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倒计时,距隋亡十四年
  • 戳下方气泡,看书友讨论
  • 去客户端看更多精彩讨论
隋太子在线阅读

隋太子

历史 / 两晋隋唐

58.28万字|完本

更新时间 2022-01-04 22:45

书籍摘要: 《隋书·卷二·本纪第二》:八年九月,圣宗以兵入玄武门,杀齐王杨暕及赵王杨杲。世祖大惊,退位,乃以圣宗为皇帝。公元604年,隋文帝杨坚驾崩,杨广登基为帝。同年秋,一个平行时空的灵魂,降落在昏迷不醒的皇长子杨昭身上。当他睁眼时,除了看到所谓的大隋盛世外,还有大隋面临的无数危机。抬头仰望这片熟悉又陌生的天空,杨昭发下誓言:他要再续大隋国运五百年!本书又名《殿下何故造反?》《大隋第一皇太子》
展开更多作品相关

书友榜

我的头像

  • 书友第1名:翔gg.
    书友等级: 弟子
  • 书友第2名:我与枷锁.
    书友等级: 弟子
  • 书友第3名:道研.
    书友等级: 弟子

书友还看过

相关标签

两晋隋唐小说推荐

颂新唐在线阅读
唐朝初期,百废俱兴,内忧为患,作为皇二代如何完成经济的复苏为后人建立盛世王朝。完成民族伟大复兴。人民歌新唐,颂新唐。
李蓦
日更千字
两晋隋唐
大唐盛世由太子书写在线阅读
21世纪历史系大学生李杜白穿越平行宇宙中的唐朝,成为了李世民的唯一继承人。 李杜白表示:我不要当太子!我要考官,我要当大官,我要当个全能型人才,诗词乐曲张口就来的那种! 房玄龄表示:殿下,不要考官了!今后整个天下都是您的,还要什么官位? 杜如晦表示:玄龄说的对! 李世民表示:儿啊,快回家继承爹的江山!
何Sir
日更千字
两晋隋唐
荣耀从大唐开始在线阅读
一个现代军人,成为了穿越大军的一员。超越所有人的理念,只为华夏荣耀。
冗淤
日更千字
两晋隋唐
盛唐颂在线阅读
贞观元年 一少年横空出世! 战事中 杀突厥,灭吐蕃! 朝堂中 诛贪官,斩奸佞! 对外 他是杀人不眨眼的魔王! 对内 他是大唐的守护神!
彦渊
日更千字
两晋隋唐
家父狄仁杰在线阅读
神都洛阳城中,狄仁杰绯闻频频,武三思载歌载舞,武则天破口大骂。 明堂顶上,狄光昭大喊我爹乃是狄仁杰! 政事堂里,狄光昭骂骂咧咧:“你们这帮糟老头子,坏滴很!” 顶着时尚界宠儿、文坛新秀双料皇冠,狄光昭挥斥方遒指点江山。 最后让皇帝成为了背锅侠……
肆世叁公
日更千字
两晋隋唐
大唐:李世民找我当大官在线阅读
我当你是兄弟,你却想当我老子? 不行不行,带你赚钱就好了…… 啥?推荐我做大官? 咱考虑考虑……
风中之客
日更千字
两晋隋唐
大唐风华路在线阅读
穿越成为李世民的私生子,然而并不知道自己的身份。有个媳妇,种着几亩地,没事发明点东西,慢慢将一个烂泥村落发展起来。  韩跃感觉这种日子挺好,如果没有人打搅他情愿一辈子都这样。  然而男人总要长大,小人物也会慢慢变成大人物,举手投足,会当凌绝顶,岁月是一把杀猪的刀,韩跃却慢慢成了一把锋利的剑。  大唐风华,谁人领舞,这是一个小人物慢慢成长为大人物的故事。  有装逼,有犯浑,有发财,当然也会有妹子……  ***********************************************  大唐风华群: 707518143  (另有新书《大唐第一狠人》正在连载,可往品鉴,必不失望)
山下出水
日更千字
两晋隋唐
祸害初唐在线阅读
“陛下,当初你可是答应让我退婚的,现在又催我尽快与高阳完婚,这不是坑人吗?你可是一国之君啊,怎么能出尔反尔?”房俊非常气愤的看着李世民说道。 “你个兔崽子!朕什么时候同意让你退婚了?只是说过可以考虑,朕就不明白了,高阳可是朕的掌上明珠,哪点配不上你了?啊?”李世民冷冷的盯着房俊质问道,居然还想退婚,做梦! “你不明白的事情还多着呢?让我娶高阳,你想都别想!除非你給我换一个,反正你那么多闺女!”房俊坚决不同意,高阳是什么人自己还能不清楚,大唐第一绿帽男的称号,自己可承受不起!
蜗牛写天书
日更千字
两晋隋唐
大唐顽主在线阅读
历经二百二十八年的大唐帝国在内忧外患中已变得风雨飘摇,盛世不再、国运衰微,被遗忘了十一年的皇长子于会昌六年重返长安,在一盘无形的棋局中逐渐开启了自己的帝王之路,拢士子、立军威、封佑王、夺储位、平藩镇、夺宦权、除党争、击回纥、镇吐蕃、收南诏,终将这残喘之中的晚唐再度推向了辉煌盛世......  ……  欢迎各位兄弟姐妹进群品茶论道、煮酒谈史,Q群:527391828
九盏清茶
日更千字
两晋隋唐
当前位置: 历史 两晋隋唐 隋太子在线阅读

