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志在线阅读

红楼志

仙者之鱼

历史·架空历史·141.98万字

连载 | 更新时间 2022-07-26 00:03

重活一世,居然是红楼世界。陈颍本想领略众金钗的风采,安安静静种田,为民族崛起出一份力。孰料摊上了坑儿满级的爹,还是个造反头子!吾儿天资聪颖,乃文曲星君转世!吾儿陈颍有大帝之资!陈颍扶额,只好一振男儿英姿。金陵年少天下争,银鞍白马度春风。群芳赏尽游何处,笑入金钗红粉中。PS:非贾府开局,非暴力无脑造反!书友群:796625729欢迎大家进群探讨交流。

章节试读
更多作品相关

1.颍川陈氏子年九岁

  夏朝,顺治三年。

  时维冬月,一艘宏伟华丽的二层福船并两艘副舟行驶在运河之上。

  寒风凛冽中,船头却有一小少年负手而立,月白色的丝绸袍服衣角被江风荡起,撞在莹润的佩玉上。

  陈颍来到这个世界九年了。

  前世他父母双全,还有一个妹妹,家里不甚富裕,勉强小康水平,虽然一生平凡,但也幸福,完全不像是网文小说里的主角模板。

  今生,他是颍川陈氏嫡长孙,妥妥的世家豪族公子哥儿。

  傍着颍川陈氏这颗大树,陈颍本以为此生可以衣食无忧,再凭借超前一世的见识,力所能及地为民族做一点事,在史书上留下一笔痕迹。

  谁知有个坑儿的爹,居然是个造反头子,天天想着兴复宋朝的江山。

  陈颍详细了解过这个世界的历史,直到宋朝靖康之耻前都和前世地球一致。宋朝历代皇帝亲近文人清流,导致文武地位悬殊。

  本来养寇自重的边疆武将们,再屡屡遭受文臣打压的情况下,放任遭了冬灾的大金骑兵入关。

  没了武将的抵抗,金军长驱直入打到了京城,大肆屠戮文臣,没有如另一个世界一般“以和议佐攻战”,也没有扶持傀儡皇帝张邦昌立楚。直接废了宋徽宗、宋钦宗称元。

  次年春,边关武将们打着勤王之名纷纷率兵围攻京城,终灭元。太祖皇帝李钊立国夏,改元天启。

  对于便宜父亲的造反大业陈颍不太感冒,太平年间造反何其难也,更别说战争又会导致多少百姓家破人亡。

  一将功成万骨枯!这是一句无比残忍无情的话。

  偏偏这个便宜父亲复宋大志虽九死其犹未悔,鼓吹陈颖是什么天授神童,天命之子,意图将其培养成造反派接班人。

  对此陈颍也是无语,让他一个成年人的灵魂装婴儿,做不到啊,自然就会表现的颇为奇异,落在便宜父亲眼里就成了——吾儿有大帝之资。

  至于便宜父亲的身世嘛,当年金兵入京,宋徽宗赵佶将数位子嗣托付给心腹,最后只剩下被内阁大学士陈禺带走的那位坚持到了武将反攻。

  还没等陈氏公布皇室遗孤身份,李钊便拥兵自立了,自此隐忍不发,暗中积蓄力量。

  便宜老爹就是那位幸存的皇室遗孤之血脉,姓赵名旭字景晨,入赘到颍川陈氏,与陈氏族长陈镜唯一的女儿陈桢结为夫妇,名义上是入赘,但赵旭的地位丝毫不低。

  陈颍生而丧母,自三岁起就被外祖父和父亲带在身边接触造反大业,至今已有六年。

  此次是陈颍第一次离开颍川,目的地是扬州。

  夏朝太祖皇帝是马上皇帝,高祖皇帝在位时欲行以文治,重用文臣,为了摆脱武勋强大实力的束缚,迁都金陵。到了太宗皇帝继位,于金陵十数年,武勋之列依旧势大,便又一次迁都大名府(又叫北京)。北上定都,大肆削减武勋在南方的根基,终于使得文武平衡。

  待到今太上皇继位时,草原异动,又重用武勋,对于勋贵、宗室厚赏有加。

  今上继位后奉太上于九华宫,三年不改其政。如今三年已过,正欲大展身手,欲与一批寒门出身的文臣推行新法,澄清吏治。

  但凡改革都需要庞大的银钱,以往两淮盐运牢牢的把控在太上皇隆康帝手中,如今顺治帝要大行新法,国库无银,自然要打盐运的主意。

  一心复宋的赵旭自然不会放过如此大好时机,两虎相争,最是方便浑水摸鱼。赵旭便想趁此机会在江南盐运上扩张一番。

  陈颖主动请缨是为了去扬州一睹绛珠仙子真容。

  自从知晓这个世界有着红楼梦里的各路人马,陈颍便一直想看看众多金钗的仙姿,并没有什么LSP的想法,就跟前世记忆里那些想看看明星真人的粉丝一样,单纯地欣赏。

  “爷,船头风大,还是回舱里歇息罢。”

  “还有其他事吗?”

