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普通通高中生—王希言参上!
  • 戳下方气泡,看书友讨论
  • 去客户端看更多精彩讨论
浮世之下在线阅读

浮世之下

奇幻 / 现代魔法

5167字|完本

更新时间 2021-07-02 19:58

书籍摘要: 本人一时兴起…征用某语c群中朋友们的人设所写…<br>大概算是咒回衍生,但人设全部自创,脑洞不大,所以本文不用带脑子看啦<br>文笔…本人高一,回想一下高一作文大赛上的优秀作文…就是那样…应该吧<br>希望大家喜欢呀,人多一点我好怕寂寞的…
展开更多作品相关

书友还看过

现代魔法小说推荐

霍格沃茨行商记在线阅读
(群号523342707) 剑仙弟子丁一奉宗门长老之命,作为交换生远涉重洋来到了位于西方岛国的魔法学校。他的使命是调查近期发生于欧洲各地魔法界的不安定动向,确保其不会对自家门派构成威胁;顺便通过倒卖土产为日渐凋敝的宗门赚点香火钱——至于临行前大长老偷偷嘱咐的那句“最好能在毕业之前找到个中意的姑娘领回来”的胡话则可以忽略不计。 除了一身稀奇古怪的道术和武艺,陪伴他的就只有比帕丁顿熊还要偏颇的社会常识和一张骚话连篇且永远闲不下来的破嘴。不过他已然下定决心,要在这个陌生的国度里闯出一番名堂来——谁规定他不能在惩恶扬善之余捎带着装满自己的钱包呢? “嘿,别傻了,波特先生,试试这个吧——这可比魔杖好用多了!”(上膛)
帝鸽鸽
日更千字
现代魔法
什么!竟然是我创造了现代修真!在线阅读
上古也许很奇幻!但是通过了无数年的发展,现代人终于将修真放入生活之中,所谓天才地宝,能人法术全都变得平淡起来,,突然有一天一位少年错误的使用了开元法阵,回到了上古时期,那么他将如何通过现代知识存活下去呢…
时光的太白有点黑
日更千字
现代魔法
霍格沃茨的渡鸦之爪在线阅读
“新书《霍格沃茨的孤高之龙》已经发布!欢迎支持!!!” 麦克看着眼前的白色大理石坟墓,手里抚摸着那根接骨木魔杖。 少顷,麦克才面无表情的仰起头,说道: “开始吧!”只见麦克身后赫然整齐站着一群巫师,这群巫师皆身穿白袍,听见麦克下令全都面露兴奋的神色,全部开始释放幻影移形化作一道道扭曲的身影消失。只余麦克独自站着邓布利多的墓前,抚摸着手中那根接骨木魔杖。“您知道的,像我这样的泥巴种,不用点邪门歪道怎么能成功呢?一切为了更伟大的利益。”
别叫我陈二狗
日更千字
现代魔法
我的魔法能成仙在线阅读
叶琉星本来是一家珠宝店富豪的儿子,在学校过着平淡无奇的生活。 突然有一天,一颗紫夜龙鳞宝石被偷走,导致家里一夜之间破产,为了找到事情的真相,碰到一只愿意帮助他并且拥有魔法的“天使”,和它一起完成成仙的道路。
南小星鑫
日更千字
现代魔法
双帝情在线阅读
寂静的夜晚,繁华的都市,离奇的车祸。揭开了这个世界的秘密,觉醒灵力,成为灵修师未来……
白月情东
日更千字
现代魔法
哈利波特之啥也不是在线阅读
一个中国人穿越进入了哈利波特世界,当他想发育时却陷入一重重险境,当陷入了多个计划之中。这个世界真的如此简单?罗曼看着天上的星星说:“世界很大。”
白日不梦想
日更千字
现代魔法
成仙为神在线阅读
只是在几年之间,美丽的星球,西方各势力展露出原本的面目。统治的欲望充斥在整个星球。当他的生命遇到危险。当最后一层护罩即将被打破。真正的神明会从天而降,重新带来和平。直到下一次危机的降临。
别的名字
日更千字
现代魔法
霍格沃茨:传奇在线阅读
哈利波特同人,原创男主,被时间转换器从格林德沃时代带到哈利波特子世代,对一切很茫然的巴洛·艾文该怎样在这个完全陌生的时代安身立命?
遨游世界的影子
日更千字
现代魔法
树语者:苏醒在线阅读
沉睡了三万年前的植物文明纪元之神——树语者,突然在此刻苏醒。为了阻止从诅咒中逃跑的尸兽族首领的灭世计划。树语者在现代社会与少年一同踏上了寻找答案并阻止邪恶计划的旅途。
宋晴朗陛下
日更千字
现代魔法
当前位置: 奇幻 现代魔法 浮世之下在线阅读
章节试读
普普通通高中生—王希言参上!

