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不老与不死

不老与不死在线阅读

不老与不死

天魔幻儿

奇幻·另类幻想·1.43万字

完本 | 更新时间 2021-06-07 23:35

最后的占卜世家,丹药世家,魔女,小故事

章节试读
更多作品相关

不老与不死

  七国时代,齐国有这么一个从外难入内,但是从内易入外的世界,而作为这个世界上最后的得占卜世家的我,邻居是这个世界上最后的丹药世家。大到保颜丹,延年益寿丹,小到止咳,止血药散,他们都能提供。他们家有一个和我从小玩到大的孩子。

  而这日,广场之上,村民全部到场,精心的在广场中心高高的祭台布置起来。并送上各家的用来祭献的精壮牲口,有鸡有牛有羊有狗,凡是农家常备的东西,这个祭台之下都有盛放。

  她的父亲再次打算根据古籍祭献的方式获得长生丹和不死丹。这是因为作为占卜世家占卜的代价是折寿,而作为丹药世家制作某些特殊丹药的代价则是衰老最终的结局是风化,我的父母也是为这次祭献而进行占卜,最后寿命耗尽得出可行二字。

  而她就和在祭台的远方看着这一幕。祭献开始,她的父母穿着这个祭祀专门制造的服饰走向祭台。在祭台之上,将祭文放入火盆,双手举过头顶,然后念叨着大家听不懂的祭文。

  一阵烟雾凭空出现,一阵时间之后,烟雾覆盖祭台,直到完全覆盖到看不见祭台之下的所有精壮祭品。以及烟雾之中散发出紫色光芒,其中掺杂着红光,数十呼吸之后,随着光芒的消失,烟雾淡化,而烟雾之中的祭品以及两人都变成了一捧尘土,祭台之上出现了各种不同颜色但是外形却和瓶子祭献生物一模一样的盛有丹药瓶子。而四周的村民在特定位置纷纷排着队上前拿着自己与祭献生物一模一样的瓶子,而外面进来的人只是拿出布绢记录起来,因为他们是这个时代第一批进入的人,除了村规之外这里的还有这一种让他们感觉到很神秘的氛围。而我手中出现了一个丹瓶,我死死的拽在手里,怀里的抱着不停哭泣的她,在安慰她的时候,我按照父亲前日让我随声携带的糖皮包裹着那枚唯一的不死丹药喂她吃下,而她对此完全不知情,包括伯父伯母。

  时间一过又是十年过去,我已十九,而她今年十八了。她开心的找到我,说她也要踏上伯父伯母的道路,踏上那高高的祭台。我直到我无法改变她的打算,为此我只能尽可能的帮助到她,一夜之间我变成了一个三十五岁的中年人。我悄悄的为她占卜了祭献的最佳时间,而知道了这些之后她很开心的流下眼泪并紧紧的抱着我,

  我两坐在门口看着远处高高的祭台。我取出只有我们这一世家才能看到文字的天机条,温馨的看着她:“这次成功过的概率不到三成,但是这次是最近八年之内概率最高的时间时间就在今年的丰秋之时你听到的第一声布谷鸟之后三日正午”

  她开心的抱着我,然后又看了看远处的祭台,我始终还是忍不住问了她:“为什么你要去寻求长生,这样值吗?”

  而她看着我:“你为什么浪费生命来为我占卜,这样值吗?”

  然后她又开心的说着:“你知道我为什么要走上我父母的道路吗?”

  :”。。。。。“我不知道我为什么要为她而占卜,我也不知道她为什么要去走上这条明知会死的道路。

  :”因为我知道我不会死,你以为你能瞒着我,虽然不知道你什么时候喂我吃了不死丹药,但是着些年我每次生病或者咳嗽下一秒都会感觉精神一振“

  我惊讶的看着她,完全不知道说什么

  :”你答应我,如果我这次产生破损丹药你能不能帮我找到这世间最后的魔女将之完美“

  两个月的时间我们两个都在打扫祭台,而每当村民问着的时候,我们也没瞒着,村里的人们对我们都很好。即使只剩下我们两个但也没有强迫过我们,但当问道具体时间的时候我两说大概是丰秋时节,而村民们知道消息后也默默的送来慰问品,因为如果没有我们两个世家的正式通知或邀请,那么他们都会被阻挡在祭坛一米之外,刚来五年内的外乡人除外。

