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母子相见
  • 戳下方气泡,看书友讨论
  • 去客户端看更多精彩讨论
长青纪事在线阅读

长青纪事

现实 / 人间百态

24.32万字|完本

更新时间 2021-09-29 12:10

书籍摘要: 面对父亲突然病亡,富二代何立扬变得迷茫焦躁,回到多年未见的母亲身边,看到贫穷落后的长青村,他决定留下来建设家乡。几年来,何立扬带领乡亲们从贫穷走向了富裕,使长青村成为产业兴旺、生态宜居、乡风文明、治理有效、生活富裕的社会主义新农村。在这里,他看到一幕幕不一样的人世间的悲欢离合,见证了村民们幸福的欢笑和酸楚的泪水。在这里,他不仅收获了美好的爱情,也真正认识到,人应该以什么方式活着。
展开更多作品相关

书友榜

我的头像

  • 书友第1名:土里不土气.
    书友等级: 弟子
  • 书友第2名:书友20210929124920306.
    书友等级: 学徒
  • 书友第3名:书友20210726133418281.
    书友等级: 学徒

书友还看过

人间百态小说推荐

风情农场建成记在线阅读
做为主角的张枫和金雨晴,两个相爱的人为什么最初没有走到一起,又为什么最终走到一起,这中间又究竟发生了些怎样的故事? 脱贫攻坚战的打响,贫困地区将会发怎么样的变化? 这是一个贫困地区的贫困人家的翻身史! 这是一个普通大学毕业生的创业史! 这是一场理想与现实之间的交锋! 这是一场爱情与婚姻之间的斗争!
欧阳亚雪
日更千字
人间百态
学生会那些事儿在线阅读
学生为什么要加入学生会?加入学生会能学到什么? 本书将通过亲历者的身份,讲述从加入学生会纪检部开始,直到退休的一系列经历。
水大亦鱼大
日更千字
人间百态
马道河的故事在线阅读
人世间的冷暖,只有用心体味,才会精彩! 脚底下的道路,唯有诚挚以待,定会披靡! 本文以真实的故事,讲述平凡人的精彩生活,以及普通人的逆袭。
荆萧默
日更千字
人间百态
职称二在线阅读
教书竭尽全力,工作屡创奇迹;为人低调谦逊,始终不断进取;机智处理矛盾,不惧任何挑衅;淡化职称评定,成为全国专心从教教师!
思路雨花
日更千字
人间百态
蓝天下的人在线阅读
来阅文旗下网站阅读我的更多作品吧!
锻炼勤奋
日更千字
人间百态
谁说无痕在线阅读
煮一壶老酒,讲一段故事。
那年心远
日更千字
人间百态
破门而入在线阅读
因伤转业的白枫原本只想来到特警队里养老,可是渐渐地发现这个城市有些不对劲...... 接踵而来的案件,不断浮现的谜团,白枫只能一步步地去捋清线索...... 非刑侦文,纯军事文,讲述硬核的单兵技能与战术
爱吃鱼的老渔
日更千字
人间百态
疯子加拐子在线阅读
一个莫名出现在李家屯中的疯女人  一个游手好闲多年的光棍废柴  搭伙加凑活,沉默与反抗  都只是生活的缩影
枉松
日更千字
人间百态
镜子青春在线阅读
你的青春可曾迷茫,可曾留下遗憾。 一指流沙,一段岁月。 让我们一起回忆、弥补那段被岁月扰乱了的时光,让青春不在遗憾……
雪地落
日更千字
人间百态
当前位置: 现实 人间百态 长青纪事在线阅读
章节试读
第一章 母子相见

  2015年6月初。

  陕北延州市金明县庆安镇。

  太阳挂在当空中,炙烤着越发饥渴的大地,地上的小草纷纷低头弯腰,一副认输的姿态。

  “羊羔子回来了,羊羔子回来了。”