听书

章节试读
第一章 倒计时,距隋亡十四年

  “殿下,前面有台阶,您跑慢一点!”

  “不用管我,我心里有数。”

  富丽堂皇的晋王府内,一个身着宽松锦衣,体格高胖的身影左右奔跑,四周的宫女太监,只能紧紧跟着,生怕前面的贵人摔倒。

  自一月前先帝驾崩,晋王悲伤过度,走路摔倒昏迷醒来后,便养成了一个古怪的习惯:每日早上均要锻炼一小时才罢休。

  作为先帝,亦是陛下最疼爱的儿子,晋王虽是宽厚,但因之身份,可没人敢马虎大意。

  当日同行没搀扶好晋王,致使其摔倒而被陛下杖毙的十多位内侍,便是前车之鉴。

  所以,这一批晋王府新的内侍,更显小心翼翼。

  “殿下,这已经是第六圈了,您快歇息吧!”

  听到后面带着哭腔的几位家仆,杨昭无奈将跑步的速度放慢下来,用胖胖的手掌擦了下额头的汗液。

  借着升起的晨光,能看到脚下自身庞大的身影。

  一月前,杨昭睁眼后,发现自己成为了杨广那个英年早逝的长子后,属实被吓了一跳,连带着心神都未能冷静下来。

  他前世到底是个普通人,不说身份的巨大转变,就连古今生活方式的差异,也让他措手不及。

  也幸好因为他的皇祖父杨坚刚刚驾崩,众人只当他这个皇长子悲伤过度,性情而变的有些怪异,而无太大的怀疑。

  杨昭恰好借着这段时间,熟悉了新身份,并慢慢接受了现实。

  他叫杨昭,是大隋皇长子,也是未来的大隋太子,更是未来的大隋皇帝!

  杨昭最后暗下决心,不管大隋几时灭亡,他总要活得长一些,至少活到大隋灭亡之后。别弄得和历史上一样,因身体原因,过上一年半载就挂了。

  至于更大的目标,比如拯救大隋,此事还需一步步来。

  现在距离隋亡,还有十四年!

  十四年,足够做很多事情了!