  丰秋到了,我每日拉着她在屋里玩游戏,我想尽可能的拖延时间的到来,而她也没有拒绝,冥冥之中我两都知道那个日子快到来了。天不遂人愿,一大群布谷鸟降落院子,但是没有一只啼叫,仿佛都在等待着时间。

  丰秋过去两个星期,这些布谷鸟除了外出觅食,其他时间都停留在我们身旁十米范围,即使我怎么驱赶,也无济于事。而村民也对这种事也是没有好奇,也没上前帮助驱赶更别说是捕获,因为这个村的村规中的第一条就是不许影响我们着两个世家身边的环境以及影响,这是有先例的,因为有外面来好不容易进来的人不知情中之前闯入偷取丹药的时候直接蒸发。而又加上我们经常帮助村里的人解决疾病,所以被村里的人保护起来。

  这日布谷鸟没有出去觅食紧紧的跟随我两在田埂上看着沟渠中的小鱼。直到夕阳落下的那一刻,所有布谷鸟统一齐声的长鸣一声。然后就像是送完最后一封信件的邮差一样给自飞往不同方向。

  我两知道最后的时间到了,她取出祭文又看了起来。三日后,她披散头发身穿黑色长袍,缓慢的迈着奇异步伐走向祭台。根据我两的布置和通告,这次没有祭品,只有一个干干净净一尘不染的祭台,这是众多先驱演变出来的最后一种,而她也是最后一人。

  而今天的广场之上祭台之外坐满许多外乡人以及村民。每当丹药世家准备求丹的时候家门口的石狮子口中珠子都会不翼而飞,而当求丹结束,那颗珠子会再次出现。

  站在祭台之上她手里拿着祭文,念出上面祭文。之后向空中一抛,祭文悬浮空中燃烧起来,外乡人看着着惊奇的一幕纷纷拿出特殊布绢记录起来。祭文焚烧时空中形成一阵不散热浪大门知道燃烧殆尽,而她踏入这道虚幻的门而这道门只进不出。完全浸入热浪之后,热浪汇聚在一起不停扭曲压缩,最后形成一个拇指大小的葫芦,葫芦之上刻画着她在风中起舞的模样。

  有一个外乡人直冲祭台想夺取葫芦,村民没有上前阻止,因为大家都知道在这个村里抢夺着两个世家的东西必会消失。而也正如他们所想的那样,就在他距离葫芦一米位置的时候直接气化消失,没有丝毫挣扎和恐惧。

  而这个时候,我才走向祭台拿起那个祭台,拿起葫芦,看着上面栩栩如生的她,眼眶湿润了起来,打开葫芦里面两颗一红一紫的丹药融入我的身体,红色的是不死丹药,这和之前我给她吃的是一模一样的,而紫色丹药可能是不老丹药。

  我看了葫芦一眼,里面还有两枚暗紫色和一枚暗红色丹药,是属于残缺丹药。

  离开祭坛,村民们纷纷散去,除了六层最近两年进入的外乡人,紧紧的跟随在我身后。知道我到家关闭大门之后他们也紧紧的守在大门,而我第一时间取出了一面半球玻璃开始占卜起未来的她。直到三天之后,终于在半球玻璃之中看见了一张地图,上面的时间显示是在两百年之后的韩国阳翟南面的一个头顶扎着两个小羊角的小姑娘正在翻墙牢牢记住她的模样之后,我终于忍不住那种奇怪的感觉昏睡过去。

  醒来之后已经是五十年过去,一觉醒来我看了看镜子,不知道我昏睡期间发生了什么,此时的我有回复到了十九岁的模样。屋外,一阵迷雾包裹了这个村子,走到街上看见当年的小孩已经变成了老者,我上前问了之后才知道我已经睡了50年。摸着已经布满灰尘的祭台,心中不禁有些凄凉。就在我苏醒的几日前,祭台以东的一个废墟之上出现一个店铺。

  他们的穿着不属于这个时代的服饰,在这里搞活动,门口摆放着一块石头和一个盒子,手摸在石头之上如果有光就可以在盒子之中抽取奖励,每个人只能抽三次。

  于是我也走向前去看看自己的运气,终于快轮到我的时候,一强壮的哥们直接插到了我前面,看起来还是那种凶巴巴的模样。我没有丝毫武力值,所以只能待在他的后面。他手摸在石头上,一阵蓝红色光芒溢出,接着他连续从箱子里取出了三个纸团,上面写着一个三等奖,一个九十八号,一个二百四十五号。

