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1章 梦里梦外皆西藏
  • 戳下方气泡,看书友讨论
  • 去客户端看更多精彩讨论
追牦牛的人在线阅读

追牦牛的人

现实 / 人间百态

55.9万字|完本

更新时间 2021-12-19 16:37

书籍摘要: 高考志愿怎么破?报西藏!什么,西藏?对,西藏。让我们以林力之名,走进神圣的雪域高原,共同见证投身边疆建设的人儿嬉笑怒骂、爱恨分明、无怨无悔的青春。
展开更多作品相关

书友榜

我的头像

  • 书友第1名:yuyatou.
    书友等级: 弟子
  • 书友第2名:大白菜炒小白菜.
    书友等级: 弟子
  • 书友第3名:吕布战云龙.
    书友等级: 学徒

书友还看过

人间百态小说推荐

不止奔跑在线阅读
伴随着马拉松、越野、徒步、古驿道定向大赛的兴起,体育在促进乡村振兴中起到越来越重要的作用。许多赛事运营机构把体育赛事从城市带到了乡村、大山,给乡村带来了更多的人气、旅游、消费。体育+旅游越来越成为很多都市人追求的一种健康生活方式,也给乡村带去了更多的发展机遇。 小说从体育的视角讲述一个大学田径教练的乡村支教、调研及发生的一段爱情故事,两个乡村少年的长跑故事以及两个曾经的大学情侣毕业分别后选择了不同的人生道路却因一场越野赛而再次相遇的故事。 人生就像是一场马拉松,不止有奔跑,更有对未来美好生活的向往。
强风2019
日更千字
人间百态
大国重坦在线阅读
为了给父亲正名,秦振华来到了一机厂,从此开始了一段崭新的人生,修坦克,改炮管,造发动机,搞外贸,一步步地铸造出来大国重坦! 新书《称霸黑星,开局一艘航母》,请大家支持!
华东之雄
日更千字
人间百态
国泰民安在线阅读
16岁的余振生离开山西来到天津。 从千里迢迢的回乡路到如今时代的巨变,生活习惯,人文水土,子女教育,老人赡养各种问题纠结这普通的家庭。 和那些为了谋生,发展,诗和远方的人们一样,他们定居他乡。 百年沧桑,国泰民安,心安之处即是吾乡。
芸渔歌
日更千字
人间百态
支农服务生在线阅读
大学毕业,扎根基层,事无巨细,只要是群众的事,都是大事。这里,有青山绿水,有不讲理的,有等靠要的,有为了鸡毛蒜皮不相往来的,有梦想,有挣扎,有汗水,也有微笑……
山谷村夫
日更千字
人间百态
比女在线阅读
这是一个美好又虚幻的故事,充满着人类的欲望和爱意,这终究是一场没有结果的旅行,但是至少我们都为此而努力过。 除了无法给予你肉体外,其余一切我都愿意奉献给你。 唯有痛苦是真实的,除此之外都是自欺欺人。如果能成为朋友就好了呢。 执子之手,永世同生。 昨天是昨天,今天是今天,昨天的我是昨天的我,今天的我是今天的我,懂不懂? 谁允许你就这样死去了啊!混蛋!至少要死也等到我回来再死啊!
红尘浅梦
日更千字
人间百态
王牌大记者在线阅读
有位前辈告诉我:做记者简单,做一名好记者太难,难在有没有良心。  一开始,我还不懂,甚至嗤之以鼻。  但,采访过各种奇奇怪怪的事情之后,我懂了,在这个物欲横流、人情冷漠的社会中,良心是多么的可贵。  我叫卓峰,我没有那么高尚,没有那么无私,但我还是有点良心,甚至还有点冲动,有点疯狂,这就是我的故事。  一个疯子记者的职业生涯。
大果子精
日更千字
人间百态
谁没有灵魂在线阅读
琦玉没想到,自己会在三十五岁这年死去,她总想着要活,没想到自己活着死掉了。这吃人的牢笼,挣出来,又陷进去,她这样的人来了又去,去了又来,总是有人记住的,这样就很好了。
桑榆榆晚
日更千字
人间百态
广告时代在线阅读
被大东家坑的两个小年青,踏上南下的广告梦之路。 在亚运和奥运的大广告年代背景下,小年青以及团队,在各种危机和挑战中,不断地运用各种专业和非专业手法来解决难题,并在夹缝中生存并发展壮大。 最终在国内外广告传媒界呼风唤雨,成就荣耀,并让优质国产品牌走向世界! 刘旦:“老江,你是不是又坑人了?” 江策:“这怎么能叫坑人?这是和我们的伙伴,还有对手一起成长!” 刘旦:“其中也包括美女和我吗?” 江策:“美女和你,不需要成长吗?” ……
除非天胡
日更千字
人间百态
我见人间多妩媚在线阅读
我见人间多妩媚,料人间、见我应如是。
明月如君
日更千字
人间百态
当前位置: 现实 人间百态 追牦牛的人在线阅读

