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星晨之曦:重凝深渊

星晨之曦:重凝深渊在线阅读

星晨之曦:重凝深渊

陨落星空·幻想

科幻·星际文明·35.39万字

完本 | 更新时间 2023-07-20 10:00

星际年:1227期:战乱“反对星域政府对生命的无视!”“反对血资主义对生命的践踏!”这是两句随处可见的口号,为了无数在血资下牺牲的生命。血资日益猖狂,但星域政府选择视而不见,直到两个3137被推上商品架时一切都变了……星域政府大厅被抗议者占领,多数血资国分崩离析,血资掌权者被推上了刑台……但并未停下来的意思多处游行到武装抗议,喷漆示威到焚旗政变!只因一句“为何不试着反抗”触动了血资的利益,被共生计划缠绕,在红领域战役变得麻木,把真凶推上刑台换来的却是一句“抱歉”……“如果我没猜错,我们空间实行的是管理制度,别看管理二字,表层之下是无尽的战乱与纷争。”“那就叫它“星晨”吧。”“两个分子如影随形,一切都像隔了一面镜子一样,偶尔会出现差错,但很快就会恢复原样。”—镜像分子论我本有权利做个故事的聆听者,但现在不得不成为故事的叙述者

章节试读
更多作品相关

灾变之端

  今天是星际年1227年,以往在每年的今天,那些至高无上的六政位持有者将会颁布新一轮的法典,然后是举办庆典。但是今天却是什么动静也没有,听其他人说庆典应该是延迟了,所有人都是一脸怨气。其实这也不然,毕竟普天同庆也是有一笔可观的收入,算是不错的年终奖了。

  “我叫克雷·诺曼,一个国家的首领,掌管着整个星海联合制约合众国。我们国家的重工非常出名,有机会一定要来参观一下。我还有过许多不同的身份,比如赏金猎人、高级海盗成员,还有最重要的是守护者,尽管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参与这个职业……至于我的年龄是15岁,平均三个星际年为一岁……”

  「您确定要放弃修改个人阅历简述吗……阅历放弃修正,正在制定航向,正在启动跃迁引擎。」选择完星图航线后,驾驶座椅自动升高,原本与驾驶座椅相齐平的星图位面板现在和鞋底板一个高度。紧接着星图位面板出现了一个六边形的凹槽,我从口袋中掏出来一个镶嵌着六芒星的六边形吊坠放了进去。

  六芒星每个角都镶嵌着不同颜色的独一无二的绝世珠宝,中间是一个最大的珠宝制成的照片保护层,放着整个空间这个这些珠宝都是独一无二的。「身份校验完成,欢迎回到守护者号。」舰船以最快的速度接入了星轨系统,在眨眼间的工夫我便来到了此行的目的地。

  这里是守护者中心打造的训练空间站,如果庆典不推迟的话,我应该可以以参加庆典的理由逃脱这次训练。说实话这么久了,我也应该带着小家伙们去庆典上走一走了,带他们放飞启明号无人机,在上面写下最真挚的愿望。舰船很快驶入了空间站靠右航道后面的停机位,在舰船熄火后停机位的转向机瞬间完成的舰船转向工作。

  来到训练室的门口后,我碰见了训练完的前辈。他正在收拾东西,等东西收拾完后他朝我看了一眼,随即从我旁边走过并拍了几下我的肩膀。“上次你落在会议室的东西,导师让我带给你,”等前辈的脚步声越来越远的时候,我才敢将东西放在口袋里。

  这个东西对我来说很贵重,这是一个棕色小熊的黏土手办,只有8厘米左右的长度。还有一个精致金属复合弓的模型,长度为5厘米,还有就是我和四个朋友之间的通讯卡,说是卡但也就6乘4的面积,差不多是普通身份牌的面积。今天的训练室十分空旷,有的只是杂乱的线缆与待机的设备。

  天花板固定的设备开始降下,看着这新的外表应该是换设备了。这个东西如同一个上了箭矢的弓一样,启动的时候像是一个外面大里面小且方向相反的箭头。里面的连杆稍微细一点且呈现圆柱体,外边则是一个很扁的长方体……这外观不会是采用弓箭的外观吧……