  终于轮到我了,我将手摸在石头上,出现的是一阵白光,那个女官一脸疑惑的看着我,然后我在箱子里随手拿出了三个纸团。抽到了这个箱子里唯一的谢谢惠顾,然后是一个吊坠还有一个手套。

  我正要离开的时候,那个女官拦住了我,邀请我去里面观看表演,只要活动结束,就会得到最好的东西。

  所以我留了下来,里面就像一个九七年的中国农村小学教师一样简陋。坐着零零散散的几个人,而且大多数人穿的都是一样的服饰,一看就是工作人员,我来到左面最后一排,有一个五六岁扎着双马尾的小姑娘坐在那里,目不转睛的盯着那块白布看。在我眼里那就是一块白布,显然,在她视野里白布上发生着什么。

  小姑娘视乎发现了我,她向里挤了挤,我坐下来之后取出之前的吊坠放在小姑娘的手里。我的右边是另一个派奖员,他给了我许多的小玩意,而且这些小玩意还是成套的,指甲刀,锉刀,小刀片什么的。还有一个红绳,正好可以将葫芦挂在脖子上。

  而之后她又取出几个小玩意,里面最让我印象深刻的是坐台和小牌子,他说只有在将来获得另外一件东西之后就能知道他们的用处,但是得要钱。

  在村子里我都没怎么带钱,因为平时都是靠村民养活,所以没有带钱的必要,最后不了了之,但是他讲这两个小玩意给我观详观详,说如果以后获得了那件东西可以到另外一个地方找到他。

  我将那个小牌子放在那个坐台之上,大小完全不一样,很难想象的出两个有什么关联。

  左面的墙壁传来撞击声,接着墙壁被撞开,但是掉下来的砖块没有砸到任何人。然后这里面的派发员都躲了起来。然而这群人明显是冲着他们来的,其中有一个的正是之前插队在我前面的那个人。而三等奖是一个盒子,所以我们不知道里面有些什么,后来才知道这个人叫项梁,而里面有个少年是项羽。

  而我看着派发员躲在桌子之下,然后像泡沫一样慢慢消失,而我看见他桌子里是一个是一副卷轴和一个小鼎。

  我看见那群人正在从前面开始向后扫荡,我急忙拿着那幅画和那个小鼎,向外跑去。当我离开烟雾的时候,视野中的世界有一阵掉帧的感觉,纸持续了几秒又恢复了原样,只是这种状态也没有持续多久。而祭台旁一群村民焦急的等在这里,他们看着我,:“大人之前去哪里了?你不在的这两日村里除了祭台这里其他地方所有东西都静止不懂了,而且我们一离开祭坛一定范围也会静止”

  我急忙回头看了看,烟雾以极快的速度散开,之前的小屋又变回了废墟,只有我手里的东西个脖子上的红绳告诉我,这不是一场梦。

  我看着村民:“召集大家,我之后可能会出去一段时间,有些事我打算和大家商量一下”

  我回到居所之后拿出了那一副画,打开一看,里面是一个美女,是那种每个人看见之后都会感叹一声“好美”,旁边提了几个小字,这个人视乎是叫小乔,而提款的人是孙坚。我又拿出鼎看了起来鼎内有一个小碗视乎是用来存放东西的直到我看见鼎边缘用祭文的记载文字,根据上面的祭文描述,这个小鼎可以存放容易变质的东西,使之变异的速度大大降低。之后我找到了一个袋子还有一些必备玩意,在来到丹药世家,将里面的丹药都装进了这个能容纳许多东西的袋子。

  没过多久祭台这里聚集了所有村民,以及少数外乡人。

  :“我打算出去一段时间,但是根据古籍记载当我们两个世家同时不存在这个村庄之后,这个村庄就会陷入时光停滞状态,所有物体都会静止在时间之中,外乡人还是赶快离开的好。然后我会在祭台流下我的一丝血液,我会用这个鼎用来存放血液,这样即使我离开村子百年,村子也会照常不变。以及我会流下我的命牌,如果我在外界死亡,那么这个命牌就会出现裂纹,到时候希望大家能走出这个世界。我会将他们都放在祭台中央,如果我百年之内没有回来,大家还是准备好,还有我不需要人跟随,我离开的通道和你们离开的通道不一样........”

