有怀疑过什么,毕竟,奇能人身边那么多,技能也多种多样,不让少年用自己的能力,爷爷肯定是有自己的主意的,自小从懂事以来,白天练拳下午练腿晚上练体力……与自身的技能没有半毛钱关系,纯体力活,多多少少也练了五六年了,经历过无数次失败的少年,懂得,也许练这些对爷爷没有用,毕竟他熟练掌握我用拳的轨迹,别人也许就不一样了。而且听说用自己的奇能技都会很大程度上消耗自己的体力,可能吧,反正少年印象里没有感受过能力使用过度感觉体力不足的感觉,不过怎么样都无所谓了,马上就要准备上学了,上学意味着什么,终于是可以把这五六年被爷爷的苦练折磨给抒发在身边人的时刻了,这样一想,少年不免有些亢奋,爷爷看出来一些极端,平静的说:“也许你是比别人多学一点武力,但你记住,用自己的武力去打败别人的奇能技,那才叫本事,奇能技的强大,会让人迷失在能力上,让人变得身体颓废,万事都想用自己的奇能技来解决事情,爷爷我,可不希望你成为这样的人”。

  “不会的,我听爷爷的”,从小跟爷爷一块长大,听说,小时候,爷爷为了给少年算一卦,差点自去了能力,以至于到现在为止也只能是个奇能级Ⅳ级人物,无法再上升……“我不知道原因,也不知道过程,我只知道,爷爷所说的每句话,哪怕是错的,我也照做不误”,斩钉截铁的一句话,也不知是否说进了爷爷心里,爷爷的眼角,好像下雨了……

  终于是到了学校了,一路长途跋涉,从乡村来到城里,果然不一样,这里的挖掘机居然比村里的土房子都大!校门口一群人排着队,激动兴奋的神情一点不输少年。

  “嘿!借过一下”一声冷冰冰的声音传来,回头一看,一位额头顶着雪花胎记,差不多十四五岁左右的少女,带着双马尾,很俏皮的脸蛋上,有着一颗完整雪花胎记,漂亮的蓝色半身裙,搭配上这白色紧身裤,看着简直不要太酷,但随着一身寒冷的气息扑面而来,不由得让少年打了个寒颤……

  “你也是来报名校前排名比赛的?!”

  

报道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