  我瞬间汗毛直立起来,注视着眼前的机器在身旁转悠,直至带上传感设备的前一刻我的思绪依旧无法平复。眼前的环境不断地被像素点覆盖直至重新变得清晰,训练的画面像是进行了修改变得无比真实,甚至说这就是执勤的画面也不为过。无尽的黑夜伴随着蝉鸣,树枝在微风中轻轻摇曳。

  “波比,别怕有我在。”上一秒的祥和瞬间变得凄厉无比,无法望到出口的巷子再也无法听见蝉鸣。

  “请放过我们吧……啊!”鞭子在空中挥舞的声音十分悦耳,那沙沙的声音也被铁罐落地的声音定格在了另一个世界。

  这一刻两个小家伙拖着浑身是血的身躯抱着我的腿部,鲜红的伤口像是利刃般撕裂着我的神经,仿佛有无数根鞭子缠绕着我的脖子。在窒息的前一刻的彻底瘫坐在地上,传感设备被摘下了一刹那,我看见了那个机器呈现出拉弓的状态,接着就是一个蓝色光点浮现在眼前。

  “看着蓝色光点,眼睛不要动,盯着蓝色光点!克雷·诺曼!”不知为何,越是看着这个蓝色光点,身体越是颤抖得厉害。我拖着身躯踉跄地跑出了训练室,小跑几步之后就开始剧烈呕吐。「事故等级鉴定书……创伤后应激障碍……正在呼叫急救药物调配工程师……正在呼叫拟态急救队……」

  无数道冰冷的感觉从指尖传来,像是触及了一个无形且无边界的冰面一般。我无力地躺在座椅上,这种感觉如同沉入无底的冰海之中,指尖的感觉又变为那种刺痛感。仿佛有一根根的冰刺穿透我的指尖,就连心脏也传来这种感觉。我不知我坠入了什么地方,像是落到了一个巨大的冰锥之上。

  刚刚的那一幕我无法直视,那个蓝色光点一直在眼前飘忽不定。生态手表发送了并发症警告,我依稀记得这个病症与创伤后应激障碍有关,也兴许是我小时候的病魔缠身体质,与在这一刻和无数种这样的时刻中把我推向死亡。无数道来自海底伸出的触手拉扯着我的四肢,我……还能活下去吗……

  「急救药物调配工程师因为违反《暗海域协议》被除名,现重新呼叫急救药物调配工程师。」生态手表发出的声响将我唤醒,我不知道现在过了多久,只知道我的左手出现了一丝凉意与一丝疼痛。当我将恍惚不定的视线重新聚焦在我的左手上时,我看见我的指甲嵌入了皮肉之中,手掌心已经出现了几道血痕。

  指甲上的鲜血滴在了地板上,手掌中心的鲜血不断渗出。形成滴水时钟之后,我能感受到生命力的流逝,也在这种流逝之中见证到了血液的凝固。这种感觉带来了一丝烫伤的错觉,有一种开水在指尖沸腾又与那无形且无边界的冰层接触,在迅速凝固之下更加刺骨,也更加接近死亡。

  无论是幻觉还是幻想,无数且无限的空间之中,我看到了一片一望无际的黑色海洋,无数的木筏在海浪之上不停挣扎。无数站在木筏上的人被海浪拖下了黑色的海洋,他们每个人都心怀鬼胎,模仿海浪将其他人也推向那片令人窒息的黑色海洋。还有一部分人在灯塔光线之下,选择了自己跳进那黑色海洋。

  天空之中乌云逐渐笼罩,变成了天上的黑色海洋,直至再也看不见任何自然之中的光线。在这无限且无边界的空间中,太阳彻底消失了,灯塔的光线彻底代替了太阳,所有的植物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死亡,最终颜色与这个世界彻底融合。这是自然界中内最大的灾变,也是所有生物的起点。