听书

章节试读
第001章 梦里梦外皆西藏

  2009年6月,秦汉省洛北市高级中学。

  “你好,我叫林力。”这是个面露菜色、瘦骨嶙峋,身着洛北中学校服,满面倦意的17岁小伙。

  “这里没你的录取通知书。”保安大哥翻了半天,极不耐烦。

  “哦。”林力没追问。

  高考结束大概20天后,在父母的一再催促下,林力虽然极不情愿,还是慢悠悠地来到了学校。他没有拿到通知书,却说不上难受,又蹬起自行车往家赶去。

  “去他妈的,没有更好,这垃圾学校谁愿意去!”林力骑上自行车,不紧不慢地一边走一边嘀咕。

  洛北中学作为秦汉省的老牌重点高中,每年升学率都很高。远的不说,仅以08年为例,清华北大录取10人,一本上线率52%,本科升学率95%,而林力所在的班级,正是上届出了8个清北学子、一本上线率100%的号称“火箭班”的王牌无敌班。

  “还那么远。”他咬牙切齿。

  “林力,林力。”听到同桌呼喊,林力狠狠按下手刹,差点撞上一位头发花白的大爷。

  “你拿到通知书没?”

  “没。”

  他把自行车停放在一旁,眼瞅着这个身形明显比自己大一号的同桌一点点靠近。

  “你小子又去打游戏了吧?”林力不忘打趣。

  “包了个早场,就是机子太卡,CS直接幻灯片,只能玩上海滩。”

  林力没有正眼看同桌,斜阳微偏,依旧炽烈。

  “大家的通知书都差不多领完了,听说咱前排那个死胖子考了680多呢!”

  林力轻蔑地斜起嘴角,“别人考多少关我屁事。”

  “你呢,考了多少,报的哪里?”

  “都没我通知书,兴许没考上。”他推着自行车,阳光晃得人眼生疼。“你应该还可以吧?”

  “我爸妈非得让我报本省的,你也知道,我这人本来就不想跑远。”

  “哦。”林力没多问,说完这个字,他径直跨上自行车,飞驰而去。

  “林子,回来啦。”林父五十出头,古铜色的皮肤同脚下的土地一般颜色。

  “学校没我通知书,爸。”林力把自行车放在院子一角,老黄狗却被吵醒,扯着链子躲到阴凉处,趴下又睡了。

  “啥?你不是说学校随便挑,咋会没通知书?”

  “没有就是没有,我咋知道。”

  父子俩为此爆发了头一遭争执。

  2009年,秦汉省高考成绩早已公布,理科二本线490分,一本线527分,估分报志愿。

  但其实,距林家不远,村委会的公示墙上早便张贴了考试成绩,只是因为人少,未能引起关注。

  光荣榜

  林力 630分

  张鹏 570分

  ……

  林力老早便瞅见了成绩,只是没有告诉他只字不识的父亲。眼下,这个年轻人儿早已外出务工的村子少了太多朝气,自然便多了些许沧桑,何况,沟沟岔岔的留守老人们,谁又在乎这些呢?

  “630分,藏南大学!”林力冷哼。

  可是,这学校最高录取分不会超过二本线。

  “去还是不去,这是一个问题。”

  17岁的林力,虽然少了同村同龄男孩月入几百的赚钱能力,却对父亲日入几十的打工经历过目不忘。

  他的脑袋昏昏沉沉、甚至疼痛欲裂。

  “林子,林子,醒醒,该去拿通知书了!”林父站在床前,忍着性子小声呼唤。

  他努力睁开双眼,却还对梦里发生的事心有余悸。

  630分!林力苦笑。他虽处在重点班,可这个分数却不敢奢望,“530,估计还差不多。”

  他一面暗自思忖,一面在父亲的催促下匆匆起床。分数心里有谱,可分数线尚未划定,到底能不能考上,实在吃不准。

  “爸,你催我没用,分数都还没公布。”

  “公布啦公布啦,村口的大红纸上贴着呢!”

