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棺材铺
  • 戳下方气泡,看书友讨论
  • 去客户端看更多精彩讨论
我在曹县做棺的那些年在线阅读

我在曹县做棺的那些年

仙侠 / 古典仙侠

101.22万字|完本

更新时间 2022-02-21 23:30

书籍摘要: 睡棺材是种什么样的的体验?棺材,也称寿棺,或者叫做寿枋,有的地方叫做四块半,专门用来承载人的遗体。材质多种多样,有松、楠木、桐木、柏木。在我这里,你总能找到适合自己的棺材。来来来,来我棺材铺定制四块半,价优质廉,保证你走的舒心。加群聊聊四块半:930505340
展开更多作品相关

书友榜

我的头像

  • 书友第1名:Dwarf98.
    书友等级: 弟子
  • 书友第2名:小羊小羊小羊.
    书友等级: 弟子
  • 书友第3名:书友090111184202617.
    书友等级: 弟子

书友还看过

相关标签

古典仙侠小说推荐

太昊金章在线阅读
半部地煞剑经,十年磨一剑,一名普普通通的凡人转世重生,获得界外天书传承。 然而环视四顾,强敌林立。 那些正道魁首,魔道巨擘,千载妖灵,万年老鬼,哪个不是天纵奇才,际遇非凡。 这漫漫长生路,他能否走到终点? … 太昊金章普通书友群:763826204 太昊金章VIP书友群:136095978。
粉嫩的萌新作者
日更千字
古典仙侠
我在阴魂客栈当掌柜那些年在线阅读
一笔阴阳账,千根因果丝。 人死之后,天魂轮回,人魂消散,唯有地魂可暂留阳间,不妨到阴魂客栈把酒一叙,再赴黄泉。 若有怨气难平,尘缘未了,可托掌柜帮你算清这笔死人账。 周实穿越异世,手握一把铁算盘,成为阴魂客栈大掌柜。算清一笔死人账,可从铁算盘中获得奖励。 夜半三更,阴魂上座;卯时三刻,好走不送。 “掌柜的,算账!”
鸭油汤包
日更千字
古典仙侠
我在大秦当令史在线阅读
上达日月,下至山川,泱泱国土,与尔何干? 这个世界,儒道至圣至明,方士神秘无形,机关师造物神奇。 先秦到大秦,混乱至一统,扶风在世间浮浮沉沉,见证沧海桑田,物是人非………… 何以还家?唯有以里破天!
绯泊
日更千字
古典仙侠
吾来此世开大道在线阅读
遂古之初,谁传道之? 若此界亘古为黑夜,那我就是照亮亘古的那束光,开明大道传仙圣,指引众生了真玄。 术士魂穿异界古代,天降火雨,灵机复苏,致使天下大乱,妖魔鬼魅横行,方仙道装神弄鬼,存神,符箓,丹鼎,食炁,导引,西方佛门,香火神道,百家争鼎…仙佛万法,谁为掌道尊? 书友群:764641042
黄梁梦蝶
日更千字
古典仙侠
妖女请自重在线阅读
“站住!你这个败类!”一个持剑少女,一脸冷冽。  江云鹤看着面前的少女,笑容温和:“不知有何事?”
袖里箭
日更千字
古典仙侠
古镜:天罡三十六法在线阅读
斡旋造化,颠倒阴阳,移星换斗,回天返日,唤雨呼风,振山撼地,驾雾腾云,划江成陆,纵地金光,翻江搅海,指地成钢,五行大遁…… 天罡三十六法,每一法门,都是一个故事。 张叙手握青铜镜,游走于古今时代,体味人生百态,看遍生死离别,胸怀千般侠义,荡尽天下不平。
星空夜竹
日更千字
古典仙侠
做太平犬也有错吗在线阅读
天上白玉京,十二楼五城。碧海东皇岛,十八逍遥仙。 天下读书人,七十二书院。金刚明镜台,古刹极乐天。 魔宫不动城,嬴氏三兄妹。天上两轮月,一轮照天狐。 大渎贯东西,蛟龙水中潜。破碎山河洲,妖祖坐雄台。 犹有白衣醉溪涧,张口一吐,啸出半斤剑气,压的天下剑仙,剑气不过二三两。 故事,从清河县开始.......
圆盘大佬粗
日更千字
古典仙侠
修仙之无尽选择系统在线阅读
第一世,我因修炼而死。 第二世,我因看守而死。 第三世,我因爱情而死。 这一世,我一定要苟住!!! 经过三生三世,我李尘终于明白这无尽选择系统的使用方法。 果然,一切的一切都是打开的方式不对。 这个一剑定乾坤的修仙世界之中,哪有那么多天上掉馅饼的事。 什么天阶功法,什么地阶招式,什么玄阶丹药,唯有选择属性点才是硬道理! 我想向世界证明选D才是王道!
看吾摘星辰
日更千字
古典仙侠
我在凡人的修仙日记在线阅读
吴风:来到凡人世界第三年八个月七天,前不久韩老魔向我请教三样灵药的事情,我知道筑基的机会来了,打算潜伏在太岳山脉等待陆云风夺取筑基丹。  做足准备的你,成功得到筑基丹,事后虽然成功筑基,但在陈家的逼迫下不得已成为赘婿,数年后,魔道入侵与陈巧倩陨落在黄枫谷撤离的路上……
书荒动手写
日更千字
古典仙侠
当前位置: 仙侠 古典仙侠 我在曹县做棺的那些年在线阅读