  “您让竹砚打探的消息已经送回来了。”

  陈颍听后微微颔首,转身回到舱内。

  关于小厮,是外祖父陈镜派来照顾陈颍起居出行的,按年龄排序分别叫梅笔、松墨、兰纸和竹砚。

  刚才唤陈颍回舱的是梅笔,这个名字没少被陈颍吐槽,不过也没打算给他改。

  回到房间,拿过书案上的一沓资料,斜靠在榻上细看。

  看完后陈颍面色古怪,记忆里有不少关于红楼的阴谋论,以前陈颍都是不相信也不否定,反正只是猜测罢了,陈颍还觉得有一些猜测太降智了。

  看完资料陈颍悟了,原来内宅妇人干起坏事来真心不要智商的啊,净是一些害人还不利己的蠢事。

  放下资料,手指轻轻叩着大腿,陈颍思索着这些信息该怎么合理运用。

  “梅笔,清点一下准备好的礼品,上岸后咱们直接去盐政衙门。”

  “爷,都整理好了,等船靠岸小的就遣人装车往盐政衙门去。”

  ---------------------------------

  盐政衙门前,一辆宝蓝色华盖马车缓缓停下。

  “爷,到了。”

  一位气宇轩昂的白袍少年掀开帘子环视一圈后,踩着马扎下了马车。

  “劳烦通禀林大人一声,就说是昨日投了拜帖的颍川陈颍来请世叔安。”

  小厮梅笔上前塞给门房一锭银子,“请诸位兄弟喝茶。”

  一个门房收下银子进去禀报林如海,又有一个笑着把陈颍引到待客厅,便有小丫头奉上香茶。

  盏茶未尽,陈颍便听到外边一阵脚步,知是林如海来了,忙起身相迎。

  待林如海进来,陈颍便看到一位身着墨蓝色儒衫,腰间一条深蓝色腰带,衣襟处系着一块翠竹玉佩的儒雅中年文士。身形瘦削,颧骨微凸,略显憔悴病恹,唯独一双眼睛深邃有神,目光仿若刻刀,令人难以逼视。

  “小侄请世叔安,冒昧叨扰还请原谅则个。”陈颖躬身一揖。

  林如海受了一礼,开口道:“初次见面,这块玉佩便给你把玩罢。”

  林如海身后小厮便将盛玉的托盘捧到陈颍身前。

  “谢世叔厚赐。”

  陈颍收下见面礼,两人分主次落座。

  林如海抬手饮了口茶道:“你便是养正公膝下的颍哥儿罢,真真是一表人才,英雄少年啊,不愧神童之名。不知贤侄此行所为何事啊?”

  陈颍拱手道:“神童不敢当,小子此行一是奉家外祖之命来祭奠先婶婶,外祖父让我告诉世叔,逝者已矣,节哀顺变;另望世叔多注意家宅内事,勿要一心执于公务,须知修身齐家治国之道。二是让我向世叔请教学问,明岁好下场一试。”

  林如海起身向西边一揖,沉声道:“如海谢养正公教诲,然海王事在身,又多病体弱,已无精力料理内宅,惟舍小家以全国事。至于贤侄只管安心住下,我定然尽心教导,方不负养正公当年授业之恩。”

  陈颍听了暗自撇嘴,知道林如海一心忠于皇室,没那么容易听劝,反正自己也就传个话,也没指望林如海能听进去。

  原著里林如海就是鞠躬尽瘁以报皇恩,陈颍也不知该赞他国士无双还是该吐槽他脑子缺根筋。

  林家列侯之家,底蕴深厚,既不用贪盐运银子也不缺下面的孝敬,只要他愿意让位大把的人盯着这个位置。就因为太上皇点他坐镇盐运,便连任多年,子死妻丧,甚至把孤女托付外家也不离盐政之位,结果落个绝后的下场,何其不公。

  敛去眼中那一丝怜悯,陈颍问道:“世叔可否带小侄往先婶婶灵前磕头敬香。”

  林如海也收起伤感,带着陈颍往贾敏灵前,陈颍上了香,恭敬地磕了头,便跟着林如海去了客厅。

  “贤侄如今读了什么书?”书房内,林如海又感慨一番当年向陈颍外祖父陈镜陈养正请教学问之事后,开口询问陈颍的读书进度。

  后世亲戚长辈夺命三问之一——考了多少分。

  陈颍嘴角微微抽搐,“不过粗读了四书,如今刚读到《诗经》国风篇。”

  “不愧是养正公亲自教导,那我便考考你的功课。”林如海捋了捋胡须笑道。

  陈颍拱手示谢,“还请世叔不吝指点。”

  “‘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可能背?”

