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林氏棺材铺(作品已签约,求支持!)
  • 戳下方气泡,看书友讨论
  • 去客户端看更多精彩讨论
我在北宋请笔仙在线阅读

我在北宋请笔仙

仙侠 / 古典仙侠

57.97万字|完本

更新时间 2021-12-02 19:55

书籍摘要: 来阅文旗下网站阅读我的更多作品吧!
展开更多作品相关

书友榜

我的头像

  • 书友第1名:书友20210723181039323.
    书友等级: 舵主
  • 书友第2名:书友33021212471853.
    书友等级: 学徒
  • 书友第3名:书友20210725063822923.
    书友等级: 学徒

书友还看过

相关标签

古典仙侠小说推荐

仙府问道在线阅读
弱肉强食的修仙世界,从浮光宗的一名小小记名弟子开始摸爬滚打。 云上仙府画中仙,修仙种田两不误。
完美先生
日更千字
古典仙侠
我在修仙界长生不死在线阅读
一觉醒来,周易成了天牢狱卒, 幸得长生道果,却无护道之法! 修仙界妖魔乱世,鬼怪横行,危险重重,周易决定先躲起来修炼几百几千几万年! 风云变幻,时光流转。 一百年前放走的孩子,成为大乾开国圣祖。 一千年前指点的少年,当上仙宗太上长老。 一万年前豢养的宠物,变成异域绝世妖王。 这是一个长生不死的凡人,坐看沧海桑田,历经纪元更迭,最终成为长生仙尊的故事!
木工米青
日更千字
古典仙侠
凡人:修仙从科举开始在线阅读
这是地球青年苏易,重生在修仙圣地大晋,一步步从土、水二灵根修士异变成雷灵根,最终成为仙界赫赫有名的五雷老祖的故事。
翡仙
日更千字
古典仙侠
剑颂在线阅读
一本《庄子》,原本的寓言哲学之书,却成为了无上的仙道典籍? 程知远来到了新的天地,犹如一梦黄粱。 ———— 东周列国记:说剑人与渔父相见于穷桑之野,渔父言誉己枪而贬剑,蔑询说剑之人,疑问天下剑术尽头何在。 说剑人不答,渔父复而言之。 问:“剑术之道有几重几境?” 答:“无重亦无境,剑道之中,只有两剑。” 问:“嘻!何解也?” 答:“唯一心,一意尔。” 问:“噫,先生,何以教我?” 答:“一曰赤诚,二曰肝胆!”
淡水鲈鱼
日更千字
古典仙侠
我在曹县做棺的那些年在线阅读
睡棺材是种什么样的的体验? 棺材,也称寿棺,或者叫做寿枋 ,有的地方叫做四块半,专门用来承载人的遗体。 材质多种多样,有松、楠木、桐木、柏木。 在我这里,你总能找到适合自己的棺材。 来来来,来我棺材铺定制四块半,价优质廉,保证你走的舒心。加群聊聊四块半:930505340
稀饭香
日更千字
古典仙侠
诡道修仙:开局一间棺材铺在线阅读
大周天朝,武皇三十二年。 天下大乱,民不聊生。 更有无数妖魔横行,怪异丛生,凡人想要自保,唯有修行。 然此界修行,必付代价。 穿越而来的宋林发现自己凭借神通,可以将代价转移给他物。 [身通法]:修行此法必须祭拜魔僧,神魂寄托在魔僧之处,修成之后将断除烦恼,了生脱死,不再受生于迷界,但将遭受魔僧污染排泄 [肢通者:力扛千斤,足行千里] [躯通者:铜皮铁骨] [身通者:分形散体,千变万化]
喵汪猫
日更千字
古典仙侠
民俗从葬仪师开始在线阅读
百孔心,菩萨面,穿肠骨……人们总说相由心生,倒不如说,死相由心生。
暗黑无敌暴龙战神
日更千字
古典仙侠
纵横诸天从凡人修仙开始在线阅读
凡人世界,他和韩立一起拜在墨大夫门下,成了难兄难弟。 狐妖世界,他开辟练气大道,被尊称为仙道祖师爷。 剑道世界,他自称太上道祖,翻掌镇压天外邪魔,肃清天地乾坤。 西游世界,他为天地初开太阳星君,煌煌大日,光耀三界,妖魔鬼怪尽数灰灰了去。 ……
苍蓝火焰
日更千字
古典仙侠
我靠焚尸成圣人在线阅读
一觉醒来,法医秦陵成了大魏‘火衙’的焚尸人! 时值君昏臣奸,天下将倾,妖魔大行,鬼怪作乱,人心如鬼蜮,横尸遍乡野。 秦陵就在这小小的焚尸房内,每天焚烧尸体获得各种奖励。 吞天神功、碧霄神剑、九转金丹、七彩祥云、神魔异术、净世青莲…… 三十三天碧落外,九幽十地下黄泉。 天上地下谁为主,六合八荒吾为尊。
明帝司宸
日更千字
古典仙侠
当前位置: 仙侠 古典仙侠 我在北宋请笔仙在线阅读
章节试读
第一章 林氏棺材铺(作品已签约,求支持!)

