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医警仁心

医警仁心在线阅读

医警仁心

徐婠

现实·人间百态·68.4万字

完本 | 更新时间 2022-01-10 17:11

【上海市作家协会现实题材重点创作项目入选作品】“报告!”“进来,哪里不舒服?”“肚子疼。”“来,躺下,我给你看看。”这里是医院,但是却又是一所特殊的医院,这所特殊的医院就是监狱医院。少时的一次特殊的经历,让叶流一心想成为赤胆忠心,铁血柔情,用浑身正气维护一方安宁的特种兵,但他万万没想到,母亲会突发脑卒中,为了尽孝,他放弃了继续从军的机会,这一个选择也彻底改变自己的职业方向。命运开始转动,他成为了监狱系统里一名民警医生。“尽最大努力挽救生命是医生的责任,尽最大努力帮助犯人思想改造是民警的使命。”在监狱医院,他不忘初心,身体力行着这种信念。对这份事业的坚守也最终让他收获了属于自己的幸福。

章节试读
更多作品相关

001 难忘的一天

  1999年4月,某个晴朗的下午,在林州市的街心花园,熙熙攘攘的人群在穿行。

  林州市是中国南部林江省的省会,在这个暮春时节,花儿早已落地,偶尔还能看到菜圃碧绿油油,也是一道不错的风景线。

  这时节的太阳最是慷慨,阳光和煦,微微吹着南风,太阳晒到身上也是恰到好处,不热也不冷,最是暖心窝。街心花园是林州市老城区最热闹的街区,此时沿街商铺的老板就像是约好的一样拿出家里的躺椅或是皮箱,上面晾晒着各季节的衣服。

  远处,一位穿着白衬衣、蓝色牛仔裤,脚上踩着一双黑色松糕小皮鞋的女人正拉着约莫7岁的小男孩匆忙地走进了某邮政储蓄所里。

  近看,女人长身玉立,瓜子脸上明媚皓齿,烫着小卷发,还擦了淡红色的口红,真个脸显得脸很精致,但是她眼神空洞、脸色惨白,特别是她头上那有些蓬松的头发绑了个廉价的发箍,像是中午睡觉没重新梳理,又像是直接用手捯饬了一下,这把原本很有时尚感的她顿时拉胯了。

  只见女人有气无力朝男孩说道:“你就坐在这里,不要乱跑,妈妈去取下钱,马上回来!”

  交代完,她便面无表情地去柜台排队了。

  小男孩叫叶流,这个女人叫刘灵云,是他的妈妈。

  他似乎已经习惯了一个人,微微点头,便非常自然地坐在长椅上。

  叶流长着一张圆圆的脸蛋,浓密的眉毛下长着一双明亮的眼睛,显得特别机灵。

  母亲的离开并没有影响他的心情,只见他手里拿着一把玩具枪,正在努力瞄准门口,嘴里还念叨着:“哒哒哒哒!”

  正当小叶流再次瞄准外面,准备再一次射击的时候,瞄准口里出现了4个统一头戴黑色面罩的男人。

  他们中有一位穿着花哨的男人,进来后手举起一把跟叶流手里款式类似的枪,大声喊道:“打劫!所有人都给我趴下,钱是国家的,命是自己的,谁要敢乱动,我就弄死谁!”

  此话一出,银行里所有的人顿时惊慌失措,陆续地蹲下了。

  储蓄所有4个窗口,今天只开了2个,每个窗口前至少有四五个人在排队,旁边两张长椅子也坐满了人。

  储蓄所只有一个出入口,其中两名劫匪一进来就把出口的卷闸门关了,并留一个人守在门口。

  刘灵云此时正在柜台前队伍的人群里,她从未经历过这样的事情,那张惨白的脸,此时变成了煞白了。

  只见她两手扶着膝盖半蹲着,而无神的眼睛也突然有了光亮,她目不转睛地怔着,望向不远处还不知所畏的小叶流。

  “赶紧蹲下!”她用沙哑的声音,小声朝着叶流方向喊着,试图想让小叶流配合。

  但是小叶流根本没有听不到母亲的话,他也搞不清楚大人们为什么突然都蹲着,在他看来这不过是一场普通的游戏而已。

  叶流旁边的一位老奶奶目睹了一切,她小声喊道“孩子,赶紧蹲下!”

