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异代言人在线阅读

怪异代言人

轻小说 / 原生幻想

66.85万字|连载

更新时间 2021-12-01 19:24

腹黑
书籍摘要: 考古行动结束时,我的同行者三个进了疯人院,两个下落不明,四个深埋地底,最后一人高呼自己的影子想要谋杀自己。作为一个专业有素养的民俗学者,我必须和他们划清界限,坚称自己一无所知。我安然无恙,精神饱满,毫发无伤,拿着全队一半的经费结余长途旅游,带着一堆土特产心满意足地回到大学。这是第七次只有我没出事的民俗志异考察。当我决定迎接第八次的时候,我被官方逮捕了。作者的话:每天12点和15点定时更新,共六千字。

Q1:《诡秘之主》第二部什么时候发布?

「爱潜水的乌贼」新书将于3月4日12:30发布,诡秘世界第二部《宿命之环》即将来袭!

Q2:在哪里可以看到爱潜水的乌贼的新书《宿命之环》的最新信息?

加入卷毛狒狒资讯站,乌贼新书情报大公开!「卷毛狒狒研究会」是起点官方打造的诡秘IP互动主题站,依托原著丰富的世界观设定,为用户打造序列升级+魔药合成的全新互动方式。入会成员将体验诡秘世界独特的成长体系。为鼓励用户在站内创作相关衍生内容,优质作品还将获得盲盒等实体奖励。作者乌贼大大也会在此与大家深度交流。阅读小说就可以获得随机掉落的神秘碎片!还有更多精彩玩法等待你的解锁~

Q3:《诡秘之主》首款官方限量版盲盒介绍?

超前情报!盲盒内10位塔罗会成员随机款大公开:
1、塔罗会的创始人“愚者”先生——克莱恩·莫雷蒂 “总有些事情,高于其他。” 黑发褐瞳、容貌普通、轮廓较深的青年。 他原本是名为周明瑞的现代人,却因一个转运仪式而意外成为霍伊大学历史系学生克莱恩。而后,他加入廷根市值夜者小队,成为“占卜家”,又为守护廷根而牺牲。死而复生后,他为复仇及寻求晋升,转换多个身份,并逐渐发觉世界的真相。 在了解到来自星空的威胁后,克莱恩选择成神,并为对抗天尊的意志陷入了沉眠……
2、塔罗会最热情的“正义”小姐,奥黛丽·霍尔 “下午好,愚者先生~!” 金发碧眼的少女,是贝克兰德最耀眼的宝石。 她出身于鲁恩大贵族霍尔家族,身份高贵,备受宠爱。最初,她被意外拉入灰雾之上,成为了塔罗会创始成员。而后,她通过塔罗会成为了一名“观众”,并让自己的宠物犬苏茜也成为了超凡生物。她善良温暖,渴望帮助更多人过上幸福的生活。 在愚者沉睡后,她毅然离开了家族,为实现理想和唤醒愚者,迎接着新的挑战……
3、塔罗会中大名鼎鼎的“倒吊人”先生——阿尔杰·威尔逊
……

章节试读
第一章 废弃的老洋房

  最近他真是离进监狱越来越近了。

  中都境内,边境港口城市海场,临近郊区的东区十五街。此时正值冬季,天黑得很早,地上散落着积雪,小巷破败的砖石路也更难走了。两侧倾斜的棚屋墙支撑着瓦盖,紧紧挤挨在一起,只留了片狭小的缝隙,勉强能看到一线天空。

  这地方白天也很昏暗,现在完全是口长棺材。东部郊区临近森林,无人看管,几十年前的棚屋也都废弃已久,适合弃尸,适合交易违禁品,反正就是容易出事。

  要是胆小的人来这边,一定会被风吹动窗户的哐啷声响吓到。

  宁永学是个民俗学者,不过有些时候,他更像是端着摄影机记录恐怖见闻的战地记者。如今他尾行内务部的行动,企图探究秘闻,只要走错一步,他就可能进监狱。

  当然,对他这种人来说,恐惧感一向是缺失的,危机感也经常被好奇心压制。如今他已经拍了不少人发疯、发狂的记录,只差看到真正的“那些东西”了。要知道,揭晓世界的另一面总是格外诱人。

