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白捡的一万块钱
  • 戳下方气泡,看书友讨论
  • 去客户端看更多精彩讨论
从一万块钱开始的文娱在线阅读

从一万块钱开始的文娱

都市 / 娱乐明星

125.18万字|完本

更新时间 2022-04-18 14:19

书籍摘要: 韩升挺郁闷的。他计划的好好地,一会就带着钱,离开县城,前往大理,吃着火锅,唱着歌。突然这会就被人给劫了。不劫财,不劫色。人家告诉他,你去顶替别人试镜吧,帮帮忙。好家伙,这不是欺负老实人嘛!明明就说好我只是来教弹吉他的,这还要额外服务...“五千?不干的话,给你加到一万。”好家伙,这是看不起我韩升啊!韩·不为五斗米折腰·升义正言辞道:“其实吧,我跟你们说,我真不是为了钱,我这纯粹就是为了支持你们的艺术你知道吧...”
展开更多作品相关

书友榜

我的头像

  • 书友第1名:写本书自己看.
    书友等级: 护法
  • 书友第2名:漠染Pains.
    书友等级: 舵主
  • 书友第3名:沐訫无颜.
    书友等级: 舵主

书友还看过

娱乐明星小说推荐

重生之重回2006在线阅读
一觉醒来,韩风没想到自己竟然莫名其妙的重生了,重新回到了自己高中即将毕业的时候。 当他重新站在自己人生拐点的时候,他笑了。 这一世是成熟的他和率性的她,结局会不会不一样?
飞翔的小鹏
日更千字
娱乐明星
文娱从传承粤剧开始在线阅读
《白蛇传》、《大话西游》、《贵妃醉酒》……顾彻从梦中梦见蔚蓝的地球,于夏国全新发扬光大! 一代传奇大师,先从传承非遗粤剧开始!
王者举杯
日更千字
娱乐明星
从零开始的最好时代在线阅读
非常的时代,要从零开始就一直参与,才算的上是经历了青春啊。(韩娱)
夙愿骑士
日更千字
娱乐明星
在星光中觉醒在线阅读
每个人心里都曾有一只猛虎,很多人遗失了。 我想找回来。 一个喜欢偶像的天才少年在半岛找到自我的故事。 女团百科全书。(角色卡数量表示会写的人物,不是无脑后宫流,有各自的剧情故事。) 不一样的HY。
心怀猛虎
日更千字
娱乐明星
偶像竟是我自己在线阅读
徐文若是一位美貌与智慧并重,英雄与侠义的化身,改变社会风气,风靡万千少女,刺激电影市场,提高青年人内涵,玉树临风,风度翩翩的偶像。  和那些唱跳俱佳的练习生相比,徐文若感觉自己格格不入。  当其他选手说自己超甜,徐文若则是左手打着太极拳。  当其他选手拍导师马屁,徐文若则是用唢呐给导师整了一出大戏。  当其他选手纠结要翻唱谁的作品,徐文若则是埋头搞起原创。  当其他选手拼命运营粉丝群,徐文若则是直言请跟我保持距离。  ......  歌单:《下山》、《放肆》、《本草纲目》、《倔强》、《将军令》......  综艺:《极挑》、《明侦》、《吐槽大会》、《向往的生活》......  影视剧:《盗墓笔记》......  (以上是已经写到的剧情,后面出现的会陆续更新,敬请期待)
暮色北冥
日更千字
娱乐明星
我靠签到成巨星在线阅读
被娱乐集团老总的父亲踢出家门,姬予只能自力更生。 好在有签到系统。 跟继母吵架,签到《作曲理论与实践》。 被父亲扫地出门,签到《隐秘的角落》。 …… 终有一天,我会让他们知道,他们错了。 ———————— 已完本万订《从笑星走向巨星》、《影帝重回十八岁》等小说千万字。 普群:173676367 V群:392660849(粉丝值弟子以上)
纵马昆仑
日更千字
娱乐明星
成名从电台开始在线阅读
靠着碰瓷混进地方电台,结果没想到,他竟然出名了…… 【轻松幽默、日常休闲、适合各个年龄段阅读】
铁怀
日更千字
娱乐明星
我在东京做搞笑艺人在线阅读
一个稍宅的综艺粉,重生至2020年的平行世界日本,在当下千篇一律且日行渐下的日本文娱圈中搅动风云的故事。
提灯破茧
日更千字
娱乐明星
出村太难的明星在线阅读
以《爱情公寓》起步,回到村里开启了让人羡慕的《向往的生活》。 才艺出众,唱歌不怂,一部《白娘子传奇》让歌剧类有了复苏的迹象。 随后《极挑》更是开启了真人秀的泛滥的时代。 闲时拍几部小成本电影攒攒人品,大制作有心情就筹备着。 少年,想要自由自在的翱翔,那就努力吧! 为了早点不受束缚杨杰不得不一个接一个的接受任务,他的目标就是将整个世界都变成他可以自由活动的村子!到时候系统就等着吃屁吧!
洞箫吹月下
日更千字
娱乐明星
当前位置: 都市 娱乐明星 从一万块钱开始的文娱在线阅读
章节试读
第一章 白捡的一万块钱