听书

章节试读
第1章:棺材铺

  棺材,也称寿棺,或者叫做寿枋,也叫四块(半)板,专门用来承载人的遗体。

  材质多种多样,有松、楠木、桐木、柏木。

  但在我这里,你总能找到适合自己的棺材。

  鲁国曹县。

  林家镇。

  今日大雨。

  一个面貌清秀的青年人在棺材铺敲敲打打,身边一方棺材正放在两条长板凳上。

  林凡看着起身,从整体上观察这座棺材,眉头微微一蹙,似乎有些不满意。

  围着棺材绕了一圈,并且手动抬起棺材两端,发现问题出在棺材的头部位置。

  棺材讲究头重脚轻,但是这座棺材的头部做得不够大,有些脚重头轻。

  之所以是这样的做法,因为按照本地习俗,棺材的脚部会放更多的陪葬品,所以棺材头部做重一点有利于平衡。

  正当林凡打算返工重做的时候,一群身穿铠甲的士兵来到了棺材铺前。

  “小师傅,这里有做好的四块半吗?”

  林凡一看,为首的应该是一位小旗官,年纪不大,约莫二十五六岁。

  “回大人,这里有做好的,不知道您要楠木的,还是柏木的,或者桐木!”

  林凡不慌不忙,但是又十分的恭敬道。

  小旗官没有多想,指了指刚做好的这副棺材,说道:

  “就它了!”

  林凡一看,原来这位小旗看重了他刚做好的这个棺材,但是这个棺材不太完美,有些脚重头轻。

  正当林凡要解释的时候,一个士兵拿出一方盒子,大约十四寸长宽!

  士兵将盒子打开,从里面拿出一颗血淋淋的男子人头,人头双目圆睁,瞳孔涣散,嘴巴微张,似乎有话要说。

  当士兵拿出来的时候,人头的面部没有对着自己,而是对着林凡,所以才能看得如此清楚!

  人头被直接放入棺材的头部,

  林凡心想,这下,应该平衡了棺材的重量。

  “隔壁义庄是你的吧?帮我清理一下头颅,少不了你的好处!”

  林凡微微躬身,然后让士兵将棺材直接抬到隔壁。

  棺材铺和义庄都是林凡的产业,自从自己的名义上的养父三年前去世,自己就接手了棺材铺和义庄。

  今天的义庄只有一个死人,而且只剩下一颗头,入殓的手续并不繁杂。

  他拿出一张米筛,这是专门给那些断胳膊断腿的人用来临时存放肢体的容器。

  至于为何要用米筛,他也不知道,因为养父一直是这么做的。

  米筛中的人头,还是刚才的那副模样,死不瞑目。

  将装着人头的米筛放在木缸上面,然后用清水进行冲洗。

  同时用白布给人头擦洗,擦洗的位置包含耳鼻喉,以及断裂的脖颈处!