  关于身体上病疾,其实,不需要太医院的诊断,杨昭也明白自己的病症在于何处,锻炼少,外加太胖了。

  尤其近些年来,他日夜受大儒教学,少时尚能骑马拉弓,但当下已无时间。

  身体是一切的本钱。

  锻炼好身体,努力活着,便成为杨昭最紧迫的目标。

  而这些天的锻炼,也没有白费,杨昭发现自己原有的昏沉状况大大减轻,就连思绪都敏捷不少。

  比如看书,只需看上三两遍,即能默背全文。

  而身体的恢复,也让杨昭有了更多的时间思考许多未来的事。

  等累的气喘吁吁地几个太监跟上后,杨昭复又减速跑了起来,好燃烧掉身上厚厚的脂肪。

  跑步完之后,略作休息,便是沐浴更衣。

  这套流程,近半月来,晋王府的侍从们,已经相当熟悉了。

  当之做完这些事,正准备小憩时,府上的一应女眷便走了进来。

  为首者自然是刚刚生下长子杨倓的大刘氏,其怀里抱着熟睡的杨倓。

  紧随其后者,正是已有八个月身孕的小刘氏。

  在小刘氏左侧,乃是杨昭的原配崔氏,奈何崔氏自成婚以来,一直未有子嗣诞下,另有其他缘由,所以在府上的地位一落再落。

  再往后,还有新纳的韦氏……

  杨昭现在最怕见到的,除了老爹杨广外,就是这群家里的女眷,因为在这些最熟悉的人面前,稍有差错,可能就露馅了。

  母凭子贵。

  大刘氏在晋王府的话语权,仅次于杨昭,当先道:

  “殿下,厨房将午饭已经备好了,我等姊妹请一同请殿下用膳。”

  杨昭摇头道:“孤刚刚吃了些糕点,现在肚子不饿,中午还约了仇侍郎,一同讨论儒学大义,你们先去吃吧!”

  刘氏正待说些什么,一个宫里的内侍被府上管事带了进来。

  内侍非常急迫的宣读了皇帝口谕。

  陛下,叛乱……

  杨昭敏锐的捕捉到了几个字眼,根据这些日长安城热议的事,他隐有猜测,追问道:“父皇除了召见我外,还有谁吗?”

  赶来通禀的内侍放低了声音:“另有,宇文将军,楚国公……大概是和关西有关……”

  宇文将军是宇文述,楚国公也就是杨素,而关西是汉王管治之所。近两日来,长安城中可是传疯了,汉王要造反!

  杨昭却明明确确的知道,传闻是真的。他前世是个历史爱好者,不仅爱看历史典籍,更钟爱历史小说,关于隋朝的进程自是熟悉不少。

  眼下杨广即位不久,不说天下其他人什么想法,就在皇室内部,就有不少的反对声音。

  这里面就包括他的亲皇叔,汉王杨谅。而自家老爹,对这些能威胁他皇位的人,动作出奇的一致,那就是杀!

  无论亲疏,都杀的一干二净!

  此番叫几个亲信臣子于宫内,大抵是讨论怎么把这个亲弟弟除掉。为何将之叫去,杨昭于刹那间隐约能猜到一点,其实这也是原来的杨昭埋下的祸患。

  便宜老爹杨广,生性多疑,杨昭现在思索的是,该如何面对接下来的危机。

  一连串的事要是回答或处理的不好,甚至会威胁到他的地位。对于夺嫡之争中,自老爹杨广始,可是有不少“优良传统”的。

  杨昭相信,别说是普通兄弟,就算是亲兄弟,表面和和气气,只要能寻到机会,一定会将他拖下水。

  储君,也就是未来的一国之主,诱惑实在太大了。

  而成王败寇,最好的结果,不过是幽禁至死。

  人都是有梦想的,但只要活下来了,杨昭可不愿这么屈辱的过一辈子。

  最好的方法,便是坐上那个天下最尊贵的位子。

  他最大的优势,便是了解隋唐年间的那些优秀人物,这些人是不是可以为自己所用?

  而他首先要坐上储君之位。

  “你叫什么名字?”杨昭温和的看向来传话的内侍。

  放在原身,对这种身体有残缺者,或不会憎恶,但绝对不会问之姓名。

  内侍受宠若惊,低头道:“奴婢之贱名,恐污了殿下的耳朵。”

  杨昭道:“宫人也是我大隋子民,何来玷污之说,孤让你说就说。”

  内侍忙道:“奴婢仲鞍。”

  “好,孤记住了!”

下一章
新人免费读 下载起点读书APP
访问网站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