  灯塔的光线逐渐收回,只见灯塔将那束光对准我。所有人像是经历了大饥荒一般,像是看见食物一般向我发动了围捕,就像是饿狼扑食,猎人见到了赏金。所有见证过这场面的人早已变为了一具具的骸骨,像是接受了命运的不公。面对如同癌细胞增长的猎人,仿佛下一秒就能把我吞噬。

  “心率稳定,患者苏醒,生命报告正在同步至设备。”

  “你醒啦?我来给你讲解一下你昏迷期间所发生的事情。首先我赶到的时候你已经被抬走了,要不是遵循必须验货的准则我也不至于跟过来。把货验了之后记得让箱子自动到最近寄放站点,如果还有其他事情的话记得找那群老不死的东西。”说完他头也不回地离开了病房。

  “好的,您就放心吧。医院里的屏障都是单向屏障,就算他有通天的本事,他也看不见听不清我通话的内容。好嘞,后天就可以把货送到您的手上了。就这破事,也不知道找其他智障做……算了,反正他的价值这么高,赚到钱后直接给自己放纵一下,要不就去……”

  我看着那单向透视屏障,原本是病人无法窥探外面,以防止病人焦虑。但不知为何这个屏障变成了病人可以看到外面,想必应该是装反了吧。从他走的时候就没有关上那扇厚重的隔音门,走廊的光完全照进了病房。我看着那面单向透视屏障,看着他在屏障前换了一套服装,他从未警觉地检查屏障……

  “紧急插播,星系中心六政位通过了来自拉泽恒星域的活体实验相关法律法规修改请求,目前该恒星域政府默认恒星域可以进行活体实验,活体实验不属于违法行为。六政位经议会协商决定将《暗海域协议》更名为《黑海域协议》并修改条例。”拉泽恒星域……这不是我所在的恒星域吗……

  恒星域政府一般称为星域政府,而真正的大星域的政府称为星域政系。星域是一个比银河系还大的概念,但换作恒星域见不得能大到哪去……

  我看着那六把空着的椅子始终背对着我,我也始终没有看到那六把椅子上是哪些政位持有者。在紧急插播之后,迎来的又是熟悉的市场情况,由于六政位批准了我所在恒星域的活体实验,相关项目有了前所未有的利润空间。人口以新一轮的屠杀达到了平衡,生命价值锁定,越来越大的鸿沟成为了吃人的怪物。

  兴许是创伤后带来的迟钝,也兴许是处于机器的嘈杂声之中,我感受到了时间正在飞速流逝。医院嘱咐病人早点休息的一刹那就草草熄灯,旁边的蓝色光点照亮了一些字迹,这些字写着“负责者库尔·斯特”。病房熄灯后走廊也跟着熄了灯,黑了,彻底黑了……

  “这不是你想要的结局吗?”

  “请放过我们吧……”

  “噗糯糯,波比……我对不起你们……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我被噩梦惊醒,病服已经被冷汗浸湿了一大半。不知为何,我左手里紧握着那黏土制成的小熊模型,而且我竟感受不到一丝痛觉。我看向周围,一共有两个蓝色光点。在长时间的凝视中,离我最近的一个蓝色光点越来越暗,我试图抓住它,但只能注视着它,直至完全消逝;而离我最远的一个蓝色光点,始终亮着永不黯淡。

  那个蓝色光点是我永远无法触及的,它能影响我的思绪,而我……却只能单单感受到它发出的光线。我试图拨动那一丝光线,想着这至少也能对它产生影响。却始终差点,无法弥补与感受的距离,然后看着它绕过我没入在无边的黑暗之中。从这一丝光中,我看到了那复合弓的箭头,也看到了那照射我的灯塔……

  换了一身干净的病服后,我将身体挪到床边准备再次入睡。床中央也同样被冷汗浸湿了,不知为何我会出这么多冷汗。“要是糯团子还在的话我还可以抱着它睡,至少……没有那么多的噩梦。”我嘀咕了两句,脱口而出的小名让我心头一骤,眼角被泪水浸湿。那个只有我记得的名字,成为了瞄准我的复合弓。