  “希言啊,你这情书写的不行。”

  半秃的老校长右手掀开白色瓷杯盖,左手轻轻捧起刻着“奖”字大红印的心肝宝贝晃啊晃,“你说说看你啊…干什么不好,六岁跟着老爷子去当两年道士,出了那什么宁静庵就放飞自我似的,小时候打打架,我当你是孩子调皮,现在你给我写!情!书!”

  王希言心理琢磨,下一句不是你给我滚蛋就是你想怎么样,抢先开了口,“二叔,我是帮我同学写的,”

  “刘字成那小子还有空谈恋爱?逃课翻墙不用脑子考虑考虑啊?!”王校长深感心累,摁住太阳穴放缓了声音,“希言,你听我一句,二叔不会害你…你学到的东西…不适合这个…”

  “帕斯卡适合,牛顿适合,”王希言不耐烦的打断了他,一双明紫色的眸子定了定,“别说了,二叔,知道你为我好,按校规办事吧,省的你麻烦”

  他只有在自己面前才回如此…王校苦恼的想,在其他人面前,这小子可比普通人还普通人。

  黑色长发扎成低马尾,桃花眼,紫色的眼眸好像沾了露水的紫葡萄,是个漂亮的美少年,,无论哪个侧面都谈得上帅气,只是眉宇间藏不住的轻浮透出些散漫

  刚见面时初一语文老师老李头摇头晃脑的赞叹:“希言”是少说话,取自《道德经》“希言自然”一句,这名字起的不可谓不高妙…这孩子定当了了…”

  然而初见了了大未必佳,此刻此人正低着头在庄严的国旗下罚站,盛夏时节,蝉鸣烈日共长,一节大课间,三批人从校长办公室垂头丧气的参与进来,骂骂咧咧,一上来就把王校祖宗十八代骂了个遍。

  “c…不就带个手机嘛?王秃子至于吗我靠,”其中为首的胖子本着“重振男人信心”的指导思想提出一番高见,“md王希言那孙子带手机就没被找过,舞弊也避个嫌啊…”

  他的衣角一动,身旁的跟班紧张的拉了拉他,他一回头,只见就在另一边,少年尖尖的喉结动了动,正对上胖子的目光

  他很有礼貌的一笑,讨好似的叫了声哥,甚至笑着问他有没有水

  笑容阳光而自然,连胖子这种人都看的一愣

  胖子下意识从口袋里掏出罚站应急水瓶,迟疑的递了过去

  “谢谢。”

  王希言拧开水瓶,凑到胖子身边,一瓶水整个灌进了他的衣领,顿时浇了个透心凉的胖子低声骂了一句,“你他妈是不是有病?!!”

  “是,”王希言干脆的应了句,反手一水瓶毫无征兆的砸在张牙舞爪的胖子伸出的手背上,胖子吃痛的一缩,又是一拳已到,倒下的一刻,他吃惊的发现,王希言一双含情脉脉桃花眼中的怒火

  说起来,二叔这个家伙,除了教学水平差,不给零花钱等一系列缺点以外,倒还算不错…自己离开父母离开宁静庵,这个二叔倒是照顾自己照顾的井井有条

  然而此刻,台上的二叔,也正在人群中寻找着自己吧

  过了今天,他们叔侄俩的交集,或许会结束吧

  王希言这两年来,脸上总是浮了微笑,欲言又止而又欲言后续的招待众人,身边的不良少女乃至不良少年总能排成排

  只是他能感觉到,这个小侄子心里有事,大概与他在宁静庵或是老爷子那儿学来的东西有关…

  “附中是大家的起点而非终点,我真心的希望,所有附中学子,可以在今后的学习生活中积极向上,在各自的天空中翱翔。”

  台下掌声雷动,王校长眼睛有些湿润,透过模糊的泪眼,他又将目光投向侄子的方向

  不知道为什么,他鼓掌有点漫不经心

  几乎是下一秒,王希言脸色一变,一声不吭的扒拉开身前的人群,狂飙突进的向主席台跑来,有个高个子男生正以饮香槟状狂灌雪碧,王希言绕不过去,心下一急,一个钉板大帽扣在那男生手中的雪碧瓶上

  王校长吃了一惊,没想到平时体育刚刚过优秀线的小侄子会突然动手还不要命的往前冲,于是他举起话筒,“王希言!毕业典礼你还要上来闹吗?”