  一道清脆响亮的声音掩盖了丝丝蝉鸣,接着传来几声狗叫。

  渐渐地,汽车发动机的声音越来越近。

  一辆米白色越野车在通往长青村的小道上缓慢地颠簸着前行,汽车的前方,一位中年男子手中举着一束柳树枝条,一边挥舞,一边大声喊着:“羊羔子回来了,羊羔子回来了。”

  驾驶汽车的青年脸上略显疲态,双手紧紧握住方向盘,不敢有一丝懈怠,生怕车子在这条小道上出了岔子。

  路边不远处的农田里,干活的人们停下手中的活计,用手背遮挡着刺眼的日光,向中年男子和越野车的方向望去。

  中年男子一边喊,一边快步走向长青村何田田的家中。越野车紧随其后,停在了何田田家门口的硷畔上。

  中年男子挥舞着手中的柳树枝条,脚步还没有跨进大门,就急切地喊道:“田田姐,羊羔子回来了,你们家的羊羔子回来了。”接着,他便笑呵呵地掀起窑洞门上挂着的一块看起来有些陈旧却十分干净的白色门帘。

  门外,越野车上下来一位青年,穿着白色休闲衬衣,牛仔裤,脸庞清瘦,但轮廓分明。他凝神片刻,游离的目光四下扫视一圈后,随即向院子里面走去,掀起门帘时,因为身材过高,明显地弯了弯腰。

  窑洞内布置的干净整洁,门口左侧放着长约三米的立体柜,柜子中间凹进去的一块放着电视机,旁边齐齐摆着六只茶杯和一只茶壶。柜子的对面,一张能容纳三人的沙发靠着墙。沙发后的墙面上,挂着三个大型相框,暗旧的玻璃下,交错嵌着一些黑白和彩色照片。

  “田田姐……”中年男子一边喊,一边穿过沙发和柜子之间的空地,向隔墙的门洞快步走去。

  “喊什么呀,什么羊羔子?”穿过前窑的门洞,一位五十多岁的中年妇女在围裙上擦着手说道,虽然语气有些不满,可脸上却泛着笑容。

  中年妇女是这家院子的主人,叫何田田,此时,她正在后窑的灶台前做饭,看到村里的傻人赵怀智一惊一乍地跑进来,她虽有愠怒,却依然面带微笑。

  赵怀智一边傻笑,一边因情绪激动而显的结巴:“羊羔子,你家羊……”

  说话间,车上下来的青年已经从前窑的门洞进来,看到何田田后,瞬间愣住。

  而何田田看到青年后,亦是一愣,她怔怔地看着这个青年的脸庞,内心瞬间涌起一丝酸楚。

  这个青年长的特别像一个人,那个人曾出现在她的生命里,是她这一生无法忘却的人,那个人曾让她对美好生活充满向往与憧憬,也让她感受到幸福被撕裂后的痛楚与孤独。

  这一刻,何田田恍如隔世,站在对面的这个青年仿佛既是上天的馈赠,亦是上天的惩罚。

  赵怀智傻笑着看两人呆立原地,拍着手说:“好,好。”随即向窑洞外面跑去。

  何田田和青年对视半晌,随后,青年“噗通”一声跪下,眼里两行清泪直线而下。

  “妈……”

  青年喉咙里发出悲怆苍凉的声音,响彻窑洞,飘荡在院落里。

  何田田浑浊的双眼变得模糊,她试图从喉咙里发出声音,却似有一把黄土塞满嘴巴,让她快要窒息,她颤微微地伸出双手,在模糊的视线里捧住青年的脸,凝视片刻后,便把青年紧紧地拥入怀里。她的双臂仿佛用上了这一生的力气,生怕青年从怀中消失一样。

  灶台上的锅里,沸腾着的水顶着锅盖发出“咕嘟咕嘟”的声音。

  青年名叫何立扬,本是长青村人,自从四岁离开村子,到现在已经有二十年了。

  时光退回到一九九五年,四岁的何立扬随着父亲孙学军离开贫瘠而荒凉的陕北高原,来到改革开放的前沿阵地——深圳。后来,何立扬就在这里上学长大,直到父亲的突然离世,让他感觉到生活了二十年的深圳并不是自己的家乡。