  动作行云流水。

  此时,林凡的眼前浮现出一幕幕景象。

  景象中,眼前的这位男子生平出现在脑海中。

  原来这位逝者出生于一个世袭百户家族,由于屡立战功,晋升为千户,但却在与敌国交战中被敌方将领一刀斩下头颅,身子被受惊的战马扛着到处跑,最后不见了踪影。

  只留下一颗头颅被手底下的士兵捡了回来。

  画面结束,一个样貌端正的男子形象出现在眼前,并按照鲁国风俗,给他做了个发髻,双目也被他用药水泡了泡,现在闭上了眼睛。

  眼前又是一阵恍惚,脑海中出现一座耸立的坟包,坟包上竖立着一方棺材,棺材盖上写了一句评语,也就是所为盖棺定论:

  【古来征战几人回,黄泉路上鬼成堆】

  突然,棺材盖翻开,露出漆黑却看不到底的棺材。

  林凡吓得后退一步,因为是第一次看到这种情况。

  旁边的士兵都不知道林凡抽什么疯,不过干这活的,多少有点毛病。

  所以他们也是见怪不怪。

  棺材盖打开,从里面抛出10枚铜钱,滚落在坟包,响了十声,声声悦耳。

  在这个虚拟现实的世界里,他能亲手触摸铜钱和棺材。

  好奇之下,捡起坟包上的铜钱。

  冥府通宝四个字出现在铜钱上。

  “咚!”

  丢了一枚冥府通宝进入棺材。

  棺材盖上,随即又打开,喷出一本书籍。

  《狂人三斩》

  这是死者生前得意的刀法,斩颅无数,不过最终还是被人斩了头颅,不得不说,很讽刺。

  头颅清洗完成,林凡将其放入现实的棺材,然后对着身后的士兵说道:“帮个忙!”

  士兵看了看一旁的棺材盖,知道怎么做,这是楠木棺材,很重,四个士兵才能将棺材盖高举,并盖在棺材上。

  小旗丢出一两银子,很是大方,林凡接过之后,连连道谢。

  “抬走!”小旗官下令,八个士兵开始用结实的绳子和四根杆子穿过棺材。

  八个士兵同时起身,抬着棺材跨过高高的门槛,然后=后进入瓢泼的大雨中。

  林凡注视着这一伙人逐渐消失在雨幕中,不得不感慨人生世事无常。

  如果不是世事无常,他为何会来到这个世界。

  前世,他也是地球的一位光荣的入殓师,由于工作太累,就在堆满尸体的太平间睡着了,醒来就到了这个世界。

  由于在入殓这方面有着绝高的天赋,所以被曹县的养父倾囊相授。

  养父四十岁就死了,如愿以偿的住进了自己亲手制作的楠木棺材,不过入殓还是林凡做的。

  当看到养父全身溃烂的场景,他想起养父的一句话,做阴活没有好下场。

  最近买棺材的人有些多,无非就是鲁国和北方的燕国在打仗,死了不少了人。

  曹县林家镇参军的不少,所以死人也不少。

  义庄还停留着十副棺材,其中九个尸体卫所送过来的,只是这九个人就没有那位千户的待遇,有专棺接送。

  如今,这九副棺材放在这里也有近一个月的时间了,要不是自己的防腐技术做得好,估计这里没人敢靠近,虽然平时也没人敢靠近。

  棺材铺和义庄在镇子的西头,坐南朝北,阴气重,当然,这个布局也是为了保存尸体。

  大雨转中雨,中雨转小雨,到了晚上又开始下大雨。

  林凡做了晚饭,由于没有桌子,饭菜就放在棺材盖上,吃起来也是蛮香的。

  这时候,棺材铺的大门被敲响。

  林凡没有理会,静静的吃着饭。

  “有人吗?我来接我丈夫回家”

  屋外,一个软糯无比的女人在叫唤。

  林凡依旧是不为所动。

  但是,屋外的女人敲门声更大。

  “开门,我要接丈夫回家!”

  女人开始生气了,开始砸门了。

  林凡从棺材盖上收起碗筷,然后打开大门,看到门口正站着一个素衣妇人,约莫二十三四岁。

  “我能接我丈夫回家吗?”素衣妇人脸色有些发白,也许是夜晚的寒冷所致。

  林凡转身,让女人步履轻巧的走了进来。

  “多谢师傅照顾,这是给您的报答!”

  素衣妇人拿出一颗金灿灿的金元宝,很大,婴儿拳头那么大。

  “没想到晚上的通货膨胀这么大!”林凡无奈摇摇头。

  想到白天一个小旗官拿出指甲盖的碎银子,这位妇人无疑“大方”了许多。

  林凡看了一眼妇人,起身掀开帘子,进入隔壁的义庄。

  义庄和棺材铺都是通的,这也是为了方便做业务。

  林凡手指头轻轻敲着棺材盖,发生沉闷的声响:“你难道不知道你死了吗?”

下一章
新人免费读 下载起点读书APP
访问网站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