  交待完一切之后,我回到家里,在两家宗庙之前祭上一炷香,然后将根据祖上记载将两家宗庙最高处的牌位取下倒插在坐台之上扭转,两家相邻的墙壁之上出现一个漩涡。

  “原来这就是离开的通道”

  一步踏出,感觉就是道光从眼前溜过,便来到外面,在我的视野里是这样子的,但是在别人眼中却是夜里天降白光,之后白光散开,黑白瞬间交替,这是天降异象,不是有宝物将领就是神人诞生。

  我迅速离开这里,但仍然被人认出,原来在我的视野里之上一瞬间,但世间已经过去141年,当年的外乡人将消息带到了外面,并且将我的画像流传开来,毕竟在村子里无法对我出手,但是外界却不一定不能出手。

  而就在我出现的前不久楚国项庄以她的名义向当时的众多国家发出我手里的一幅图内涵乾坤,可以获知今后800年。

  而我得知这一事之后想起了店铺里的那群人,原来不同时代的人都可以到那个店铺,虽然我不知道那个店铺的来处,但想着也许这个世界上还有许多我们村子一样的地方。

  我刚出现之后翻过一座山,十分费力地爬上了一个高坎,一个像猴子一样却留着络腮胡的人手里拿着一把刀再这里等着我,而另一个方向,是一个老头,他们两个一看见我就叫我先将那幅画。

  我摊开给他们两个看了一眼,我虽然不知道他们能在画中看出什么。但是直到他们异口同声说出“好美!”的时候我才确定了他们看见的和我看见的一模一样。

  :“你们是不是被骗了,这幅画根本没有传说中的那般神奇”

  但是我从他们的眼中看见来另一种贪婪。首先冲过来的是那个年纪大一点的人。情急之下我自然反应般的一个侧身,没有拿画的那一只手轻轻一推,原来是我的自然反应速度比常人快很多。

  他一个收力不及时,再加上我那个一推,整个人空中斜角三百六十度旋转头朝下落在碎石块上,这个高坎最少也有八九米,不死也是重伤。

  而那个精明的瘦子,看见之后,收起了手里的大刀,拿出一根由麻编制一米五的鞭子,向我抽来。我硬是躲开了,然而手不自觉的抓住了鞭子末端。这个瘦子看着瘦小,但是力量却比我大很多,他使劲突然一拉我整个人不自觉的被拉了过去,然而他另一只手直奔我手里的画。而我的脚因为被卡在了树根突出的地方。

  于是我两就在这里僵持了几十个呼吸,直到手中的汗打湿了一小节,这幅画立马就像是毛线编制的的一样撕裂成条,我们两个先后倒去,而他的方向刚好在刚才的僵持之时背朝高坎,从一个更高的坎掉下去,胸朝下狠狠的摔在大石块上。而这个时候的画已经被拉的像皮筋一样,也因为如此瘦子手一松,一下子就弹了回来,一个措手不及头上起了一个大包。

  而我打开画卷一看,好端端的美女画像,刺客已经变成了麻花画像了。

  翻过好这座山之后,又遇见三个人,他们三个是一伙的,我无奈的摊开画卷给他们看。此时的画已经难看的一塌糊涂,如果可以的话这幅画现在都已经算是武器了。三人干呕了一阵,什么也没呕吐出来。上面是一个脸很长嘴角还有一颗大黑痣,加上那语无伦次的轮廓。于是这三兄弟打算放我过去,不过我在这幅画之中的亭台楼阁之中看出了些许端倪,不过也没有傻到说出来。

  经过着两次事之后我在丹药中寻找了一番,用一种柔和的泥敷在脸上,随便揉搓了几下。从十九岁变成了三十五岁的大叔。

  隐入人海之中,只有配备专业祭器的人才能找到我方向。

  又一年,停停走走,躲躲藏藏之中终于来到韩国阳翟,这里的人朴实,但有些冷淡。来到了那个泥巴墙外,远远的看着她,此时的她正5岁,还没到翻墙头离家出走的时候。

  我从袋子中取出了几颗强身健骨的丹药,用糖皮包裹。远处的她视乎发现了我,我向他挥了挥手,处于那种冥冥之中的信任向我走来。

  :“你是?”