  “休息时间结束。”生态手表的闹钟响了,这一夜是偶然的辗转反侧难以再次入眠。不断的干咳与反胃,再加上数不清的病症……这次的病情比想象中的严重了。我将生态手表靠近那个箱子,箱子迅速打开并且弹出来三支已经用完的药剂。病房和走廊的灯快速亮起,灯光照着药剂容器上反射出了蓝色光点。

  就在这时候我感觉有人在我身后,等我转过身却发现只是一台履带式医疗设备搬运机器人。它示意我躺下,再给我换了便携式生态呼吸机后,它把那台厚重的呼吸机推走了。我现在只能吃一些简单的食物,但看着眼前碗里的白色面糊,我瞬间没了胃口。仔细品尝了一口后,我直接吐了出来。

  闻着没有味道,吃着也没有味道,但含在嘴里两三秒后就出现了刺挠的感觉,这种感觉伴随着强烈的苦味。食物加药已经见怪不怪了,这些食物正常看着是无反光、口感略微粗糙、有些偏灰色。这次的食物完全相反了,看着光滑反光,且口感略细腻,还有一点就是太白了。

  本想让机器人回来换一份食物的时候,走廊传了一声巨响,不一会陆陆续续聚集了不少的病人。我抱着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心态走到了走廊上,只见一个孩子脖子上戴着一个项圈,项圈泛着淡淡的蓝色光点。只见那个孩子站起来,四肢颤抖着表变出了极强的攻击性。

  他脖子上的项圈泛着的蓝色光点变成了红色光点,接着一阵清脆的电流声打破了这凝固的气氛。“跟我往出走!走!”那些穿着防爆衣服的人拿着防暴钢叉,像是拖地一样,固定住孩子的双臂直接拖向停机坪。围观的病人见此情景也不由倒吸一口凉气,生怕灾难落到自己头上,院内股东也毫不掩饰地进行广播。

  “听说这是恒星域政府来这医院抓实验材料了?”

  “可不是吗?你看看那孩子脖子上的项圈,猜猜那是干什么用的?呵,实话说吧,那是驯化低等生物的暴脾气用的。以前没说允许这事的时候可没见他们有这般本事,现在倒好直接抓还在养病的病人。现在直接在食物里下的那什么药,大概率就是测身体反应的。”

  “幸好我没吃那玩意,要不然我可见不到明天的太阳了。”

  “听我的吧,直接办理出院手续,我宁愿守着矿机吃矿渣子,也不愿沦为他们的实验材料。”

  不得不说,我记得生态手表也有此功能。我不由得将手放在脖子上,用植入体驱动生态手表查询了相关内容。在此过程我也没有闲着,我仔细洗漱了一番将那份食物倒进了水槽之中。股东说话的内容也挺出乎意料,简单来说便是签订了契约,以增加医院和个人收入。

  「生态手表无声光无痛电击瘫痪简单说明,无声光无痛电击瘫痪又称为“无痛觉电击麻醉瘫痪”,在一秒内使失去理智的守护者快速失去部分行动能力,必要时会采取快速昏迷措施。对身体无影响,但会影响年勤总评。您的记录良好,唯一一次启动该功能是因为重伤坚持出勤。请注意身体健康,健康第一,无健康何谈守护。」

  生态手表的搜索结果很快出来了,在看完后我将原本装有食物的盒子放到了门口。本想着再睡一会儿的却被机器人叫去体检,它拿着刚刚我放在门口的餐盒,接着看着我离开了房间。我发现了所有人看着我的眼神都是不可置信的,像是看到了某种怪物一般,接着又开始了议论纷纷。

  跟着机器人来到体检的地方后,我碰到了老熟人杰西卡·贝露,这可不是什么好的征兆,天天拿我开涮。我替她执勤过几次,她执勤的地方像极了童话故事,各种小短腿毛茸茸的动物遍地都是,他们的科技甚至超过了人类文明。杰西卡跟我说过他们的意识形态,好像是什么“科技是发展童话的垫脚石”,或者“科技辅佐童话”。

