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考试

  画面一转,来到李泽这边,一边气势汹汹,一边瑟瑟发抖,像是待宰的羔羊,已无力反抗,任人宰割,“为什么看那赵雪儿那么冷静的出去了,幻觉吗,这种奇能人等级偏高的时候,没见过这么凶的样子啊,也就我爷爷,偶尔对别人认真的时候,施展自己奇能技的时候才会这样,这种压迫感,说大不大说小不小,毕竟,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有人要对自己使用奇能技,我觉得今天是个值得记录下来的日子”,也容不得李泽多想了,只见那老师用脚往地上一蹬,大喝一声,瞬间,本是瓷砖地板的脚底突然变得软绵起来,像是踩在了沼泽地里,只听老师轻声嘟囔一句“化泥为溪”,瞬间,全场画风突变,至少李泽可见的视线里,所有本是瓷砖铺成的地板,瞬间变得软化起来,由瓷砖变为土地,又逐渐变得松软起来,仿佛一股泉水从下而上不停涌入上来,无休止的改变着李泽眼里的环境,直至把地面变得越来越像沼泽,让李泽不免心头一震,“这用爷爷教的体术,怎么打”,李泽被这一大片的沼泽地惊住了,呆若木鸡一般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像是被吓傻了,可考试是考试,老师可不会给他任何思考的机会,只见老师一点没有收到地面影响一般,甚至可以说比正常地面走的还快了一点,转眼间到达少年面前,伸出拳头,想一击结束掉这场考试,毕竟,被他吓到的考生也并不少,他司空见惯的样子,也不足为奇,只想赶紧结束进行下一位,没人会喜欢浪费时间,既然害怕,就只能是安安稳稳的去做个学生,还做什么奇能人。拳头距离李泽不足两厘米的瞬间,“故技重施”,李泽不慌不忙的说出这四个字的同时,身体微微一转,顶起自己的膝盖往上用力抬起。可以说是十分漂亮的一波还击,只见那拳头因为李泽微微一个小转身,被蹭了一下衣服的一瞬间,老师也被这突如其来的变动打了个措手不及,老师拳头带着惯性拉动着自己的身体,打空了,突然腹下一阵剧痛,赶忙抬起身子,向后平移而去。原来,李泽用了自己的技能,故技重施,也就是爷爷的超自然预判能力,能在一瞬间判断出对方攻击的位置,距离,以及最佳还手方案。就像刚刚,在一瞬间,李泽用爷爷的奇能技算到两秒钟之后,自己会被重拳打出考试范围,从而导致自己落败至c班或是d班,若在对方攻击前多于两秒钟,或者是哪怕三秒中之后攻击到自身,自己虽然也能轻松的躲过去这一击重拳,却但对方会因为多出一秒钟而有反应过来的时间,从而达不到最佳反击,若是不到两秒,哪怕只是一点几秒钟,也会让李泽收到老师这不是特别温柔的一击重拳,收到这一击自己必定会被击退几步,若想再抬起脚来还击,自己注定会与这沼泽地来个大大的拥抱,关键的两秒钟让李泽抓的死死的。老师疼了好一会才缓缓地吐了口气,“小子,你还真下死手,不过你这反应能力,你的奇能技是与预判有关系吧~了?倒是不弱,”老师不知道的是,李泽的技能之一是故技重施,而这个技能可以称为:李泽的异能技之一。

  李泽想起爷爷所说,也不敢说出自身的异能技,就放松的吐了口气说,“没错,我这个技能能在一瞬间让我做出对自己最有利的一步。”“哈哈哈哈,”老师笑了来,“孩子,与别人对战的时候一定不要让对方知道你过多的能力,负责吃亏的定是你自己,你和上一位女生都有着进a班的潜力,就让老师我试吧试吧你吧,”老师说话间,二指合并,“起!”只见李泽身边的泥土瞬间如同海水一般向李泽包围过来,围成了一个大圈圈,而李泽被自己脚底的沼泽黏糊的移动不了,只能原地踏步,这可真是遇到难题了,“小伙子,差不多的话可以认输,可别勉强自己昂”,望着步步紧逼的混泥土,李泽瞬间慌了神,“利用爷爷的技能,自己近战绝对不会成为任何问题,眼下敌方距离自己至少五米开外,哪怕想要跑过去也会因为沼泽地而降低奔跑速度,可能人还没到,就被这泥土成功包围住了,更何况,那也不是个靶子,不会站着一直不动,甚至在这种环境中拥有更快的移速,望着这步步紧逼汇聚而来的泥土,这可如何是好”。