  他得放轻呼吸,弯曲膝盖,小心迈过参差不齐的旧栅栏,沿着小巷一点点往前走。

  他追踪已久的内务部老式轿车已经放缓了速度。宁永学知道他们快要下车了,他也能看到他们此行的目的地了。距离已经不远,只要他能成功记录影像,他此行的目标就能得手。

  他必须潜伏得小心谨慎,步子也要迈的悄无声息。

  内务部是公众视野领域现身最少的机构,名讳总是绑在一切阴森可怖的地方传闻上。就宁永学所知,他们一直作为传闻的终点出现,仿佛故事背后的真相都叫他们关了起来,收容在某种牢笼中,不许其它人知晓。

  只要他跟着过去,他就能看到他们干了什么。

  东区十五街年久失修,砖石道路破损不堪,几乎被市政遗忘,正因如此,内务部的轿车开得相当慢。

  靠脚步行走追踪他们不难,加上宁永学熟悉东区十五街的路途,事情自然更加顺利。

  没过多久,车停了,就停在一栋历经风雨的三层洋房前。

  要是宁永学猜得没错,引来这帮人的恐怖事物就在其中,他必须在拍摄途中确保自己不被发现,否则,他会受拘押,不止学业不保,甚至可能查无此人。

  作为一个还没毕业的普通大学生,自己的举动可谓胆大包天,逾越规矩,不计后果的程度足以令人列为故事桥段,大书特书,接着又被各地的老头大爷视作谈资,在街头巷尾津津乐道好几个月。

  可他不完全是。

  很大程度上,一个人的感情向往决定着他的愿景和渴求,而除去扭曲的好奇心理,宁永学很难说自己还有任何特别的感情。

  他是森林深处的村落出身,大约从中学时代起,他就如迁徙的候鸟一样远离故土,背着身后逐渐被城市淹没的树木而行。此后许多年内,除去学业,他就从未在任何地方停留超过一个月。

  他实地考察各个偏僻村镇充满邪性的民俗志异,在战后留存的废墟过夜,在民间传说里的古建筑遗址露宿,在海场的地下墓穴深处探险考察,和堆成墙壁的骸骨一起安眠。

  他甚至带着记者证寻访过疯人院,听那些面色诡秘的囚犯言之凿凿地讲述过去,就为满足自己心中荒谬的追寻。

  他试图在乏味的生活中寻觅未知,企图从未知中提取真实。

  若要追问自己希望收获的结果,追问自己为何还没遇难,宁永学也很难说得清。

  心中缺失的恐惧情绪几乎令他把黑暗和死寂视作坦途,很多人言之凿凿的怪异或诅咒,也仿佛总和他擦肩而过,宣布彼此之间两不相干。

  最终,它们只会留下一些扭曲的残骸供他观赏、拍摄,记录在影像文字中。

  长久以来,真正邪性的事物他尚未遭遇,地方亡命徒却搏斗过不少,恐怖传说中的真实他从未正面经历过,古老的语言、咒文和仪式倒是记下了一大堆。

  作为社会成果,他在《地理自然杂志》期刊刊登有数篇文章,在《海场周报》的民俗栏目担当特约记者,参与翻译过不止一篇刚刚出土的古语文献,还经历了两次地下墓穴未开放区域的考察项目,深入近百米地底......

