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被捕
  • 戳下方气泡,看书友讨论
  • 去客户端看更多精彩讨论
书籍摘要: 宪兵队的翻译江日胜是地下党员,上级被捕后牺牲,他与组织失去联系期间,发现有特务故意发表提日言论,他借用日本人的名义将特务除掉。日特成立假抗日组织,谋略诱骗抗日干部,他领导成立一个党小组,专门应对假抗日组织,与敌人斗智斗勇。新Q群:515072458
展开更多作品相关

书友榜

我的头像

  • 书友第1名:天使安琪儿.
    书友等级: 盟主
  • 书友第2名:李樹根.
    书友等级: 掌门
  • 书友第3名:轻雨慕歌.
    书友等级: 长老

书友还看过

相关标签

谍战特工小说推荐

谍海猎影在线阅读
方不为穿越到了民国。  方不为以为,凭借自己的经验和能力,还有对大局的先知,就算不能大杀四方,威名赫赫,至少也能杀的日谍和汉奸魂飞魄散,屁滚尿流。
眀志
日更千字
谍战特工
谍战1929在线阅读
没有搞不到的情报,没有干不掉的敌人。离职警察穿越电视剧上海滩,结交许文强,收丁力当小弟,进入法租界巡捕房,建立自己的情报帝国。我搞商业,也卖情报,还搞谍战,有人说我是商业大亨,有人说我是情报贩子,还有人说我是特务头子,其实,我只是个爱国人士。
陈氏刀客
日更千字
谍战特工
谍雁在线阅读
你看,南雁掠过, 我等,北雁归来。 …… 在国家危亡之际,沈千舟和叶晓晚两个与组织失去联系的谍海孤雁,与敌人展开了生死较量。 无系统,不穿越;有信仰,有热血。 危局中力挽狂澜,绝境处扭转乾坤。 谍战,从这里开始……
永诚银号
日更千字
谍战特工
谍云重重在线阅读
当发现自己双手沾满了鲜血,怎么办,在线急! 当发现自己前身是一个绝对的极品渣人,怎么办,还是急! 这是一个自我救赎,一个游走在灰色边缘的人进行的救赎。
尘中陌
日更千字
谍战特工
秘战风云在线阅读
【新书《潜伏从伪装者开始》已发布,还请各位读者老爷多多支持!小鱼干拜谢!】 古往今来无不珍惜生命者,然近代中国积贫积弱,民族已到存亡之际,我辈只能奋不顾身,挽救于万一…… 民族危急,别亲离子而赴水火,易面事敌而求大同。风萧水寒,旌霜履血,或成或败,或囚或殁,人不知之,乃至陨后无名。 长河为咽,青山为证;岂曰无声?河山即名! 重回那个战乱动荡的年代,山河破碎,民族危亡,应当如何直面这段真实而又残酷的历史? 希望看过本书的各位能够找到属于自己的答案。 谨以此书献给那些奋斗在隐秘战线上的英雄。
陛下的小鱼干
日更千字
谍战特工
交手在线阅读
潜伏敌后,烽火晋东南!潜伏在敌占区打鬼子的故事。 谍战新书《对垒》发布啦
可大可小
日更千字
谍战特工
营川1934在线阅读
故事发生1934年,东北港城营川。
羿落九日
日更千字
谍战特工
谍影风云在线阅读
一个平凡普通的公务员,机缘巧合回到了1936年,寻找地下组织,追查日本间谍,在波澜壮阔的大时代中为祖国,为民族的解放与复兴贡献着自己的一份力量,开始了他传奇的谍海生涯。谍影风云书友1群 833528943,谍影风云书友2群 879936725 谍影风云舵主 940510849
寻青藤
日更千字
谍战特工
谍涯无痕在线阅读
林创作为烽火年代的一名警察,加入地下党,代号“紫薇”。他利用严密的逻辑思维,抓捕日谍、铲除汉奸、窃取机密、输送物资,在情报战线立功无数,却令敌人难寻踪迹。
滴水世界
日更千字
谍战特工
当前位置: 军事 谍战特工 对垒在线阅读
章节试读
第一章 被捕