  “此句出自《诗经》中《国风·王风·黍离》。”陈颍点了点头,便开始背诵。

  “彼黍离离,彼稷之苗。行迈靡靡,中心摇摇。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悠悠苍天!此何人哉?彼黍离离,彼稷之穗。行迈靡靡,中心如醉……”

  “不错不错,那你可知其意?”

  陈颍略一思索,答道:“知晓我心意的人明白我心中的忧愁,不知者还以为我留在这里是有所求呢。”

  “嗯,不错,虽还有些浅显,但可见是读通了的,养正公又教出一个好苗子啊。”

  “世叔,小侄觉得此言很应您现在的处境。”

  林如海眼中闪过一抹惊奇,“哦,贤侄有什么见解尽可道来。”

  “世叔坐镇盐政,遭受无数人眼热觊觎,当地盐商也极不好相与,可谓是四面皆敌。偏还有那起子人以为世叔贪图盐政油水丰厚,恋栈不去,岂不闻林家世代列侯,又怎会在意些许腌臜盐银,实乃小人之心。”

  “那不知颍儿你如何看待?”林如海听的老怀大慰,连称呼都变了。

  “弃我去者,昨日之日不可留;乱我心者,今日之日多烦忧。世叔坐这个位子多年,各种明枪暗箭,熬得形容憔悴,何不谋求他处,以世叔的能为,必然大有作为。”

  林如海直摇头道:“不妥不妥,我是太上亲点的巡盐御史,又是勋贵之流,非今上一系,一旦离开盐运便难得重用,谈何大有作为。”

  “世叔此言差矣,今上圣明,重用有才有德之士,岂会顾虑世叔出身。再不济,人生在世不称意,明朝散发弄扁舟,也好过熬到油尽灯枯罢。”

  林如海徒然提高音量,“海深受皇恩,唯有一心忠于王事以报君恩,岂能致仕而去,独善其身,此话再莫要提。”

  陈颍也不清楚林如海是顾忌有皇室眼线还是本心如此,或许二者皆有。反正现在是谈崩了,两个人之间气氛尴尬。

  “爹爹,快尝尝玉儿做的莲子碧梗粥。”

  PS:本书书群号为:796625729,欢迎大家入群交流,给仙鱼提提意见。

本作品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Q1:《诡秘之主》第二部什么时候发布?

「爱潜水的乌贼」新书将于3月4日12:30发布,诡秘世界第二部《宿命之环》即将来袭!

Q2:在哪里可以看到爱潜水的乌贼的新书《宿命之环》的最新信息?

加入卷毛狒狒资讯站,乌贼新书情报大公开!「卷毛狒狒研究会」是起点官方打造的诡秘IP互动主题站,依托原著丰富的世界观设定,为用户打造序列升级+魔药合成的全新互动方式。入会成员将体验诡秘世界独特的成长体系。为鼓励用户在站内创作相关衍生内容,优质作品还将获得盲盒等实体奖励。作者乌贼大大也会在此与大家深度交流。阅读小说就可以获得随机掉落的神秘碎片!还有更多精彩玩法等待你的解锁~

Q3:《诡秘之主》首款官方限量版盲盒介绍?

超前情报!盲盒内10位塔罗会成员随机款大公开:
1、塔罗会的创始人“愚者”先生——克莱恩·莫雷蒂 “总有些事情,高于其他。” 黑发褐瞳、容貌普通、轮廓较深的青年。 他原本是名为周明瑞的现代人,却因一个转运仪式而意外成为霍伊大学历史系学生克莱恩。而后,他加入廷根市值夜者小队,成为“占卜家”,又为守护廷根而牺牲。死而复生后,他为复仇及寻求晋升,转换多个身份,并逐渐发觉世界的真相。 在了解到来自星空的威胁后,克莱恩选择成神,并为对抗天尊的意志陷入了沉眠……
2、塔罗会最热情的“正义”小姐,奥黛丽·霍尔 “下午好,愚者先生~!” 金发碧眼的少女,是贝克兰德最耀眼的宝石。 她出身于鲁恩大贵族霍尔家族,身份高贵,备受宠爱。最初,她被意外拉入灰雾之上,成为了塔罗会创始成员。而后,她通过塔罗会成为了一名“观众”,并让自己的宠物犬苏茜也成为了超凡生物。她善良温暖,渴望帮助更多人过上幸福的生活。 在愚者沉睡后,她毅然离开了家族,为实现理想和唤醒愚者,迎接着新的挑战……
3、塔罗会中大名鼎鼎的“倒吊人”先生——阿尔杰·威尔逊 ……

首页历史小说架空历史小说

红楼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