  “想死吗?”冰冷而又不失优雅气质的声音传来,只见赵雪儿冰冷的语气中,很明显参杂着不耐烦,“我很忙,请不要打扰”,再次拒绝了宫寒,宫寒这个暴脾气瞬间上来了,绅士风度也不装了,直接暴露自己的本质,一股弄弄的渣男气息扑面而来,“我就要你这次!”说着,便向赵雪儿铺了过来,毕竟自己比她年长几岁,毕竟自己学习奇能比她时间久,毕竟,自己多多少少也是一个奇能级Ⅱ级的人,而且马上就能晋级为奇能Ⅲ级的强者毕业了,对于这种刚来而又没见过什么世面的丫头,他自然是自以为胜券在握。“冻!”,又是一声冰冷的声音,只见,赵雪儿自然的甩了一下自己那吹弹可破的小手,眨眼间,密密麻麻的雪花从宫寒身体上凭空出现,没几秒钟的功夫,宫寒已经发现自己已经被冰冻的无法行走……

  “真是无聊,”赵雪儿打了个哈欠,又开始自顾自的走了,只留下满脸惊呆的众人与被冻在那的宫寒小朋友……

  而李泽这边,面对这不断向他涌来的泥土,居然傻傻的愣在原地,毫无作为。如果说,让李泽施展自己的异能技,能瞬间习得对方的奇能级,还会用异能级Ⅰ级的能力来对付这个奇能级Ⅲ级的老师,秒杀这个老师可能大现实,但绝对是分分钟碾压老师的实力,但他并不能展现这一点,爷爷说过,没有特别危机的时候一定不能去施展自己的异能技,不然被人盯上之后后果不堪设想,这也是爷爷一直教他攻击招式的原因之一。哪怕用自己的故技重施技能,都不要用自己的异能技“习”术,毕竟,拥有这个技能的人,只听说在传说中的一个异能人身上出现过,后来就不知所踪,至今不知道这个技能是否真实存在……

  为了安全着想,只能是先用着自己唯一的奇能技“故技重施”。但是在李泽的印象里,他只有爷爷这一个技能可以用,其他时间几乎爷爷不会给机会让他见识到别人的奇能级,从小到大只跟爷爷对战过,自然,少了很多对于战斗的随机应变能力,这场考试,即是锻炼也是李泽第一次面对奇能人的未知技能之一“泥化流”。

  只见李泽拼尽全力的扭动着的身子,想让自己赶紧从这粘稠的沼泽地里探出身来,与之一战。

  “喝!嘿!哎呀呀呀-噗”在李泽奋力挣扎之时,不小心一个用力过猛,来了个狗啃泥,不止是身体上,乃至于脸上,头发中都参杂着泥土。“哈哈哈哈哈,小鬼,我这泥土可不是给你洗澡的”老师见状哈哈只笑,心里一想,“一个小娃我给他搞这么惨可太为过了,还是赶紧扶他起来为好”。

  “习”,蚊子般的声音从李泽口中穿出,瞬间眼前这个老师的奇能技“泥化”的所有使用技能与方法直接导入李泽脑中,但他并没有把老师的能力表现出来,只是假装大叫一声“瞬”!故意扯着嗓门让老师听见,且摆出一副视死如归的样子来。

  李泽很是聪明,这一声“瞬”字一出,老师下意识的扭头到了身后,以为李泽会突然瞬移到自己身后,而心中也正在纳闷:怎么这么小的年龄段可以习得两种奇能技,难不成是有家族或者是有组织的孩子?来不及多想,因为是下意识的回头防御正后方,浑然没有去看李泽那小子的变化,毕竟,在有这种瞬间转移能力的奇能人面前,可能前一秒还在你面前,而下一秒已经开始从你背后捅刀了,更没有让老师对他前一句的“习”字产生任何怀疑,甚至已经很自然的忘记了刚刚从李泽口中传出的“习”字。

  但发现李泽迟迟没有瞬移到自己身后方,而是听到很自然甚至速度比他更快的“扑通扑通”的脚步声,期间甚至是没有一点拖泥带水的声音,是真的没有带泥水的声音,貌似与这泥水融为了一体

  只听还没反应过来的老师说了一句“好快!”便随着李泽的一击挥拳击退十好几米,在光滑的泥土上踉踉跄跄的样子,很是难看。“很不错,非常不错,说实话,本来以为你刚开始的样子,给你留在b班绰绰有余,现在发现,老师我再不认真点,其他的学生就要说我放水了”,说罢,老师的眼神变了,如果说之前老师的目光,认真却充满着对于学生的慈爱,而现在,满目光的杀意波动,像是要毁了这个只是来考试的学生,“小鬼,每一场奇能人的对抗都要带有杀掉对方的气势,不然,人在仁慈之时,就是败亡之时,准备迎接你通往a班的考试吧,你那一炷香的时间,可不多了”。

  “对啊!”李泽猛然一惊,“要在一炷香结束之前赢下老师才能进入a班”,而此时的时间,只剩下不足半柱香的时间了……

  

考试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