  尤记得在考察期间,有人发了癔症,有人被坍塌的落石砸死,还有人噩梦缠身,事后就进了本地的疯人院。

  至于宁永学,他照旧一无所获,最终只拿了满手经费,当做事后的照顾。

  然后全都投入往更远方探询的路途中。

  比如现在。

  他小心打开摄影机,调节焦距,对准下车的一行人,仿佛手里端了把狙击枪。

  那边环境潮湿无比,道路上也脏水横流。可见房舍外层的墙皮腐蚀脱落,通往更高处的楼梯更加凄惨,已经是坍塌了大半。

  楼梯两侧的铁艺扶手生满锈斑,早已移位、偏斜,像是挂在破木条上的一堆腐肉。

  许多破烂的衣物用磨损的绳索捆在一起,散发出衰败的气息,无人看管,自然也不会有人来偷。

  枯萎的藤蔓像死人漆黑的血管一样四处延伸,攀附在墙壁高处,与晾衣服的绳索相互映衬,凭空增添了几分诡异色彩。

  这危险的房舍除了虫子,是不会有正常人停留。

  宁永学默不作声地挪动镜头,扫视藏匿在附近的不详踪迹,几乎下一瞬间,他就拍到了尸体。

  那是副诡异的构图。

  一男一女,约莫二十来岁,像自杀者一样悬挂在窗户那头的天花板风扇上,彼此相依相偎,亲密无间。

  阵阵寒风从街头巷尾吹拂不止,渗入四处漏风的窗户,使得他俩在幽闭的小房间里缓缓转动,俨然构成了一个完美和谐的整体,一个单独的生命。

  说是单独的生命,其实并不奇怪,它的每条腿,都是他俩从胯部到脚腕连在一起的两条腿,它的每条胳膊,也是他俩从肩头到手腕连在一起的两条胳膊。

  在它身上没有针线缝合的痕迹,也看不到胶水粘合的迹象,仿佛是自然生长的结果。它完全可以宣布说,它就是由一对情侣构成的新生命。

  宁永学无意识地调节焦距,把镜头对准它过分庞大的面容,一点点扩张,直到他能分辨出具体细节。

  他看到两颗人头拥挤在同一个脖颈上,中间的部分——从耳朵到下颌——几乎是相互陷了进去,俨如两块烤化的黄油。

  他俩嘴角相接,扩张成一条巨大开口,跨越两侧面容,森森牙齿在其中堆积,露出一种欣喜若狂的笑意。

  两个人黏在了一起,这事很不寻常,不过宁永学见怪不怪。许多年来的见闻足以让他对此类景象免疫,缺乏正常人该有的反应。

  除非它当场跳下来,对他发出高声惨叫,否则宁永学能在它旁边安然入睡,度过一整夜。

  是的,没什么可惊讶的。如果附近没人,宁永学一定会走上前去抽一管血,留待以后检测。他经常在怪异的尸体上抽血,但他只想见一次活的。

  在他看来,内务部人士的评价才更关键,他相信他们知道更多,——他暂时相信。真相可不能只停留在画面上,更要被清晰的文字描述出来。

  宁永学把镜头固定在此,直至第一个人影落入其中,在诡异的死亡现场现身。

  跟他的猜测不大一样,那人衣着得体,精致的西装系着黑色领带,里面则是一件体面又昂贵的白衬衫,袖口往外别着,显得分外雅致。看得出来,他是这儿带头的人,很受尊敬。

  不过,这身行头在此刻非常不合时宜,仿佛那人打算出席一场上流人士舞会,而非在废水横流的旧街道检查尸体。

  年久失修的房舍对这份优雅完全陌生,锈蚀的栅栏也和他不搭调。除此以外,他居然还戴着双漂亮的皮手套。

  他......不,是她?

  她摘下遮阳的圆顶礼帽,绕在指尖转了转,神情不可谓不惬意。她确实是这地方的领导者。

  宁永学继续聚焦,把镜头落在她脸颊上给出特写,尤其是她嘴唇开合的轮廓。

  “一场失败的双生之礼,真奇妙。我还以为只能在古文献记录里看到这类场景了。”她的嘴唇在说,“能找到钥匙的踪迹吗,各位?”

  双生之礼,宁永学想,他当然知道这词。古往今来有很多古代邪教的传说,他们记录恐怖的现象,举行残酷的仪式,企图通过一系列神秘莫测的行为追求所谓的真知,抵达通晓之境,掌握人类不能掌握的知识。

  他在地方考察的时候看过不少此类文献了,不过,他从没得到过证据,要是没证据,它们也就只是些古老的故事书。

  他需要亲眼看到,要不然他干嘛追着内务部的车过来呢?

  至于双生之礼,文献记录给出的说辞是,“你会在镜中看到另一个存在的倒影,而非你自身。”

  这话令人费解,谈不上晦涩,但是语焉不详,缺乏更多解释。

  这么多年以来,宁永学只在长启区域见过一本回忆录式的残卷,其中记录着双生之礼仪式的若干事项,可惜它缺页少纸,完全没有考古以外的价值。

  倘若双生之礼会造成如此后果,把两人融为一体,残卷的作者未免也太吝啬词句了?

  或者在成书的年间,它其实是个常识?