  1939年2月24日下午,泉城,中山公园。

  一个三十多岁的瘦高男子,从经四路的南门走入。他穿着厚棉长袍,双手插在腰间取暖。漫不经心地走着,不时观察着四周。

  走到公园东侧的亭子后,在里面转了一圈,四处张望着,警惕地观察着四周的情况。同时,把怀表掏出来看了一眼,距离四点只差两分钟了。

  男子叫陈逸飞,云南昆明人,泉城化育小学音体美课教员,也是中共泉城工作委员会书计,今天是他与下线接头的日子。

  四点整,亭子外走进一个穿着厚棉袄,戴着棉帽,脸上还裏着一条围巾的男子。脸被围巾包着,只留下一条细缝,连眉毛都被帽子遮挡。

  陈逸飞看得一愣,此人衣着臃肿,脚下也是双棉鞋,全身都被包裹起来,完全看不出相貌。唯一露出来的眼睛,不时观察着四周,显得很警觉。

  正疑惑时,那人突然低声说道:“陈老师,抗日大同盟出了叛徒。”

  “叛徒?是谁?”

  陈逸飞吓了一跳,他听出来人正是自己新发展的党员江日胜。

  江日胜年纪虽不大,但身份很特殊,是日本泉城宪兵队的翻译。因为名字中的“日胜”,有“日本胜利”之意,日本人待他还不错。

  江日胜低声说道:“不知道,特高课拿到了抗日大同盟的名单,正在查证落实,随时都可能行动。这个叛徒知道抗日大同盟的盟员,他要么能接触到抗日大同盟,要么就是抗日大同盟的盟员,我倾向后者。当然,也不排除前者,反正除了你之外,我怀疑所有人。”

  陈逸飞急道:“我马上展开调查,一定要揪出这个叛徒!”

  “调查先放一放,抗日大同盟的盟员必须马上转移,与之接触的人员,都要切断联系,如果能撤出泉城就更好。抗日大同盟的盟员之间,不得再发生横向联系,所有人员采用单线联络。”

  他其实早到了中山公园,在陈逸飞进入公园后,他在远处暗中观察陈逸飞身后是否有“尾巴”。

  抗日大同盟出了叛徒,有可能整个泉城工委都暴露了,陈逸飞也有可能被日特盯梢,他得作好最坏打算。

  “同志们的安全当然重要,转移和隐蔽也只是权宜之计,最重要的还是把这个叛徒揪出来。”

  江日胜稍一沉吟,马上说道:“转移时要分散行动,相互之间不能知道彼此的去向。日特一向喜欢用金钱和美色收买或诱捕我方人员,可以观察抗日大同盟的盟员近况。当然,也不排除最近日特以抗日面目打入抗日大同盟。针对嫌疑对象,可以给个假情报试探。”

  陈逸飞点了点头:“你考虑得很周全。日胜,你的性格,天生就是干地下工作的。”

  江日胜入党时间不长,做事非常小心,有些问题他都没江日胜考虑得周密。

  江日胜谦逊地说:“我只是做事比较谨慎,考虑问题较全面罢了。陈老师,假档案做好了么?”

  他在宪兵队当翻译,每天如履薄冰,稍有不慎就会坠入深渊,永无翻身之日。

  自从进入宪兵队,他从不敢乱说话。加入共产党后,更是谨言慎行,话说出口之前,都要在心里打个腹稿,每天做什么事情,更是提前计划,哪怕再平常的事情,也要有规划。

  在敌人阵营里斗争,想要活得久,必须小心谨慎。别人犯错最多受罚,他要是犯错就是死路一条。

  “做好了。日胜,为什么要做套假档案呢?”

  这套档案虽是假的,但档案上的人却是真的。

  “从小我爷爷就告诉过我,小心驶得万年船。到宪兵队后,更是如履薄冰,凡事未谋胜先谋败。做套假档案,就是为了‘先谋败’。”

  他让陈逸飞做的假档案,是以宪兵队华籍特务蒋逸为原型,关键时刻可以成为他的替死鬼。

  蒋逸是个头顶流脓,脚底生疮的流氓特务,有次在街上看到个长得漂亮的妇女,拉到宾馆强暴,事后还想长期霸占人家,可恶之极。

  陈逸飞点了点头:“潜伏在敌营,不仅需要无比的勇气,更要有高超的智慧。不管什么时候,你的安全永远都是第一的,一旦感觉有危险,可以自行撤离。”

  “陈老师,我还有个不情之请,我的档案能不能用化名?”

  陈逸飞惊诧地说:“你这也太小心了吧?”