  叶流随着声音,马上认出了她,老人正是他外婆的邻居。

  他天真地喊了句:“奶奶!”

  老人也早认出了小叶流,她试图拉了拉叶流的裤脚。

  “孩子,坏人有枪,赶紧蹲下。”

  叶流还沉浸在自己的游戏里。

  稚气地回道:“奶奶,我也有枪!”

  此时,那位穿着花哨的劫匪已经注意到了小叶流,刚想走过去跟教训一下这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孩子时,便被另一位高大的男人喊住了:“大头,你干什么?”

  还没等男人回答,那人马上喝止道:“赶紧干正事!”

  大头这才折回到了柜台,并把两个大的麻袋扔进了柜台里。

  “你们听好了,把所有钱给我装进袋子里,要敢耍花招,我第一个弄死你们。”

  柜台里今天当班的是一男一女,他们哪里见到这阵仗啊,吓得手直哆嗦。

  好在那个男人比女人淡定一些,他趁着钱装袋的时候,按了储蓄所的应急键。

  但很快,他的行动被大头发现了。

  “你TM敢报警!”

  顿时,“嘭”的一声巨响,震耳欲聋。

  柜台里的男人应声倒地。

  谁也没想到这群人真会开枪。

  此时,柜台里的女人吓得眼泪直流,眼神里满是恐惧,手也已经抖得不听使唤了。

  而大头看着女人的样子,似乎还很享受,他看着女人狂笑,似乎女人越害怕,他越开心,简直是就个“变态杀人狂!”

  空气中瞬间弥漫着浓重的血腥气,也加重了大家的不安,甚至还传来了呕吐的声音。

  高个见状,大骂道:“大头,你干什么啊!”

  “大哥,他居然敢报警,那就是藐视我啊!不弄死他那就是我的过错了。”

  高个虽然戴着面罩,但是都能感觉到他对这件事情的愤怒。

  “来之前我不是跟你说了嘛,只抢钱,不杀人!”

  站在大头旁边的劫匪明显很害怕,怯弱地问道:“大哥,现在怎么办啊?”

  事已至此,高个劫匪冷静地想了一下:如今已经报警,人也已经死了,时间不等人。

  他见此时女人已经吓得有些呆滞了,马上朝大头和另外一人使了个眼神。

  只见大头一个跃起,直接进了柜台亲自装钱了。

  不一会儿的工夫,钱已经装满了两麻袋。

  他们马上背着麻袋疯狂地向门口跑去。

  而这边,刘灵云趁着他们准备往外走时,赶紧跑到了叶流身边一把抱住了他。

  小声安慰着:“没事,马上就好了。”

  与此同时,外面传来了警笛呼啸声。

  刚开门的劫匪赶紧又把储蓄所的卷闸门关上了。

  大头嘴里口吐芬芳:“靠!警察来得这么快啊!”

  通过储蓄所的玻璃窗,大家清晰地看到了数十辆警车将储蓄所团团包围,防暴警察排成圆弧阵队,还有大批警察在封锁附近路段,并开始疏散市民。

  一名警官拿着扩音器朝里大喊:“里面的人听着,你们已经被包围了,立刻释放人质......”

  所有劫匪都警觉起来,人手一把枪,全部拉开了保险。

  刚刚跟大头一起的,一直有些胆怯的劫匪再次朝高个问道:“老大,现在怎么办啊?警察来了!”

  “慌什么,这里有这么多人质,他们还敢把我们怎么样啊?”

  “对!慌什么!”大头也呼应道。

  刘灵云顿时感觉不妙,因为他们的位置正好离劫匪最近。

  还没等她反应过来,只感觉手里的叶流已经被一股强力扯了出去。

  “小屁孩,你刚才不是说手里有枪吗?那我们比比谁更厉害啊!”