  或许真的是有父母的地方才是家。父亲突然间的病亡,让他觉得自己的一方天地已经坍塌,唯有回到母亲身边才能找归属。于是,何立扬毅然放弃了繁华的都市生活,放弃了父亲遗留给他的上市公司管理权,放弃了锦衣玉食的生活,回村寻母。

  找到母亲,便找到了家。

  “扬…扬…”何田田哽咽着从喉咙里挤出两个字。

  虽然,何田田在心间无数次幻想过她再见到何立扬的画面,但绝不包括眼前这一场景。她觉得自己肯定会伤心到大哭,但此时,她几乎发不出声音,只是任由浑浊的泪水流过些许皱纹的脸颊。

  院子外,在地里劳作正打算午歇的几个中年男女,手里拿着不尽相同的农具,站在大门外向院子里探着头。

  “傻怀智喊着羊羔子回来了。”一个妇女说。

  “我在对面的山上就看见这车从沟里开进来,看着就不是咱们村的车。”一个皮肤黢黑的男人说着指了指硷畔上越野车。

  “孙学军回来了没有?”

  “不知道嘛,就听见赵怀智喊羊羔子回来了。”

  “这都走了有二十年了吧。”

  “可不是吗,咋就突然回来了呢?”

  ……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议论着,完全不顾空气中让人难耐的炙热。

  “哎呀,都不要围观了,看甚了么,里面做羊肉着呢?闻着道顶饱了?都赶紧回家吃饭去。”一道略带沙哑的男高音在众人身后响起。

  众人转身,看到一位身材中等的中年男人,他的面色经过阳光照晒显得发棕发亮,目光明亮有神,手指间夹着一根已经烧到了过滤嘴的烟头。

  众人齐齐看向他,一个个脸上露出尴尬的笑意,有些意犹未尽的离开的何田田家的硷畔,向各个方向走去。

  这个男人名叫何志国,是何田田的大哥。他刚才正在羊圈里喂羊,听到赵怀智喊着“羊羔子回来了”,起先,他没在意,可是当他看到妹妹家的硷畔上围了一群人之后,于是决定过去看个究竟。毕竟妹妹这么多年就靠自己一个人过生活,但凡有大小事情,他作为大哥,都要料理料理。

  众人散去后,何志国走进院落,抬起手中的烟屁股吸了一口,这才有些不舍地扔掉。

  进到里窑,看到妹妹怀中抱着一个穿着干净时尚的青年,她的脸上依然淌着泪水,粗糙的手在不断地摩挲着青年的头发。

  “这是羊羔子?”何志国怔了怔,随即上前问道。

  看到大哥进来,何田田这才松开手臂,把何立扬从地上拉起来,双手抹了抹脸颊,嘴角抽动着,露出喜极而泣的笑容:“嗯,羊羔子。”话音未落,泪水再次涌出眼眶,她哽咽着指了指何志国对何立扬:“这是大舅。”

  “大舅好!”何立扬张开双臂试图拥抱何志国。

  此时,何志国内心的惊喜一下子涌上来,他嘴角动了动,任由何立扬抱住他沾满灰尘的身体,只顾自己咧着笑,露出微黄的牙齿。

  礼问过后,身旁的何田田这才注意到灶台上升腾起的热气,赶忙揭开锅盖:“还没吃饭吧?想吃什么?我……我做给你吃。”

  她本来想说“妈做给你吃”的,可现在一时还没法接受自己作为母亲这个身份,毕竟二十年没有相见,这二十年里,虽然时常会想起儿子,但孤独的生活让她渐渐忘却了自己对于母亲身份的认同,直到刚才何立扬喊她“妈”的时候,她才想起二十年前,四岁的何立扬拉着自己衣襟喊“妈妈”的画面。

  何志国看着何立扬,自言自语:“走的时候才这么一点。”说着,他用手比划一下,“没想到现在居然长成大小伙子了,长的真高,真俊。”

  何立扬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对何田田说:“妈,我想吃面,剁荞面。”

下一章
新人免费读 下载起点读书APP
访问网站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