  我没有揭下面罩,因为不想打破她目前宁静的生活

  :“我是你的朋友,这是你之前托我给你的,这几颗是甜甜的饴”

  看她还有些迟疑,递给她一个小钥匙并且说:“你19岁的时候,拿着这个小钥匙往西方来就可以找到我了”

  直到看着她吃完,我才摸了摸他的头才离开。而且我已经看见了,将来她恢复记忆之后用手拍着树干,嘴里还不停骂着我的场景了。

  我向西方走去,路过一户农家,一个妇女正在给小孩擦屁股,我走向前讨要了一口水。之后我取出一副画像这是我之前准备好的,然后递给她她一锭金矿石,并嘱咐她:“如果将来这个女孩子路过你家时,来讨水喝,你就将我这个盒子给她”

  我将这段记忆刻画在她的大脑之中,达到那种想忘也忘不了的那种,并且用幻术给她掩饰了许多邪念最后的结果,待她和孩子醒来已是晚上,而我早已离开。

  我在她家桌子上留了一张纸条,上面写了明日下午会下一场大雨,放粮食的屋子正中会漏雨。

  结果第二日,阳光明媚,晴空万里,在众人的不理解之中她爬上屋顶修补起屋子。下午天气突变,下起了一场迟来多久的大雨。

  之后我在城池里买了一辆牛车,一路慢悠悠的前往秦国咸阳。

  八个月之后,来到了咸阳,原本能提前到的,因为路上遇到了好几拨土匪,还有行踪的暴露,导致了路上的一绕在绕。

  我到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城里很热闹,这里的建筑大多是青灰色,所以一到晚上,某些角落就会变得向山洞一样的黑。

  几日之后的一个夜晚到来,我走在街上,一队牵着马,腰间别着刀的人从我身旁路过,与我擦身而过的几米之后,其中一个人咿咿呀呀的对走向队长,说了几句。

  紧接着的是一阵追砍,我急忙冲向最黑的一个巷子里,因为白天的时候我来过这个巷子。这个巷子在今天夜里会出现一个山洞,而最后一个魔女就在这里面,而着也是我来咸阳的目的。

  来到巷子门口,他们将马匹都绑在了柱子上之后,留下三人就就冲了进来。他们冲过来之后我记得这里有一个拐角,我立马向拐角躲了进去。然后又有几个接着手里火石的光芒找到了我,朝我冲来,我有向右边钻了进去,他们也钻了进来,但冲过头了,刚探出头就被队友当成我的同伙一刀咔嚓的劈了下去。

  直接呜呼,接着又在这个地方绕了几圈之后,我感觉自己已经被两面包围。于是抱着侥幸的喊了一句:“兄弟们干死他丫的,给我冲”

  接着我贴着墙根用黑色披风将自己包裹,两边的人冲在一起就打了起来,借过火花我东滚西爬之中捡过那把刀,向西面的墙走去。而这个时候外面的三个人其中一个拿着火把走了进来,两拨人看看正在互砍的人,又看了看远处正在弯着腰小心翼翼前进的我,立马就冲了过来而我也因为火把的到来,向墙面冲去。

  而也是这个时候墙面出现一个五六十厘米左右的洞口,一股股冷风从洞口吹出,我立马钻了进去,里面刚开始是一条慢慢变宽变高的入口,只是因为太黑我也看不清楚,导致我一直爬着走。

  而后面的人也跟着爬了进来,洞口的冷风将火把快速熄灭,手里拿着火石的那个人在墙壁滑出一道道火花,借着这个火花,他们看到了几米之外的我,而我看清了几十米之内的道路,我急忙站立起来,向前方冲去,而这群人也加快了脚步。

  其中一个速度快的追上了我,在背后向我砍来,那种危险的感觉让我提前向另一面倒了下去,在滚两圈,然后将刀往回一个贴着地面30厘米左右的高度横扫。而他反应过来的时候我的刀已经卡在他的骨头之上了,而我急忙抛弃脱手向着前的微弱光点连爬带跑的冲了过去,