  夜,八点,本是县城最热闹的时候。

  奈何约莫六点的时候,县里就开始稀稀拉拉下起雨来。起初并不大,越下越起劲,到了这会儿竟然噼里啪啦地有愈演愈烈之势。

  蒋希希站在门口看着雨幕,默默地叹了口气。

  然后坐电梯到九楼,901。

  敲门,没人回应。

  推门进去,屋内黑漆漆的,似乎没人的样子。

  但蒋希希早就习惯了,于是稍稍开门,往里面探了一眼。

  屋内有些凌乱,椅子上散落着几件衣服,垃圾桶边放着外卖盒子,清晰度并不高的电视里正播放着当地的新闻:

  “借助本次知名剧组取景马山县,要大力发展旅游产业,不断调整全县产业结构,使旅游快速成为马山县的支柱产业,从而达到扩大马山县就业机会和...”

  她又往前探了探,试图看看床上到底有没有人在睡觉,还是出去买烟了。

  “有事么?”

  然后下一秒,她就听见猛然响起的男声。

  略显沙哑,带着点砂纸摩擦般的粗粝劲儿。

  但转过头,看见的却是个长相颇为清俊的男生。二十出头的年纪,穿着一件白色长袖,蓝灰色牛仔裤,坐在床边。

  整个人身材高挑,长相出色,最有特点的是剑眉,但不显太过凌厉,反倒衬得这张脸多了几分沉稳,就是这会儿吧…

  脸色有点阴沉。

  拿着手机,说完这句话,靠着窗边就这么默默地看着她。

  “吓我一跳,醒了怎么也不吱声啊?”

  蒋希希吐了口气,还不忘多看两眼:

  吓人是吓人,可再看一眼,这小子长得属实真不错,如果不是人家是搞音乐的,还有自己的小团体,她一准拉过来签约做艺人。

  可惜没戏,人家不肯签她。

  她也就没必要上着赶着讨好——那些什么在街上看见个帅哥美女就惊为天人,哭着喊着要签约他,全公司力捧,最后各种出名...

  不存在的,娱乐圈最不缺的就是帅哥美女:

  虽然,眼前这个不只是帅,还有一种淡淡的生人勿进的气息。蒋希希把它称为“搞艺术的气质”,就让他平白无故又加上几分。

  还有点颓颓的感觉,不知道有什么心事一般。

  这一点,从他周围的环境都可以感受出来。

  这种气质也让蒋希希正儿八经地纠缠了好一阵,但最后还是放弃了。只是每每见着,都有那么一点可惜的感觉。

  她于是稳了稳心思,才继续叮嘱:

  “我已经劝完徐一舟了,他明天早上8点就会回来跟你继续学吉他。”

  男生也不掩饰地皱了皱眉,才抬头看过来:“明天?明天就只有一上午不到的时间吧,准确说,两三个小时?他要学这点吉他去试镜,怕是连个差不多的姿势都学不来。”

  “...我知道,总之韩升...

  算了,你尽力教他就行。”

  蒋希希叹气,也是一脸无奈道:“一舟的少爷脾气,我拿他没办法。不然,他也不会这几天呆在外面,不跟你学吉他。”

  “嗯,好吧。”

  韩升也点点头,他收钱教人乐器,但并不真是对方的老师。有些事情,提一嘴就行了。

  对方既然不要他为此负责,那也就没必要多说。

  两人随即点点头,再大概沟通了一阵。

  关门送客。

  ...