  那也不是简简单单的童话,简直可以比拟伊甸园或是乌托邦,而且他们个个都十分聪明。如果科技联盟协会是两万七千个人才的根据地,那他们简直就是数百万的天才打造出了一个乌托邦。而且也没有因为打造出了一个乌托邦就选择了安逸,他们把日子过得依然充实。就是这样一个存在,见到我都躲着我。

  要不是生态手表提醒我,杰西卡可能就又拿我开涮了,要不是她我能落得煞星的称号?门口的机器人突然喊话让我和杰西卡进去体检,杰西卡瞬间回头,面带微笑地看着我。我瞬间全身汗毛直立,只好尴尬一笑回应她的一笑。说实话,我真想和她干上一架,如果条件可以,我想直接拿训练合金攻防棍,直接往她脑袋上敲上几下。

  「别激动,别激动,守护者相互开涮是一件正常的事情。」

  「要是我和她打起来,会被电击瘫痪吗?」

  「此功能只在守护者失去理智,或者做出即将伤害自然生存空间原住民的事情时,该功能才会启动。至于你们内乱……我可管不着。」

  生态手表的管家以脑电波传输信息的形式劝我别激动,我用生态手表回了它一句。在得到肯定的答复后,我顿时觉得只要涮不死她,那我就往死里涮,直接打造一个比煞星还煞星的设定。他们打造的城市我也不是没有见过,白天如图童话,最高的建筑也就五层,晚上可就能见到各种高楼大厦,而且还可以避免光污染看到星星。

  在体检完后,我摸着脖子看着报告,基本上没有什么问题,应该很快就可以出院了。体检报告边缘的固定器出现了蓝色光点,“警告!情绪过激,请深呼吸。警告!目标已失控,行为已构成严重威胁原住民的风险!正在启动瘫痪程序。”我顿时失去了意识。

本作品由作者上传

Q1:《诡秘之主》第二部什么时候发布?

「爱潜水的乌贼」新书将于3月4日12:30发布,诡秘世界第二部《宿命之环》即将来袭!

Q2:在哪里可以看到爱潜水的乌贼的新书《宿命之环》的最新信息?

加入卷毛狒狒资讯站,乌贼新书情报大公开!「卷毛狒狒研究会」是起点官方打造的诡秘IP互动主题站,依托原著丰富的世界观设定,为用户打造序列升级+魔药合成的全新互动方式。入会成员将体验诡秘世界独特的成长体系。为鼓励用户在站内创作相关衍生内容,优质作品还将获得盲盒等实体奖励。作者乌贼大大也会在此与大家深度交流。阅读小说就可以获得随机掉落的神秘碎片!还有更多精彩玩法等待你的解锁~

Q3:《诡秘之主》首款官方限量版盲盒介绍?

超前情报!盲盒内10位塔罗会成员随机款大公开:
1、塔罗会的创始人“愚者”先生——克莱恩·莫雷蒂 “总有些事情,高于其他。” 黑发褐瞳、容貌普通、轮廓较深的青年。 他原本是名为周明瑞的现代人,却因一个转运仪式而意外成为霍伊大学历史系学生克莱恩。而后,他加入廷根市值夜者小队,成为“占卜家”,又为守护廷根而牺牲。死而复生后,他为复仇及寻求晋升,转换多个身份,并逐渐发觉世界的真相。 在了解到来自星空的威胁后,克莱恩选择成神,并为对抗天尊的意志陷入了沉眠……
2、塔罗会最热情的“正义”小姐,奥黛丽·霍尔 “下午好,愚者先生~!” 金发碧眼的少女,是贝克兰德最耀眼的宝石。 她出身于鲁恩大贵族霍尔家族,身份高贵,备受宠爱。最初,她被意外拉入灰雾之上,成为了塔罗会创始成员。而后,她通过塔罗会成为了一名“观众”,并让自己的宠物犬苏茜也成为了超凡生物。她善良温暖,渴望帮助更多人过上幸福的生活。 在愚者沉睡后,她毅然离开了家族,为实现理想和唤醒愚者,迎接着新的挑战……
3、塔罗会中大名鼎鼎的“倒吊人”先生——阿尔杰·威尔逊 ……

首页科幻小说星际文明小说

星晨之曦:重凝深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