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张诏?张合?
  • 戳下方气泡,看书友讨论
  • 去客户端看更多精彩讨论
修仙从种红薯开始在线阅读

修仙从种红薯开始

仙侠 / 修真文明

110.59万字|连载

书籍摘要: (修仙种田,不种马)张诏不小心穿越到一个极度腐朽的万年仙朝,从种红薯开始崛起于乱世,于各大修仙势力夹缝中求生存,纵横捭阖中求发展。
展开更多作品相关

书友榜

我的头像

  • 书友第1名:阿牛叔666.
    书友等级: 舵主
  • 书友第2名:刁蛮小哥.
    书友等级: 舵主
  • 书友第3名:书友20201023195206972.
    书友等级: 舵主

书友还看过

相关标签

修真文明小说推荐

偃者道途在线阅读
(已有数部完本旧作共千余万字,可放心收藏追看。) 李尘降临异世,所见所闻,尽是光怪陆离,画风奇特。 这里的主流修士为偃师门下之偃者,擅长百工之术,驾驭机关傀儡。 造倡秘法,天工奇术,百式演机,奇门遁甲……诸般神通技艺层出不穷。 剑修,术士,武者,妖魔之流,倒成了反派和背景板。 身为穿越者,李尘在这个奇诡瑰丽的修真世界里,踏上了自己的偃者道途。 作者鬼神的书友群:42355392
不问苍生问鬼神
日更千字
修真文明
我在凡人科学修仙在线阅读
洛虹站在黄枫谷山门前,此刻他不得不承认自己穿越到了《凡人》的事实。  推了推已经不存在的眼镜,洛虹斩钉截铁地道:“和韩老魔一样是四品伪灵根,却没有小瓶的我,看来只有科学修仙这一条路可走了!”  为什么炼气期每四层就会有一个瓶颈?  如何最大限度地提升筑基几率?  影响修炼速度的因素究竟有多少?  韩老魔跑起来到底有多快?  当这个世界修仙是客观存在的事实时,那科学就是修仙,修仙就是科学!  扣群:607277622,来玩啊,大佬已入住。
洛青子
日更千字
修真文明
真武荡魔传在线阅读
道家修元婴,佛家修舍利,魔修神魂,妖修躯体,坏孩子要修什么?双修行不行?不行的话,咱就修一个以恶止恶,以杀止杀的帝道?  --------  新书《金鳞》已上传,欢迎各位新朋老友移步品鉴!
土疙瘩的爱情
日更千字
修真文明
千机殿在线阅读
在历史的尘埃中,曾有无数伟岸的身影起落。 曾几何时,也曾眺望。 但终有一日,我会将这无数伟大踏于脚下。 凭借的不止是无双伟力,更有无边智慧。 —————————— 这是一个复仇者的故事,真正的复仇者,非大毅力不可为之。 为了终极之梦,宁夜毅然选择了抛下一切,面对那令人绝望的高山。 一切,从地狱难度起始! ps:群号1095255887
缘分0
日更千字
修真文明
仙韵传在线阅读
玄灵世界为李运打开一片多姿多彩的新天地,这里的生命纷繁复杂,这里的文明让人眼花缭乱,这里的纷争让人热血沸腾!玄者、修者、仙人、宙族;炼魂、炼体、灵根、血脉;舰中世界、激光传送、超速飞船、宇宙战堡;末世浩劫、正暗宇宙、宝星黑洞、兽族病毒、星际大战…可谓样样神奇,步步惊险,引人入胜! 李运以此为起点,感悟宇宙演化万千道韵仙韵,成就最强征服之道,仙路逍遥行,逍遥宇宙行……
沁园居士
日更千字
修真文明
没人比我更懂气运在线阅读
仙墟之上,仙人俯瞰;山海之间,妖邪环伺;浊世之下,凡人低伏。 光怪陆离的仙侠世界,意外穿越而来,没有灵根,无法修仙,该当如何? 万物有灵者皆有气,有气者皆有运,不想凡人修仙的陈寻只能点开自己的气运面板,狂刷起了先天气运: 【人见人爱(蓝)】:你天生便拥有一种独特的气质和魅力,会给人留下上佳的印象,更容易获得异性的好感。 气运进阶→【风姿卓绝(青)】 【真武之体(青)】:你天生筋骨强悍非常,并且经脉具通,潜力雄厚,是极佳的武道修行之体。 气运进阶→【梵天斗体(紫)】 【风雷道胎(紫)】:你体内天生蕴含浓郁风雷之力,风、雷二系灵根资质世所罕见,是尘世间一等一的修行种子。 气运进阶→【九霄风雷道体(赤)】......
大神之姿
日更千字
修真文明
仙子必须败在线阅读
林剑穿越了。 有了个仙子老婆! 我林剑能融合功法,还当什么小白脸! 看我打败这几位仙子,让你们知道我的厉害! 书友群: 278301623 (已有完本作品《陪师姐修仙的日子》连载中《修真世界的老虎》人品有保障,可放心收藏。)
西瓜炒哈密瓜
日更千字
修真文明
柚神在线阅读
一枚神秘的道果,一个大能的分神,一个异界的灵魂,造就一个全新的存在。 千变万化,分身万千。 一个柚子爱好者的故事。
耶落
日更千字
修真文明
秘宝之主在线阅读
新世界,天命觉醒,异宝纷现。  各类新宝,品类繁多,威能各异。  少年掌上古至宝,驾临诸宝之巅。
叶天南
日更千字
修真文明
当前位置: 仙侠 修真文明 修仙从种红薯开始在线阅读
章节试读
第1章.张诏?张合?