  林力被这消息吓得一激灵,虽然忐忑,还是怀着惴惴不安的心快速跑到了村口。

  父亲没用骗他,村口的一块较为平坦的巨石上真的张贴了榜单,而林力,竟出奇地占据了榜首,当然,不是630,而是557。

  “这成绩算不错了。”他心头一喜。

  “不对,我好像报的真是西藏某校!”随即又是一惊。

  之所以报西藏,除了因估分不理想不愿在名校众多的省城就读,还在于西藏地处边陲,国家政策好,就业形势光明。

  “这分数怕是去定了。”林力小声念叨,可想到千里之外的异乡,仍不免犯愁。

  “啥,西藏?”

  他把报考高校的信息及分数告诉父亲时,父亲正蹲坐在门前的石头上抽烟,听到这个消息,呛得咳了半天。

  “嗯,录取应该没问题,远是远了点,往后工作好找。”

  作为小村落十几年里唯一的大学生,林父为有这样的儿子感到骄傲,可想到西藏,还是忧心忡忡。

  “娃呀,西藏离咱这几千里吧,你看电视上演的,顿顿吃生肉、天天住帐篷,咋能行?”

  “爸,那都是牧民,我又不是去放牛。”

  “去西藏不放牛能干啥?不行,要是没其他学校上,就再读一年,爸供得起。”老林扔掉手里的烟蒂,一改往日和气,怒气冲冲。

  “爸,学费一年3500,我在网上查了,学校食堂吃的都是米饭,跟咱这一样。”

  “说不行就是不行。”老林甩手离开,林力只得跟着往家走去。

  有人说,西藏是一种病,不去治不好。现在看来,林力必然是众多患者之一,且属严重晚期。

  “吃过饭你去学校,看看还有没有其他学校录取,没有的话,就好好复习复习,明年再念一年。”林父接过老伴递来的饭,并没有正眼看儿子。

  “哦。”林力还想说点什么,话到嘴边,还是咽了下去。

  “还有没有其他娃报西藏?”林母小心翼翼地问。

  “不知道,应该没有。”

  “那就更不能去,连个伴都没,有点啥事谁照看你!”

  林力三下五除二刨完饭,遵照父亲意愿,很快来到学校,顺利拿到了录取通知书。

  他回到家时,父母正端坐在屋内的木桌旁,同坐的还有村里早些年在外闯荡的本家叔叔。

  “林子,你咋现在才回来,都干啥了?”“遇到我同学了,在外面逛了一会儿。”父子俩一问一答。

  “只有西藏录取?”

  林力将通知书递给父亲,他又顺手递给了本家堂弟。

  “林子,旁的不说,往后上班了,几年都回不来啊。”

  “西藏工作好找,叔叔。”

  “那你爸妈年纪大了,谁管?”

  “没工作更没法管。”

  不管叔叔怎么说,林力都以工作为由回绝。

  “那再念一年呢?”

  “不念了,今年考了557,明年能不能考这么高还说不定,就按这分数,省内也上不了好学校。”

  夜色轻易来袭,最终的家庭大会不欢而散,老林仍然坚持着“宁可省内普校,不可西藏就读”的观点。只是后来,习惯失眠的林力夜半三更时还是听到了父母这样的对话。

  “实在不行就叫娃去,长大了,拗不过啦。”林母劝慰老伴。

  “省内好歹近,出点岔子好照看,西藏,西藏在哪里?谁去过?”

  父母房间安静下来时,林力心中已然有了计较。

  翌日,老林刚刚起床,就见儿子独坐在院子里不知想些什么。他还在为昨日的事苦恼,并未主动搭话。

  6月的清晨,少了太阳公公福泽的照料,倒也多了几分清爽,林力见父亲没有理睬,只得自行开口,“爸,你今儿去哪块地里,我给你帮忙去。”

  林父不吭声,自顾自地从狗窝旁拎起一把锄头,林力不敢追问,也学着父亲的样子拿起锄头,紧跟在他身后。二人一路无语,十几分钟后,林父接连抽完三颗烟,却只道,“地里的活你干不了,回去吧。”

  “爸,再咋说考上大学了你该高兴嘛,西藏没啥不好的,毕业了就能找到工作,工资还高。”

  林力所有坚持入藏的理由无一不围绕着工作、工资,他知道,这是父亲的软肋,也是唯一的筹码。

  父子俩这时已经来到地畔,老林再次点燃一颗香烟,他不像昨日那样怒气十足了,但始终不肯松口。

  “不管去哪里爸都不应拦你,北京、上海,那么多大地方、好地方咋就不选,偏选个西藏,你说你这娃,不看看人家都往哪里跑?”