  是劫匪大头在说话。

  只见他话说着的时候枪已经对准了小叶流的脑袋,但小叶流并没有害怕,而是狠瞪了他一眼,并使劲用力试图挣脱。

  “大哥,行行好,我儿子还小,不懂事才说出了胡话,您大人有大量,放过他吧?他还是个孩子啊。”刘灵云立马跪地苦苦哀求。

  同时她眼睛里已经笼罩上了一层玻璃似的东西,睫毛眨巴了几下,玻璃球似的东西刷刷地往外流。

  “给我滚远点!”

  大头不管三七二十一,猛地一脚把刘灵云踹到了一米之外。

  此时,大家都不敢作声,唯有之前的老奶奶小心地扶起刘灵云,并大骂道:“你们真是畜生啊!连孩子和女人都不放过。”

  这声怒骂并没有逃过大头的耳朵。

  刚对准叶流的枪头立马转向了。

  “死老太婆,我早就看不惯你了!”

  说着,众人便听到一声枪响。

  瞬间,老奶奶倒在了血泊里,而此时刘灵云就在她的身旁。

  原本刘灵云眼里的泪水就是想像是关了阀门一样,一下子就停下来了,她用颤抖的手使劲地捂着自己的嘴,生怕发出一点声音,而她眼睛里似乎多了一份坚毅和倔强。

  刚刚,男柜员死了还是在柜台里面,大家还看不到人;现在,大家亲眼看到老奶奶倒在血泊里,更是吓得失魂落魄。

  一直还以为在玩游戏的小叶流看到此场景,眼睛都吓直了,死盯着血泊里的邻居奶奶。

  而这一切外面的警察都看得清楚。

  “里面的人听着,千万不要再伤害无辜,你们有什么想法可以……”喇叭再次响起。

  大头压根没听外面的话,十分猖狂,此时还得意地反问道:“小屁孩,现在谁的枪厉害啊?”

  说着一只手直接拽着叶流的衣领,并把他拖到了玻璃窗前,并喊道,“来啊,我们一起陪警察玩玩。”

  此时的刘灵云也不知道哪里的勇气,突然站起来,跑到了那个高个的老大面前,跪地拉着对方裤腿朝对方猛磕头,声嘶力竭地喊道:“大哥,求求你了,我儿子还是个孩子,他不懂事,我来当人质,求求你好心放了他吧。”

  断断续续的抽泣声和像蚊子一样的求饶声不绝于耳,但是谁都不敢真正地出头帮助这对可怜的母子。

  高个看了一眼刘灵云,本身刚刚大头擅自开枪他就很恼火,原本他只想抢劫,未有杀人的打算,结果大头一再不听劝,一连不听话杀了两个人,算是彻底把他们给拖累了。

  他大骂道:“TM的大头,你想干什么啊,别乱来!”

  “大哥,不是你说杀人质嘛。”大头有些疯魔地说道,“那些警察在外面嗡嗡地,吵得我脑瓜仁都疼了,这么多人,我杀他几个,我看那帮警察还敢不敢瞎叫。”

  他刚作好架势,只是,还没等到他动手,突然,传来了一声枪响,随后便是倒地的声音。

  正在大家都以为小叶流可能遇害时,睁眼发现一直守在门口的那名劫匪已经倒地了。

  原来是外面的警察听到了枪声,知道他们不听劝,会再次对人质采取了行动,以防万一,就提前让狙击手下手了。

  大头见状,放下叶流,并朝倒地的劫匪方向跑去,嘶吼着喊道:“哥!!!”

  刘灵云本来刚想趁机抱住被放开的叶流,但还没等她靠近,就感觉到了一股力量抓住了她的头发,并猛力地把她硬拖拽到了门口。

  大头此时眼里充着血,他已经管不了谁了,他只想杀人,替哥哥报仇。

  只见他拉着刘灵云的头发,凶神恶煞地冲着外面的警察吼道:“你们过来啊,看看谁快!妈D今天我不弄死几个人给我陪葬,都对不起我哥,都别想走!”

  高个劫匪感觉不妙,赶紧喊道:“大头,不要冲动,你赶紧过来。”

  他们已经出现了分歧,信心已经接近完全瓦解的边缘。

  “老大,他们干死了我哥,我要替他报仇!”大头根本不听劝。

  “你赶紧过来!那里危险!”