  张诏迷迷糊糊中感觉身体很冷。

  自己似乎睡在冰冷的木板上,四处还灌着凉风。

  周边偶尔有脚步声响起,却没有人说话,只是咳嗽声与醒鼻涕声倒是时常响起。

  他记得自己刚刚在超市里买了一大袋东西,提着购物袋刚走到停车场,就被什么东西砸中脑袋,然后就失去了知觉。

  正在回忆思索间,脑袋一阵剧痛,无数信息冲入脑海,仿佛要把脑袋胀破一般。

  然后他又一次失去了意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张诏再一次醒来。

  这一次,他的脑海里多出了另一个名为张合的全部记忆。

  一时之间,让他有点搞不清,自己究竟是张合还是张诏。

  究竟是张合作了一个很长的梦,还是张诏穿越成了张合?

  还不待他思考这种复杂的问题,他已经听到外面有人说话声。

  “我说张老头,现在可是到年底了,你欠的钱打算拖到什么时候才还?”一道如破锣般的声音响起。

  “咳咳咳!”

  剧烈的咳嗽声之后,一道苍老的声音才说道:“四管家,你就宽容一下,家里独子生了一场大病,这会实在没有钱了。”

  “我宽容你,谁来宽容我?你要是拿不出钱,家里粮食总有吧。”

  “四管家,万善人,求你行行好,家里只余下我们父子勉强过冬的口粮了!”

  然后就听到一阵翻箱倒柜的声音,以及苍老声音的哀求声。

  此时张诏已经知道,这道苍老声音,正是张合记忆中的父亲。

  事实上张合父亲的年龄并不大,今年才三十九岁。

  只是这个世界里,穷人都老得比较早,能活到五六十岁就算高寿了。

  至于张合的母亲,在十年前就病死了,只留下他父子二人。

  此刻,张诏很想翻身而起,然而久病的他,却是一点力气也使不出来。

  心神激荡之下,他又晕过去了。

  再一次醒来时,苍老的父亲正坐在床头,手里托着一只缺了边的破碗。

  正用勺子往他嘴里灌着米粥,见到张诏醒来,张老头脸上的皱纹绽放,像一朵盛开的菊花。

  “谢天谢地!你终于醒了。

  我就知道你不会有事,算命的说过,你可是大富大贵的命,将来有机会成为地主老爷的。”

  张老头此刻情绪过于激动,双手止不住地颤抖,以至于一勺米粥洒到张诏胸口。

  张老头连忙用食指刮起掉落在张诏胸口的米汤,然后把手指伸进嘴里舔得滋滋作响。

  洒落在张诏胸口的几滴汤水,很快就刮得比狗舔还干净。

  “爹,我吃饱了,剩下的你吃吧。”

  根据张合的记忆,穷人平时的饭食,都是用一些草籽,野菜熬成野菜糊糊。

  生活条件好点的,就用一些杂粮,草籽,野菜一起,做成干饼,那个吃起来又好吃又顶饱。

  像这种白米熬出来的白粥,也只有在庆祝丰收的时候,像征性地吃上一顿。

  “傻孩子,快吃吧,我刚才已经喝过两碗了,你不吃怎么恢复身体,难道要我白发人送黑发人不成?”