  北宋,乾德四年,临安城郊。

  此时正逢深秋,铅云淤积、树影萧条,青石板官道上冷冷清清、空无一人。

  林氏棺材铺。

  “喂,老林,该醒醒了。”一个干练的声音从门外响起。

  方才喊话的中年汉子推门而入,穿着汗衫麻裤,头裹布巾,肩上扛着一条白色长条形物事,里面不知道装的什么。

  林年从案上睁开眼,刺眼的阳光把他晃得吓一跳,现在已经是午牌时分了。

  他打量了下自己,罗裤长衫,布履白绦,妥妥的一套汉服打扮。

  难道自己是穿越了?

  前世的记忆开始在林年脑海中渐渐浮现……

  原来自己的前身曾是一个剧本杀店的老板,平时除了玩玩本之外,还会专门推荐客户玩一些笔仙之类的通灵游戏。

  因为做这门生意的缘故,使林年本身也有些迷信,所以每次下班关店之前,都会在神龛里插上三柱香。

  “原来自己以前是玩笔仙的……”林年开始自言自语。

  那老子现在是做什么的?

  林年游目四顾,似乎正在寻找答案。

  那中年汉子冲林年笑了笑:“呵,今儿怎么起得这么晚,昨晚熬夜了?”

  林年看了看对方,点头表示回应。

  中年汉子名叫李三,是城内的一名抬尸匠。

  最近几年,临安城内的殡葬业极为兴盛,蒙古鞑子时不时地来边境骚扰,朝廷就不得不在各城抓人充军,因此死伤的人一直都不少。

  而人死之后,殓师、仵作、抬尸匠、棺材铺。各行各业便开始互相串联,形成了一道极为流通的红色产业链。

  毕竟,赚死人的钱还是很容易的……

  一边说着,李三一边将那白色物事放到木板上。拍了拍手上的灰,道:“老林,货我给你送过来了。这丫头是孟家三房大公子的一个贴身丫鬟,好像是得病死的。仵作、巡抚啥的好像都去调查过了,货是干净的。”

  “货是干净的。”

  李三的话再次重复在林年耳边,这句话对他来说很重要,同时也唤醒了他的记忆。

  林年就是这家棺材铺的老板,店是他爸留给他的。他爸叫林杨,当初掌管棺材铺的时候口碑一直不错,所以现在轮到林年接管,买卖也做的比较兴隆。

  由于懂一些阴阳风水玄学,所以如果尸体在下葬前经他手塞进棺材,则可保尸体在阴世一生平安。

  由于客人已经习惯了在店里寄存尸体,所以到林年接管的时候,这规矩也一直没变。

  但行有行规,做这门子生意的,毕竟是天天和死人打交道,难免就有些说道忌讳。

  如果尸体是正常性死亡,那到没什么。但如果尸体的主人生前死得不干净,那麻烦可就大了,夜深的时候,如果这时候尸体还停在边上,保不好冤魂就会直接上身,发生一些比如诈尸、索命之类的灵异事件。

  所以确认尸体的生平,就极为重要。

  在听到尸体是干净的,林年也悄悄松了口气。

  他摆了摆手道:“行,放那儿吧。”

  “得嘞。那,这是东家给的定金。这份是我的。”李三道。

  说罢,李三便从兜里掏出五枚金锞子,三两纹银置在案上。然后取走其中两枚纹银,再放回自己兜里。

  林年笑着点点头,穿到这个世界,第一单就能挣到这么多钱,当然是十分兴奋了。

  随及说道:“三儿,今儿可真是辛苦你啦,赶紧回去休息吧。尸体搁在我这儿,你就尽管放心,等棺材做好后,我再叫你过来取货。”

  李三抹了抹头上的汗,然后走到林年身边,俯身低下头,贴着林年的耳朵神秘兮兮地道:“行,那就照这么办。哎,对了。我听东家那头说这事儿好像催得挺急的,越快办了越好。”

  林年点点头,似乎隐隐猜到了什么。

  李三走后,林年小心翼翼地走到门槛前,左顾右盼,再确认街上没人后,便双手关上了店门。

  房门已关,屋内昏暗。林年便找来三五支素烛,在屋内点上。

  此时店内已经有了些许光亮,林年瞟了眼尸体,见其仍用白布裹着,一动不动,不禁心底有些发憷。

  他现在要做的,就是要先衡量尸体的长宽尺寸,记在本上,然后在为其打造一口棺材。

  但在触碰尸体前,就必须先为其超度,这是他林家历来的规矩。

  林年走到神龛前,对着供座上的观世音菩萨拜了几拜,然后从旁边锦盒里抽出三根线香,一边点上,口中一边振振有词。

  “吾乃林家棺材铺林氏第八代单传林年,今生今世有幸,能遇与之,只因天人有命,你要下行黄泉,吾实属悲恸万分,故允林某打造一口楠木棺材,送你上路……”