  她和镜头外的人交谈了几句,可惜都是宁永学四处探询时早就查出的记录,个别部分还和他翻译的一手文献有出入,至于信谁——自然要以他自己为准。

  这事完全没得谈,除非有另一个专研古语的家伙过来,和他当场来次学术讨论。

  不过,钥匙又是什么?

  宁永学不记得长启的古老文献里有相关记录,况且涉及钥匙的传说实在太多,谁也没法保证究竟是哪一个。

  为了抵达背后的真实,他还需要更多信息。

  她环顾四周,在死尸附近踱步,宁永学跟着她的脚步挪动镜头,企图捕捉她嘴唇开合说出的每一句话。她一定能告诉我什么。

  过了没多久,她停下脚步,陷入某种突如其来的思索。她的目光沿着街道巡回,转得很慢,直至跨越遥远的距离落入镜头,好像忽然间和他对视起来。

  这地方除了自己,似乎没有其他人可供对视了。

  宁永学很想说他能继续关注话语传达的讯息,可这不是事实,自己对她第一次的印象来自死亡现场的比对,而现在俨如近在咫尺的对视。

  那双金黄色的眼眸如同琥珀,映亮了整个暗淡的背景幕布。

  不得不说,她有张完美的鹅蛋脸,眼眉稍稍弯着,含满笑意,棕红色的长发从前额两侧披散下来,搭在肩头,如同朝霞辉映下的蜂蜜。

  她柔和的微笑似笑非笑,说话时也慢声细语,想必一定是某种琴声。

  也许是因为突如其来的注视,也许是因为镜头变化,不管是什么原因,有片刻时间,宁永学没能关注到她传达的唇语。

  这简直荒谬绝伦,他应该做什么?难道他应该像个傻小子一样尽他所能去爱她吗?不,哪里不对,他的大脑从来没有陷入一片空白过......

  宁永学后退了一大步,情绪迅速变化。镜头一阵晃动,不过还是聚焦在她脸上。我刚才是不是中了什么诅咒?

  “你身上的味道像条流浪的小狗,不过稍有特殊,小家伙。”她用嘴唇说,用词带着北方萨什人的习惯,明显不是本土中都人,“为何你能接近至此,我却毫无觉察?做些解释,如何?”

  不过,她是在对我说话吗?隔着这么远?

  宁永学再次后退,只觉脚步迟钝,迈得异常吃力。

  他大步往后,身体却摇晃了下,差点摔进满地泥污中,一瞬间的感受如同从沉重的水底挣脱,跃入地面,走回空气中。

  他心神闪烁,不安的感受更加强烈,当即就要放下摄像机转身离开。不过在镜头的最后一幕,他竟看到她说,“做的不错......先找个地方把他丢进去,我稍后再和他谈。”

  沉重的手掌从他身后按在他肩上。他甚至不知道他们是什么时候站在自己身后的。

  好消息是,传说证明了一部分,坏消息是......现在我该进去了?