  “哗哗哗哗...”

  窗外的雨下得更大了,似乎大有一副今晚不下个三尺三,都不停休的架势。

  而这种有些阴郁的天气里,刚才本来还挺阴郁的韩升这会却整个人一松:虽然看着没什么变化,但就是感觉到他明显没那么抑郁起来。

  没办法,事情确实挺大条的。

  任谁在几天前醒来,发现自己在一个陌生的地方睡着,进而发现自己变成了陌生的人,甚至好像还来到了不一样的时空里...

  都没那么能淡定。

  于是韩升抑郁了。

  他先是用抑郁来逃避了原主好友的联系,然后把自己关在屋子里,开始疯狂获取这里的信息。

  好的地方是,有很多东西都是类似的。包括整体环境,社会发展,以及杂七杂八的。悲催的地方是,很多地方又是不一样的,比如至少他真没在网上,看到几个熟悉的名字对上熟悉的脸。

  怎么说?

  类似的时空,不同的文化发展。

  在经历了一天多的头脑疯狂运转后,他最终选择慢慢来。

  先搞清楚自己的身份,嗯,一个叫反对票的乐队吉他手兼主唱,圈内有一定的名气,名字么,和他一样。

  然后了解到,单亲家庭长大,有个舞蹈演员的美貌母亲。不过似乎是个没心没肺的性格,几年前再嫁了个富商,联系就更少了。

  接着还要继续寻觅的时候…

  朋友担心他,找上门了。

  这可不好应付,好在这时候来了个电话,来了个活,让他教人弹吉他。

  韩升自己本身是会弹的,甚至也是比较不错的水平。至于和原主差多少...这不是重点,重点是先离开这,不然感觉会有更多原主的朋友找上门来。

  所以,他就过来了。

  计划是打算暂时逃离开一段时间,忙完这个,再借口出去旅游一阵,最好是去XZ啊,大理啊什么的。到时候回来就说自己心灵得到了净化,然后性格变化也没事吧...

  反正,暂时肯定是不能回去原来的环境里的。

  就这么计划着,还算顺利。

  结果,来了这边倒是出了点变故。

  他这次过来,是给一个叫徐一舟的新人演员教他弹吉他。

  或者说,临时抱佛脚地学一学架势也好。

  至于为什么这么临时…

  这事也没办法。

  韩升听完蒋希希解释,就知道为什么了:

  前几天,投资高达3亿的《惊蛰2》剧组里,某有点戏份的配角因为一些个人原因临时退出。而他的戏份又马上要开拍,时间不等人。

  于是降低要求,招纳最近有档期的演员。

  要求年轻帅气,演技合格,还要至少会一点吉他。

  即便这样,也不会海选。

  内部名额。

  抢手的很,毕竟要求,还真不高。

  蒋希希这边好不容易争取到机会,就带着徐一舟来了,还请了个老师就是韩升。

  奈何徐一舟什么主?

  家里有钱的主,上一部拍的戏是自家公司投资,这部戏纵使试镜机会难得,徐一舟自己不喜欢,就一直很抵触。

  练了就半天,跑路了。

  蒋希希连着劝了两天,才说动少爷回心转意,但明天上午就要试镜了,还说明天八点再练...

  “真是...”

  好家伙,韩升直叹气。

  虽然他并不知道这个剧组具体有多牛,但是光看投资和蒋希希的态度,就知道机会难得。

  这要是换成他,别说不会发脾气了,或者就算发完脾气,今天肯定也是连夜操练,力求过关——就好比明天就要考试了,临时背公式套一套,总是要做的吧。

  没有,人家要明天练。

  “算了,不想了。”

  韩升以前和现在都不是富二代,哪怕原主母亲再嫁了有钱人,原主也是没有往家里要过钱的。

  所以...

  就这样吧。

  他抬头看了看时间,已经有点晚了,便起身行动起来。

  这几天为了假装抑郁,减少与人接触,尤其是蒋希希各种打探也好;还是自己真的有些晕头转向的也罢,屋子里确实没怎么收拾。

  但是明天要营业了,还是多收拾两下。

  收拾完早点睡哈

  睡前可以想想,明天上完课结完钱之后,该怎么安排接下来的事情...

  ...

