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贫农
  • 戳下方气泡,看书友讨论
  • 去客户端看更多精彩讨论
我的倒腾人生在线阅读

我的倒腾人生

现实 / 人间百态

35.16万字|连载

更新时间 2021-09-24 06:06

书籍摘要: 八十年代,华北平原上,一个不安分的农民,为了给媳妇买机械钟表,过上天天能看到时间的生活,决定放弃种地。开始在村里搞鱼塘,搞大棚,他把村民富余的粮食等倒腾出去,又把城里的稀奇百怪商品倒腾回来。低进高出,尝到了甜头后,带领村民做起了大买卖。
展开更多作品相关

书友榜

我的头像

  • 书友第1名:书友20210616223557089.
    书友等级: 学徒
  • 书友第2名:慧燈永亮.
    书友等级: 学徒
  • 书友第3名:紫雨烟阳.
    书友等级: 学徒

书友还看过

人间百态小说推荐

枫树是个村在线阅读
作品介绍一个村庄的历史变迁以及风土人情。
天干丙丁
日更千字
人间百态
旧记录在线阅读
新手写稿,不定期更新,请多指教
旧日遗梦
日更千字
人间百态
巾帼在线在线阅读
英姿飒爽的铁骑小姐姐卢晓雪,是位一心扑在警务工作中的女汉子,因缘际会和一位急诊科男医生成了欢喜冤家,更是联手揭开了二十年前卢晓雪父亲坠楼的黑幕,面对法与情的择决,卢晓雪无愧于头顶上的警徽。 书友群:1021101436
仙鹤神鹿
日更千字
人间百态
不期而遇的浪漫在线阅读
或许我们的相遇原本就是一场命中注定的意外 许一人以偏爱,愿尽余生之慷慨
夜沫幽殇
日更千字
人间百态
秘战无声在线阅读
《秘战》系列三部曲之《无声》篇: 大屠杀中,罗耀死里逃生,因缘际会之下,进入临澧特训班,利用自身听力上的天赋,锄奸,抓内鬼,追杀日特,破译日军绝密密码,演绎传奇的一生。 一个优秀的间谍,他的事迹都是写在墓志铭上。 ——二十世纪最伟大的间谍罗耀(啼听) 长风出品,必然精品! 公布一个书友群号:风丝团80820059(截图粉丝值2000以上)
长风
日更千字
人间百态
尘埃和光在线阅读
所有人都有初入社会的时刻,没有学历和能力,要怎么实现你挂在嘴边的梦想。 前路未知,生活还要继续,楼顶的天台见证心酸和不甘,还有努力后绽放的花朵。 面对生活中种种诱惑和苦难,你会屈服还是放弃,又能否恪守本心。 以笔者的亲身经历告诉你,未来的方向,掌握在自己手中。 即使我们都只是这世上卑微的尘埃,也要尽力反射仅有的光芒。
炖鲲大锅
日更千字
人间百态
夕阳似血在线阅读
爱情自有美好之处,也有它的无能。
朱念
日更千字
人间百态
股海浮生在线阅读
千千万万的散户构建成股市的基础盘,他们在市场里放飞着财富的梦想,时而贪婪,时而恐惧。 有人成功掌握走势密码,实现财富自由,有人永远长在韭菜地,一茬一茬的给别人提供食材。
作家oWqmme
日更千字
人间百态
孤岛求生开局飘来女上司在线阅读
面对着苍茫的大海。 没有贝爷的生存知识。 更没有德爷的生存技巧。 但他有活下去的决心,对生的向往。 男人的那份责任,为了她,不惜堕入黑暗。 她温柔可人,为了他,逐渐坚强。 新开了一本:荒岛:刚开始修仙的我被直播了
蜂者
日更千字
人间百态
当前位置: 现实 人间百态 我的倒腾人生在线阅读

听书

章节试读
第一章 贫农

  院落中,张美丽摸着肚子,看着做木匠活的丈夫,一脸幸福。

  堂屋三间平房是崔晖父母住的,东屋三间,是崔晖娶张美丽时新建的。

  崔晖的大哥,二哥结婚后,相继搬走,家里显得空荡荡的。

  崔晖扶了扶厚重的劣质眼镜,憨笑的说道:“做完这个活,我就去买点肉,给你补补身体!”