书友还看过

相关标签

原生幻想小说推荐

我变成NPC了?在线阅读
身为穿越者的陈北在安定县生活了已经有十几年了,虽然没有什么金手指,但凭借着从老家那边带过来的一点儿技能,小日子过得倒也挺不错。 他本以为这样安稳的日子会一直延续下去,然后玩家们就出现了。 “感情我这是变成NPC了呢?好家伙。”
狗脂鲤
日更千字
原生幻想
首先,我绝不可能是人渣在线阅读
人有万法,世分九流。 上九流王侯一等富贵;道佛传法,国上之国;儒人循规定矩,言出法随。 中九流有医者入圣,言断生死;典商售命,财衡万物。 下九流之巫匠通幽冥,戏娼祸神乱明,当做乱世妖孽。 这一年,西域有喇嘛入关,挂白骨法器,号为天下佛宗。 这一年,东海孽龙,兴风作浪,道门弃徒悟屠龙妖法,炼太上魔丹。 这一年,神京有医者入圣,言断生死,为寿尽天子再夺十载人间。 也就是这一年贾明安穿越大乾,发现自己的修行职业有些不太对劲。 「败类流痞」:你人品低下,满嘴谎话,搬弄是非,玩弄事实,你说的话将可以篡改事实——他妈的,我说你废物,那你就是个废物啊! 「无良黑商」:你人面兽心,强买强卖,可无需遵循等价交换原则,强制和目标进行任意交易——不用谢,这一文钱就当我买了你的命吧! … 不是吧,穿越你就让我干这事? 坑蒙拐骗,我这辈子就这点出息了呗?
薛黛玉
日更千字
原生幻想
我变成了限定角色在线阅读
超稀有的限定角色,千万分之一的出货率,整个游戏只此一张,不仅可以辅助你战斗成长,还可以随时随地进行投喂和贴贴,就算当成完美男友来养成也没有丝毫问题,绝对是美少女玩家的抽卡首选。 什么?你说这样的好角色是谁? 当然是我啊!
大笨淡
日更千字
原生幻想
绑定全人类:开局扮演宇智波鼬在线阅读
资源枯竭,创世神塔降临。 随机抽取一男一女,进入禁地探险,获得资源 ,百倍具现。 江辰获得了扮演系统。 开局扮演宇智波鼬,获得月读。 ”天啦,那个 男人到底是谁,为什么异兽会跪在他面前?” “有的眼睛好恐怖,那是神的眼睛吗?” “这不可能,他怎么这么强大?“ 无数人惊叹江辰,他不是选手,他是神。 江辰:”盘古族将由我守护············“
鬼吹砖家
日更千字
原生幻想
钚龙领域在线阅读
当西隆穿越发现自己在十几岁时体型就超过自己两百多岁的银龙老妈时,他就发誓要为整个宇宙带来核平与娱乐!  战争是一种陋习!凡是还在使用这种陋习的国家,都将迎接我的核平吐息!  所有的战端都将消失!使用新的“战斗”来决定胜负!  大陆英雄传说(卡牌游戏)!你值得拥有!  多年以后,人们只要发生矛盾,便会原地摆出战斗场地,来一场大陆英雄传说对决。  为了名望而努力修炼的人,他们不再大陆搞风搞雨,而是会参加西隆帝国的传奇大会,展现自己的才能。  期望自己能够被看中,从而被加入大陆英雄传说的卡牌之中,名扬大陆,传颂千古!  整个世界似乎都进入了核平时期。  这是一个投错胎的变异钚龙,为宇宙带来核平与变革的时代!  顺便公布下书友群吧:三三三六一九三六一.日常灌水。
黑烟滚滚
日更千字
原生幻想
梦魇的我在异界做游戏在线阅读
正常的梦魇:于沉睡中侵染梦境的魔怪,令人闻之色变的噩梦之主,它是绝望,是恐怖,是疯狂……天黑,别闭眼,此是属于梦魇的禁忌! 钟游:“引诱人那有玩游戏快乐,什么?有人说我的游戏比梦魇的梦境还恐怖,是精神**?这是诬蔑,赤裸裸的诬蔑,吾的宗旨是用心创造游戏,用爱传递快乐。”
力之萃香
日更千字
原生幻想
我在东京教剑道在线阅读
穿越到了1980年的东京葛氏区,继承了道场,父母双亡,有妹有房,但是存款快见底了,学生没有,怎么办,急,在线等。 算了,不管了,快乐就完事了。 面对疾风吧!
范马加藤惠
日更千字
原生幻想
苟在诸天群的我是大佬在线阅读
穿越到似女儿国的国家,当今国主为女帝,这个国家注定由女子继承皇位。 他很慌。
看破不点破
日更千字
原生幻想
从神父开始克苏鲁在线阅读
“我,为什么是神?” “在谈论这个问题之前,我想先忏悔我的罪。” 高台上,身穿黑袍的安乐朗声道。 “首先是,犯下暴食之罪的我。” “只因腹中的饥饿,便攫取祂的身躯作为食粮。” “然后是,犯下懒惰之罪的我。” “广泛招收信徒,给予他们福报,为他们提供了从工作中发掘出人生意义的机会。” “接着是,犯下色欲之罪的我。” “见神赐的修女貌美,于是......” “犯下嫉妒之罪的我......” “犯下傲慢之罪的我......” “犯下愤怒之罪的我.......” “最后,是犯下贪婪之罪的我。” “因为无止境的贪婪,我谋夺了......祂的权能。” ———————— 克苏鲁风格,本书又名《我,为什么是神?》
区区咸喵
日更千字
原生幻想
当前位置: 轻小说 原生幻想 怪异代言人在线阅读
新人免费读 下载起点读书APP
访问网站
下载