  “小心驶得万年船嘛,再说了,‘江日胜’这个名字,一定会遗臭万年,还是提前换个名字比较好。就叫鲁卫华吧,寓意山东人民一定会护卫中华。”

  陈逸飞紧紧握着江日胜的手,动情地说:“好,我们一定能护卫中华。卫华同志,再见。”

  ****

  第二天,江日胜准时到宪兵队上班。整个宪兵队,光是特务就有122名,其中日籍特务65人,准宪补5人,华籍特务52人。另外,还有翻译33人。

  所有华籍特务,以及一部分日籍特务,都有公开职业掩护,他们的主要任务是搜集抗日军队情报,破坏共产党地下组织和爱国抗日团体。

  江日胜在宪兵队当翻译的主要工作,将外勤特务送来的中共或国民党的报刊译成日文,有时也充当审讯时的口语翻译,以及协助日特其他事宜。有的时候,翻译比特务还特务。

  刚到翻译室,江日胜就接到任务,去后面的审讯室。

  宪兵队的审讯室挂满了刑具,房间也没有开窗,无论白天黑夜都要开灯。

  江日胜走进审讯室,看了被绑了十字木桩上的嫌犯一眼,顿时耳朵里轰了一声,如同被尖针刺了一下,全身都有些麻木了。

  绑了十字木桩上的不是别人,正是昨天刚跟他接完头的陈逸飞!

  此时的陈逸飞,身上没有寸缕,胸口被火钩子烙了几道血呼呼的印子,身上还有一道道皮鞭抽的血槽。

  日特宫崎,正拿着铁刷子走向陈逸飞。这是一种很残酷的刑罚,用铁刷子在人身上用力的刷,每刷一下都会带起几块皮肉。

  人表面神经最为敏感,特别是腋下、大腿根部处,神经末梢丰富,刷到这些地方时最为痛苦。

  “告诉我,你的宣传委员住在哪里?组织委员叫什么?把工委名单交出来,你就解脱了。马上可以给你治疗,并且亲自送你出城。如果想留下来,钱、房子大大的,女人,也是漂亮的,还可以做官。”

  说话的人正是特高课长武山英一,个子不高,身材壮实,小小的眼中露出奸诈的目光。

  清晨陈逸飞在化育小学抓捕,带回宪兵队后,他亲自审讯。然而,刑具用了好几个,陈逸飞遍体鳞伤,气息奄奄,却还是没能撬开他的嘴。

  江日胜内心非常震撼,脸上却没露出任何神色。在望向陈逸飞那一刻时,眼中却满是疑惑。昨天明明跟他说了,抗日大同盟出了叛徒,为何不转移?为何还会被捕?

  此时的陈逸飞,头上满是血,脸颊也肿了起来,双眼微闭,已经陷入半昏迷。

  在说话的那一刻,江日胜的神色恢复如常:“陈先生,说几个名字,就能保住性命,这买卖划算得很。我们会替你保密,不会有人知道你今天说的一切。甚至,你还可以回去,继续干你的工作,就像没发生过任何事。说吧,皇军会给你治伤,一切就都结束了。要是陈先生愿意给我们做事,荣华富贵近在眼前,触手可及。”

  江日胜比武山英一表述得更为准确,说的话也更为诱人。武山英一听了后,对他的表现很满意。

  江日胜到宪兵队后,一直遵循只听不说,只看不问的原则。他的谨慎让武山英一很欣赏,在宪兵队能做到守口如瓶很难得。江日胜或许有这样那样的缺点,只要他对帝国忠心,一切都可以宽恕。

  陈逸飞此时也听出了江日胜的声音,他费力地睁开浮肿的眼睛,眨了眨眼,弄掉捷毛上的血水后,终于看清了江日胜。

  陈逸飞用微弱的声音一字一顿,坚毅地说:“我生是共产党的人,死是共产党的鬼,你们不要枉费心机了。”

  江日胜“苦口婆心”地劝道:“何必呢,何苦呢?你不说,我们也能找出来,你的抗争没有任何意义。说几个名字,你就解脱了,不要把这当成工作,更不要当成任务,就当是说漏嘴,你随口一说就行,回去还能向你的组织解释。”

  江日胜的表现,令武山英一很满意,这才是一名优秀翻译应该具备的口才。

  陈逸飞冷笑道:“不要以为这次你们就赢了,你们的伎俩迟早会被揭穿。”

  “皇军已经横扫大半个中国,你们的抵抗有如螳臂当车,不如幡然悔悟,一起建设*****。”

  江日胜暗暗叹息一声,这说明陈逸飞还没找到那个叛徒。

  陈逸飞痛骂道:“你小小年纪不学好,给侵略者当走狗,不会有好下场!”

  这是他对江日胜最后的保护。

下一章
新人免费读 下载起点读书APP
访问网站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