  王希言三步并作两步跨到台下,单手撑住台面,一个排腿干脆利落的翻了上来

  台下顿时鸦雀无声

  除了某少女“啊啊啊希言的腰啊啊啊啊”的尖叫

  王希言指了指王校的话筒,喘了口气,示意他将话筒给自己

  “…”王校长不敢相信的看向小侄子的眼睛,花花公子的轻佻荡然无存,少年的坚决和青涩的紧张盛满眼眸

  他隐约觉得,几年来困扰他的事,或许今天,可以找到答案。

  “校长,”王希言用蚊子叫一般的声音喃喃道,“二叔…”

  “我…”王校刚想回应,只听背后行政楼天台上一声巨响,刺耳的尖啸声回荡在每个人耳边

  王校看懂了他的唇语

  “来不及了,快跑,二叔,快跑…”

  一道寒光闪过,一柄巨大的刀状物体从天而降,重重的砸向主席台,王希言一把推开中年发福缺乏运动的王校,自己就地往后一滚,飞溅出的水泥屑纷飞入眼,一阵酸疼

  尘埃落定,台下群众惊呼一声:“刀!好大的刀啊!”

  只是一击就砍碎了水泥台面吗…王希言暗想,和去年两只不是一个级别的…

  他见那刀状物体一动不动,胆子大起来,凑近仔细端详一番,秀眉紧锁,这是王校那年,带自己去XZ旅游买的拉孜藏刀,但绝对比现在看到的短很多…

  等等…虽然像,但这刀面不像是金属光泽…

  是生物光泽!

  “去……死!”那拉孜藏刀发出了含糊不清的咆哮,从接缝中飞出一刀,王希言看似放松实则早有防备,平平一个下腰躲过一劫,双手托起王校长后撤几步拉开距离

  台下的吃瓜群众大多害怕,这正合王希言心意,他从怀中掏出两张符纸,紧紧攥在手心。

  “起爆符!”

  抛出的两张符纸在空中爆炸,爆炸的冲击波不能震碎,也可以暂时控制住吧…

  谁知那刀面突然伸长从黑烟中呈鞭状扫下,王希言躲闪不及,左臂一阵剧痛—索幸只是破了皮

  见它不依不饶,饶是王希言有好生之德,也不得不动手了

  为了救人的话…爷爷会原谅的,

  爷爷…

  “希言啊,你的名字,知道怎么来的吗?”

  记忆中的老头子仙风道骨,正襟危坐

  小王希言点了点头,懵懵懂懂的背:“希言自然…”

  “希言之至,山野之间。”

  那藏刀与王希言的血肉之躯相撞,竟发出声钢铁般的清响,王希言心中一喜,咬破右手指尖,画在另一张黄色符纸上,几点殷红沾染处,一道明紫色流光飞出,正点在刀面上,坚硬的刀面霎那间出现了几处裂痕

  “死!!”

  刀状生物狂怒一声,刀背上长出的无数根小拇指粗的回马刺生生将王希言的右手捅了个对穿

  “我c…”王希言几百年不说脏话的人,将剩下的音节连同心底的恐惧一起咽下,“来啊…破刀…看谁…干的过谁…”

  那刀怪笑两声,好像只玩腻了老鼠的猫,发起蛮力来一把将他甩开,得益于第一张符纸的加成,他手上的血洞正以极快的速度愈合。

  打不过,肉眼可见的打不过

  王希言见它又要冲来,心里叹了口气,行吧,那互相伤害…他从最内侧的衣袋中取出一只不透光的小瓶子,食指点了点,在空中一挥—

  “希言未至,舞…”

  “砰!”

  王希言手停在半空中,只见两发弹丸贴紧自己发髻而过,正中刀面,华美异常的花纹和冰冷可怖的刀面相得益彰

  一辆似乎改装过的吉普车疾驰而来,前挡风玻璃正磕上刀刃竟没有裂开,硬生生将那巨大的藏刀撞飞出去几十米,整个儿嵌在墙里,巨大的碰撞声在回音效果极佳的主席台上哀转久绝

  那车一个漂移稳稳当当停在王希言面前,前车窗和后车门一起打开,后座上,是张没什么表情的脸。

  “上车”

下一章
新人免费读 下载起点读书APP
访问网站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