  哀悼完后,林年再次走到尸体前,深深吸了口气,将白布掀开。

  这时,林年也看清楚了死者的样貌。

  女孩儿大概十七八岁,容貌端丽。双眼闭合,神态安详。乌黑的头发扎了一条辫子,脸上明显是被化了遗妆,着一身黑色寿衣,上有回纹,寓意子孙万代,吉利深长。

  “哎,死人不分年轻老啊。”林年一声叹息,摇摇头,为女孩的身世感到惋惜。

  这时,林年突然发现了样东西。

  “不对,事情有蹊跷。”这是林年的第一直觉。

  因为林年看到,尸体的脖子上,流出了些许红色的液体。

  林年一把将尸体头部转过去,赫然发现,在其后颈的位置,有一道寸许长的刀痕。

  不是病死的,

  是被害死的。

  林年心中一惊,此时后悔也已经晚了,因为他已经碰到了尸体。

  最重要的是,

  他的手上还沾着血!

  以往的林年其实是不晕血的,但是今天,他的头却格外的晕眩。

  林年只觉得眼前一阵模糊,

  蒙眬之中,眼前出现了三个字:

  笔仙录。

  前世今生,恩怨汇缘。

  笔仙录缓缓打开,里面的文字是一页页密密麻麻的蝇头小楷。

  林年大致瞅了一眼,就大概知道了整件事情的经过。

  少女名叫金钗,三岁时父母双亡,被人卖到孟家,做了三房太太长子孟波的丫鬟。金钗为人很好,什么送点沏茶、端茶倒水,样样都做。对孟公子更是不言而喻。

  这天正逢孟波二十五岁生辰,孟家上下磬锣打鼓,迎宾摆席,好不热闹。

  可这金钗虽长得漂亮,但毕竟只是个小鬟,身份低贱,登不上大雅之堂。客人们入座时,她最多只有站在一旁端茶倒水的份。一番端酒送水后,佳肴馔食也开始陆续上桌,孟家与客人们也渐渐开始动箸聊天,宴会也步入正题。

  这时金钗没什么事,便退出厅房,来到西边厢房后的天井厅廊下,与几个丫鬟婢子聊天。

  金钗那天心情很好,也分到了几块细点,一边和周围人聊天打闹,一边品尝。

  突然,一个小厮跑来,急匆匆地说道:“钗儿,孟公子刚说了,他正喝在兴头,要给宾客们展示下他前些日子刚买到的八宝盘螭白瓷碗,让你赶忙去书房取,说只有你知道放在哪。”

  金钗应了,忙放下点心香茶,几步小跑来到书房。

  据她记忆,那八宝盘螭白瓷碗好像就放在御林园后书房砚台的第三个柜子下面。

  果然,金钗在砚台下找到了一个黄稠包裹的缎盒,她把盖子打开,里面装的就是光泽萤润的瓷碗。

  待她端到膳房时,众人的目光便开始接连汇集到她身上,金钗怕生,未免有些害怕。偏偏就在给孟波递去的时候。

  “啪。”的一声,盒子掉地。

  碗碎了。

  说来也巧,福不双至、祸不单行。

  正时偏逢孟波的母亲李氏坐在一旁,金钗没注意到,此时李氏的目光正恶狠狠地睨着她,眼中仿佛有着说不清的怨恨。

  因为这碗,就是她用这些年兢兢业业攒下来的辛苦钱,买给儿子当生日礼物的。

  今天亲朋好友欢聚一堂,正好可以拿出来显摆显摆,却被这么一个贱玩意给摔碎了。

  垂手不语的金钗当然不知,她已经惹上了一门杀身之祸。

  果然,没过几日,一天夤夜,李氏便将金钗叫到后院谈话。

  金钗还以为真的有事,待她走过去,突然感觉脖子后被刀用力一捅,便就此倒在了血泊之中。

  金钗死后,眼睛一直睁着。

  再后来,李氏便对金钗的尸体私下动了手脚,最后运到了林年这里。

  …………

  看到最后一个字,笔仙录缓缓关闭。

  林年的意识渐渐清醒,觉得刚才发生的事情是那么真实,有如魂牵梦萦般。

  “难道说这就是事情的真相么?”林年自言自语道。

  这时,他突然发现手上多了样物事。

  一枚黑锡丸,黄豆大小,散发着阵阵药香。

  “唤仙丹,三品丹药,乃翻阅笔仙录的奖励。”

  林年手里把玩着丹药,一边不禁傻笑起来:“嘿,好家伙。来系统了。做任务还能有奖励,既然如此,那我可就不客气了。”

  林年刚吞下丹药,却发现,

  刚刚躺在木板上的尸体不见了……

下一章
新人免费读 下载起点读书APP
访问网站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