  话音刚落,又是一声巨响。

  一直抓得刘灵云头生疼的手终于松了。

  就这样,另一个劫匪在刘灵云的眼前倒下,她吓得弓着身子,双手哆哆嗦嗦地摸着被震得嗡嗡作响的耳朵。

  突然,两声巨响,门被撞开。

  从大头倒下,到两声巨响,不到1分钟。

  小叶流更是来不及反应,等试探性地抬起了头,只看见黑衣的警察已经全部冲了进来,刚才的枪响已经将一个歹徒击毙了。

  而另外一声枪响则来自里面,原来是刘灵云被劫匪打中了左腿。

  开完枪后,劫匪老大立刻扔掉了手里的枪,并举起双手,大声喊道:“我自首!别开枪!”

  几个警察冲了上去,赶紧扣住了另外两个劫匪。

  面对这个结果,劫匪老大似乎没有太多的恐惧,只见他扭了扭脖子,一脸奸邪地朝叶流看了一眼,并笑着给他做了个开枪的手势。

  那一刻,叶流永远忘不了。

  劫匪朝他笑的样子,那似乎是一种胜利的呐喊。

  不到五分钟,所有的房间都被警察彻底排查完毕。

  他们开始着手安排大家撤离,120的医护人员也把刘灵云抬上了担架。

  直到这一刻,小叶流才流下了眼泪,他追了出去,大喊道:“妈妈!”

  “流儿,妈妈没事,你不要怕!”

  一位警察拉住了小叶流,他就这样亲眼看着母自己亲被送上了120的救护车。

  这一天,可能谁都没注意到,早晨的太阳比前一天升的更早,落得更晚,这是漫长的一天,对于7岁的小叶流更是如此。

  因为,今天早上,他的父亲带着一位陌生的孕妇来到他原本幸福的三口之家;中午,他便和母亲一起搬到了外婆家;而下午,母亲就这样在他的面前倒下了。

本作品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Q1:《诡秘之主》第二部什么时候发布?

「爱潜水的乌贼」新书将于3月4日12:30发布,诡秘世界第二部《宿命之环》即将来袭!

Q2:在哪里可以看到爱潜水的乌贼的新书《宿命之环》的最新信息?

加入卷毛狒狒资讯站,乌贼新书情报大公开!「卷毛狒狒研究会」是起点官方打造的诡秘IP互动主题站,依托原著丰富的世界观设定,为用户打造序列升级+魔药合成的全新互动方式。入会成员将体验诡秘世界独特的成长体系。为鼓励用户在站内创作相关衍生内容,优质作品还将获得盲盒等实体奖励。作者乌贼大大也会在此与大家深度交流。阅读小说就可以获得随机掉落的神秘碎片!还有更多精彩玩法等待你的解锁~

Q3:《诡秘之主》首款官方限量版盲盒介绍?

超前情报!盲盒内10位塔罗会成员随机款大公开:
1、塔罗会的创始人“愚者”先生——克莱恩·莫雷蒂 “总有些事情,高于其他。” 黑发褐瞳、容貌普通、轮廓较深的青年。 他原本是名为周明瑞的现代人,却因一个转运仪式而意外成为霍伊大学历史系学生克莱恩。而后,他加入廷根市值夜者小队,成为“占卜家”,又为守护廷根而牺牲。死而复生后,他为复仇及寻求晋升,转换多个身份,并逐渐发觉世界的真相。 在了解到来自星空的威胁后,克莱恩选择成神,并为对抗天尊的意志陷入了沉眠……
2、塔罗会最热情的“正义”小姐,奥黛丽·霍尔 “下午好,愚者先生~!” 金发碧眼的少女,是贝克兰德最耀眼的宝石。 她出身于鲁恩大贵族霍尔家族,身份高贵,备受宠爱。最初,她被意外拉入灰雾之上,成为了塔罗会创始成员。而后,她通过塔罗会成为了一名“观众”,并让自己的宠物犬苏茜也成为了超凡生物。她善良温暖,渴望帮助更多人过上幸福的生活。 在愚者沉睡后,她毅然离开了家族,为实现理想和唤醒愚者,迎接着新的挑战……
3、塔罗会中大名鼎鼎的“倒吊人”先生——阿尔杰·威尔逊 ……

首页现实小说人间百态小说

医警仁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