  一夜无梦,次日,韩升七点就醒了。

  定的闹钟是7点20分,上课的时间是8点,奈何韩升只要心中有事,就很难睡得好。

  起床,洗漱,简单吃个早饭。

  然后开始等人。

  八点,没人来,看样子罗少爷又要迟到了。

  八点半,还是没人,自觉不对的韩升给蒋希希发了信息,没人回应。

  九点,韩升秉持着敬业精神,给蒋希希来了一通电话。结果对方...依旧没有接。

  那,这就没办法了。

  就跟昨天一样,他只是个来教乐器的老师,做好自己分内的事情就好。别的,他不考虑——虽然明显看起来,蒋希希那边出了一点状况。

  确实,等到十点多,人还没来。

  韩升已经规划好了“大理十日游”,并且正在想着“沿洱海湖畔骑车拍照”的行程,钱好像不太宽裕,要不要删掉时...

  门被“嘭”地一声推开了。

  “...就你一个人?”

  韩升看着门被重重摔在墙上,还颤悠了两下,忍不住有点咧嘴。但还是很敬业地关心自己客户的去向:“罗一舟他这是...”

  “...是徐一舟。”

  蒋希希敢肯定,自己百分百黑线了那么0.01秒,但已经没时间了:

  “别管他了,快,收拾好跟我走!”

  “怎么了?”

  韩升被蒋希希冲上来,扯着手就往前走。他还在心虚叫错名字这件事情,被扯得有些猝不及防,只能边走边问:“有什么事吗?”

  这家伙,打劫都不带这么用力的。

  “...一舟跑了。”

  蒋希希少见的,满脸不悦,但更多的是疲惫和一点…放松?

  总之她继续开口:“你去顶替他试镜。”

  韩升于是更头疼了:“不是,他跑了为什么我要去?”

  “因为我们不能放导演的鸽子。”

  两人走到电梯旁,摁下下楼键,蒋希希才转头言简意赅道:“张导是最不喜欢别人放他鸽子的,所以哪怕是一舟跑了,我们也必须有人到场。”

  气氛一时沉默。

  “为啥是我啊,你旗下其他艺人呢?”

  片刻后,韩升才问:“我记得你说过,机会难得,大家都想要吧。”

  “机会确实难得,换昨天肯定我就叫人来了。”

  蒋希希抬头,举起手腕,示意他看表,道:“但是现在,距离试镜集合只有一个小时了,你让他们飞都飞不过来。”

  “...那也没必要我去吧,我也不会演戏,就算去了也是露馅。”

  韩升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何况他已经订好了中午12点的火车票。

  没必要,真不用。

  “我说了,你去就行了,演得如何无所谓。”

  蒋希希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至于角色,就是个爱弹吉他的富二代,起码有一半和你能对上,你就本色出演就是了。”

  “...”

  这家伙说的,好像就是糊弄一下子就行了。

  但是吧,他只是被请过来教罗一舟...

  “是徐一舟。”

  蒋希希再叹气一声:“算了,无所谓了,我知道我只是请你来教吉他。怎么样?帮不帮忙,去一次,我再给你五千,就当你的辛苦费了。”

  这,这不就相当于,白捡五千块钱?

  韩升脑子里迅速运转,虽然想着“凭啥我就值五千”,但脑子里很快就又出现了自己明天在洱海湖畔骑着自行车,愉快地放松的画面...

  阿西吧,娱乐圈来钱真的快啊。

  自己一天原计划每天上八小时,课时费2000,不算便宜的了。这会自己去顶包试镜一下子,估摸着也就俩小时,五千块到手。

  “干不干?”她又催了一句。

  “那个,我都已经买好车票了其实…”韩升下意识来了一句。

  心里想着:

  所以车票钱,也能不能顺便给我报销了,毕竟这会退票要收百分之二十手续费呢...

  话还没说完,或者说脑子里还没想完。蒋希希转头,又冒出一句:“不干给你加到一万,再多就免了,我去楼下找个人应该也行...”

  “叮...”

  电梯声适时响起。

  电梯里的人抬头,就看见韩升脸上适时挂上敬业的笑容:“当然,希希姐这几天这么辛苦,于情于理我都要帮这个忙嘛。

  而且其实吧,我跟你们说,我真不是为了钱,我这纯粹就是为了支持你们的艺术你知道吧...”

下一章
新人免费读 下载起点读书APP
访问网站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