  “爸,大地方有大地方的好,小地方也不见得就不好。”

  父子俩这时倒心平气和地坐在了一起,林父仍一支紧着一支地吸着烟,除了担心伙食不同、住宿差异,他还在为从未出过远门的儿子的旅途煎熬。

  “林子,西藏可不比大地方,不说本土本乡了,怕是本省人都没几个,况且光坐火车,估计都得好些天,你最远就去过省城,爸不放心啊!”

  林力见父亲操心这些,悬着的心随即安放下来。他现在终于承认,省内名校不少,可录取分数线总能令多数学子望尘莫及,作为打小成绩拔尖又深得同村人吹捧的“学霸”,他不会允许自己在省内普校就读,可要考上名校,实在没有太大把握。

  “爸,我都十八啦,不怕。”

  太阳渐渐爬上山头,一星半点光芒从树梢漏了下来,父子俩赶忙加大干活力度,算时间,林母的早饭该做好了。

  “爸,放心,我去了肯定能跟其他人处得来,人家也都是大学生,有文化着呢!”

  林父不言语,这时,他又开始为别的事发愁了。

  “依你说,吃饭、住宿都没问题,跟同学也好相处,毕业了工作好找,工资还高?”

  “对,国家政策好着呢!”

  林力顺带把录取通知书上的一些信息告诉了父亲,诸如住宿费、乘车信息等。

  “那谁带你去?”

  这倒着实问住了林力。

  日头越爬越高,父子俩终究干完了农活,彼此扛着锄头往家走去,一路上仍旧无语,只是远远便听见了熟悉的呼喊。

  “爸,我妈喊呢。”

  “听见了,你给应声下。”

  林父此时在心里默默算起了账,按照儿子描述,一年学费3500,住宿费1600,加上来回车费、伙食费,再咋样也要万把元,可这万把元,又到何处去筹?

  “爸,你想啥呢?”林力放下锄头,见父亲怔在原地,不禁问。

  “哦,没啥,去拉萨得你表哥送,人家走南闯北好些年了。”

  8月28日,林力跟着表哥,先是来到省城,在一番熙来攘往的人群中,顺利买到了两张开往拉萨的T166列车车票。这是他头一次坐火车,难免兴奋,几小时的漫长等待竟也匆匆而逝,候车室倒是隐秘,就连表哥这常年外出的人也不曾察觉,后来,在站内工作人员的指引下,才顺利地在一层与二层间的夹层里找到了它。

  “林子,咱要坐近40小时的车,你有啥想吃的,我赶紧去买,火车上的东西可贵得很。”

  “没有。”林力脑海里充斥着花花世界的新鲜,这个身着洛北中学校服的年轻人儿此刻在一群光鲜亮丽的人们灼热眼神的注视下,显得分外拘束。

  T166次列车是由上海发往拉萨的特快列车,林力在听到检票进站的广播消息后,赶忙站起身,紧跟着表哥。

  俩人座位号是连着的,10车厢72、73号。上车后,表哥眼疾手快,赶忙占据了行李架的一些空间,林力看在眼里,马上将手中的行李递给他,车厢里很是拥挤,不大一会儿就已人满为患,行李架更是早就“座无虚席”了。

  “哥,多亏有你,要是我,肯定找不到地方放行李了。”俩人坐定后,林力抹了一把汗,同时深深吸了口气。

  “咱这可是硬座,40小时长着呢!”表哥对林力的褒奖不以为然,这是他多年闯荡的结果。

  林力的表哥比林力大了五六岁,同样单薄瘦弱,初二没读完便被“社会大学”录取了,前些年一直在外省做餐饮,大概生意不景气,年中返回省城,改行做起了美发。

  “林子,你真选定西藏了?”说这话时,列车已徐徐启动,车厢内也渐渐安静下来,窗外,无数铁轨汇聚的地方,像极了人生十字路口的诸多选择。

  “嗯。”

  可能为了应景,列车广播里竟也响起了熟悉的歌谣:

  坐上了火车去拉萨

  去看那神奇的布达拉

  去看那最美的格桑花呀

  盛开在雪山下

  ……

下一章
新人免费读 下载起点读书APP
访问网站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