  “你有钱,倒是买个机械钟呀!别像生闺女前儿,别人问你,什么时候生的闺女,你出去打听了一下,才知道。”

  张美丽一脸幽怨,说着,她又抚摸一下着肚子,“算命的老瞎子说了,有了准确的出生时间,算卦才准。”

  “这次,你得听我的,别让人家再看笑话。”她又补充了一句。

  “老瞎子?大然村那个老瞎子。”崔晖扶了扶厚重的劣质眼镜,咧咧道:“你可别听他胡说八道。”

  “南头光的嫂,去年夏天请老瞎子算卦,临近中午,她擀面条给老瞎子吃,天太热,她活面时出了一身汗。

  她心想,反正老瞎子也看不见,就把汗衫脱了,面活好了,忘了擀杖放哪儿了,她小声嘀咕一句,你猜怎么着?”

  崔晖讲的绘声绘色,没等张美丽问,他就解开了谜底:“老瞎子一指门旮旯儿,说,在那儿。”

  光的嫂还没有反应过来,老瞎子拔腿就跑了。

  “我看是你胡说八道吧!”张美丽觉得这不太可能,那个女人,也不会这么没羞没臊。

  这是口口相传的,北头说南头,南头说北头。

  不过,想到牛老三家那块红布下的机械钟,崔晖一脸愁眉道:“咱家这儿啥条件,买那东西儿有啥用?再说,一块机械钟要好几十块呢?”

  听到好几十块,张美丽沉默了。

  那前儿,一个月拿三四十块的不是专家就是教授,他们这种被烙上贫农的标签的人,一年也摸不上几回票子。

  天色渐暗,已经看不清尺子上密密麻麻的刻字,崔晖收拾了工具,和张美丽前后脚进了屋。

  张美丽拿出油灯,崔晖划着火柴,看着暗淡的火光,张美丽想起了花珍家的电灯泡。

  突然,一阵风卷着灰尘吹到屋里,火柴也被吹灭。

  “这该死的风,浪费我的火柴。”崔晖骂道。

  他起身去关上了门窗,想到地里的庄稼,他又笑了,“起风了,这老天爷要下雨咯。”

  “下雨好啊,省的驮水去浇地啦!”

  崔晖转移了话题,这么贵的机械钟,有钱,也舍不得买呀!

  “要是电灯就不会被吹灭,也不会浪费你的火柴!”她就是看不惯崔晖那抠梭劲儿,张美丽没好气的叫道。她又白了崔晖一眼,“下雨了,你还不去院子里收拾收拾?”

  崔晖又划着一根火柴,点燃油灯,看着在盛饭的张美丽说,“咱家穷的有啥?总不能,把院子枣树刨屋里来吧!”

  “你还好意思说,这孩子都快生了,看你拿什么养活我们娘仨儿。”张美丽对着崔晖一阵数落,她把盛满的玉米面糊端桌前儿,“吃完,去牛老三家看看时间……”

  崔晖“噢”了一声,随即反应过来,脸上露出喜色,“我这就去。”

  他夹了一筷子去年入冬腌制的咸萝卜,放到玉米糊上,端着碗去了牛老三家。

  牛老三是知识分子家庭,他父亲是县中学的教书匠,二个哥哥,都是临县的干部,家里条件很是优越,教书匠对时间都比较看重,再加上有工资可拿,就买了个一看就是高档货的机械钟。

  牛老三排行最小,和父母同住,所以经常炫耀,尽管牛老三啥也不是,但也绝非这些户口簿上写着粮农的人可比。

  

下一章
新人免费读 下载起点读书APP
访问网站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