  终于走出了山洞,山洞出口是一个几座大山的山坳最低出,山洞两侧有一个深不见底的大坑,抬头看向山洞正对面的山顶,汩汩冒着热气的水流来回蜿蜒流下最后流入深坑。

  简单的洗掉了手上和脸上的血渍后就像山顶爬去,因为在我的直觉中,世间最后的魔女就在那个方向。

  山顶有一个温泉池,里面泡着一个白头发的人,而那群人也走出了山洞,看见朝着山顶的脚印之后,就追了过来。

  因为我之前占卜过魔女,而魔女也因为我的占卜,而知道了我的用意和面貌,所以我们之间没有那种突兀感。

  :“那群人来了,要不要进来躲一躲”

  看见那清澈的水,不禁想起了小时候溺水的恐惧。

  :“不了,我们以后在见”

  说完我朝着另一个方向跑去,而就在我离开之后。魔女变的透明起来。

  之后几天,我来到了一片林子里,我感觉不到那种危险的气氛之后,就拿下了易容泥,开心的在林子里漫步。那是一个身穿兽皮目测有二十五六的男子(长相像《九州海上云牧记》里的硕风和叶一样装饰和模样的男人),后面还跟着一个双马尾目测十九二十左右的小丫头。

  那个小丫头死死的缠着他,我仔细的看了看,直到看见了当年我送给小丫头的那个吊坠。

  “这小丫头不就是当年一直盯着白布看的那个小丫头吗?难到这里不是一个小村庄,是一个小世界?”

  那个小丫头也发现了我,看着比以前还年轻十几岁的我,十分惊讶的跑了上来。

  :“前辈,这么些年,你怎么反而变年轻了”

  说话的同时还用手戳了戳我的腰部,痒了一下之后,将她的手给移开了。

  我好奇的问着:“你们怎么在这里?”

  而一旁的男子也紧紧的观察起我来,因为他知道小丫头口中的那个前辈,当时这个前辈在那个奇怪的商铺拿走了一幅画和一个鼎,而那个鼎在这个世界的历史中是第一个皇帝登基后指在天空出现过一次的,虽然那只是历史胜利者谱写的历史,但世人是这么相信它就是一个神器。

  原本以为是小丫头开的一个玩笑,因为小丫头说她是之前在一块白布之上看见的他。如果不是小丫头说出他身上的胎记和手臂上的那条伤痕来源时他才将信将疑,他都差点当她是个疯子。之后小丫头又说出了自己将来的基于和危险,只是因为一群人的闯入,所以小丫头没能看到他的结局。

  而此时此刻,直到我的出现,兽皮男从我身上感受到的那种与常人不一样的感觉,才真真正正的相信小丫头之前说的都是实话。

  不过又看了我几眼之后,这不就是他少年时期江湖上说的那个获得两件宝物的人,可后来江湖有传闻宝物被毁的消息。

  我和小丫头简单的交流了几句之后才知道这里真的是一个小世界,是一个比我们村子大出几万倍的小世界,不经感觉这魔女祖先的能里可真强大,也对着最后一个魔女感到失望。而之后我便打算离开,可拿兽皮男非要跟着我,而那个小丫头又要跟着他。

  我也很没办法,只是在后面跟着,也没有恶意,所以没有那种危险的气氛。

  到了那个院子,里面坐着一个黑发男子(像谢霆锋),身穿白衣躺在一把椅子上,但是一把剑就放在他能在任何情况下第一拔出剑的位置。

  看见我们三人之后,让很疑惑的在我们三人之上来来回回的观望。因为之前有人告诉他,今天这里会来一个能帮助他复仇和最重要的人。可那个人没说是三个里的哪一个。

  而魔女也是这个时候在一旁显现了出来,与她一同出现的还有一张石桌还有两个石椅,我和魔女一同坐下之后魔女小心翼翼的摊开一个卷轴。

  :“这就是你要找的丹方,是我之前年轻时在仙人坟墓意外获得,我也是因为这样才受到了诅咒”

  因为丹方上的文字只有我们这种世家才能看懂,再加上魔女的战斗力也是最恐怖的,所以我们也没有担心什么。

  我将脖子上的小葫芦拿下,将里面的三颗丹药到处,取出一块玻璃,将丹方放在玻璃之上,没过多久,单方之上一个个药名消失,最后丹方之上只留下四种药名。

  :“这四种药里有三种能在市面上通过购买获得,有一种药这个小世界也只有两株,一株在他这里,一株在国库里密仓之中”