  张诏最终还是执拗不过,喝完了这一碗米粥。

  之后的几天,张诏睡睡醒醒,每天喝两碗白米粥。

  慢慢地,张诏的身体渐渐有了一些力气,偶尔还能下床走两步了。

  不过外面冰天雪地也没什么可走的,这鬼天气能把人活活冻死。

  况且家里总共也才一件厚实点的衣服,平时谁出门就给谁穿。

  屋里虽然四处漏风,但好歹还有两床塞满稻草的破被子,比外面暖和多了。

  自从能下床行动后,他的伙食水平直接降了好几个等级。

  每天的白粥就换成了,由粟米,草籽,野菜熬成的稀糊糊。

  至于张老头的伙食就更差了,张诏看到他每天都只吃一大碗野菜,里面掺杂着一些黑色的糊糊。

  张诏知道这种黑糊糊是用橡子的果仁,先用水漂洗去苦涩味,然后再磨成浆,煮成糊。

  事实上自从从上次四管家上门收债,把过冬粮食全都刮走抵债之后,他家就已经断粮了。

  不过每当山穷水尽之时,张老头就会披着冬衣出门,有时候一两个小时就能回来,有时候得一整天。

  每次张老头回来的时候,手里就有一些粮食,有时候会是一碗,有时候会是一升,有时候只有一小把。

  张诏也想要帮张老头分担一些压力,他的脑海里划过许多奇思妙想。

  做肥皂,烧玻璃,做火药,造大炮,造飞机,乃至于原子弹。

  不过这些也能只停留在空想罢了,现代科技发展都有一整套工业体系支撑,单凭个人力量是行不通的。

  而且这一切对于一个靠吃野菜充饥的人而言,太过遥远。

  现在他只能加强煅炼,增强体质,到时候帮着干点体力活。

  不过煅炼的成本也是很高的,运动就需要消耗热量,就要多吃饭。

  今天张诏已经在床上躺了一整天。

  因为他突然发现一个秘密。

  只要他闭着眼睛,在他的脑海中就会出现一个光团。

  当他把精神全都集中到光团上时,精神意识就会进入一处奇异的空间。

  这个空间里有一亩黑土地,一汪清澈的泉水。

  最神奇的还是,这里面有一个很大的购物袋,里面装着一些生活物品。

  查看了一遍,张诏确认,这就是他在超市里买的那一大袋子东西。

  看来,自己是真的穿越了。

  袋子里有五个红薯,已经发芽了,张诏干脆就把这些红薯种到黑土地里,又浇了一些泉水。

  两斤独立小包装的辣条,两打酸奶,一共16杯,两大包方便面,共12小包,二锅头一瓶,卫生纸一大袋,共10卷。

  另外赶上超市里盐打折,他一口气买了10多包。

  他现在很后悔,早知道要穿越,买不到枪支弹药,起码也要买几百斤米。

  如果可以,最好是买几本唐诗宋词,各种物理化学工业技术资料再弄一车。

  当然现在想这些都太遥远,摆在面前最严重的问题就是生存。

  如今家里只剩下一些晒干的野菜,照此下去,他们父子俩十有八九会饿死在这个冬天。

  也不知道这几天野菜糊糊里那些粮食,张老头是怎么搞来的。

  在张合的记忆里,每年冬天都会死很多人,有冻死的,有饿死的,有因为体质太差,熬不住冬天的寒冷而病死的。

  就他这严重营养不良的小体格,15岁的年纪,身高连一米三都不到,隔着衣服都能数清有多少根骨头。

  现在又缺衣少吃的情况下,能不能熬过这个冬天,真的很难说。

  得想办法才行,想到这里,他虚弱地从床上爬起身。

  既然穿越到张合身上,继承了他的记忆,以后就用张合的身份替他活下去吧。

  张老头此时正蹲在灶边,双手伸到灶前,借着里面一点点余烬温暖双手。

  柴火也能卖一两文钱一担,卖几担柴,凑足五文钱就能买一斤粟米了。

  不是富裕家庭谁舍得整天烧柴火取暖呢?抖一抖就熬过去了。

  “爹!我出去一趟。”

  “外面风大,你这大病初愈的,小心当风着凉了。”

  “知道啦,我有正经事,出去一小会就回来。”

  张老头闻言站起身,将披在身上的一件袍子脱下,罩在张合身上。

  这就是他们家唯一的一件过冬衣服。

  外面是一层粗麻木,里面填充一种叫做莫莫树的皮。

  这种树皮富含纤维,将皮剥下后,反复捶打后放到水里泡几天,再捞出反复搓洗,将里面的杂质洗去。

  最后再把余下的纤维晒干,就能得到大量松软的纤维,保暖效果特别好。

  家里这件冬衣,还是张老头年轻的时候,攒了好几年才置办起来的。

  平时张老头对这件冬衣宝贵得不行,什么地方破个线头,他都要想办法缝补得妥妥当当。

  冬衣穿在张合身上显得有点长,下摆都快拖地了,不过这样更保暖。

  他用绳子在腰上系紧,让松垮的冬衣更贴身,这才推开用茅草编织的小门,外面雪白一片,晃得人睁不开眼。

下一章
新人免费读 下载起点读书APP
访问网站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