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九章 社区

  (昨天的本章说挂掉了啊!)

  叠楼区,早晨。

  社区的老吴和民警杨雪来到6号楼,前往阿沅家里。

  杨雪入职不久,年轻活泼,道:“吴叔,您说他是不是黑户?”

  “很有可能,近几年我们帮扶救助工作很有成效,无家可归的大大减少,片区更是清零。他应该从异地过来的,不知怎么和小沅搭上了。”

  “是啊,我就担心这点,万一是坏人怎么办?”

  “要有防范之心,但不要开始就当人家是坏人,听群众说他连鞋都没有,只穿着拖鞋,也是可怜。”

  “可怜归可怜,别像上次那个精神病就行。”

  “小杨啊,我可要说你几句了……”

  吴叔一副老基层政工干部的风范,道:“20多年前是什么日子,你又不是不知道,多少人流离失所,亲人不在。现在条件好了,这些旧时代的阵痛我们更应该积极面对,主动解决问题,不要发牢骚。”

  “是是,您说得对!”

  ……

  庄周正在上网,用自己的电脑。

  他在看B站的,关于MetaHuman Creator的演示视频。

  喜欢玩游戏的朋友,一定知道大名鼎鼎的虚幻引擎。像《绝地求生》《使命召唤》《堡垒之夜》等,都是用虚幻4做的。

  而在2021年的2月,虚幻引擎放出了一个MetaHuman Creator(元人类创建工具)。

  该工具就是创建超写实虚拟角色的,将原本需要数周乃至数月的角色开发时间,压缩至几个小时。

  无论捏脸的模式,还是人物模板,都和【虚拟】系列差不多。但只能达到【虚拟一号】的程度,冷眼一看是真人,细看就不太自然。

  所以他有了估量:2021最好的技术,约等于2049的老旧款。

  关掉B站,庄周又拿过阿沅的电脑,继续看她找的老电影。这几天他便如此度过,吃软饭吃的愈发娴熟。

  “我走了啊!”

  “嗯,慢走!”

  早饭后,阿沅穿好鞋子要出去工作,还没等开门,就听外面有人敲,一个男声道:“小沅在么?我是吴叔。”

  “在在,我给您开门。”

  “等会,你等会!”

  庄周蹭的站起来,指指自己的卧室,阿沅也反应过来:“哎呀,那个那个……吴叔叔,您有事么?”

  “我听说你交了个朋友,今天和小杨来看看,方便么?”

  “呃,我们,我们正要出门呢,您稍等!”

  庄周迅速穿上她的大外套,又是一身的“叠楼气质”,趿拉着拖鞋过去。阿沅吞了口口水,打开门。

  外面站着一个五十多岁的男子,衣着朴素,面容亲切。另有一个高挑白净,扎马尾的女警。

  “吴叔叔,小雪姐!”

  阿沅对他们显然很尊敬,庄周顺杆爬,也跟着叫:“吴叔叔好,小雪姐好!”

  “……”

  两位皱眉,上下打量,第一印象就很轻浮。

  “我们刚要出去,边走边说?”

  “也行。”

  于是几人下楼,阿沅自动离远,老吴招呼庄周坐在一张长椅上,语调里都充斥着亲切感:“小伙子,你叫什么名字,多大了?”

  “庄周,26岁。”

  “哦,26岁。”

  他一听这年龄,就是黑户重灾区,又问:“你从哪儿来啊?还有亲人么?”

  “……”

  “我是社区的救助人员,这位是民警,我们是来帮你的。”

  “……”

  老吴见他非常紧张,从包里取出一个东西,道:“别害怕,这个没有伤害,我只是看一下。”

  说着,用小机器扫描人脸,一瞧显示屏,无信息,的确是黑户。

  杨雪一直在戒备,此刻更握住了电击枪,她见过不少精神不正常,或性格偏激,有暴力倾向的家伙。

  但庄周恰好没什么攻击性,他虽然不说话,却很老实,踌躇半天道:

  “我不记得我生在哪里了,从小就四处流浪,今天跟这个走,明天跟那个走……我前两天过来的,被小沅捡到,小沅很善良,就收留我,我也帮她干活……”

  老吴点点头,没说信,也没说怀疑,道:“小伙子,我是专门负责这块工作的。我们的职责就是帮助你们安家落户,回归社会,所以不用担心。

  但有些程序还是要走的,我得帮你体检,然后观察一段,调查你的身份信息,希望你配合。”

  “您是说,我不能住这里了?”

  “你得暂住救助站,但别担心,观察期因人而定,有的三两天就完事了。”

  “那我回去收拾收拾行么?”

  “可以啊,用我帮忙……”

  “不用,不用麻烦您!”

  于是乎,他和阿沅重新上楼,进屋就攥住人家的手,如被逼相亲一般悲壮:“同志啊,我可照你教的做了,如果我出不来,我做鬼也会缠着你的!”

  “你肯定能出来,你赶紧想想有啥交待的。”

  “电脑你不用管,手机你先拿着,但不要帮我回消息。你能来探监么?”

  “能啊!”

  “那你有空就过来,随时沟通。”

  庄周走了,阿沅这个小蹄子还特意喊一声:“吴叔叔,他不是坏人,他不是坏人呐!”

  妈的,都是戏精。

  …………

  傍晚,救助站宿舍。

  上下铺,一屋十几张床,咯吱咯吱乱响。庄周领了一个手环、一个脸盆、洗漱用品,外加一件看不出颜色的T恤、一双旧运动鞋。

  手环能监控他的行程和身体状况,但他怀疑这还是个防护措施,比如自己做坏事,手环会噼里啪啦放电之类。

  特么的神奇!

  我在平行世界被救助!

  这里有个小食堂,师傅都是兼任的,不香不臭反正管饱。他体完检,刚吃了饭,躺床上翘着腿,依旧不辜负自己的名字。

  照样随遇而安,没心没肺。

  “咻……咻……”

  门外忽传来怪声,一只脑袋贴在小窗户上:“喂,你还活着么?”

  “死了!”

  “我来看你啦,但是不能进去,只能和你聊五分钟!”

  “你怎么这么兴奋啊?”

  “因为好好玩啊!今天好多人找你,有约你打台球的,游泳的,洗澡的,还有个卖茶叶的……”

  “统一回复,我出远门了,短期内不在。”

  “那借钱的呢?”

  “谁借钱?”

  阿沅个子矮,貌似站在什么东西上,扒着小窗户道:“一个叫孟朝阳的,管你借一万。”

  “没说理由?”

  “没细说,好像跟的那个组出点事情,要不着钱,手头紧。”

  “那你打过去吧,密码是……”

  “你告诉我密码?不怕我把你的钱都花了?”

  “你能花哪儿去?你买基金赚了我谢谢您!”

  孟朝阳是他上大学最好的哥们,是个苦逼的跟组编剧,累死累活赚个万八千块,还经常拿不着钱。

  阿沅探视了五分钟,乐颠颠闪了。

  对这个孤独自立的小姑娘而言,庄周的出现或许是上天的礼物,新奇刺激。

第九章 社区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