  魔女说话的同时望了望一旁已经站着的剑客,我略微一算,原来是个深陷皇室之争,最后却被外人剽窃的皇子。

  我们来到了森林出口,因为魔女受诅咒的原因不能离开森林,具魔女说离开森林之后她的身体就会快速溃烂和衰老。

  我看了看眼前的众人,又看了看远处的地平线。悄悄的算了几人的最后的结局。

  最后,剑客还是复仇了,兽皮男子是最大的功臣,小丫头(草稿是被抛弃,我不喜欢她这样的结局)在一场战役之中被敌人俘获,而兽皮男子正在火速支援剑客。在知道消息之后的兽皮男子,毅然的选择了放弃小丫头,小丫头也以此离开了这个世界),而当初小丫头在白布之上看见的都是兽皮男子小时候的特殊经历和自己死亡之后的兽皮男子。

  而兽皮男子(草稿里就是这么死的,而且死的稀里糊涂,跟二傻子一样),在建国之后的第三年,天下大稳之后被剑客以叛国罪所杀。

  而魔女(草稿里是白衣女子,没有诅咒,是爱上剑客,最后老死在冷宫之中)在接触诅咒之后,前往国度,却发现剑客已经不是当年那个磕头给自己当徒弟的剑客。当年的人就像当年和自己一起闯天下的那群小伙伴一样一个个死去,最后伤心的离开,也因为她是最后一位魔女,所以我将一枚不死丹和一枚残缺的不老丹给了她。

  剑客最后的结局是被自己的儿子篡位所死。

  我站在森林出口看着几人问道:“你们说,不老和不死,哪一个好一些?”

  众人都陷入了沉默,最后他们正想好自己的答案之后,正要说出来的时候,我就又说了一句

  :“上路了!”

本作品由作者上传

Q1:《诡秘之主》第二部什么时候发布?

「爱潜水的乌贼」新书将于3月4日12:30发布,诡秘世界第二部《宿命之环》即将来袭!

Q2:在哪里可以看到爱潜水的乌贼的新书《宿命之环》的最新信息?

加入卷毛狒狒资讯站,乌贼新书情报大公开!「卷毛狒狒研究会」是起点官方打造的诡秘IP互动主题站,依托原著丰富的世界观设定,为用户打造序列升级+魔药合成的全新互动方式。入会成员将体验诡秘世界独特的成长体系。为鼓励用户在站内创作相关衍生内容,优质作品还将获得盲盒等实体奖励。作者乌贼大大也会在此与大家深度交流。阅读小说就可以获得随机掉落的神秘碎片!还有更多精彩玩法等待你的解锁~

Q3:《诡秘之主》首款官方限量版盲盒介绍?

超前情报!盲盒内10位塔罗会成员随机款大公开:
1、塔罗会的创始人“愚者”先生——克莱恩·莫雷蒂 “总有些事情,高于其他。” 黑发褐瞳、容貌普通、轮廓较深的青年。 他原本是名为周明瑞的现代人,却因一个转运仪式而意外成为霍伊大学历史系学生克莱恩。而后,他加入廷根市值夜者小队,成为“占卜家”,又为守护廷根而牺牲。死而复生后,他为复仇及寻求晋升,转换多个身份,并逐渐发觉世界的真相。 在了解到来自星空的威胁后,克莱恩选择成神,并为对抗天尊的意志陷入了沉眠……
2、塔罗会最热情的“正义”小姐,奥黛丽·霍尔 “下午好,愚者先生~!” 金发碧眼的少女,是贝克兰德最耀眼的宝石。 她出身于鲁恩大贵族霍尔家族,身份高贵,备受宠爱。最初,她被意外拉入灰雾之上,成为了塔罗会创始成员。而后,她通过塔罗会成为了一名“观众”,并让自己的宠物犬苏茜也成为了超凡生物。她善良温暖,渴望帮助更多人过上幸福的生活。 在愚者沉睡后,她毅然离开了家族,为实现理想和唤醒愚者,迎接着新的挑战……
3、塔罗会中大名鼎鼎的“倒吊人”先生——阿尔杰·威尔逊 ……

首页奇幻小说另类幻想小说

不老与不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